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二十七章 云峰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25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自从阁中对之后,水云间的三人变得异常的忙碌。李叔和复生帮忙做板车、逸冰在招人,而我们的恩心则一个人悠哉的在城内闲逛。没办法,自己许诺过逸冰给他找个帮手的,可这都在城内晃了两天了,一个合适的都没遇上。真让恩心有些着急啊!

天气实在是太热,也没时间去茶楼了,干脆就在路边的茶铺子坐下,喝两碗大腕茶解解渴。这一碗还没下肚呢,就听几个小孩子的嚷嚷声:“没爹没妈,没人要得野种。”

顺着声音望去,看见几个小孩以多欺少,对着一个少年推推囔囔的。就好奇的问茶铺老板:

“老板,这是怎么回事啊?”

老板一副早见怪不怪的说:“这孩子爹妈死的早,天养的。所以这附近的一些坏孩子老是欺负他。”

恩心潜意识里认为那个孩子会被欺负的死死的,早忘了反抗了。可意外的是,他发狠的把别人的欺负都还了回去,虽然自己挂了彩,但那不服输的劲真是让恩心有些佩服。一个孤儿要想生活下去,只能这样保护自己吧。看衣着还算干净,应该不是乞丐。对于他的谋生恩心有些好奇。

走过去,拉起躺在地上的孩子,给他擦了擦嘴边的血,问:“每次都忍不住的还手吗?如果人再多些,你岂不是会被打死?”

用袖子擦了擦脸,甩开恩心的手,一脸的桀骜:“那也比窝囊的活着强。”

这样嚣张的小鬼,这样鲜活的生命力叫人止不住的羡慕呢。那样狂傲的我行我素,那样稍稍被人撩拨几下就敢挥出拳头,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管——不管当时的场合,也不管对方的人远远多于己方,更不管对方亮出明晃晃的刀片,而自己仅仅赤手空拳;只是凭着一腔热血勇往直冲,被侮辱了、被轻视了,都可以豁出性命不要也得讨出个公道来。

很傻吧,为那么点事值得吗?那些什么“宁折不弯”的浑话,都已经是几辈子之前的旧物了,现在早就不流行了!麻烦是能免则免的东西,所谓骨气也不是一硬硬到底的东西,它自然还带有转圜的余地,而暂时的卑躬屈膝更不代表一生一世的缩头乌龟……可为什么青嫩的小鬼就是不能明了呢?!非要较真非要争个头破血流——难道他不知道再争下去就会是你死我活了吗?!大概即使对他这么说了,他也只是撇撇嘴巴,说一句“那又怎样?”;大概就算是一命呜呼,他也会因为丁点的小事去找阎王判官拼命去吧?

这个小子的个性像个不定时炸弹,指不定那天突然爆炸,伤及无辜。但自己又不想任其自生自灭,索性就把他带回给复生作个伴吧。

“我叫鹤舞,住在城南的水云间,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就来找我吧。”

“我不会去的。”

“随你的便。你还是回家处理一下你的伤口吧,小心发炎。你还要留着力气养活自己呢”

说完,恩心头也不回的走了。这是个骄傲的孩子,但他没有逸冰的智慧,有的只是一身力气和那股不服输的劲。如果他来找自己,恩心会给他一个体面的生活方式,如果他死要面子不来,那么自己也无能为力了。

一天没什么收获的恩心有些疲倦的回到了水云间,李叔的板车已经做好了,逸冰的人也招的差不多了。离启程的日子还有五天,自己这边倒是有些落后了。

吃过晚饭,李叔急急忙忙的过来找自己,说是门外有一个少年指明来找鹤舞。恩心会心一笑,孺子可教也。

来到外院的客厅,见到白天的那位少年正站在那儿。衣服不似白天那么干净了,脸也有些脏,眼圈微红。

“你能找我,我很高兴。但你能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的家被烧了。”

看样子今天被他揍的小孩家里不忿气,把他的房子给烧了,反正一个孤儿又不能把他们怎么样。现在唯一守护的东西也没有了,难得没有自暴自弃。看样子他的优点不仅于此,还有待自己挖掘啊。

“别难过了,以后水云间就是你的家。你看李叔、复生、逸冰以前都是没家的人,现在在这里不都生活的挺好的吗?你今年多大了,叫什么?”

“我今年十四岁,父母过世的早,名字是我自己起的,叫云峰”

“九天之上云之峰,好名子!以后你就留在这里吧,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说,我不在,找他们三个中任何一位都行。”

“那我以后主要做些什么呢?”

“你以前有什么谋生的手艺吗?”

