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六十七章 平分秋色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21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当林贵妃再一次呈上折子的时侯,一百选二十的结果已经出来了。恩心看了眼折子上的那二十个名字,然后就随手放在一边了。紫玉有些好奇的问:

“主子不好奇吗?”

“名字有什么好看的,过几天皇上宴请群臣的时侯,就可以见到本尊了。”

“现在各个宫里都去那剩下的七十个里面挑人了,主子不打算挑几个如意的吗?”

“我的鸣凤宫不是有十几个宫女了吗?”

“那是皇上给主子选的,又不是主子自己挑的。”

“还不都一样,况且,你主子我本来就不喜欢讲排场,够用就好。”

看着主子又一次把东西拱手让人,紫玉和席灵有些无奈的对望了一眼。恩心不是不知道她们俩个的想法,但自己真的不需要那样做。过多的培养自己的势力,只会让别人更加的防备。再说,自己用人的原则是:只在精不在多。

第二天,来蹭饭的云帆,一边大嚼快剁,一边口齿不清的说:

“主子,听说那剩下的七十个秀女都被几个嫔妃给瓜分殆尽了,主子怎么不考虑弄两个过来自己栽培一下?”

“有你们还不够吗?对了,这次哪个宫里要得人最多啊?”

“玉妃的宫里,因为生了皇子,又很受宠,所以要了十个。”

这时,紫玉有些不忿的插嘴道:

“她的宫殿又不大,要那么多人干什么?加上原有的宫女,现在恐怕有二十人了吧?我们鸣凤宫那么大,才十几个宫女而已。”

“这玉妃是有些过了,但皇上也没说什么啊?”

“这哪轮到皇上操心啊,这么越轨的妃子该是主子管的事情。”

见两人一唱一和的,恩心轻笑着说:

“别嚷嚷了,我的话还没问完呢。云帆,继续刚才的话题。除了云妃,还有谁要得比较多?”

“姚贵妃。她本来就是贵妃,又生了皇子,在宫里的地位仅次于皇后。所以更没人说什么了。”

“剩下的呢?”

“接下来就是林贵妃和雪妃、云妃了。”

“最少的大概就是淑妃和萧妃了。那梅妃呢?最近乖巧很多啊。”

“因为生了公主,又不是很受宠,所以最近比较低调。听说,她只要了两个人。”

“哦,她还算识时务,比以前学聪明了呢。”

“不过宫里对皇后的不闻不问还众说纷纭呢。”

“都说些什么了?”

“说皇后太过于与世无争,小心被姚贵妃抢了风头。”

“还有呢?”

“说皇后其实就是一个摆设。”

“言辞倒是有够辛辣的。不过那么明目张胆的流言蜚语,姚贵妃听了会是何反应呢?低调还是高调?”

“主子,若是她够聪明的话,就应该向林贵妃学习。否则,还不一定会有什么下场呢。”

“云帆为何这么说呢?我是那种心胸狭窄的人吗?”

“当然主子不会把这些放在眼力了,但就怕她成了别人的棋子,这宫里头还有一个深藏不露的雪妃呢。”

“老实说,我很期待雪妃的出手,想来一定身手不凡。”

“不过,现在宫里还有一些传言。”

“什么?”

“说是云妃和玉妃不合。”

“因为争宠吗?”

“想来应该是,毕竟两家没有什么利益上的冲突。”

“玉妃现在很受宠,那她的兄长苏睿有没有荣升呢?”

“还是玄武城的城主,不过多了一个头衔,赐了良田千亩。”

“姚贵妃呢?”

“姚贵妃本来就是官宦之家,娘家权高位重。赏赐倒不是很多,不过,又有个兄长封了城主。”

“皇上怎么想的?姚家和林家本来就是相互平衡的势力,这下可好了,把姚家的权利范围整的那么大,就不怕有危险吗?”

“恐怕是皇上有自己的想法。”

“这是在玩火呢,稍有不慎就把自己也卷进去了。”

“主子在担心吗?”

“那是当然,我以天女之名下嫁,若是御新国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我岂不是成了大笑话?”

听主子这么一说,还真有些骑虎难下的感觉。不过,这样一来主子少不了要为御新国操心操肺。

皇上宴请群臣的日子到了,恩心没有穿什么正统宫服,而是很随兴的白衣红带。和皇甫轩来到殿上的时侯,大家都已经到齐了,包括已经退出朝堂的林爷爷和来骗吃骗喝的诸葛爷爷,还有沾了自己光的云帆太医。

宴会开始了,首先是二十名入选佳丽的歌舞表演。在座的各位都一副睁大眼睛的样子,想挑选自己中意的女子,好向皇上讨赏。水袖飘飘,柳枝妖娆,都是水灵动人的女子,看来今年的水准高过往年呢。

皇甫轩见皇后表情赞赏有佳,忍不住的问:

“恩心觉得如何?”

“这应该由我问皇上吧。这二十个女子水准都还不错,皇上有没有中意的?”

