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二十四章 城主苏睿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20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至名画竞价事件之后,恩心就在自己的水云间静候佳音。闲暇的日子,练剑、采莲、涂鸦。

当然在带回几万两银票的时候,李叔、复生的眼珠子瞪的有多大,恩心现在还记忆犹新。他们在算着这要卖多少鸡鸭鹅才能攒够的时候,那崇拜之情真有如滔滔江河一发不可收拾。其实生活有他们也是挺有趣的,单纯的人自有可爱之处。

恩心一直觉得,不到半个月,那苏睿是不会那么快找到自己的。但世事难料,自己终是低估了他的能力,同时也庆幸自己棋逢对手没有看走眼。

话说,离自己给出暗语‘白云深处水云间’不过七天,苏睿就找上门了。那天自己正很有雅兴的在荷塘边的亭子里边弹边唱道:

大江大水天自高

眼睛该点亮了

人生得意莫言早

是非论断后人道

轻舟穿江两岸笑看山河绕

儿女情长梦醒又一朝

西北东南人间风波不少呀

平常心看待才好

谁负谁胜谁能一眼明了

浮云世事最难料

春夏秋冬世道有高低潮呀

计较太多人已老

何不共苦同欢尽心就好

人生就怕知己少

——来自《谈笑一生》

琴音刚落,就听旁边有人在拍手赞好。回过头,见一身篮袍的苏睿正站在自己身后。恩心有些惊讶,但仍不失礼仪的起身上前,作揖道:“不知苏城主大驾光临,鹤舞有失远迎。”

“鹤舞公子不必如此客气,莫怪苏某鲁莽登门才是。”

“城主说的哪里话,这可是让寒舍蓬荜生辉的好事,何来错怪之说?”说完请苏睿里面就座,让复生上茶。

“苏某仰慕鹤舞公子才学,今日有幸得以相见,果然人如其名,文才风liu、风度翩翩啊。”

“苏城主真是折刹鹤舞了,城主才是系出名门,名扬御新国啊。”

“呵呵,鹤舞公子你我一见如故,就不要太过于客气了,不知刚才所弹何曲?听着得意洒脱,难得得好意境啊!”

“过奖,只是闲来无事的即兴之作罢了,至于曲名,我叫它《谈笑一生》。”

“好一个谈笑一生,世人皆名利,难得鹤舞公子如此洒脱,看的开。”

“其实我也只是一个俗人,也会在乎一些虚名。不然何以高调的卖那幅画呢?”

“鹤舞公子如此年轻就才学出众,加以时日也定当会名扬天下。论潜质可与我朝第一佳公子夏文书一比。”

“夏文书?当朝的驸马爷?”

“是啊,连御新国眼高于顶的第一公主都对他青睐有加。”

“如果鹤舞没记错的话,苏城主和夏文书好像是师出同门吧?”

“惭愧,虽是同门,但终是比不上夏文书和篮雪傲啊。”

“大家所长不同,怎能相提并论呢?论文采和经商苏城主当然是比之不足,但若论治理地方,他们却望尘莫及。否则当今圣上也不会将御新国的第二大城让你来管理,这是一种对能力的肯定,不是吗?”

“听公子一席话真是茅塞顿开啊!苏某今年三十有二,不知公子今年年华几许啊?”

“鹤舞今年正好双十年华。”

“那以后我们就以兄弟相称,不知鹤舞公子觉得怎么?”

“那小弟在这就高攀的叫一声苏大哥了。”

“哈哈,真是爽快。那贤弟以后有什么需要苏某帮忙的地方,大哥我定当全力为之。”

“那小弟这里就先谢过大哥了。”

“诶,别谢那么早,等帮了忙再谢不迟啊。”

“为了纪念今天,小弟做东,请大哥今晚在这吃个便饭,你看怎样?”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这样甚好,我家的厨子虽比不上大哥府上的,但也有一手好厨艺,口味绝对地道。”

“既然你那么吹捧,我就拭目以待拉。不过说来,老弟的水云间别有一番风味啊,雅致的很。”

“如果大哥喜欢,常来便是。别的没有,这新鲜的蔬菜、鸡鸭鱼倒是天天有。”

“你呀,年纪轻轻的到是会享受。”

“不知大哥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嘿嘿,说来可巧。这玄武城内有大片水域的地方可不多,这个地方我曾经来过,只是那个时候还是一个小院子,不过如今已经有些庄园的规模了,你的速度可真快啊。”

“那也是借了大哥的地界啊。我看这会儿厨房该准备的差不多了,咱们饭厅吧?”

两人来到饭厅,苏睿一见种类繁多的菜式,尝了两口后,不禁脱口道:“鹤舞,你这厨子可比我府上的强多了,这菜做的绝对有御厨的水准。”

“大哥好品味,我这厨子虽是庄稼把式,但曾经确实出师于御厨门下。”

“老弟真是眼光独特啊。”

“大哥喜欢就好。”

“老弟这水云间颇具规模,为什么还没有入玄武城的官档呢?”

