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二十三章 风起鹤舞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291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第二天,恩心和逸冰来到城里,没有直奔书画斋而是先进茶楼探个虚实。

“玄武城最近可真够热闹的啊!刚走了皇帝现在又凭空冒出一幅万金难求的画来。”

“可不是嘛。听说城主出银两万五千两都不卖呢。”

“那是何方神圣啊,那么拽!”

“没办法,谁让别人有本事,就算天价也还不是照样有人买?”

“听说至今还没有人见过那位署名为‘鹤舞’的人呢。”

“是啊,还有人猜测可能就是泰斗林雅瑟。”

“林雅瑟不是有了一幅《新荷图》吗?”

“那他想把春夏秋冬凑齐了,你有意见啊?”

“意见道是没有,但我也看了那幅画,截然两种不同风格嘛。不像是出自一个人之手。”

“那你认为这位作者有可能是谁呢?”

“我仔细琢磨了一下,有点夏状元的风格。”

“当朝驸马夏文书?那他也没必要这样遮遮掩掩的吧。”

“我只是猜测,又没确定的说就是。”

“不过,听那书画斋的老板透露,画卖出之时也就是画者和大家见面的时侯。”

“真的?难怪最近价格抬的那么快!”

恩心不知道什么时侯给过书画斋的老板这样的承若,疑问的望了逸冰一眼,他也是一脸懵懂的摇摇头。看样子,这位老板为了扩大影响,真是什么噱头都用上了,也不计较后果。如果那时候自己还没现身,不知道他该如何收场。

小坐一会儿后,恩心和逸冰就来到了竞卖自己《夏荷图》的书画斋,慕名而来的人还真多,把整个书画斋挤了个水泄不通。无奈,只好荷逸冰两人挤在人堆里。

“老板,现在价格都抬到三万两了,你倒是卖还是不卖啊?给个痛快,不要吊大家的胃口啊。”

“呵呵,老朽也是为难呐!这画的主人没发话,我也不好擅自做决定。”

“那你去请教一下不就知道拉。”

“可我也没见过‘鹤舞’本人啊,好奇心可不比你们小。”

有人求画,当然也有人闹事。世上向来不缺少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

“什么破玩意啊!我看那,这画根本不值这么多钱,也不知道你们干嘛那么着迷。倾家荡产的挤破了头的想要。”

“就是,还大言不惭的敢和林雅瑟的大作相比,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一时讨伐声不绝于耳,情形顿时有些失控。更有过份者,拿了东西要往那幅画扔去,紧张的老板不知道该怎样处理。此时恩心也有些急了,如果再让自己做同水准的画实在有些难了,毕竟灵感是可遇不可求的。

正在这是,峰回路转,突然有人大喝一声在中途制止了。随着声音望去,只见一文人打扮三十五岁左右的人缓步走来。人堆立马自动让开一条路来。

书画斋老板赶忙迎上前去行礼道:“城主大人。”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声音宏亮不失威严。

“禀告大人,有些人故意闹事,想毁了这幅画。”

“哦?是谁吃饱了没事干?我的石场正缺人手呢,不知哪位有兴趣去体验一下啊?”

刚刚还人声鼎沸的书画斋顿时鸦雀无声。而那些高谈论阔的家伙们低着头,像腌了的大白菜。

“本城主今天在这里发话,以后谁再敢有意破坏这幅画,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有的是方法对付他。”说完望着店老板,说:“今天最高价是多少?”

“回城主,已经叫到三万两了。”

“那我再加一百两。”

“是。”

“这画的主人可有说什么时候才肯卖这幅画?”

“回城主的话,没有明说。只是让本店帮忙竞价,价最高者得之。”

“明明是个文人,却那么会算计。我是对他越来越好奇了。如果你有机会见到他,就帮本城主带个话,就说有意请他府上一坐。”

“是,小人一定带到。”

听了老板的保证,苏睿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一屋子的人在那面面相觑。

第二天,街头巷尾又出现了新的话题。

“听说了吗?那幅人人争相的《夏荷图》名画有主拉。”

“是啊,今天一早过去已经不在了。知道买画的人是谁吗?”

