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三十章 才子佳人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逸冰和翰笙没走两天就立秋了,李叔他们也开始忙于荷塘的收获了。恩心交代了几句后,就策马去了京城,这一去就是一个月。

好久没有这样长途跋涉了,让恩心重温了一次风尘仆仆中浪迹天涯的感觉。这一路上也偶尔遇上一血不起眼的小毛贼,但都被恩心轻而易举的打发了。就这样马不停蹄,终于在六天后赶到了京城,这时候离夏文书中秋的婚礼还有大半月的时间。

这是恩心第一次踏入京城的土地,天子脚下,确实是不一般,别有一番太平盛世的繁华景象。寸土寸金的消费真是比玄武城高出太多。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恩心真正体会到了沧海一粟的渺小感觉,在玄武城的优越感在这里已不复存在。

恩心在客栈包了一间房,准备长住。大地方的客栈连小二都是傲气的很哪,打发的少了人家都看不上,真是郁闷。自嘲的想到:在这里也只有那些真正的大员才会享受到贵宾待遇,像自己这种没有功名的书生人家怎么会看的上眼呢。梳洗完毕,恩心决定出去走走,熟悉一下环境,不要到时候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迷路了,那就麻烦了。

沿着王府大街,看到了篮雪傲在京城的主宅,气派不凡。隔着一条街就是皇上赐给夏文书的新府。望着门前那大大的“夏府”两字,恩心很难与单文镇的“临溯斋”相提并论。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一心要飞黄腾达了,待遇真是差很多啊。悻悻的回了客栈,恩心连哭得心都有了。离开了单文镇,谁还会保持原来的样子?这外面的繁华诱惑是如此之多,在恩心还在原地等待留恋的时候,他们已经渐行渐远了。

接下来,恩心不停的流连于京城各大酒楼茶肆,去慢慢了解皇甫轩治理下的京城到底是什么样子。还是茶楼靠窗的位置,恩心望着外面,离皇帝嫁妹还有六天,京城就一副喜气洋洋、普天同庆的样子了。

“哎呀,这次皇帝嫁妹真是够热闹啊。”

“那是,一个是御新国第一公主,一个是大才子,天作之合,能不热闹吗?”

“是啊,羡刹旁人啊!”

“你听说没?皇上今年又娶了一个贵妃,还是户部尚书林芝菘的妹妹呢。”

“那恩心娘娘怎么办?”

“皇上哪个没有三宫六院的啊?况且这恩心小娘娘不还没成年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皇上最近频频娶亲还是有些过了。恩心娘娘明年就成年了,这样不太好。”

“那是皇家的事情,哪轮到咱们管呐。不过恩心娘娘再聪明,跟一群有心机的女人斗还是有些困难,况且她又没有什么背景,前途堪忧啊。”

“你说这夏文书好歹是她名义上的哥哥,这次结婚,也不知道小娘娘会不会来。”

“不敢肯定。”

“为什么?”

“我偷偷的跟你说啊,听说小娘娘失踪拉。”

“怎么可能?”

“是宫里传出来的消息,说是皇上一直在找呢?”

“那有消息了吗?”

“皇上最近又是娶亲又是嫁妹的恐怕还没时间找吧。”

“唉!这皇宫也不是什么人待的地方。”

听完隔壁人的议论,恩心真是有些好笑。自己都离开一年多了,消息才被传出来,这皇帝封锁消息的本事还真是厉害。

日子越来越临近了,明天就是夏文书的婚礼了。看着一旁逸冰准备的贺礼,想着明天该怎样应对。和几个月前玄武城的皇帝出巡不同,明天真的要近距离接触了。一年多了,自己长了个子,因为快成年,模样也变了一些。长期女伴男装的结果,让自己举手投足都没有了当年少女的娇憨,活脱脱的一个书生模样。放下头发,怎么也装不出妩媚来。莲步轻移早就忘的一干二净了。习惯了大步走路,习惯了谈笑风生,这样的自己他们还认得出来吗?

