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六十九章 宫闱心机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62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在恩心和皇甫轩慢热融合的时侯,宫廷的明争暗斗也正式拉开了帷幕。

首先是云妃和玉妃之间的矛盾升级。原本因为争宠,两人已经是水火不容了,后来因为两人的孩子在御花园玩耍的时侯,云妃的女儿无心的推了玉妃的心肝宝贝一下,致使小皇子磕破了脑袋,虽不是怎么严重,但流了不少血。这回玉妃可不愿意了,原本是孩童之间的单纯小事,后来越演越烈的成为了成年人的斗争,火yao味在两个宫殿里蔓延。

听完事件的经过,恩心在想,一个不到二岁大的小女孩会听大人的教唆去做那样的事情吗?这玉妃有点脑子都该想的明白。这时她偏要装糊涂,明摆着想借此机会给云妃好看。不过,这苏禅真是越来越过了,若不适可而止,自己可真要杀鸡儆猴了。

因为是宫里常见的小矛盾,恩心也没怎么出面,直接委托林贵妃去劝和了。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没想到一个月后的某一天,何总管慌慌张张的来到湖心小筑,连说:

“皇后娘娘,大事不好了。”

自从进宫,还没见过何总管那么失态过,想来事情真是棘手的很。恩心冷静的问:

“何总管,什么事情让你如此慌张?”

“回皇后,云妃和玉妃又闹起来了,现在连姚贵妃也扯进来了。”

“上次是为了孩子,这次又是为了什么啊?”

“因为投毒。”

“投毒?你慢慢把事情的经过给我详细报来。”

“玉妃自从生了皇子以后,宝贝的要命。小皇子每天的吃食都是自己亲自监督让御膳房细心调制的。为防别人不怀好意,每次在吃之前还要专门人试吃。今天一早,玉妃和云妃的宫女一同来到御膳房给小主子准备早餐,后来玉妃的一个试吃宫女就中毒身亡了。接着玉妃就大闹了云妃的宫殿,还砸了不少东西。”

“那姚贵妃又是怎么回事?”

“因为动静太大,惊动了不远处的姚贵妃,就前来劝解,没想到被云妃失手的花瓶砸了一下,晕了过去。”

“现在情况怎么样拉?”

“太医还在诊治。”

“云妃和玉妃呢?”

“皇上刚才下朝后就赶过去了,好像很生气的样子,所以林贵妃让奴才前来请皇后去一趟。”

恩心大致听了事情的经过后,和身旁的云帆、紫玉等人互望了一眼,看来这次自己要狠狠整治一番了,否则,任由她们这样闹下去,自己这个皇后真成了摆设。

换上正宫服,带上紫玉、云帆和十几名宫女浩浩荡荡的就去了云妃的祥云殿。还没到殿门口,通报的太监就高喊道:

“皇后娘娘驾到。”

下了凤鸾,恩心神情严峻的来到殿内,杂乱不堪的景象大概就是玉妃的杰作。来到大厅,一看,呦,真是热闹啊,皇上来了,宫里的嫔妃都来了,那自己这个皇后算是最后粉墨登场的啊。

巡视了一番厅内的众人,最狼狈的就数云妃了,得罪了玉妃还失手伤了姚贵妃,能不狼狈吗?这个女子曾经也相当得皇上的喜爱呢,没想到短短几年,就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模样,看来她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再看了一眼她旁边的玉妃,一脸的得理不饶人,恩心很是疑惑,这还是当初那个娇羞可人的苏禅吗?林贵妃这时眉宇间满是担忧的望着地上的狼藉。雪妃呢,仍然是冰雪未化般的冷静。而淑妃和萧妃则是有些胆怯和不知所措,特别是在皇后看向她们两个的时侯。那个梅妃倒还好,一脸看透了的表情,眼神望着厅外某个不知名的地方。最后,恩心把目光放在了皇甫轩的身上。可能是刚才发飙了,这会儿看见自己进来,一声不吭的坐在那里,青筋还在鼓动,大概是余怒未消。

大厅里这会儿很安静,特别是在皇后面无表情巡视的时侯。见大家小心翼翼的样子,恩心知道自己是时侯开口了,便上前走了一步,慢条斯文的对身边的云帆说道:

“云帆,你去看一下姚贵妃的伤势,顺便把玉妃那碗下了药的早餐给研究一下。”

“微臣遵旨。”

说完,带着两名宫女就出去了。

恩心等云帆离去后,方走到皇甫轩的面前,微微抱歉的说道:

“臣妾真是失职,让皇上今天受累了。接下来这里就交给臣妾处理,皇上还是回去歇息吧。”

皇甫轩望了恩心一眼,没再说什么,带着人就离去了。见皇上无心管此事,众嫔妃都有些嘀咕,不知道这皇后接下来该怎样处理。

恩心走到刚才皇上坐过的主位上,随手端起一旁的茶杯,心平气和的说:

“既然今天大家都在,那本宫就把话给说开了。平时你们的那点小动作因为无伤大雅,我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的由着你们了。不过,你们也不要太得寸进尺。要知道,你们能够爬到如今的这个位置也是很不容易的,一旦打入了冷幽殿,那可是再无翻身之日了。”

听完皇后这不紧不慢好似家常的狠话,几人都有些起鸡皮疙瘩了。恩心见效果不错,又加了一把狠料,说道:

“我走到今天什么没见过呢?你们的那点小算盘不管是开始的还是没有开始的,还是尽早给我收手,否则。”

说到这里,恩心放下茶杯,走到玉妃跟前,俯视着这个小丫头,漫不经心的说:

“水云间的谋划很高明,本宫很欣赏。但这次,本宫很负责人的告诉你,你越轨了。谁给你的胆量让你像个泼妇似的在这里闹事?苏睿还是姚贵妃?”