“小弟来此还不足一年,所以暂未入档。两月到期后还请大哥多多帮忙。”

“这话好说,老弟能常住于此,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不知老弟在来之前所居何处啊?”

“说来惭愧。小弟一直随家师隐居于林,不过问世事。直到一年多前家师去世,就一路游历至此了。”

“难怪老弟喜欢如此清净的地方。”

“也只是跟风,博个雅名罢了。大哥今天饭菜还满意吗?”

“那还用说,美味,美味的不得了。老哥我改天做东,请老弟去外面一聚,你看怎样?”

“鹤舞听大哥的安排。”

“那我就不客气了,择日不如撞日,那就明天吧。”

“明天?”

“对,明天玄武城内最大的青楼——清风阁的当家花魁献艺,那可是难得一遇的好事。大哥带你去喝个花酒,不要整天闷在这水云间里,人都傻了。”

“小弟实在没去过那种地方,不要闹了笑话才好。”

“有我在,谁敢笑你?况且去那里只是图个乐子,谁又会笑谁呢。”

“看样子,大哥经常光顾啊?”

“那可不,本人仰慕青莲姑娘已久,怎能让他人占了便宜去?”

“青莲?就是你刚刚说的那位花魁吗?”

“是啊,清高的一如天上的一弯明月。”

“在玄武城还有大哥得不到的女人吗?”

“强抢豪夺又有什么意义呢?感情还是两情相悦的好。付出的多才会显的弥足珍贵。”

“那大哥花万金买《夏荷图》只是为一博美人笑吗?”

“小弟此言诧异,美人是人人都爱,但佳作不是年年都有。不过实不相瞒,鹤舞的那幅《夏荷图》被我割爱赠与家师了。还望老弟莫怪。”

“既然画已被你买去了,那赠与谁也与我无关了。不过大哥放心,小弟明天一定会准时赴约,一睹青莲姑娘的风采。”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明天清风阁再把酒言欢,喝它个不醉不归。”

“小弟恭送大哥,大哥慢走。”

望着月下策马而去的苏睿,恩心一时不知该如何给他定位。回到屋内,李叔已经收拾完毕。复生在一旁见到自己进来,不解的问:“主子,我怎么觉得城主跟人们说得不一样啊?”

“有什么不一样啊?”

“明明是个文人打扮,却有着豪爽的性格,感觉表里不一。”

“呵呵,复生现在是越来越会观察了。”

“那还不是和主子学的。不过他一堂堂的城主,为什么把喝花酒说得那么天经地义啊?还大言不惭的说爱慕花魁,真是奇怪之极。”

“嗯,想的确实在理。逸冰,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回公子,总觉得此人心机颇深,今天他是有意为之,为了让公子撤下防线。至于爱慕花魁可能是半真半假。”

“那你认为明天我该怎样应付呢?”

“想来安排明天是为了让公子措手不及,不过公子也可以借题发挥。”

“怎么个借题发挥?”

“青莲。”

“这是个危险的游戏,你知道我不可为之。”

“就当演戏。”

“尽管这样会伤到别人的心?”

“非常时期非常办法。”

“可你低估了一个女人的报复力,特别是青楼女子,一旦她发起狠来可是你我都吃不消的。”

“那公子可有更好的办法?”

“暂时没有,不过兵来将挡,到时候随机应变吧。明天你和我一同前往,身份就是水云间的管事。”

“是。”

“他今天也是为了探个虚实,明天才是真枪实弹呐。你知道清风阁是谁的产业?”

“篮家的。”

“篮家?篮家的青楼不是叫霓虹楼吗?”

“没错,但这清风阁确是不久前篮雪傲来玄武城的时候收购的。”

“那楼内的管事岂不是都换成篮家的拉?”

“除了里面的姑娘,基本上都换了。”

“以前的老板是谁?”

“不知道,外界没人见过。”

“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苏睿进出清风阁过于频繁了。”

“对,也许他有可能就是清风阁的前任老板。只因自己身份特殊,为了掩人耳目才让好友篮雪傲接替管理。”

“什么?”

“篮家为了便于管理,其名下产业都是系列化的,像这种收购了还保持原名的例子还没有过。就算篮雪傲要变通,也不会怎么个变法,感觉和他的作风有些不搭调。”

“那岂不是苏睿在暗箱操作?”

“有可能那里是他的情报网点,一个那么大城市的主人,怎能不给自己埋点眼线呢。如果真如外在那么爽朗透彻,他很难坐倒这个位置。上次皇帝来巡,他做的滴水不漏,可见其手法了得。”

“这样的人岂不是很危险?公子还愿意结交吗?”

“他不算是最危险的,起码他不会把我怎样。”

“你是指?”

“他想拉拢我,意图很明显。不过我会先和他打打太极,不是谁都有资格和我结交的。明天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