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二十二章 《夏荷图》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3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玄武城在皇帝离开回京后又恢复了以往的样子,而恩心也开始了赚钱大计。

夏日水云间前的荷塘真的很美。远远的望着,“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旳,有羞涩地打着朵儿旳;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了。”(本段节选自《荷塘月色》)

恩心不禁想起林雅瑟的《新荷图》,同样的荷,自己是否能画出别样的韵味呢?也许自己可以不自量力的挑战一下,就算失败了,也不会有什么,总归算是尝试过了。

在阁楼的窗前的书桌上摊开画纸,望着窗外一眼望不到边的荷塘,然后闭上眼酝酿、提笔、一气呵成。放下笔,恩心长吁一口气,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胳膊和手腕,望着画上栩栩如生的荷,很是满意。

一直不能明白,为什么别人作一幅画一定要很多年。恩心觉得灵感是一时的,如果没抓住,过了最佳时机,作品的神韵就会差很多了,所以自己作画写字都喜欢一气呵成,不加一点停顿,当然也不喜欢被人打扰。

等画的墨迹稍干,恩心又提笔在旁边提上了前世另一个关于荷的经典诗句:‘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画名为《夏荷图》。盖上自己的印章,化名‘鹤舞’。当然恩心不会傻到用自己的真名,那不造成轰动才怪呢。不管自己愿不愿意,“贞恩心”三个字,已经在御新国家喻户晓了。

把画挂在墙上,来回走着,以各种角度来审视自己这幅作品。几个来回后,也不知道有哪些欠缺,这大概就是常人说的‘不知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的当局者迷吧。正巧这时逸冰进来叫自己吃午饭。

“逸冰,来帮我看看这幅画。”

“《夏荷图》?公子今天新作的?”

“嗯,一气呵成后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公子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此画多一笔嫌多,少一笔嫌少,这样刚刚好啊。”

“还有呢?”

“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堪比恩心娘娘的‘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总体来讲,《新荷图》和《夏荷图》不相仲伯。”

“你这话是不是太高看主子我拉?我怎能和林雅瑟、恩心娘娘相提并论呢?”

“《新荷图》我也是见过的,这些都是实话。但前者精雕细琢的功夫深些,主子的则是一气呵成更显流畅。”

“如果真想你所说的,那这幅画能卖价多少?”

“书画这种东西不好说,只是看人识不识货。有的作品一出世就名闻天下而有些好的作品直到很多年后才被世人所知。”

“说的有道理。不过主子我可不想等到很多年以后,要得就是现在。”

“公子有何打算?”

“你怎么知道我有想法?”

“主子不做没把握的事情,不是吗?”

“知我者,逸冰也。”

“明天你拿着这幅画,去城里最大的书画斋,但一定不要是篮家名下的。让店主把此画以一万两起价拍卖,以最高价卖出。并告诉书画斋的老板,事成之后,我和他一九分帐。”

“那书画斋的老板若不肯呢?”

“你告诉他,这是名家手笔。只要他把此画竞拍挂出,一定会有人买的。另外,还有银子赚他不会不肯的。”

“公子英明,那我明天就去办。”

“对了,到时候换个精美点的画筒,既然卖价那么高,包装也不能太寒酸。”

“是。”

恩心再回过头来,看了看那幅画。如果此前还有一些犹豫的话,现在则成竹在胸了。自己需要一桶金来拓展自己的视野。在这个世界上,有名有钱的话,那就事事好办了。很放心逸冰的办事能力,接下来就是静候佳音了。

某天吃过午饭,恩心去了荷塘。解下一边的小船,泛舟莲花深处。最近,莲蓬、菱角都被复生勤快的采了拿去换银子了。荷塘中间还被布置了鱼网,倒霉的入网之鱼在里面乱跳,做垂死挣扎。夏日午后的阳光有些炙热,但好在荷叶遮住了,下面难得一片清凉,躺在小船里不知不觉得就睡着了。

这边主子正在酣睡中,那边家里的三个人找人找得鸡飞狗跳,真是不让人省心的主啊。好在后来逸冰发现不见了小船,才想到,可能是进了荷塘。呼喊了半天没见人反应,又急了。众人顶着个大太阳,在偌大的荷塘了找了一圈,才让逸冰在一处荷叶茂盛的地方找到了还在睡梦中的主子,三人这才放下心里的大石头。

