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十七章 大隐玄武城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4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一条蜿蜒的路,在尽头有一辆马车缓缓驶来。车头坐着一中年汉子和一个年轻的孩子,他们正是恩心主仆三人。

李季生和王复生两人在前面赶着车,而他们的主子这会儿在车厢里昏昏欲睡。离开叶栏镇已经半个月,原本按计划早该到玄武城的。可主子说,不急,慢慢走。所以这一路上赏着风景慢悠悠的走了二十天。

不过这也高兴坏了王复生,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出远门,一路上别提多稀奇。李叔心情看起来也很好。除了开始那两天主子比较严厉点外,其余的时侯都很好说话的。一路上主子买了很多书在那看,累了就休息,醒了就继续,也没什么无理刁蛮的事情去为难他们。

第一次见主子是在叶栏镇尾,他买了两个无望卖出的两人,请大夫、送衣服,虽然主子没开口说什么话,但复生就知道他是个好人。主子有一把剑,还有一支笛子,总是不离身,看样子像游侠,可他穿着不俗长得白净又有点像是富家公子。当然这都是复生自己猜的,主人从来不让他们打听自己的事情,只管做事。

这一路上,有客栈就住,碰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侯,也会在野外将就一下。夏末的蚊虫特别多,主人就让他和李叔买来很大很厚实的油布,用竹子支撑起来,里面铺上草席,说是叫帐篷,既能遮风又能挡雨,给两人以后野外露宿的时侯睡。

今晚月色不错,复生躺在帐篷里,耳边都是李叔的呼噜声和外面的蛙鸣虫吟,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打算出去透透气,刚准备起身,就听外面主子的马车上有动静。侧耳一听,是主子下了马车,没多久就听到舞剑的声音,还有主子的念念有词,公子是个有学问的人呢,嘴上念的话复生虽然听不懂,但还是知道那是人们说的诗词什么的,声音清亮有力。

偷偷掀开帐篷一角,月光下白衣似雪,一招一式如行云流水,美极。看的复生有些呆,第一次看人家月下舞剑呢。不过他们的主人好像有心事,收起了剑,一个人坐在石头上望着面前的河水发呆。直到一个时辰后才回马车,外面又安静的只听得到李叔的呼噜声和外面的蛙鸣虫吟了。迷迷糊糊的复生也禁不住困意,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当复生起床时,看见李叔架着锅在煮粥,主子也起床了,但不知人去哪了。问了李叔才知道,主子进了林子。等粥煮好了,还不见主子回来,两人有些急了,打算分头去找找。林子不是很大,两人找了一圈都没见到人影子,复生快哭了。好不容易跟了个好主子,还被自己给弄丢了。

两人无奈回到原来的地方,让他们郁闷的是,他们的主子正坐在那里悠闲的烤着山鸡,见两人回来了,指了指手上的山鸡说:

“接下来都是平原,到了晚上才会有小镇村庄可以补充水粮。刚刚去打了两只野鸡,赶紧过来吃,不然一天都得饿肚子。”

两人乖乖的坐了下来,因为自从上路后,主子就说,人在外面,规矩能免就免了,吃饭也就没再分开都在一起解决的。

马车又上路了,恩心摊开地图。用手比了比,大概还要两天就可以到玄武城了吧。折腾了两个月,也该安定一段时间理理了。

买的两个仆人都很不错,办事勤快,心肠也还好。和自己一样,稍微对他们好一点,就感动的一塌糊涂,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呐。

一路近二十多天晃下来,虽然李叔的手艺很好,但恩心还是瘦了一大圈。反观外面两个家伙,红光满面,哪是像在赶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养膘。看样子自己体质还是弱了些,长得太快也不是什么好事。琢磨着,到了玄武城最先做的事情就是买个小院,先安定下来,修生养息一番再说。

一行三人风尘仆仆的终于见到玄武城那高高的城门了,说不兴奋那是假的。

直奔客栈,让李叔和复生安排打理妥当后,给自己要了间上房,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然后倒头便睡,一夜无梦。等第二天醒来的时侯,已经是日上三竿。

精神不错的用了饭,就准备为安家落户做打算。两个仆人一听主子要买房子都高兴的跟什么似的,看样子,是人都喜欢安定的生活。尽管一路上,两人也很开心,但是漂泊中,一砖一瓦都是别人的,浮萍的生活还是没有安全感吧。

让两人去打听了城内的房价和消费水平。等晚上一听完汇报,多多少少让恩心有些郁闷。昨天清点了一下自己的财产,现钱不到七百两。这点钱在城内买个院子都有些困难,更别说还要做生意了。玄武城是御新国第二大城,就像前世中国的上海、广州一样,人口众多,房子供不应求,价格能便宜吗?

