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二十一章 相见不想识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55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在恩心的家业充裕的同时,钱袋也日渐干瘪。无奈房前屋后都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能拿来卖钱的也只有自己的首饰。咬咬牙,拿出所有曾经淘来的宝贝,翻身上马,带着黑骑士进城。

很怕自己的行为遭到别人的猜疑,一向小心谨慎的恩心不得不乔装一番。进了衣店买上一套不起眼的衣帽换上,然后辗转往复,分别在几家当铺死当了首饰,一共获得纹银一千五百两。掂量一下,这该是自己目前最后的家当。至于紫水晶,那是自己进宫以后才能动的东西,而几样很珍贵的首饰,不到万不得已,也没打算拿来换钱,那毕竟是自己的一份想念。

把一千两存进钱庄,余下的带在身上。折腾半天后饥渴难耐,去了茶楼,照例要了个靠窗的位置,享受忙碌后的一番清净。但这份清净还没维持多久,就被进来的两位仁兄给打断。

“你知道吗?听说皇上要来玄武城。”听到这句话,恩心浑身一震,握着茶杯的手抖了一下,连茶水溅湿了衣袖也没察觉。循声望去,只见两个衣着考究的书生在那大声的咬着耳朵,唯恐别人听不到这个劲爆的消息。

“你怎么知道?”

“别忘了,我的叔父可是御新国的史官,消息绝对假不了。”

“可皇上为什么突然想到来咱玄武城啊?”

“大概是为了体察民情吧。”

“也对哦。听说咱们皇上可年轻了,登基以来政绩更是不少,很得民心。”

“那可不,咱皇上可是上天选中的千古明君。”

“呵呵,宝剑赠英雄的故事我也略有耳闻,还知道御新国的真命天女今年才十三岁呢。”

“不假。听我的叔父说,小娘娘虽然年纪尚轻,但才学绝对世上仅有。文学泰斗林雅瑟的得意之作《新荷图》上的诗就是她写的。”

“真是奇女子,也只有皇上才能与之匹配。”

“要说这御新国能与之相比的也只有第一公主——玉恬公主了,那也是优雅贤淑举世无双啊。”

“可惜,人家心有所属。”

“这话怎么说?”

“去年的秋试第一名的夏文书你知道吗?”

“御新国有名的年轻才子,也是林雅瑟的得意门生,谁不知道啊。”

“是啊,风度翩翩,才高八斗,公主对他亲睐有加。”

“自古才子佳人出良缘。羡刹旁人啊!”

“这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们,很正常的事情。听说皇上已经赐婚,今年中秋办喜事。”

“那京城该是热闹非凡喽。”

“可不是嘛,要不是路途遥远,我也想去凑个热闹。”

“不过兄台你也别丧气,皇上御驾玄武,咱还能错过热闹?”

“谁说不是呢,说不定还能见到小娘娘、夏文书和玉恬公主呢。”

“先别瞎猜,咱拭目以待吧。”

回去的路上,恩心思来想去也没个头绪。城里不同往日,一切井然有序。看样子,皇上来玄武城是板上钉的事。只不过,现在整个城里传的是沸沸扬扬,什么传言都有。但各种版本最终都显示,这次皇上出行和自己无关,纯粹是例行公事而已。

其实皇上出行本该和自己无关,可全天下的人都把你和他凑成一对的时候,想假装不在意都有些困难。况且,还有可能见到几位自己熟悉的老朋友。再次见面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呢?是轻描淡写的打个招呼?还是干脆鸵鸟的窝在自己的水云间里?见与不见,这是个问题!

日子在恩心揪心中过了一天又一天,好在最近大家都很忙,没人注意到她的异常,转眼日子滑到了夏天。这日,卖鸡蛋回来的复生大声嚷嚷着跑进院子,对大家说:

“告诉大家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皇上要来咱们玄武城了。”

“真的?什么时候啊?”李叔一脸的兴奋的问。

“整个城里都在传,怎么会假得了。听说就是大后天。”

“那真是太好了!主子,那天我们进城看热闹去吧?我活了这么大把年纪还没见过皇上呢。”

环视了一圈,实在抵不过大家恳求的眼神,恩心叹了一口气,说:

“如果我说不让你们去,你们会听我的吗?还不是自己偷偷跑过去。现在都给我该干嘛干嘛去。”

“主子,你怎么一点都不激动啊?皇上啊。多么高高在上啊!”

忍不住翻了一个毫无气质的白眼,没好气的说:

“有什么好激动的,皇上怎么拉?还不是吃五谷杂粮,还不是和我们一样,一个鼻子两只眼,又没有长三头六臂,看把你们激动的。”

轰走两个没完没了的人,恩心一个人独自站在荷塘边的亭子里,让初夏的风吹走刚刚的浮躁。

又到了‘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时候,曾经的孩童长成了高窕的少女,人群中若擦肩而过,能否认出自己来?老实说皇上的样子在恩心的脑海里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记不太清轮廓,只依稀记得那双眼眸,隐忍着霸气,反而他的几个臣子自己倒映象深刻。

身后,逸冰已站了很久。和粗心的李叔、复生不同,他总能觉察到自己情绪的波动。望着他担忧的眼神,恩心报以释然的一笑。既然躲不过,自己就大方的迎上去吧。

夏初的天气还没有那么燥热,偶尔有风也是清凉的,很舒服。四人坐着马车去看皇帝,路上逸冰问:

“主子见过皇上?”虽是疑问,眼神却是肯定的。

“嗯,好些年前的事,如今样貌都记得不太清楚了。”也没隐瞒,恩心承认到。

对于主子的漫不经心,逸冰已习以为常,望着被风吹起的窗帘,悠悠的说:

“皇上才继位五年,就把御新国发展的如此,祥和宁静,已经没有了当初战乱的痕迹。”

抬了抬眼皮,看着逸冰认真的表情,换了个坐姿,恩心假装不经意的问:

“你很钦佩他?”