苏禅一听皇后的话,惊慌一闪而过,却强撑着说:

“这和别人无关,为人母亲的,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失控的。”

“失控?你确定不是预谋吗?”

苏禅的声音有些颤抖,但还是强壮镇定的说:

“云妃不知皇后所言何意?”

“啧啧,你还真是不见黄河不掉泪啊,枉我当年还很看好你。你确信一旦我将事情公布于众的时侯,自己在宫中还有立足之地吗?”

苏禅看向皇后那双毫无温度的眼睛,没有再说一句话,最终低下了头。其余几位听不到皇后到底对玉妃说了什么,但是从玉妃惊恐的表情来看,一定不是什么好话。

恩心再次回到主位上,看着在坐各位的表情,说道:

“知道吗?你们每个人的事情本宫可都了如指掌。虽然我不曾怎么和你们接触,但你们在想什么,要做什么都逃不过我的眼睛。这就是入主的资本,要想取代我,你们还早得很呐。”

说完,开始把玩起自己手中的茶杯,直到云帆回来。

“姚贵妃没事吧?”

“回主子,只是轻伤,不碍事,也不会留下疤痕。”

“那毒药呢?”

“是一种罕见的叫背鳍的毒药,一举致命。”

“太医院有这种药吗?”

“没有,这是禁药,看来是外传进来了。”

“除了你,太医院还有谁认识这种毒药?”

“还有以两位老者。”

“看来还真是稀有的东西呢。不过,既然知道玉妃每次都要找人试吃的,为何还下这种致命的毒药呢?真是多此一举啊。要我说,还是慢性的毒药比较安全呢。”

被皇后这么一提醒,大家也恍然大悟,觉得事情蹊跷,而云妃则是一脸感激的望向恩心。继续抽丝剥茧的恩心说道:

“既然这样,云妃的嫌疑就被剔除了。不过,这么阴毒的离间计本宫很讨厌呢,你去负责给我调查,明天一早给我结果。”

“是,主子。”

见云帆又出去了,恩心望着众人说:

“今天就到此为止,大家散去吧,若明早有兴趣的可以来看一出好戏。”

见皇后一副胸有成竹的语气,林贵妃有些不确定的问:

“皇后,明早一定有结果吗?”

“是啊,一切都在进行中。”

说完,起身离去。经过雪妃旁边的时侯,停留了一下,饶有兴趣的看向雪妃,轻声的说:

“这次你能置身事外,我很高兴,作为我看好的对手,可不想让你那么早的倒台呢。”

听完皇后的话,雪妃内心一惊,忙道:

“皇后高看雪妃了。”

“怎么会。这之中,我一直很看好你呢。深藏不露的高过任何人,若你有心去争,我随手期待和你的交手。”

说完,又意味深长的看了雪妃一眼,然后扬长而去,留下心惊胆战的几位。

皇后刚回到湖心小筑,关于事情的经过就传遍了整个。而传言最多的是,不管世事的皇后发怒了,这次准备清理。

当晚,和恩心对弈的皇甫轩肯定的说:

“恩心其实知道整个经过吧?为何还把事情推移到明天?”

“这样才有好戏看呐。”

“恩心是打算严惩?”

“其实以她们的做法,严惩也不为过。不过念及两个孩子年幼,我有些不忍心。”

“所以呢?”

“所以降级处理,削弱娘家势力。”

“这是恩心早就计算好的?”

“也是对皇上最好的安排,不是吗?”

“知我者恩心也。”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姑息养奸不是皇上的作为,那么就是故意养大姚家的势力,然后找个理由搬倒。”

“不过,这次杀鸡儆猴,该平静一段日子了。”

“也许吧。”

一个看似平静的夜过后,鸣凤殿里,恩心神清气爽的等待这一刻的到来。相比于皇后的好气色,其余的嫔妃都是一脸的倦容,看来,都是心中有鬼之人啊。

恩心随手拿起旁边厚厚一大叠的证据,打开其中几章,浏览了一下后,扔到姚贵妃的身边,说:

“姚贵妃,这上面说的都是真的吧?”

在证据确凿面前,姚贵妃一句话都没有为自己辩论就承认了罪行,而玉妃那个帮凶也悔不当初的跪在了恩心的脚下。

恩心无视她们俩个的表现,又拿起了旁边的另一个证据,连翻都没有翻就扔到云妃的面前说:

“云妃也很精明呢。”

看着皇后娘娘又要拿起桌上的另一份罪证的时侯,其余还没有点到名字的几人纷纷跪了下来,包括雪妃。恩心望着跪倒一片的大厅,随手一挥,就把桌上的一摞东西全部撒向了她们,冷笑道:

“你们记住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别以为我这个皇后只是一个摆设。这些罪证我还给你们,自己保留着,要时常提醒自己,下次不再耍什么小聪明。因为,下次再载在我的手里,你们就自己了断吧。”

说完,摔了一下衣袖昂首走了出去,留下一身冷汗的各位。雪妃看着自己手里的那张纸,冷汗直冒,上面详细的好似看过自己当年的一手策划。事隔多年,以为已经尘埃落定了,没想到,这个皇后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自己还没有开始走下一步,就已经全盘皆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