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七十章 塔尖舞者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604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当恩心大胜而归的时侯,林雅瑟已经在湖心小筑恭候多时了。见爷爷对自己颇具深意的浅笑,恩心走上前去,随口说道:

“爷爷有段日子没进宫了呢。”

“可不是嘛,一进宫就听到爆炸性的消息。”

“那是爷爷嗅觉灵敏。”

“也是你的手段高明。”

“既然是闻风而来的,怎么不见诸葛爷爷来凑热闹?”

“他?昨天贪杯,还在大睡呢。”

“那一定是爷爷的杰作,林爷爷是他的克星呢。”

“呵呵。不过孙女这次又是一箭三雕呢。既解决了姚贵妃这个劲敌,也帮皇上消弱姚家势力,又顺便立了自己皇后的威名。”

“这样不好吗?”

“非常好,连我都忍不住的要拍手叫好了。不过,你是怎么煽风点火的让清高的姚贵妃陷进泥潭的?”

“爷爷又知道?”

“那当然,她是你眼前最有力的竞争对手,你不可能放任不管的。现在她已经被削去了贵妃头衔,成了普通的妃子,姚家势力小了,她将来也不可能翻身了,你算是没了心头大患。而那个林贵妃根本不会威胁到你。接下来,恩心可以高枕无忧了。”

“爷爷说的有些过了。就算姚贵妃不除,我也不会把她当作威胁放在眼里。恩心最终的目的是为消弱姚家势力找一个突破口,接下来姚家的两位城主要立马下台,当然包括那位栖凤城的城主了。”

“这是为了那个薛乾?”

“也是为了栖凤城的老百姓。”

“现在姚家算是跌倒谷底了。”

“不会的。”

“你想让姚家半死不活?”

“也不是,姚家还是有些人可以用的。”

“没有一棍子打死,算是收买人心吗?”

“那当然。朝堂想再培养一个像姚尚书这样能独当一面的人,还需要些时日呢。所以,不如让他将功补过吧。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不愿将人推向地狱。”

“你的善良是梓轩的福气。”

“哪里。我只是希望自己心安理得,不要夜夜惊魂。”

“这种观贞恩心会传给睿谦吗?”

“当然,这是必备的。”

“你和梓轩也开始慢慢靠近彼此,经过这次洗礼也该平静了,而三国的局势也在御新国的掌握之中,恩心现在可以慢慢享受自己的时光了。”

“故事到此也该告一段落了。”

“你这么想吗?”

“嗯。”

林雅瑟见孙女懒懒的窝在椅子里,一副享受的模样,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呢。其实这个孩子的心里像个明镜似的,什么也瞒不了她。当然,只要她愿意去做,也没有做不成的事情。这样的她,让自己这个老头彻底放心了。

几天后,恩心来到自己的别院小住。对于京城里都传遍了的消息,薛竹虽然听了数遍,还是对自己主子的仰慕一如滔滔江水般泛滥。而薛乾则是深深的对主子跪拜了三次,望着眼前虔诚的这个人,恩心知道,这次自己又多了一个死心塌地的下属。然后,平淡的说:

“薛乾,从今天开始,你就开始负责贞恩商号在御新国的事宜吧,薛竹和幽兰从中协助。”

“谢主子。”

“没能当上栖凤城的城主,会不会觉得遗憾?”

“既然姚家的人下台,也算是安慰父母在天之灵了,做不做那个城主也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万分感谢当初主子让薛乾放下仇恨,否则薛乾还真不知道自己会迷失到何处。”

“你能这么想也不枉我对你的器重,以后好好干吧。”

“是。”

回宫的路上,恩心见席灵满脸的笑容,打趣的说:

“席灵一个人在想什么呢?”

紫玉一听,忙接过话说:

“主子,薛竹很很能干呢,席灵姐恐怕是有儿万事足吧。”

“是吗,薛竹这孩子不错,席灵是挺有福气的。”

席灵听主子由衷的话,淡笑不语。窗外的景色不错,就和自己现在的心情一样明朗。原以为自己已经无望的人生,现在开始绚丽起来,想着,曾经在一个雨天,有那么一个人为了自己走了一整条街,就又感激的望了谈笑风生的主子一眼。

最近心情不错的皇甫轩在御花园摆宴,除了皇上和皇后,只有国师、夏文书、还有久病初愈的蓝雪傲三人。此时,夏文书已经荣升为丞相了。席间,国师站起来向恩心敬酒,此举颇让恩心等人意外。

“对于前不久的言语冒犯,还望皇后娘娘海涵。”