把目光从窗外移回,淡淡的笑道:

“以前对他和小娘娘的事情有所耳闻,有些好奇罢了。”

“小娘娘?”

“御新国未来的凤后,才学出众。”

“说的好似你见过似的。”

“没见过,也是听说。不过她在御新国民间的地位很高。”

“看样子,老百姓都没见过,只是喜欢传说。传说久了,就越来越神奇了。”

“公子就不好奇吗?”

“大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说的也是,她是皇帝的妻子,岂是一般人高攀得起的。”

不去理会逸冰曲解的意思,恩心继续闭目养神。直到外面有了喧嚣的声音,才掀开车帘一角往外看去。今天的玄武城堪比过年,车水马龙,拥堵不堪。无奈,弃车徒步前行。好在,城主力图给圣上一个好印象,道路被清理的干干净净,除了两边围观的人,中间的过道连一个石子都看不到。

规规矩矩的站在人群里,远远的见到一队人马缓缓而来,黄色的仪仗队,黑色的骑兵。队伍越来越近,恩心虽表情平静,可心终究还是有些紧张。

终于在阔别三年后再次相见,他坐在龙撵里,自己站在人群外,相见却不相识。隔着人群,看着他向人群挥手,龙袍加身一如当年离别时一样,只是如今的皇甫轩已没有了少年的青涩,有的是君临天下的霸气。

后面随行的还有夏文书,温文有礼的向周围的人点头致意,旁边轿子里向外挥手的绝世美人大概就是如雷贯耳的玉恬公主吧,果然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意外的是,篮雪傲竟然也在随行人当中,嘴角一如既往的玩世不恭。人群沸腾了,比奥斯卡的红地毯还星光熠熠。

仪仗队在恩心的眼前走过,曾经设想过N多种见面的场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局。是不是太高看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位置了呢?世界少了谁都照样转。人们关心的是小娘娘,而不是隐居于此的贞恩心。有着小小的失落,但平复过后竟然是雨过天晴的净朗。困扰的问题已经不存在,恩心重拾好心情和随从悠悠哉哉的回到水云间,天高云淡,自己果然不习惯走西施路线。

接下来的日子,琴棋书画诗酒花,重回了潇洒的生活。

六天后,约莫着城里的热度褪去了少许,恩心来到衣店给自己置办新衣,刚出店门,就见篮雪傲迎面走来,恩心有些措手不及,还没准备想好台词,就见他与自己擦肩而过,望着那人背影,恩心暗自嘲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进了茶楼,竟然座无虚席,无奈进了一个隔间。刚坐下,就听到旁边隔间传来恍如隔世的声音。

“雪傲,还在想不开吗?”

“你呢?”

“我早已放手,中秋一过就是当朝驸马,别跟我装糊涂。”

“知道,怎么不知道?现在御新国不知道的才奇怪呢?”

说到这里,蓝雪傲忍不住狠狠捶了一下桌面,挫败的说:

“你说她能去哪呢?她是未来的皇后啊,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放心,她会回来的。”

“你确定?皇上也在找她,不是吗?”

“嗯,找了有些日子。她躲的很彻底,根本一点线索也没有。”

“会不会女伴男装?她又不是没做过。”

“她好像很少在人群里出现,画像有些笼统,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找,所以才拖到今天。”

“你说你的婚礼她会去吗?”

“不敢确定,有时候她比我们想象的决然。”

“可你怎么也算是她的家人,兄长的婚礼都不来参加,她是怎么想的啊?乖乖的在单文镇待着不好吗,为什么凡事都要独立独行?”

“如果是那样一个循规蹈矩的贞恩心,你还会如此牵肠挂肚吗?因为她特别,才值得你如此。”

隔壁有着片刻的沉默,一墙之隔的恩心很想走过去,然后老友见面般的打声招呼,告诉他们自己过的很好,请不要为自己担心。可理智告诉自己,不要冲动,否则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都付之东流。终于忍到隔壁两人离开,恩心止不住的泪流满面。

你说吧要我等多久把一生给你够不够

背离了冥冥中的所有,离乱中日月依旧

告诉我你要去多久,用一生等你够不够

驱散了征尘已是深秋,吹落山风叹千秋梦

前世天注定悲与喜风雨里

奔波着如今已沧桑的你

那去了的断了的碎了的

何止是一段儿女情

所以生命的传说里因为你

已变得如此的美丽

就让我知道他知道天知道地知道你的心

当我再次看到你在古老的梦里

落满山黄花朝露映彩衣

我再次看到你在爱的故事里

起阵阵烟波你往哪里去

——来自《千秋家园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