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二十九章 水云间逸事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0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没有了操心的事情,恩心这两天的日子过的异常的滋润。再过两天逸冰和翰笙就要去林坡镇实行建城大业了,这一去不知要多久才能回来,乘着现在大家都在,恩心决定办一个家庭派对,除了联络感情为两人饯行外,也想对过去的一年做个纪念。

李叔把地点安排在了荷塘边的莲香亭里,瓜果、美酒、佳肴一应俱全。傍晚的时候,忙碌了一天的人齐聚莲香亭。恩心望着这一路走来,因缘际会走到一起来的几个人,感慨良多。便站起来举起酒杯:

“来,为了纪念本公子入住水云间一年,也为了明天逸冰和翰笙的远行,更为了大家能有缘的聚在一起,干杯!”

一时,六个青花酒杯碰在了一起,拉开了晚宴的序幕。今晚没有主仆之分,没有所谓的男女之别,更没有金钱名利,一切只为了开心。猜拳、行酒,热闹的喧哗声飘满了整个夏夜的荷塘。

恩心端着酒杯,懒懒的坐在亭子的栏杆上,眯着微醉的眼,双腿很没形象的来回晃着。望着面前那几个自己的家仆,思绪飘回了叶栏镇,重新把这一年多的种种记忆在脑子里放映了一遍。这些都是自己的家人啊,虽然是自己给了他们容身之所,但他们也给了自己莫大的快乐。

一年,也许不会让普通人有多么大的变化,可是看着眼前的几个人:李叔没有了当初卑微的表情,复生开朗了很多,逸冰也渐渐放下周身的围墙,云峰不再像个小刺猬,最后来的翰笙也有了爽朗的笑声,看着大家这些变化,恩心觉得尽管自己这段日子没有成就什么大业,也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成绩,但看着他们,就觉得什么都是值得的。有什么能让一个心如死灰的人振作起来,脱胎换骨的快乐的活着更让人欣慰的呢?

刚和翰笙商量完明天行程的逸冰望着自己的主子,慵懒的靠在那里,一副飘飘欲仙的样子,虽然人还在那,不知思绪又飞到哪里去了。一直觉得自己离她很近,可这时候才发现其实她离自己很远,除了公事和身份,其余自己对她一无所知。她总是不远不近的站在那里,和你保持着特定的距离,这种行为有时候会让逸冰有些心痛。

翰笙看着逸冰对着自己的主子发呆,有些疑惑。这个鹤舞公子有些奇怪,对自己的人都很好,好的有些离谱,就像在对自己的家人一样。李叔的唠叨他会含笑的听着,有时候云峰的无礼他也会一笑了之,但有时候也会恶劣的欺负一下老实的复生,腹黑的逗一下一脸严肃的逸冰。这些在第一天的时候自己还真是有些不能接受,但是现在才没过两天,自己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他的感染力真是很强啊。明明一副弱不惊风的样子,可舞起剑来也是虎虎生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样的人物却不屑于在世留名,真是怪人一个。

思绪游历完毕的恩心,看着逸冰和翰笙都在望着自己,轻笑一声,朗声道:“今夜月色不错,逸冰陪我再练练剑吧,你这一走不知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今晚就再过一次瘾。”说完让复生去屋里给自己取剑。

就这样两人对练了起来,恩心的剑法还是飘逸,但快、狠、准做的已经很好了,不再是绣花枕头,而是货真价实的剑客。今天两人都没有客气,刀光剑影很是酣畅淋漓。待收了剑,恩心道:“我还差逸冰一点啊。”

“公子进步神速,让逸冰有些惭愧。”

“呵呵,翰笙你来舞一套鞭法吧,我喜欢的紧。”

虽软鞭是翰笙最善长的兵器,但刀枪剑戟都耍的有模有样,真是一个练武的奇才。黑色的软鞭舞得像长蛇一样,很是诡异,让人望而生畏。

到最后,复生强烈要求让主子唱一曲,这在外面,恩心绝对是要推辞的,但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对自己的人一向大方的过剩。

端着酒杯,踏着微熏的步子,唱道:

我颠颠又倒倒好比浪涛

有万种的委屈付之一笑

我一下低我一下高

摇摇晃晃不肯倒

酒里乾坤我最知道

江湖中闯名号从来不用刀

千斤的重担我一肩挑

不喊冤也不求饶

对情意我肯弯腰

醉中仙好汉一条

莫说狂狂人心存厚道

莫笑痴因痴心难找

莫怕醉醉过海阔天高

且狂且痴且醉趁年少(在今朝)

——来自《醉拳》

当苏睿带着青莲夜访水云间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幕。鹤舞公子我歌我狂的唱着,白衣在月下显的越发明显。

“鹤舞公子好雅兴啊,每次大哥我见到的都是歌舞升平的美事。”

恩心转过头,发现自己躲了好些日子的苏睿乘着夜色赶来了,还带着美娇娘。便调侃道:

“要说雅兴,还有比城主更甚者吗?美人相伴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老弟何来羡慕之说啊?要说美人,今天也是冲着老弟来得,我只是一个陪客而已。”

“哦?”