见国师言语诚恳,恩心连忙站了起来,说道:

“国师此言差矣,人说关心则乱,国师也是为皇上和社稷着想,本宫感激还来不及呢,何有怪罪之说?要说这杯酒还是由我来敬大家吧,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恩心的支持和包容,未来大家也一起携手吧。”

说完,一饮而尽。看着恩心难得的豪爽,大家也不客气起来,一次简单的宴会吃的很尽兴。皇甫轩也难得放开了自己,然后很悲壮的醉倒在恩心的怀里。恩心望着怀里的夫君,和对面那位精神看起来还不错的蓝雪傲相视一笑。被破坏的梦,可以重新编织,自己的未来,光彩溢出。

晚上,恩心给小睿谦将睡前故事,今天的故事没有名字,也没有开头和结尾,只是一段话,一段睿谦现在还不能明了,但将来一定要学会的话:

“睿谦,世途坎坷,在这世道上混,一定要学会自强不息。越是遇上被非议的事,越是要昴首挺胸,越是要表现坦然无怨无悔。没有多少人愿意同情弱者,人们都爱仰望强人,即使心里软弱如绵,也要扯起虎皮站直身子,唯有如此才是生机。是真的,抱怨只会让人软弱,同情自己,找借口放弃,不思进取。只有把责任拉到自己身上才是正途,因为只有自己才是你可以控制的事,才能去改变,才会有转机。”

望着熟睡中的孩子,恩心知道他没有听明白自己的话,但效果还是会有的。就像是一杯白开水,加了点茶叶之后,水还是水,但味道就不一样了。

皇甫睿谦三岁了,按照当初的约定,该是和曾爷爷们出门见世面的时侯了。三岁生日的这天一早,吃完娘亲亲手做的长寿面,小家伙迷迷糊糊的跟着两位老人家走出了宫门。

宫门外的马车旁,李奉贤和赛飞已经恭候多时了。奉贤把睿谦抱上马车,再服侍好两位老太爷,赛飞赶着马车开始了小主子的浪迹天涯之旅。

恩心站在宫门口,望着马车渐渐远去,酸楚慢慢上了心头。身旁的紫玉和席灵无言的给主子披上披风,然后主仆三人回到了。

虽然没了儿子在身边跑来跑去,但日子还是照样的过。没多久,恩心又重回到了有规律地生活当中。里没有什么大风大浪,在上次的整顿中沉寂了。从那以后,宫里的人都明白了,皇后不是不管世事,只是设了底线,一旦越了那道底线,她会毫不留情的将你打入冷宫,就算留了后路给你,也是永无翻身之日。平静了,没人敢怀疑皇后的所在,尽管这个人不怎么在宫里出现。

御花园的湖边,恩心遇见了雪妃。如今她依然美丽,风韵又胜当年。这是自己唯一承认过的对手呢,不过,这个女人一直按兵不动,从未出手,所以两人至今没有交锋过。

“其实我一直等你出手呢。”

“雪妃自知实力浅薄,根本不是皇后对手。还不如安份的相夫教子,安度晚年。”

“难得一个聪慧和美貌并存的女子,不枉皇上对你的宠爱。”

“宠爱?若真担当的起这二字的恐怕只有皇后你一人吧,我们都不过是一朝新鲜的产物,可惜玉妃和姚贵妃等人都不知道其中道理,还在那里较劲。”

“你看的可真明白呢。”

“明白的活着好过糊涂的死去。不过还真有些嫉妒你呢。什么都不争,却什么都是你的。别人苦心经营还落个一无所有。”

说完,不等恩心再说什么,就转身离去了。望着那个窈窕的身影,恩心怅然若失。连最后的对手都没有了,这个真的成了寂寞空壳。

一条蜿蜒的古道上,一辆马车渐渐驶来,有个稚嫩的童声问道:

“曾爷爷,这是娘亲曾经走过的路吗?”

“是啊,也是睿谦将来要走的路。从最底层开始,步步生莲,然后成为塔尖的舞者。”

“娘亲说‘仁者无敌’,那我要从何做起呢?”

