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三章 素雅斋际遇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435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高高兴兴的和夏文书、李伯出了门,其实是好奇多一些。虽然来到这个时空已经一个多月,可这里的风土人情还是知道的少之又少。因为是军队,怕扰民,一路上露营比较多,就算是住驿站,也是偏僻的的很。初进单文镇就觉得格局很好,也很热闹,不过只是惊鸿一瞥,这是头一次有机会仔细的瞧瞧古代的样子。和现代的影视城不同,这可是真正的古代生活场景。身边的人熙熙攘攘,可能是快接近商货展,生意火爆,叫卖声不绝于耳。热闹的就像在那个世界最后一天逛的商业街。

恩心打量着周围,发现周围的人也在打量着她。疑惑的看着自己,一身的粉蓝衣裙,没什么不妥的地方。这还是当时将军看自己的衣服被血染的都看不出以前的颜色了,派人给自己买的,款式简单大方,衣料也不错。因为听说未成年的女孩对发型没什么特别要求,只要整洁就好,所以也就绑了丝带。出门的时候李伯、文书哥都没说什么呀。

好像能感觉到似的,夏文书慢悠悠的说:

“大家只是比较好奇罢了。”

“好奇?”

“你是将军带过来的,大家不知道你是怎样的尊贵。又不好意思过来打扰,只好偷偷的打量了。”

“尊贵?我只是普通家的女孩,家底是有些富足,不过如今也只是过眼云烟罢了。承蒙将军好心收留,谈不上尊贵。”

收回漫不经心的神情,夏文书低头看着仰着小脸的恩心,认真的说:

“有没有人说过,你的谈吐一点也不像普通人家的孩子,优雅有礼的道像是皇家的公主。”

不疑有它,恩心接过话茬,好奇地问:

“文书哥见过公主吗?”

“没有,只是听闻御新国的玉恬公主优雅贤淑举世无双。”

“举世无双?那该是怎样的倾国倾城啊!”

“既然世人皆仰之,说是倾国倾城倒也不为过。”

望着夏文书略有所思的样子,恩心没有再说什么。如果可以,才子佳人也是一段奇缘佳话吧。古代从来不缺少这样的楷模,不是么?

随着人群,慢慢的走着。小镇民风古朴,李伯在这呆了大半辈子,夏文书又是学堂的先生,沿途,不停地有人过来打招呼,顺便好奇的看恩心一眼,她也只好有礼的含笑点头。

女孩子家矜持,又是刚来,这样有礼大方的可不多,夏文书又是赞赏的看了恩心一眼。

路过文房四宝的商铺,恩心好奇的看了一眼。夏文书没有多问,就领着她走了进去。乘着老板和夏文书招呼的空档,恩心粗略的浏览了一下。突然,一幅画引起了她的注意。一副《新荷图》,就算不怎么懂画,也能看出意境的超脱。惊叹之余,“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就脱口而出。身后,一声惊呼将恩心拉回了现实,转身,发现夏文书、店铺老板还有另外两个不知名的书生都用惊讶的眼神望着自己。

恩心这番才醒悟过来,流传了千百年的佳句从自己这个十岁的孩子口中说出,没被吓倒就不错了,难得他们还算镇定。可是自己这样未必是好事,太过优秀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有时候会很麻烦的。

刚想找个借口开脱,老板边拍手边一脸兴奋的说:

“哎呀,小姐好文采啊!这幅《新荷图》挂在这里都快半年了,赞赏的人很多,可能题字的寥寥无几,题的如此出彩的小姐还是头一个。”

看着恩心并不惊讶只是疑问的表情,又赶紧补充说:

“这幅《新荷图》是大名鼎鼎的鸿雅书院掌舵人林雅瑟的得意之作,可遗憾的是一直想不出绝妙的诗句。因和我们大东家有些交情,就授意挂在我们素雅斋各分店展示,同时希望借天下文人墨客之笔画龙点睛。自从此画挂出后,被不计其数的文人观摩过,可惜一直都未能如意。半年前才转到单文镇的这个分店,不想今天小姐有妙笔生花之才,竟然一解林雅瑟先生多年的宿愿。”

听着掌柜虽有些夸张但不失真实的话,恩心着实有些懵了。虽然内心斗争激烈,可脸上仍然风轻云淡的。思前想后,只好缓步上前,对掌柜的说:

“掌柜的客气了,小孩子家随口之言怎能当真,况且此画意境高远岂是我辈能够高攀的起的。还望掌柜的不要再折刹于我了。”

谁知恩心越是推脱,别人越是认为其高深,你推我往的好不热闹。眼看天已不早,恩心有些心急了。只好求救的望着夏文书,心想林雅瑟好歹是他的老师,应该有解决的办法吧。意外的是,夏文书竟然装作没看见,低级趣味的望着她和掌柜打太极拳。李伯更是过份,一脸的骄傲,像是汝家有女初长成的老父亲。无奈之极,看样子,只能自救了。

退一步,含笑对掌柜的说:

“掌柜的,既然你那么推崇这两句诗,恩心就先在这里谢谢了。可这幅《新荷图》是林雅瑟先生的得意之作,还得请先生自己定夺才好,你说呢?”

掌柜的一听恩心有松口之意,也不再“苦苦相逼”,虽然这是天下文人挤破脑袋做梦都想要的好事。只好说:

“那就按恩心小姐的意思,我这就派人快马加鞭送信给林雅瑟先生,请先生定夺。”

听到这里恩心才暗暗松了一口气,心想,从这里到鸿雅书院就算快马加鞭来回也要十天半个月的,足够想对策了。况且人家老先生还不一定会采用呢。想到这里,就打算告辞走人。

“一切全凭掌柜的意思吧。我看天也不早,一会儿还要添置些日常用品,就不打搅掌柜的了,这下先行告辞了。”

抬腿刚打算走人,就听夏文书说:

“再等一会儿,既然来了就买套文房四宝吧。”

说完就让老板介绍。老实说,恩心对这些并不在行。前世虽然院长婆婆有教过毛笔字,但都是瓶装墨水,普通的很。相比之下,古人对笔墨纸砚可是非常讲究的,特别是夏文书这种又有才的文人。

等了半天,才看夏文书满意的让李伯付了银子打算走人。偷偷瞄了一眼,两个银锭子。二十两!还真是舍得,就算没有什么金钱概念,但就古代货币的换算来说,这些足够普通百姓家过好几年,奢侈!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恩心就知道,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里,自己没有什么可以用来生存的技能,尽管前生理论一大堆,可二十年的庭院生活、病弱的身体让自己根本没机会去实践。所以,不停的告诉自己要节俭,要学习、积累、实践。虽然一时留恋单文镇,但既然上天给了自己重新来过的机会,就要到处走走,前生没机会见的名山大川、亭台楼阁,在这里定要一饱眼福。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未来,很期待呢。

三人还没走到门口,就见掌柜的一脸谄媚走到恩心面前,双手奉上一支玉笛。恩心一看,浅浅的翡翠色,玉笛温润通透,还有一珍珠挂坠,想来不是凡品,又一脸疑问的望着掌柜的。掌柜的说:

“这玉笛是大当家留给此画题诗人的纪念品。”

纪念品?那是不是题诗的人都有啊。既然这样就不客气了,别说,自己还真的挺喜欢的。见识了掌柜的太极功夫,也不再客气,就有礼的收下。事后一行人出了门,都没见到掌柜的一脸狐狸的样子。

走在街上,恩心才算松了一口气。不过想到玉笛,就忍不住把玩起来。正在兴致中,夏文书温文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今天我算是沾了恩心的光。”

“啊?”

望着小丫头一头雾水的样子,夏文书轻笑道:

“你不知道吧,就这文房四宝的质量,少说也值上百两银子,可这掌柜的硬是半买半送。”

眼珠子一转,恩心大概猜到夏文书的意思。不过,秉着低调的原则,装傻道:

“那有什么奇怪的,文书哥是方圆百里有名的才子,又曾是鸿雅书院的头名。掌柜的惜才,白送你又怕你不收,只好这样半买半送喽。”

拍了拍恩心的头,夏文书颇有些哥哥范儿的说:

“丫头真会安慰哥哥。你大概不知道,这个掌柜原也是个风云人物。曾任鸿雅书院的先生,向来眼高于顶。后不知怎么去了素雅斋当掌柜的,就那脾气,讨价还价更是不可能。今天我也是头一回享受他的优待啊,老实说真是有些不习惯。”

恩心一听,心里咯噔,这单文镇还真是藏龙卧虎之地啊,随便一个人就大有来头。原先看这古朴,想借此熟悉一下环境顺便修身养性,没想到会是这般。哎,失算!