看样子自己只能退而求其次的往城外发展了。好在自己有一辆马车,进城也方便。在兜兜转转的忙了两天后,终于在玄武城十里外的地方相中了一个民居,青砖瓦房的四合院,门前围着一片很大的荷塘,旁边还有一菜园子,只是有些荒废了。不过总的来说,颇有些临溯居的风格,就是面积小了很多,不到临溯居的一半大。房主在这居住了两代,只因要举家南迁才卖的房子。

看着周围环境不错,客厅、书房、饭厅、厨房、一间大厢房和三间小厢房。中间的小院种了些花草,但疏于打理,已经奄奄一息。如果自己稍作整理,将会是一个不错的起居场所。但就算满意,价格还是要砍的,这已成了恩心的消费习惯,花最少的钱买最好的东西。

一会儿说房子太旧了,瓦片上都是青苔;一会又说厨房杂乱,墙上还有几个洞;一会儿还说地点太偏,离城太远。总之结论就是,如果自己买了这房子,不但返修要花大把银子,还要劳于奔波,怎么都不划算。问题提了一大堆,把旁边的李叔、复生说的一愣一愣的,房主也是绿了整张脸。可想想自己的时间也不多了,一家老小还在南边等着自己呢?如今好不容易碰上个有意买的主,便咬咬牙说:“这位公子,一口价,一百八十两,再也不能少了。”

“一百八十两?你知道我要返修得花多少钱吗?起码要六十两,那就相当于我花了两百四十两买了个空屋子。而且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入住。另外,你看外面杂草丛生,连个路都没有。”

“公子,那你说多少合适啊?”

“这样吧,你把我装修的费用去除。”

“一百二十两?你抢劫啊?”

“废话少说。如果你卖,我立马给你现钱。不然我就另找一家了。反正本公子有的是时间。”说完不忘打开折扇,慢条斯文的来回摇着,悠哉的站在那里。

僵持下去,最后,在房主忍痛的表情下,办了手续,拿了房契。从此,恩心算是在这世上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忙完这些,看着家里一脸傻样的两个仆人,恩心有些好笑。暗想,这两人大概没见过自己那么抠门的主子吧,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一家子还要自己养活呢,能不节俭点吗?省下六十两,那可是普通家庭好几年的花销呢。这些钱,不但可以修葺房子还可以买些家具,多好啊。

用扇子敲了下复生的头,才让二人回过神来。给了二人银子,吩咐他们找人修缮一下院子,顺便换了外面大门的匾额。闻着空中荷香暗飘,清清雅雅的,就随口道:“以后就改名莲香雅斋吧。”

买了房子,接下来就是家具。自己的厢房还是打算按照以前临溯居的房间来布置。至于他的两个仆人,也大方的给他们买了些简单的用品家具。付了银子,老板承若两天后送货上门。

两天后,恩心来到自己的莲香雅斋。惊讶的发现,荷塘和房子中间多了一条青石小路。房子旁边的菜园围起了篱笆,竟然连菜苗都种上了,一畦一畦的分部均匀。房子外边的大门也重新漆过了,门头“莲香雅斋”几个字和让恩心总算有了家的感觉。推来门,院子里重新种上了花草,嫩嫩绿绿的很有生机,重新修葺过的房子焕然一新。

推开自己的厢房,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那焚香弹琴、临摹书画好像还是昨天的事情。这以后就是自己的家,还是三个人。但没有唠叨的李伯,没有多才的夏文书,没有小娘娘,更见不到篮雪傲。有的只是厨艺不错的李季生、大字不识的王复生,还有自己这位念公子。

推开窗,外面荷叶涟涟,风一吹,莲香浮动。人说,大隐于市,小隐于林。自己在这市与林之间,算是大隐还是小隐呢?也许这都不重要,最主要的是心,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心静则无闹市,心燥也就无静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