“从心开始。”

马车远去,只留一阵琴声,那是林雅瑟有些苍老的声音,歌中唱道:

前世风雨后世尘烟

亭台宫阙都成残垣

繁华落尽王侯长眠

谁的功过万世流传

时间蔓延万代千年

人生太短暂怎守江山

我站在人间看风云变幻

任由残砖碎瓦铭刻变迁

岁月流淌历尽沧桑

昨日辉煌今在何方

我思我想亦歌亦狂

才闻欢笑又见泪光

时间蔓延万代千年

岁月走不完朝代轮转

我站在人世间数兴衰的循环

多想长生不老再看江山

大结局 繁华过后

在睿谦随曾爷爷们外出游历的过程中,恩心放开了自己,也将大部分的时间耗在了宫外的山水之间,甚至有一次还和爷爷们碰了个正着。当然,人生的旅途上不可避免的会出现形形色色的人物来添彩你的人生,这个时候开始了贞恩心又一段的传奇经历。民间关于皇后的颂言越来越多了,御新国成了三国中民心向心力最强的国家。

这天,从外风尘仆仆赶回来的恩心刚进自己的湖心小筑,就见皇甫轩早早的等在那里了。有些惊讶的脱口而出:

“梓轩?”

“恩心回来了。”

说完,从后面搂住了自己漂浮不定的妻子。恩心见此,转过身来,抚mo着夫君的脸,柔声的说道:

“梓轩有心事呢。”

“不是,因为很久没看到你了,每次过来都是人去楼空的冷清。”

“习惯了我在这里听你诉说心事,猛然发现我不在这里了,是不是很不习惯和怅然若失啊?”

“你又知道哦。”

“就像你自己说的那样,我把你看的太透了,所以都成了你肚子里的蛔虫了。”

“那恩心知道我现在想什么吗?”

“我猜,可能是关于三国的问题。”

“很靠谱了。御新国现在和朝阳国、玄鸣国的关系有些微妙。”

“失衡?因为梓轩政绩太过卓越,怕其余两国嫉恨吗?”

“不应该吗?若是两国合起伙来对付我,老实说,我还真吃不消呢。”

“他们不会的,只要你把握好机会。现在朝阳国有了天灾,作为睦邻友好往来的邻居,你是否该把自己充裕的仓库分点出来,救济一下呢?谁也不敢保证自己的国家永远国泰民安,所以适时的伸出援手,你会得到更多。毕竟,拿人手短嘛,你都那么示好了,没道理人家恩将仇报,若真那样,你也算师出有因了。”

“这确实是一个缓和彼此关系的契机,心想的很周到。”

“我曾经承诺过你们三人的,不论我选了谁,任何一方有难我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每次和你聊天我都有如沐春风的感觉,再大的压力也会荡然无存了。”

“夫君这么说,是为妻我的荣幸。”

“恩心这次远游收获怎么样?”

“还好,御南的烟雨蒙蒙、菜花蜂蝶、青苔石板和檐下语燕,让人胸中忍不住的装着那秀丽山水和莫名的委婉缠mian。”

“说的那么好,害的我都蠢蠢欲动了。”

“下次有时间,夫君和我一起吧?”

“那真是万分期待呢。”

恩心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结婚八年了,两人就以这样的方式相处着。虽不见有多热烈,但彼此都很享受这样的光景。以后的很多年,大概也会是这样的吧。

后宫待了几个月,恩心又一次踏上了远游的路。这次,皇甫轩一直把她送到宫门口,目送马车远去,暗叹,接下来又是几个月的守望。曾经以为,以自己和恩心的身份是该有一份热烈的开始,可惜任凭自己的热情怎样付出,对方都是云淡风情的模样,让自己失了耐性和期望。后来,老师语重心长的说,改变一下方式吧。然后自己变成了如今的样子,静静的守望,守望。也许这样的细水长流真的可以到天荒地老。

碧落居的人在逐年的增加,俨然成了一个庞大的家族。现在家族在小主子外出游历的时候,加了一条规定:但凡碧落居的孩子,在十岁的时侯,都要自己背着行囊独自出门闯荡江湖,这在以后的岁月里已经成了惯例。李奉贤经过几年的历练,不负众望的成了名震天下的大厨,游走于民间和宫廷之中。贞恩商号和蓝家的商号齐驾并驱,成了大陆商界的两朵奇葩。贞恩城在不断的完善中,像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大陆三国之间。一切的一切都在贞恩心的期望之中。

这晚,碧落居的青云阁里,恩心毫无睡意的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的一弯冷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一杯香茗,一盘棋,思索起自己的过去。

总有人被那繁华所迷惑,一开始不过是但求对戏一场。可人心何尝会有满足时,做龙套的想要说台词,得了台词就要做配角,配角想升女二,女二说我凭什没够格做主角。开始的时候都说再走一步,就可以满足,可是得陇望蜀,总是还想要更多,而且绝不肯失去。但又有谁能在这场大剧里抢到戏?

