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十八章 田园生活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2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清晨,恩心是在公鸡打鸣声中醒来的。躺在床上,想着最近的日子,不禁哀叹三声。

自从主仆三人住进了莲香雅斋,恩心原本养精蓄锐的打算没多久就泡汤了。千算万算没算到自己的两个仆人是个无比顾家之人。在打理完所有事项后,闲着没事的两人就跑到自己面前支支吾吾了半天,说要养几只鸡。好吧,这也没什么,就随口答应了。可当自己从城里回来,见到的那哪是几只?而是几十只的鸡鸭鹅满院子满池塘的跑,要不是见自己的两个仆人在手忙脚乱的在折腾,恩心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恩心无比生气,自己要得是一个安静的别院,而不是养殖场。在发了通脾气立了威以后,让两人赶紧清理一下现场,自己就回到房间去了。

晚饭的时侯,恩心看着安静的院子,暗叹那两人真有本事,不到半天的功夫就把几十只活蹦乱跳的家禽给变没了。但中午发了脾气,也不好意思再问。吃过晚饭,佯装出门散步,顺便看看那些活物被两人塞哪去了。

走到菜园门口,听到鸡叫声。顺着往里一看,乖乖!自己怎么都不知道什么时侯菜园后面多出了几个木架的草棚子?鸡鸭鹅分开圈养在三个棚子里。得了,算是他们今天料理的干净,就睁只眼闭只眼吧。

渐渐的,恩心习惯了在荷塘边见到成群的大白鹅和小麻鸭噗通噗通的戏水。那些鸡也闲放在屋后的空地上,不敢踏进院子一步。只因恩心扬言,见到就杀。

日子就这样过着,吃着塘里新鲜的虾鱼和菜园里的蔬菜,偶尔杀只不长眼的鸡,感觉生活也挺美的。虽说城里寸土寸金,可这城外的地可真是一点也不值钱。当时买房子,周围一大片未开的地都被房主白送给了自己,真是便宜占大了。

日子还没清闲两天,养鸡风波也才告一段落。李叔和复生就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建议养头猪,好过年。过年?这还没立秋呢,怎么就想到过年拉。后来一想,古人吃猪油的嘛,没有猪肉哪来的油啊,貌似有猪好过年也是习俗。自己是不介意拉,但土生土长的那两位可是不同了。算了,鸡鸭鹅都养了,也不在乎一头猪了。但还是不放心两人一时好心泛滥给自己整个养猪场,就特别强调不允许超过五头。顺便告诉他们,既然养了,就要弄得专业一点。改天找几个人,在屋后圈块空地,好好砌几个棚子,将猪、家禽和马的棚子整在一起,这样也方便点。看着两人高高兴兴一溜烟的跑了出去,恩心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心软了,也不知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两个劳动力,干活真不是盖的。没找任何人,没花一分钱,不知从哪里整了些烂砖头破石还有些木头,硬是把几个大棚给砌了起来,还在周围种了些果树和花草,不得不让恩心佩服二人干活的本事。为了以后干活方便,恩心又大发善心的特许他们在屋后开一个偏门,以方便进出。就这样,两人每天天不亮就开始忙呼起来,日子充实的让恩心都有些嫉妒。

快立秋了,菜园边的几棵老果树已经硕果累累,可惜还没成熟,否则早就进了恩心的肚子。窗外的荷塘,一眼望不到边,想着不久就是一片残荷景象。因为太久没人打捞,这些野生东西肆无忌殆的疯长,遮盖了整个水面。忽然,一个想法闪进恩心的脑子里。

事不宜迟,叫来李叔和复生。让他们趁现在塘水还不太凉,赶紧把塘里的菱角、莲子、莲藕收一下,然后晒干库存起来,莲子用来煮粥和煲汤,莲子心用来给自己泡茶,莲藕、菱角它风干做成粉。

说干就干,从城里买了一个小船,打捞了近半个月,总算把塘里的东西打捞的差不多了。可让恩心为难的是,东西太多,三人吃十年都不一定吃的完,可也不能等着烂在仓库里。想来想去,权宜之计,就是卖了。就这样,一包包晒干的莲子、莲子心,磨好的藕粉、菱角粉被复生一趟趟的拉到了城里的干货行,换回一袋袋的银子。