见小丫头不作声,以为是吓倒了,更是火上浇油的说:

“这还不算什么,你可知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吗?”

“什么?不是作为纪念品的笛子吗?”

“如果是普通的笛子也就算了,你看笛身的刻印。”

听这一说,恩心赶紧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刚才只是把玩,根本没注意还有什么刻印。虽然是繁体,还是被恩心念了出来:

“蓝。”

“对,就是蓝,御新国首富,蓝家的刻印。现在蓝家的大当家蓝雪傲很喜欢笛子,对自己欣赏的人多以玉笛相赠。”

恩心彻底的懵了,怎么又出现个什么首富。首富的概念,恩心是很清楚的。前世时候的福布斯排行榜多少人挤啊,可坐稳第一的又有谁呢。先是一品大将军、后是传说中文学泰斗、现在又是神秘的首富,自己到底都招惹了些什么人啊。

难道注定了这一世的艰难吗?我要平凡的生活!可这是君王至上的年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没有什么民主,一旦被卷入政治漩涡,那结局也就注定了凄凉。也许现在离开还来得及,毕竟自己才十岁,样貌随时会发生变化。接触的人也不多,抽身不会太难。原想等熟悉完环境后再离开的,现在看来已经没那么多时间,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看着恩心苦恼的小脸,夏文书觉得不能再逗她了,一会哭鼻子就不好了。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啊,虽然沉稳的不太像。(当然此时的夏公子没意识到自己十岁的时候也独立的可怕,更不像孩子。)想到这里,看旁边有卖糖葫芦的,就买了一串准备哄哄她。

恩心还沉浸在自己的逃跑计划里,忽然看到一串糖葫芦在面前晃来晃去。抬头一看,夏公子一副风流倜傥雅皮的望着自己。恩心觉得好笑,但为了不扫夏公子的面子,勉为其难的收下了。可这看在某人眼里,却想:总归是个孩子啊,一串糖葫芦就能破涕为笑。

一行三人各怀心事的继续逛街大业,后来陆陆续续的买了很多女孩子必备的绣品、梳妆台甚至还有胭脂水粉、珠宝银钗。文书公子的眼光不错,挑选的物品都很雅致,也很对恩心胃口。但虽说女孩家刺绣、梳妆是必备,可胭脂水粉会不会太早了?自己才十岁,等到能用的年龄,那些东西也过期的不能再用了吧。况且,自己也不喜欢在脸上画画。虽然理由充分,但人家公子和伯伯根本不理会,恨不得把整条街都搬回去。想来,两人都太独立了,难得有机会照顾人,那热乎劲简直就是一发不可收拾。

不过,也不知道一个教书的能有多少收入,看着这样花钱眼睛都不眨的样子,恩心真担心夏家入不敷出,有一天连稀饭都喝不上。后来恩心知道自己实在是多虑了,既然是有名的才子,那书画定是抢手货。按一字千金的说法,应该是很富裕。可又不明白了,既然收入如此可观,为什么还住茅草堂?难不成,也是学人家纪晓岚,只是图个风雅?

一路上胡思乱想,等李伯叫了自己的名字才发现已经到家了。送货的人把东西一一搬进屋子,还很服务周到的按位置摆放,走时还不忘千恩万谢,绝对是客户就是上帝的水准。

晚上,魂不守舍的走进自己的房间,恩心才惊讶的发现,简直就是整个焕然一新,根本想不到这只是茅草屋。如果不是从外面走进来的还以为是哪家小姐的闺房呢。精致的锈帐、屏风、梳妆台、衣柜、写字台、绣架、挂画,窗边竟然还有一架古筝,随手撩拨一下,古雅的氛围迎面扑来。眼睛有些湿润,没想到,短短的一天,夏文书和李伯就接纳并真心的把自己当作一家人。自己不怕苦、不怕委屈,最怕感动。别人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却想着怎么离开,真是有些不能原谅自己。这时贞恩心清楚地知道,自己犹豫了,不知贪恋这温馨的生活是好是坏。可私心的又自我安慰,自己才十岁,今天只是巧合,就算有个什么,谁能把一个孩子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