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二十五章 清风阁轶事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31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第二天赴约的日子,恩心精心的装扮了一下自己。看起来既不会华贵又不会朴实,月白色长衫将恩心高窕的身材衬托的越发玉树临风了。

这一年半来,身高突飞猛长,已经由原来的一米六五长到一米七六了,这在前世都可以上T形台当模特了,可在现世却有些突兀了。好在现在自己男装打扮,不会怎么样。一旦恢复女装这样的身高就有些苦恼了。不过唯一庆幸的就是,到此为止不会再长了。因为恩心自己量过,两个月前是这么高,现在一毫米都没有变,想来是长到头了,接下来该横向发展了。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影像,真是有些夏文书的模样,难怪苏睿会那么说。想来两年的生活,自己不知不觉中将那两人身上的很多东西都潜移默化的刻在自己脑子里,如今被自己不经意的表现了出来,在很多的时候让自己受益良多。

拿了折扇下楼,见收拾妥当的逸冰已经在下面等自己了。不愧是世族出生,换了衣服,感觉立马出来了。和自己站在一起,不像管事,倒像是朋友。这半年逸冰也长了不少,个子和自己相当,但可以肯定将来一定比自己高。

两人出了门,骑上马就直奔清风阁。

停在清风阁门前,恩心有些纳闷。这不是青楼么?怎么优雅的像个书院。门前没有揽客的姑娘,很是安静。见二位前来,有一书童打扮的男孩过来,牵了两人的马,领着他们进了里面。豁然开朗的感觉,亭台楼阁一一俱全。看旁边,逸冰也是一脸惊讶的样子,两人互望了一眼,有些不知所谓。

来到大厅,嗬!人可真多,看来这青莲姑娘魅力不小啊,不知比之柳红杏怎样。和通报的人报了自己名字,只听清亮的声音道:

“水云间鹤舞公子到。”

话音刚落,齐刷刷的目光向这边射来,这种场景恩心太熟悉了,在单文镇可是不知领教过几回了,所以早已见怪不怪。

不慌不忙的走进大厅,环视了一下,然后彬彬行礼道:“在下鹤舞见过诸位。”

话音刚落就听苏睿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鹤舞老弟到拉。”

恩心转过头,见苏睿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看样子此人是个练家子,走路无声。两次都没让自己听出来。

“见过大哥。”

“老弟,来,让大哥给你介绍一下玄武城有头有脸的人物。”说着沿着座位给恩心一一介绍,恩心均有礼的打了招呼。大家可能看在苏睿的面子上也有可能对自己比较好奇,对自己的态度还是很热烙了。

等落座,恩心才开始仔细打量这个一楼大厅,很奢华,但不会显的俗气反而贵气逼人。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银子打造的。看样子,苏睿为了拉拢城里的有钱人真是花了不少心思啊。

抱歉的看了眼站在身后的逸冰,一身黑色的他笔直的站在那里,真像一塑雕像。

等到全部人员都到齐了,那位传说中的花魁才袅袅的从楼上下来,一身白衣,和柳红杏的艳丽不同,此人风姿卓越,貌如梨花。难怪苏睿大方的承认自己的爱慕。是男人都会陶醉于此吧,可惜今天水云间的两人例外,因为一个是冰块,一个是女人。

听着周围抽气声一片,恩心真觉得少见多怪,自己见到美男时也没这样失礼过啊。又望了眼青莲,却见她也在望着自己,便有礼的点头示意,然后自然的望向苏睿。只见他此时端着酒杯一眼含笑的望着花魁,恩心觉得不管怎样那种感情应该是真的。可惜青莲只是望了他一眼便转移了目光。好歹是自己的老板,也不能这样冷淡吧。还是二人演戏太好,明明很熟悉却装着如此?恩心有些不明白了。

接着很老套的歌舞表演,至于效果嘛,还可以吧。皇帝欣赏的水准自己都看过了,这还差一点,虽然花魁是不错。大概是自己的意兴阑珊太过于明显了,苏睿就在一边有些不高兴。恩心暗想,虽然你迷恋人家花魁,没道理让我也和你一样犯花痴吧,要犯也得找个美男什么的。

“老弟是否看不上今天的表演?青莲的美貌也入不了鹤舞公子的眼吗?”看吧,果然生气了,还怨气那么重。

“大哥说哪里的话啊?鹤舞一草莽野夫今天能一见青莲姑娘这天仙般的人真是三生有幸了。”

“那为何一副意兴阑珊的样子啊?”

恩心恨恨的想,好你一个苏睿,昨天还一副大哥的嘴脸,今天就想让我下不了台,算你狠。

“大哥看的如此投入,还要分心关照小弟的所好,真是让鹤舞感动。不过,今天托青莲姑娘的福,大家还是尽兴点好,不然浪费了这良辰美景岂不是可惜?”

“老弟说得在理。可要说尽兴,鹤舞公子琴艺超群,不如今天来献一曲可好?”