恩心一觉醒来,发现躺在自己卧房里。暗想,自己这么大个人了,被人搬来搬去的怎么都没有一点感觉呢?看样子睡的可有够沉的。看看外面都日落西山了,复生正在赶鸭子回棚呢。起来伸伸懒腰再擦把脸,就下了楼。

楼下,逸冰的房门敞着,往里一瞧,正一个人在那下棋呢。以往这种时侯,就说明那家伙有心事,才一个人在那对弈。秉着关心下属的职责,恩心走了进去,坐在他的对面,不声不响的和他下了起来。

今天很奇怪,以往神情淡定、雷打不动的某人,今天望着自己的眼神竟然有些闪躲。这让恩心有些奇怪,便随口问:

“逸冰今天有心事?”

“没有。”否认的太快,反而更坚定了恩心的想法。

“可是那副画的事情不是很顺利?”

“没有,公子料事如神。如今玄武城内都在议论这幅《夏荷图》,竞拍的事情也很顺利,现在价格已经上升到一万八千两了。把书画斋的老板乐的不行了。”

“哦?书画斋的老板不愿意现在脱手,是不是还想捞一笔?”

“那是当然,画的价格卖的越高,他的提成也越高啊。”

“奸商本能啊。看起来一切进行的都不错,那你为什么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

“有吗?”

“当然,还很明显。从我坐下开始到现在,你的棋已经走错三步了。这么低级的错误可不像你平时的作风。出了什么事?”

“不劳主子烦心。”

“不需要和我客气,如果我能帮的,我一定会尽力。当然就算帮不了我也会想办法帮忙。”

“多谢主子关心,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今天是我是怎么回到卧房的?”

“呃。。。。”

“怎么拉?支支吾吾的。有什么不好说的吗?”

“今天主子突然不见了,我们三人到处去找。最后发现主子在荷塘里睡着了。怕着凉,我就把您抱了回来。”

抱?恩心一听不知怎的脸有些发烧。突然,一个想法在脑子里闪现。

“你都发现了什么?”

“逸冰什么也没发现。”

“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这时逸冰闪躲的眼神,终于集中到恩心身上。可恩心还是看出来,他知道了。看出了自己女伴男装。但身份应该没猜出来,否则将会是另一番景象。既然,他说自己什么都没发现,那好,自己也就顺水推舟好了。

“既然什么都没发现,那就好。有时候,人要看的远,不要被眼前一点的意外遮住了眼,这对别人和自己都好。”

“是。”

“你输了。下次和我下棋还是聚精会神点好。虽然我一直想赢你,但不是在这种情况下。”

“逸冰明白,今天的情况不会再有下次。”

“那就好,不早了。去吃晚饭吧。”

“是,公子先请。”

恩心满意的看着逸冰,听刚才的语气,算是想明白了。恢复的也够快的,这就是和聪明人说话的好处,不需要很多,一点就通,而且见效快。虽然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过于残忍,但非常时期也只能如此了。

晚饭的时侯,复生就嚷嚷着今天上集市听来的见闻,主角竟然是自己的那幅画。

“公子,你说那画是不是金子做的啊,怎么那么值钱啊?不就一朵荷花吗,我们满塘都是。”

“复生今天也去书画斋看了?”

“那个地方哪是让我们这种人能去的地方。不过听街头巷尾的人说的罢了。”

“除了这还听到什么没?”

“咦?公子什么时侯对这种消息感兴趣拉?难不成公子也要花几万两银子去买那幅画?”

“只是问问行情。”

“听说目前出价最高的是玄武城主,叫价两万五千两。”

“玄武城主?逸冰,你知道他的底细吗?”

“玄武城主名苏睿,是个风雅之人。他也是林雅瑟的学生,还是和篮雪傲同期的。”

“林雅瑟真是桃李满天下啊,我都不知道,御新国还有哪些名人不是出自他门下。”

“人人都以拜其为荣,在御新国的地位很高。”

“那这个苏睿,为人如何?”

“能力有一些,口碑也不错。”

“老百姓的眼光是雪亮的,既然连他们都这样说,那应该不会差到哪去。逸冰,明天和我进趟城看看情况去。”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