恩心晃晃荡荡的来到苏睿面前,醉眼望了旁边一眼,忙道:

“原来是青莲姑娘,鹤舞这相有礼了。”

“鹤舞公子不必多礼,看样子今天青莲打扰了公子的雅兴了,还望公子不要介意。”

恩心没说话,只是摇了摇有些发疼的脑袋,逸冰见此赶紧走了上来,扶住了她。对一旁的苏睿说:“苏城主,看样子我家公子喝醉了,我先送他回房,还请城主先去客厅喝杯茶。”

“不用了,既然你家公子喝醉了,你们就好好照顾他吧,我改天再过来问候。”说完带着青莲离开了。

逸冰让大伙收拾一下残局,自己扶着主子回了望月阁。关上门,将恩心轻放在床上。

“苏睿走了?”

“恩,说是过两天再来。公子今晚喝得有些多,要不要厨房准备点醒酒汤?”

“不用了,睡一觉就好了。明天你就和翰笙出门了,路上一切小心。”

“逸冰明白。夏驸马的结婚贺礼我已经准备妥当了,公子准备什么时候启程?”

“你们走后,再缓两天吧。”

“此去京城路途遥远,还望公子保重。”

“不要为我担心,我会照顾自己的。你忘了,从单文镇一路走来还不是我一个人。”

“今非昔比,京城有太多不安定的因素。”

“逸冰,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婆妈的。”说完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头。

昏昏沉沉间,突然觉得头上又多了一双手,抬眼望去,看见逸冰正在给自己按摩,手法温柔,很是舒服。恩心没有拒绝,也许真是醉了,也许只想享受这片刻的温暖。一时,房间很安静,气氛有些暧mei。

待酒劲上来得时候,恩心也慢慢的睡着了。逸冰停了下来,望着眼前睡得安详没有丝毫防备的人,有些无奈和沮丧。有些时候被人过份的信任也不是什么好事。轻声道:

“如果可以,自己真想陪你去京城,不让你一个人去面对。”

出了房门,楼下翰笙正站在那里。

“公子没事吧?”

“只是喝多了,这会儿已经睡着了。”

“他有心事?”

“他不是普通的人,肩上的胆子重一些也是正常的。”

“我能做些什么吗?”

“什么都不用做,有些事情还是需要他自己去面对去解决。我们能做的就是把他安排的事情圆满的完成,一解他后顾之忧。”

说完,拍拍翰笙的肩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翰笙回头望了眼主子的房间,低叹一声也回了自己房间。

在回程的苏睿的车厢里。

“城主,那位鹤舞公子什么底细?”

“青莲,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一点也查不出来,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青莲看他身上有股贵气,那是假装不了的。”

“嗯,我也发现了。所以只能断定他不是普通人。”

“不过他水云间的仆人都不简单的样子。”

“这些我查过了,都是有底细的,是他在路上随意买的。不过我很佩服他的眼光,看人很准。若没有一些阅历是达不到那种水平的。”

“可他明明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的样子。”

“可能曾经所处的环境很特殊。”

“城主想拉拢他?”

“是有这个打算,老师对他的才华很是赞扬。”

“他会接受吗?”

“如果他还想在玄武城混的话,就会。看他那样扩建水云间,应该一时半回不会离开。”

“怕是到时候和你打太极,不答应也不拒绝。”

“凭他的性子,倒是有这个可能。不过,他是聪明人,利弊之间还是很会权衡的。”

“那以后的日子可就热闹了。”

“棋逢对手,也是人生一大快事。我无聊的太久了,希望鹤舞不要让我失望,别一开始就败下阵来。”

“不怕自己会输吗?”

“人总是赢也会腻的,偶尔被打败一次也是不错的事情,我拭目以待。”

车窗外,起风了。青莲没再说什么,望了望天上,拉上了木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