“以前一直跟着几个木匠师傅给人家打打家具、算算帐什么的,也给附近的人打打零工赚点家用。”

“你会算帐?读了几年书?”

“没怎么读过,不过打零工的有一家是个秀才,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我就让他教我认字,算是充当干活的费用。”

“嗯,很上进,那你就先充当水云间的帐房先生吧。平时这些都是逸冰在做,但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他会很忙,就没空监理了。就由你来负责吧,不懂就问。闲暇的时候顺便帮李叔、复生他们做些家务活。”

“是,谢谢鹤舞公子。”

“你还没吃晚饭吧?李叔,你去给云峰准备点吃的,复生你去收拾一间厢房,顺便再找两身换洗的衣服给他。明天带他熟悉一下水云间的事情。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待几个人出去后,逸冰倒了杯茶给恩心,恩心顺势就问:

“你觉得这个孩子怎么样?”

“不甘堕落,有点骨气。放在水云间正好。”

“那放在大的地方呢?”

“稍显鲁莽了点。”

“何以见得?”

“他身上的上,有一部分是别人打的,有一部分是打别人的时候留下的。”

“那就是留在家里做个小管事还好,但不要放在重要的位置上,是吗?”

“逸冰大意就是如此。”

“看样子我们都是想圈养而不是野放。这样也好,他可以替你分担些家里面的事情,你在外面也可以放心些。不过你还缺少一个能在外面替你分担的人,明天我再出去看看。”

“谢谢公子替逸冰如此着想。”

“如果可以,我希望把水云间的每个人身上的优点都挖出来为我所用,是不是有些贪心?”

“不,公子看的很远。”

“告诉我你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副手?”

“有些身手,办事俐洛。最主要的是可靠。”

“要求不是很高,但要自己用的顺手那可就有些难了,心腹的栽培过程是需要很长的磨合期的。就像你我一样。”

出了门,一如既往的沿着月下的荷塘散步,这已经是恩心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想着水云间的人会越来越多,也会越来越复杂,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那时候,自己会不会疲倦于这种智利角逐?突然有些怀念当初三人的生活,简单而又快乐。可是自己也明白世俗是容不下这样美满的生活的,在你没有一个强有力的保护伞的时候。既然把他们一一领回到了自己的羽翼之下,那就要对他们负责,这是责无旁贷的事情。

以后的日子除了扩张自己的版图,还要防止窝里斗,真是里里外外都伤脑筋的事情。真正的生活大概就是这样子的吧,前世被保护在一个院子里,没有机会也没有时间去体会这些,只是在字里行间读着生活的心酸无奈,那个时候的自己是渴望完完整整的体会一下生活的五味,而如今终于有机会了。人生百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等回到院子,发现逸冰原来住的那间小厢房的灯在亮着,想来,李叔把云峰安排了进去。踌躇了一下,还是走过去敲了敲门。云峰开了门,低着头恭敬的站在一边。梳洗干净换了衣服,身上的伤也上了药,感觉清爽很多。房间临近荷塘的窗子开着,大概自己刚才在荷塘边散步他也看见了吧。

“为什么总是低着头?地上有银子吗?”

“李叔说对公子要格外恭敬。”

“他这样教你的?这个李叔。行了,别再低着头了,我看着累得慌。”

等云峰抬起头,恩心才看清了他的长相。比复生清秀些,皮肤比较白净。看起来像个帐房先生,如果自己没见过他打人的那股狠劲的话。

“以后都是一家人,也不要太拘谨。我的水云间有些小产业,当然如果你有什么更好的生财的路子,也可以提出来。”

“我会做一些家具,还会一些雕刻手艺。”

“哦?这个主意倒是不错。有什么需要的工具先去帐房支点银子买几套,顺便教教李叔他们,李叔和复生都是闲不住的人。至于地方嘛,你们自己去屋后的空地去盖间木匠房。”

“是,云峰明天一早就去办。”

“不用那么急,你身上还有伤,再缓两天吧。天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那云峰送公子出去。”

“不用了,晚安吧。”

云峰关上们躺在床上,感觉像做梦一样。在此之前,还天天被人欺负,饥一餐饱一餐的。后来房子被烧了,云峰真的觉得自己一无所有了。好在茶铺的老板对自己说:

“孩子,别太灰心,还记得白天那个公子吗?你去找他吧,他一定会帮你的。”

云峰不知道茶铺老板怎么会那么肯定,但自己还是很没骨气的找来了。后来听李叔说完才知道,他们的主子很厉害,随便画一幅画就是几万两银子,在玄武城也是相当有名气的。现在自己成了帐房先生,公子还让自己负责做家具,以后自己的日子会越来越好吧。这样想着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当晚一夜的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