“听到一些消息。昨天城主制止了一帮差点破坏名画的人,还在三万两的基础上又添加了一百两。原本后来还有人有意再往上加的,却被书画斋的老板制止了。”

“为什么?不是谁出的价高就是谁的吗?”

“可那画的主人发话了,为感谢城主的救画之恩,就把画以三万零一百两卖给了城主。”

“咦?他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难道画的主人昨天也在现场。”

“好像是这样子的。”

“那后来呢?”

“昨天晚上那幅画就被书画斋老板送到城主府上。”

“那就是到了最后也没见到主人真面目喽?”

“不过倒是留下一句话给城主,白云深处水云间。”

“什么意思啊?”

“好像是给城主的暗语。”

“这些名人啊,做事总喜欢让人猜来猜去的。不过城主这次是交了好运了。”

“是啊,如果那幅画再挂几天,少说也值十万两,就这样低的价格送人,便宜了咱城主。看样子做好事也是有回报的啊。”

几人议论的有声有色,倒不知此画的作者就坐在他们隔壁。

“公子,连外人都看的出来此画的价值,你为什么那么早就出手呢?”

“就是知道此画的价值,三万多两相赠才显我的诚意。”

“公子有意结交城主?”

“有何不可?他人品不错,值得一交。”

“可知人知面不知心。”

“既然不知,那就试着去接触去了解。真遇知己,岂不美哉;若一时看走了眼,遇人不淑,那也没什么,就当一次教训。凡事都畏手畏脚的,是做不成大事的。”

“公子教训的是。”

“其实不用担心,除非那苏睿演技一流,否则难堵天下悠悠之口。”

“公子早就探了虚实?”

“嗯,茶楼里有很多的八卦可以听,有的也许是空穴来风,可有的确是无风不起浪。我来这里已经快一年了,很多事情也有了清楚的认识。现在风势正强,该是风起鹤舞之时了。”

逸冰望着对面的主子,突然发现,自己从未真正的了解过她。而她总是隔着一层纱,让别人似清非清的弄不明白。一直以为她是进城闲逛,没想到一切都是未雨绸缪。如此智慧,为何在世上不曾留名?

“逸冰,你说,那位城主何时能参透我话中的含义?”

“不知他会从那方面着手,若是从人名慢慢猜的话,那就需要些时日了。若从地名查的话,也颇有难度,毕竟我们水云间还没有入档呢。”

“那什么时候能入官档?我的名字你打算怎么上报啊?”

“玄武城的规矩,住够一年则需入档。公子想让我报什么名字?”

“一年?我们还差两个月呢。这足够城主大人找我们了,到时候就以‘鹤舞’命名吧。有城主担保,也不会有人怀疑。”

“遵命。”

“对了,书画斋老板那里怎么说?”

“当我告诉他,此画竞价到此为止的时候,那老板刚开始一脸的可惜。可后又听说让他送画到城主府上,就没再说什么了。按当初的约定给了卖价的一成,共计三千零一十两。事后还拜托我以后再有什么新作一定要挂在他的书画斋。”

“虽是个商人,但也懂得进退。不过下次还有没有这个机会我也很难说。”

“公子不大算作画了?”

“画是要作的,但不是自己非常满意的我不会拿出去竞价的。”

“公子对自己的要求很高。”

“这不是要求高,而是一种谨慎。人有时候会因为一幅作品而名扬天下,也会因为一幅作品身败名裂。方寸之间要拿捏得当。”

“逸冰今天受教颇深。”

“其实你很聪明,什么事情都一点就通。只是缺乏历练。我今天告诉你这些,只是希望以后你能真正的成长起来,为我分担。”

“逸冰一定不辱使命。”

“呵呵,你也不要整天那么紧崩着神经,给自己过高的压力,我希望大家能轻松的处事。性格天成,虽然这有些让你为难,但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你能在生活中不断的挖掘快乐,让自己人生幸福美满。”

见逸冰深深的望着自己,恩心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时气氛有些尴尬,只好端起茶杯掩饰。如果他什么都不知道,恩心可以自在的在他面前侃侃而谈。而今知道自己是个女儿身,难免会有一些不明言说的东西在彼此间流动。

转头望着窗外,白云悠悠。恩心很是期待和那位城主的邂逅呢。虽有一面之缘,却只是远远的一眼。那下次,会给自己带来意外的惊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