恩心没有想到自己不经意间就解决了生计问题,虽然现在自给自足的生活不需要多大花销,但未雨绸缪,手头宽裕总是好的。既然尝到了甜头,塘里过剩的鱼虾也不可幸免的被恩心算计了。等到中秋的前两天,敲着自己的小算盘,不到两个月竟然赚了二百两,可把恩心高兴坏了。当然,这种好事不是年年都有的。荷塘太久没人打捞,鱼虾丰富,才让自己占了便宜,明年可没那么多银子赚喽。不过,想到屋后棚里面的动物们可以让自己小赚一笔,恩心就奸笑。真是近墨者黑啊,和篮雪傲相处久了,商人的本性也被传染的十足。

想想给自己的小院起了那么一个雅致的名字,原本想风雅一回的。可事与愿违,整到最后偏离太大,竟然被自己的两个仆人打理成了农庄,棚子的圈地越扩越大,菜园面积也不断增长中。还好自己的院子没变成农家小院,否则真得跟他们急。

原本想着在城里找个小店铺,做点小买卖的,可进城那么多次都没找到合适的。要不租金太贵,要不就是地方偏的没人影。现在自己手上的现钱七百两不到,好在两个仆人不用给工钱,有吃有住,偶尔给点零花钱都能把他们高兴的跟个什么似的。有时候,自己也会把马车借给他们,让他们进城逛逛。

今天是中秋节,恩心从城里买了些酒和月饼。晚上主仆三个人就在荷塘边的亭子里摆上了桌椅,望月小酌。自己这段时间身体恢复的很好,不再那么骨干,李叔和复生也越加壮实了,俨然一个庄稼汉形象。没了刚开始的憔悴和自卑,整天也乐呵呵的。想来,除了自己这个主人不错外,他们也很享受这种自给自足的田园生活,没有欺压没有白眼。

喝了二位敬给自己的酒,吃了月饼。就让那两个家伙随意,自己一个人沿着荷塘散步去。望着头上的满月,想起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记得开篇第一句: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是啊,自己最近心里颇不宁静。秋试结束了,今天进城的时侯顺便看了一眼,毫无意外的在第一名的位置看到了夏文书的名字,虽然早就知道结果,心里还是有些失落的。如果可以,真不想与他在朝堂上相见,那是个冰冷的没有感情的地方。

《荷塘月色》还有一段很契合恩心现在的心境:“路上只我一个人,背着手踱着。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里。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像今晚上,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自由的人。白天里一定要做的事,一定要说的话,现在都可不理。这是独处的妙处,我且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好了。如果可以,做一个采莲的女子。就像《西洲曲》里的句子“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就这么简单的幸福着,什么千秋家国梦,什么前尘往事都不去考虑。可自己能吗?答案是否定的。算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算一步吧。不要今天还没过完就愁着明天的事,那样还真是够累的。

过了中秋,日子也就过的飞快,转眼已经立冬。荷塘里衰败不堪,只能留着残荷听雨声。天气越来越冷,恩心窝在自己的房间里哪也不想去。

还有一个月就过年了,李叔来向自己请教,棚里面的家禽牲口怎么处理。恩心随口道:

“留下一些我们自己过年,剩下可以卖的,你就和复生一起拿到城里卖了吧,卖的钱上交一半,剩下的就拿来办年货和补贴家用。”

接下来忙的两个人屋里屋外,不久棚子里就空了大半。忙了大半年总共就换回不到八十两的银子。虽然在别人家里都该偷笑了,可恩心还是觉得少了点。看样子,农场主的利润也不是很高呀。不过,也就勉勉强强够生活。

外面大雪纷飞的,接下来采办年货的工作,恩心一点没插手,自己也就写个对联什么的。

望着窗外白茫茫的一片,想来今年这个年也只能三个人过了。因为这是城外,住户之间也离得远,恩心这个院子偏离大路几里地更是与世隔绝偏僻的很。前面是大片池塘,池塘的尽头是个小山坡。屋后道是空旷的土地,可也是隔了老远才有住户。想来,稍微有点银子的都挤进城里了,要不也是离城门很近的地方。像自己这样的愿意跑到这个地方住的还真不多,难怪屋主卖了那么久还没把自己的房子卖出去,这才让自己捡了个便宜。

除夕夜,一桌丰盛的年夜饭。酒足饭饱后,给李叔和复生一人一个红包,待两人千恩万谢之后三人出门放烟火。

在烟火灿烂的喧嚣中,玄武城的半年时光就这样过去了,而恩心也已经十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