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六十八章 倾城之恋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36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莫道风尘苦,莫怨人情老,将心比心、时过境迁之后,蓦然回首,人生其实真的很美好。

中秋过后,天气开始转凉了。批完奏章的皇甫轩来到湖心小筑,走到软塌前,对恩心说:

“蓝雪傲生病了,有些严重,恩心要不要过去看看?”

恩心没有回答,只是从手上滑落下来的书本出卖了此时心中的无限担心。皇甫轩捡起那本书,重新放入恩心的手里,轻声的问:

“恩心要去吗?”

回过神来的恩心望向皇甫轩深不见底的眸子,平静的说:

“我去。”

其实,皇甫轩此时非常想大声的质问些什么,可是喉咙好像被堵住了似的,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挫败的看着起身的恩心拿下披在身上的外衫,走到衣柜前,拿了一件白衣红带的衣服,毫不避嫌的在自己面前宽衣解带,然后盘发。不一会儿,一个清新脱俗的女子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坐在镜子前的恩心将皇甫轩的神情尽收眼底,可是自己终究不能把那人从自己的心底完全的抹去。尽管这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些残忍,可是自己也有想守护珍藏的东西,不是吗?抛开这些,作为一个老朋友,探病也是理所当然的,难道因为自己嫁人就老死不相往来?

“梓轩,给我点朵兰花吧。”

这是恩心第一次喊这个名字,以前都是生疏的‘皇上’或者‘你’。所以,当皇甫轩听到这个称呼的时侯,很没出息的忘记了刚才想要质问的话,走到恩心面前,拿起笔,在恩心白净的额头上,点画了一朵银色的兰花,那是自己看了无数次,想了无数次的印记。

恩心看着对自己发呆的皇上,瞥了眼镜子里兰花的形状,轻笑道:

“难得梓轩第一次画,还画的那么漂亮。”

“我画了很多次,只是在纸上而已。”

说完,拿起首饰盒里的红玉指环,戴在恩心纤纤玉指上,接着说:

“其实我很介意。”

恩心明知故问的说:

“梓轩介意什么?”

“介意你为何那么轻松毫无掩饰的在我面前答应探望蓝雪傲。”

“你不知道吗?无论世事怎么变迁,他对于我来说都是特别的存在。我不想对你隐瞒,但是也请你记住,我能够在你面前这样说,表示我已经放下了。”

“真的已经放下了吗?”

“嗯,现在的我们已经可以坦然面对彼此了,就像老朋友一样。”

“那你们的结束是否意味着我们的开始?”

“我们早就开始了,孩子都几岁了,不是吗?”

望着眼前这个轻笑的女子,皇甫轩暗想,如果我的手可以像握住这雪花一样触摸到你的心,那该多好啊。

恩心坐着马车,低调的出了宫门。来到蓝府的大门外,紫玉扶着主子下了马车。恩心望着这个大门,往事一幕幕的翻滚着,这是自己生平第一次踏进这里呢,却在自己为人妻的时侯。

蓝府的家丁看着门前站着的两位女子,一个白衣,一个紫衣。白衣高贵典雅,就那样站着也会让人有种压力袭来的感觉。老道的管家,一眼认出了这位大名鼎鼎的人物,赶紧上前接驾。一时,蓝府上下沸腾起来。

虽然是低调前来,但还是惊动了府里上下。恩心望着前来迎接的人群里那些蓝雪傲的妻妾,虽然年华不在,但也个个风韵犹存。三十岁之前的蓝雪傲是个风liu的佳公子呢,可惜不幸遇上了自己。本来还有人想前去请当家的和少爷前来的,被恩心给制止了。而是叫来管家带路,自己亲自前往。

随着老管家,来到一个偏僻的院落,这里寂静无声,好似被人遗忘的角落。

“蓝大当家的一直就住在这里?”

“回皇后娘娘,自从十二年前开始,主子就不喜欢有人打扰,一个人搬进了这‘惜心苑’直到现在。”

“蓝当家的病情现在怎么样?”

“太医也来看过了,说是积劳成疾,需要好生调养。”

“那我就放心了。”

在老管家叩叩的敲门声之后,屋里传来一声低沉而又熟悉的声音:

“进来。”

吱呀一声,门开了,里面窗子大开,光线还算明亮。恩心看见头发灰白的蓝雪傲斜靠在床上,床前站了一位蓝衣少年。

“主子,皇后娘娘来探望您了。”

因为管家的提醒,蓝雪傲和少年一起回过头来,看见不知何时站在那里的恩心时,两人都是微微一怔,而恩心笑而不语。

在蓝雪傲的示意下,少年和管家有礼的退下了,临走时不忘轻轻的带上房门。这时,蓝雪傲不合时宜的咳嗽了起来,恩心很自然的来到桌前倒了一杯水,来到床前递给他,轻声的说:

“何苦把自己累成这样?”

“可能是年龄大了。”

“刚才那个孩子是雪傲选中的未来接班人吗?”

“恩心觉得如何?”

“很纯良的一个孩子,好似叫蓝冰莲吧?”

“嗯。他现在开始慢慢接手一些事宜了。睿谦好吗?”