恩心彻底的有些怒了,自己看起来像出来卖的吗?

“呵呵,大哥说笑了。今天既然是青莲姑娘献艺的日子,怎能随便让他人喧宾夺主。”

“那我们就问问今天主人的意见好了。青莲,你觉得本主刚才的提议如何?”

“提议甚好,青莲也想一睹公子风采。”

你们两就在那一唱一和吧,原本对青莲还有些好感的恩心,彻底把她归纳为不受欢迎行列。

“青莲姑娘如此厚爱,鹤舞很是受宠若惊。不过自知水平有限,还是不要献丑的好。今天的主场还是交给青莲姑娘吧。”暗道,我都这样说了,你难道还要硬拉我上场不成?

苏睿眯着眼看了一下恩心,但也没说什么。就让青莲继续表演。接下来恩心不敢怠慢,强打着十二分精神全神贯注的观看表演。就这样,一帮人各怀心事的在那装模作样。

接下来是击鼓传花的游戏,输的人都要表演,最后的大赢家还可以向在座的任何一位提出一个要求,当然一定是合理范围的。

唉!这种幼儿园孩子玩的游戏到了这里竟然让一帮大人玩的不亦乐乎。恩心虽背地里诽谤一番,但表面还是装作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

游戏开始,先是一位大老板输了,表演了赋诗一首,那水平恩心不敢恭维,庆幸他还好是经商的,否则御新国的文坛将不知被他糟蹋成什么样子了。接下来一位是个文人,如果赋诗还好,竟然用那破嗓子乱吼,整的恩心以为他是从动物园出来的。

接下来乐此不疲的第二轮第三轮,好不容易捱到这最后一轮,恩心都快被茶毒的虚脱了。不过很不幸的是,精力不集中的恩心在这最后一轮里输了,还是唯一的一个。这次想跑都跑不掉了,无奈只好献上一曲。

走到琴边,专业的试了一下音质,嗯,是把好琴。然后坐下,随口唱道:

拈朵微笑的花

想一番人世变换

到头来输赢又何妨

日与月互消长

富与贵难久长

今早的容颜老于昨晚

眉间放一字宽

看一段人世风光

谁不是把悲喜在尝

海连天走不完

恩怨难计算

昨日非今日该忘

浪滔滔人渺渺青春鸟飞去了

纵然是千古风liu浪里摇

风潇潇人渺渺快意刀山中草

爱恨的百般滋味随风摇

——来自《两两相望》

唱完这曲,刚才糟糕的心情一扫而空,自信洒脱又回到了恩心的身上。抬眼望去,技压四座,每个人都用惊艳的目光望着自己。恩心毫不避讳,一一照单全收。然后自若的站起来,谦虚的行礼道:“鹤舞,这里献丑了。”

走回自己的座位,苏睿低声的说:

“你还真适合生活在万种瞩目之下啊。毫不怯场,落落大方。”

恩心也毫不客气的回道:“堂堂男子何必一副小女儿家姿态?”

“你伶牙俐齿的一点也不像外表那么温文尔雅。”

“苏城主也不似外表那般爽朗亲切。”

“我们是不是都该对彼此换个印象?”

“无所谓。”

“那么不在乎?”

“在乎与不在乎于我俩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我很看好你。”

“那谢谢赏识了。”

“你在生气?”

“为何生气?”

“我刚刚逼了你。”

“你在自我反省吗?”

“没有,只是在陈述事实。”

恩心没再理会他,端起酒杯小酌起来。不知道今天自己来这里到底有什么意义,难道只为唱一首歌?

今天最后的赢家是青莲,按照早先定下的规矩,她可以向在座某一位提一个要求。恩心希望那个人不是自己,但怕什么就来什么。还在祈祷,那位花魁就莲步轻移的来到了自己面前,恩心无语问苍天。

尽管一万个不愿意,但场面还是要走一下的。忙起身失礼:

“不知青莲姑娘有什么要求?鹤舞一定尽力满足。”

“公子不必过于拘谨,青莲仰慕公子才华,不知可否为青莲写首歌?”

“不知青莲姑娘想要一首什么样的歌?轻快的?柔情的?”

“能代表我心情的就好。”

“那我现在就为青莲姑娘做一曲吧,希望你能喜欢。”

红尘多可笑

痴情最无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

心却已无所扰

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醒时对人笑

梦中全忘掉

叹天黑得太早

来生难料

爱恨一笔勾销

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再冷不想逃

花再美也不想要

任我飘摇

天越高心越小

不问因果有多少

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

不求有人能明了

一身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

长夜漫漫不觉晓将快乐寻找

——来自《笑红尘》

恩心在唱完这首歌的时候,青莲已经在一旁泪流满面。只是一个青楼女子,身不由己。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就算心比天高又能怎样呢?肆意欢笑后,是否有着无奈的心酸。人群散去,回归各自的天伦,谁会在意这样一个女子。

最后留下词曲,心情有些低落的回了水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