自己一路走来,其实有很多失败的地方,但总的来说还算问心无愧,这是自己最值得骄傲的地方吧。

十四岁之前,自己会毫不犹豫的说:“人生能有多少次冲动呢?反正还年轻,输了,还有时间可以爬起来。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往这坑里跳,跌了一次也没见断手断脚,再跌一次又会如何?时间浪费了又怎样,反正时间就是拿来浪费的。”

十八岁的时侯,自己也可以这样说:“感情是最最离奇的东西,你吝啬了他不见得多出来,挥霍也不见得就会空掉……当然,至要正紧的,是还爱着,舍不得放手。只因为这个理由,其它所有的借口都不过是借口,拿出来冠冕堂皇的做粉饰用的,若是不爱了,所有的正话都可以反过来说,话是人说的,舌头一翻,黑就成白。”

现在,自己快三十岁了,自己又该有怎样的感悟呢?读了无数遍的《史文选》,风吹过之前的数百页,扬起一片血气,每一页翻过之处,尽是血泪凝成。每个历史的更替都要经过群雄逐鹿,问鼎江山。在那兵凶马乱,烽火连天的时代,英雄与能人辈出的时光,光芒耀炽人眼的豪杰不计其数,如流星般划过勋落的也不计其数。人才雄起,淡出,雄起,淡出,人事谢代,如潮涨潮落,不是一个一个计算,而是一批一批的计算。无论曾经经历这个热血时代的人如何感概,综观历史,也只不过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一个必然过程,必然地让后人感受不出江山替代间人物们的心情。所有成功的,失败的,英雄,枭霸们的心情。纷乱到了极点,所有的势力都划分完毕之后,巨大的统一过程便开始了。从天下,到武林。强存弱亡,分化合并,渐渐的,小鱼被吃光了,剩下便是世家门阀间的对峙。再如何壮烈的往事,也都是千年前的一梦。

尽管现在的她,貌似操纵天下大势,翻云覆雨,驱动天狼!但从来没有血液沸腾,燃烧生命的感觉!繁华过后,自己也会迎来尘归尘,土归土,留给后人的也不过是一页史书的记载和一些传说罢了。

放下最后一颗棋子,恩心起身关窗,熄灯,入梦,窗外冷月如勾。

春去秋来,时光荏苒。恩心三十岁了,而立之年的她站在贞恩城最高的城楼上观望,身旁是年近四十身为君王的丈夫和一个九岁聪慧异常的儿子,身后是陪着自己一路走来的家人,城下是幸福生活的黎民百姓。人生就这样圆满了。

尾声

睿谦九岁的时侯,两位爷爷已经不能带着曾孙子东闯西荡的了,开始停下来安度晚年。而睿谦独自带着赛飞又踏上了游历之旅,渐渐的,宫里关于大皇子的消息越来越少了,而民间多了一位传奇而又仁心的翩翩佳公子。

几年后,当十六岁的皇甫睿谦出现在大殿上的时侯,作为父皇的皇甫轩骄傲的宣布:

“我儿足以担起一个国家了。”

在恩心四十岁的时侯,林雅瑟和诸葛玄机两人先后驾鹤西去,结束了他们传奇波澜的一生,享年八十岁。恩心把两位老人家带回了自己的贞恩城好生安葬,这里是整个大陆最熠熠生辉的地方,也是最能陪衬两位老人家的身份。

两年后,五十岁的皇甫轩退位,传位于闻名于世的皇长子皇甫睿谦,结束了自己长达三十四年的君王生涯,和皇后一起,踏上了游历之旅。

皇甫睿谦不负父母所望,在位三十五年,和父皇一起,给御新国创下了“轩睿盛世”,载入大陆史册,成为千古明君的楷模,这又是后话。

小舞寄语

到此,《塔尖舞者》(贞恩于心)正式结束,虽然写到这里,女主的还很年轻,但不变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让她余下的人生一样分外精彩。总共写了一百八十个章节,从十岁开始娓娓道来,这算是一个小人物的成长奋斗史,为了奖励,不可避免的给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没办法啊,小舞也是个沧海一粟的小人物,特别的平凡,在就业的浪潮里浮浮沉沉。私心里,也希望通过自己一点点的努力来精彩完美自己的人生,虽然前面的路还很长,小小蜗居的梦想还只开始了一砖一瓦,但步步生莲,成为塔尖舞者,却是我不变的梦想。

最后,感谢各位看官,对我这个新手的支持和鼓励,因为大家善意的加油,让我没有半途而废,也让自己未来的写作生涯积累了一点自信。^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