“他很好,能吃能睡的。”

“很活泼的一个孩子呢,我曾在老师的府上见过,和你长得很像。”

“是啊,大家都这么说。”

边说边接过蓝雪傲手里的杯子,放回桌上。转身的时侯,恩心被墙上的一幅画给吸引了注意力。那是自己十四岁成年礼的时侯蓝雪傲给自己画的,没想到十年了,他还依然保存着。画中之人,白衣红带,好似和现在的自己没有多大的区别。可是眼前的这个人他已经快四十五岁了,略显老态,又因为长期的劳累,人消瘦很多。曾经的‘声名鹊起、文质彬彬、舞文弄墨、剑气书香’只能在这幅画里慢慢回忆。

床上的蓝雪傲,看着立在画前的恩心,同样的装束同样的人,画里画外让人难以分辨。才情和娇憨,让一个只有十岁的小女孩变得很有内涵。有着小家碧玉般的清雅文静,低调而又不温不火;不浮躁,不张扬,却又暗香涌动。如同香梨一般清新怡人的她,有着纯净的笑容。

曾经的自己因为她,终于停止游戏人间,开始有想要取回来的东西,有已经决定要去做的事,所以要变的更强,然后自己成了大陆的首富。任何人都有愿望,当愿望实现时,人们会称之为幸福。所以那段时间自己有着从未有过的幸福和满足。可是,多变的形势和难以取舍的身份,自己决然离开了。永远隐藏下去好吗?没人知道自己坚强中的脆弱,冷漠中的温柔,只能在梦中返回到当初两个人的时候。

水云间流光飞舞的夏夜,那首她轻弹的歌是自己永远的不悔:

日夜为你着迷时刻为你挂虑思念是不留馀地

已是曾经沧海即使百般煎熬终究觉得你最好

管不了外面风风雨雨心中念的是你只想和你在一起

我要你看清我的决心相信我的柔情明白我给你的爱

一转眼青春如梦岁月如梭不回头而我完全付出不保留

天知道什么时候地点原因会分手只要能爱就要爱个够

我要飞越春夏秋冬飞越千山万水带给你所有沈醉

我要天天与你相对夜夜拥你入睡梦过了尽头也不归

我要飞越春夏秋冬飞越千山万水守住你给我的美

我要天天与你相对夜夜拥你入睡一生爱你千百回

转过身来的恩心望着床上那个陷入回忆里的蓝雪傲,心中不得不承认,两人将是一生的牵绊。轻声的走过去,坐在床边,用手轻轻的整理了一下他有些凌乱灰白的发,柔声的说:

“雪傲,开心点吧,这样我也会开心的。”

终于从回忆中走出来的蓝雪傲望着温柔的恩心,动容的说:

“我中毒很深,随便的一样东西都让我忍不住的想起过去,不可自拔,却还甘之若醴。”

“你真傻。”

“遇上你,我就不再聪明了。”

“那让我这个始作俑者给你治疗吧?”

“不用,这样的我觉得很幸福。”

“想听曲子吗?”

“好,很久没有听你弹的曲子了,真是怀念啊。”

恩心拿起床边的琴,随意的拨弄之后,开始谈起了一首曲子,《花好月圆》,豪门夜宴上和柳红杏的一舞,那是自己最喜欢的一片回忆,那个场景里有着年轻、意气风发的大家,年轻的林雅瑟、皇甫轩、蓝雪傲和夏文书。。。。。。。

一首曲子弹了多遍之后,恩心望着熟睡的蓝雪傲,轻声的起身离开。推开门,门外的秋风吹来,立马蒸发了恩心眼里的水光,然后一个光鲜亮丽的皇后又出现在了众人眼前。没人知道,此刻自己的脑子里浮现的歌词: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就像一张破碎的脸

难以开口道再见

就让一切走远

这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们却都没有哭泣

让它淡淡的来

让它好好的去

到如今年复一年

我不能停止怀念

怀念你怀念从前

但愿那海风再起

只为那浪花的手

恰似你的温柔

回到宫中的湖心小筑,恩心见皇甫轩正躺在自己的软踏上看书,见自己进来,起身走过来,二话不说的将自己紧紧的拥在怀里,好半晌之后,才喃喃的说:

“你终于回来了。”

“梓轩,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回来就好。”

这次算是真正的释怀了吗?兜了一大圈互相折磨之后,终于尘埃落定。不过,就算重新来过,恩心也不介意再爱一次。

“恩心,能给我唱首歌吗?只给我一个人的歌。”

“好啊,我现在就唱给你听,只给梓轩一个人的。”

说着,拉着皇甫轩来到窗前的鸣凤琴前,对他粲然一笑后,拨了一下琴弦,唱到:

雨过白鹭州

留恋铜雀楼

斜阳染幽草

几度飞红

摇曳了江上远帆

回望灯如花

未语人先羞

心事轻梳弄

浅握双手

任发丝缠绕双眸

所以鲜花满天幸福在流传

流传往日悲欢眷恋

所以倾国倾城不变的容颜

容颜瞬间已成永远

此刻醉花满天幸福在身边

身边两侧万水千山

此刻倾国倾城相守着永远

永远静夜如歌般委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