“美貌不及雪妃,柔顺不及玉妃,妩媚不及云妃,清高孤傲不及姚贵妃,聪慧大气不及皇后,这样一群人怎么会入的了朕的眼?”

“年轻漂亮不好吗?”

“没什么不好,不过她们没有特色。”

“皇上的口味可真刁钻啊。”

“和皇后比差远了。”

“既然自己不愿意接受,那皇上就卖个人情,赏给一帮大臣好了。你看下面那些人的眼睛都直了。”

“呵呵,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好事多磨,还是不要那么早决定才好。”

“皇上这是在吊他们的胃口呢。”

“每天在朝堂上被这群家伙毫不留情的谏言,怎么说也要报复一下。”

“你的心眼堪比针眼了。”

两人就这样无视下面的歌舞表演,一唱一和的旁若无人的斗起嘴来。好在有美女在场,大家也没怎么把目光放在高高在上的两位大人物身上。

歌舞散去后,众臣有些失望。看着那么猴急的臣子们,皇甫轩慢悠悠的说:

“此次的二十名佳丽,众位爱钦觉得如何啊?”

“皇上,好过往年很多啊。”

恩心见时机成熟,优雅的插了一句:

“这要归功于林贵妃了,此次选秀,林贵妃功不可磨,不知道皇上可有什么奖赏啊?”

此话一出,姚尚书和林尚书均别有深意的望了皇后一眼,而林雅瑟和诸葛玄机则一副事不关己的喝着酒。夏文书和国师的定力最好,好像没听到这句话似的,一副雷打不动的模样。皇甫轩看了一圈下面人的反应后,理所当然的说道:

“既然皇后都说了,众位爱钦又很满意此次选秀的结果,那赏赐一定是少不了的。要不,这次的佳丽挑选,就由林尚书优先好了。”

这话一出,连恩心都有些意外,不知道皇上的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不过,这林尚书不愧是和皇上师出同门,很快反应了过来,起身谢恩。然后走到二十位女子面前,随手拉出了一位。恩心打量了那位女子,瘦削白净,最主要的是在二十人里面长得是最不突出的。难道林尚书有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此女的内涵了?这样的疑问,大概不仅是自己,看在坐的反应,都和自己差不多。

为了给大家解惑,恩心有些不解的问:

“林尚书不再挑选了吗?”

“臣选一个足够了。”

和皇甫轩对望了一眼,然后说:

“既然这样,那就恭喜林尚书抱得美人归了。作为奖励,那本宫把这个配饰送于姑娘做嫁妆吧。”

说完,就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了宝石项链,那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的贵重物品,没想到皇后如此大方的赠与他人,那名女子犹豫着半天,最终还是由林尚书结过了项链给女子带上,两人行礼谢恩。

宴会结束后,恩心邀请两位爷爷来自己的湖心小筑小坐,闲聊之余,恩心笑问道:

“爷爷退出朝堂,感觉如何?”

“无事一身轻,悠然自得。”

“今天你的学生表现的很不错呢。”

“林小子一向很聪明。”

“就因为这样,皇上才时不时的打压一下他。”

“君王都喜欢好掌握的人,林小子有些过于聪明。”

“不过从今天殿上的表现来看,林尚书还是很会审时度事的。”

“这就是他聪明的地方,一旦感觉风向不对,就会立马自我反省,然后作出补救。”

“他今天故意挑选了一个最不起眼的女子,一方面是为了不夺人所爱,另一方面是为了向皇上表明心态。”

“不过,失之东隅收之桑林。因为这样的选择,恩心过意不去的把自己的项链都给贡献出去了,他也算捞了一个好名头。”

“真是一个很会揣摩圣意的人呢。那个姚尚书也是爷爷的学生,他怎么样?”

“差的远呢,有些贪还很会做表面功夫。”

“不过有这么明显弱点的人很好用,不是吗?”

“是没错,不过,两家的女儿确实相反呢。林尚书很聪明,不过妹妹却差了一些;姚尚书不怎么样,但妹妹却很聪慧。”

“这叫互补,挺有意思的。”

“皇上这次一个女子都没有收,恩心有没有感到意外呢?”

“是有些。”

“这是他一早就打算好的。”

“既然这样,为何要唱这出戏呢?”

“原本是想看看你和各路嫔妃的反应,后来是想拉拢群臣。”

“他可真会算计,这招是爷爷在退出朝堂前教他的吧?”

“呵呵,你真是很了解我呢。”

“那国师是为了试探我?”

“他不是我安排的,绝对是自己找上门的。不过,经过此事,恩心也看到一些苗头了吧?”

“嗯,爷爷费心了。”

就这样,轰轰烈烈的选秀就此落幕了,真可谓雷声大雨点小啊。窗外转眼就成了中秋的一轮明月,恩心抱着小睿谦坐在窗前,教他念‘平分秋色一轮满,长伴云衢千里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