第二天,恩心起了个早。穿上早已准备的白色华袍,一副大家贵公子的模样。想来那个地方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让别人进的吧,毕竟是皇帝嫁妹。

来到夏府门前,真是奢侈!从大门到里面全部是上好的红地毯,大红的上好丝绸挂了满个府邸,喜庆的有些过头了。看见门前的家丁正在登记来宾姓名,恩心不知该报以什么名字为好,正愁着呢,见苏睿远远的过来了。计上心头,忙装着很熟的样子热烙的说:“哎呀,没想到那么巧,能碰上大哥。”

“咦?鹤舞老弟,今天也来道贺啊?”

“那可不,如此热闹的喜宴怎能错过。”

没报姓名就跟着苏睿轻松的走了进去,看样子这苏城主在京城也是名声响亮啊。沾了他的光,自己的座位不前不后,可以将婚礼现场看的清清楚楚。真正的大人物还没有到场,大家都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恩心见到了一身喜服的夏文书,春风得意很是俊朗,后面跟着的是一身紫袍的篮雪傲,见他巡视了一下到场的人,好像正准备寻找什么,还没来得及怎样,就被夏文书拉过去帮忙招呼客人了。接着是某一品大员某尚书某将军什么的,让恩心意外的是没见到陈军扬,大概是去边关了。最后登场的是皇上、林贵妃和林雅瑟。

恩心这是第一次看到皇帝身边有妃子陪伴,这位贵妃长得确实很美,以恩心一个女人的眼光来看也是给打了高分的。大概是长兄为父长嫂为母,今天是证婚人,所以让林贵妃陪同吧,而林雅瑟则代表夏文书的家长。由御新国最有名的两个人做证婚人,婚礼能不热闹吗?

可惜公主戴着红盖头,不过恩心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一定是一脸的幸福。这个女人真的是好命,能自己选择自己的如意郎君,最主要的两人还两情相悦。让同样身为女人的恩心都有些嫉妒了。

参加喜宴的人们一味的奉承,都快把皇上给捧到天上去了。而皇甫轩今天也兴致很高,和自己的臣子不拘礼节的君臣同乐。在场最不开心的大概就是篮雪傲了吧,一个人在那里喝着闷酒。把酒当水一样的猛灌,恩心在这边看着心都痛了。正如有首诗说的:正是为了爱才悄悄躲开,躲开的是身影,躲不开的确实那份默默的关怀。何必这样折磨自己呢?世上的女子千千万,偏偏你喜欢上的是皇上的女人。自己痛苦,别人也跟着痛苦。

夏文书下来敬酒了,来到自己这一桌的时候,恩心心情很平静,没有了先前的顾虑,大方的举起酒和同桌的人一起敬了夏文书一杯。待人走开,恩心发现,只要自己不说,彼此真的成了陌路了。

前面,林贵妃正细心体贴的帮皇上擦手,那样的温柔娴熟是恩心怎么都做不来的。恩心有些迷茫了,这样的自己真的适合呆在皇甫轩的身边吗?

终于要散场了,一群人恭敬的送走皇上,就三三五五的离开了。恩心没有那么急,因为篮雪傲喝醉了还趴在那里。等了一会儿,见篮府来人接他了,恩心才起身离开。可巧的是在门口又和篮雪傲一行人碰到了,可能是实在喝得太多了,连路都走不了。一群家丁在那边忙着把马车拉过来,篮雪傲一个人靠在墙边。恩心见他快站不住了,就忙过去搀扶一把。而他就顺势的躺在了恩心的怀里。现在自己只比他矮一点点,搂着这样一个人也不显的突兀。这一年多,他过的不开心吧,脸上没有了往日的神采,连喝醉了也紧皱着眉头,忍不住用手轻轻抚平,却惊醒了那人,睁着朦胧的眼睛望着自己,口中喃喃道:“恩心?”恩心有些害怕了,好在这时一群家丁接过了他,扶上了马车,回头还不忘千恩万谢。

望着马车远去,恩心也一个人徒步的回了客栈。已经很晚了,路上,很冷清,一个人走在这冷清的夜里,秋天的晚风有些凉,和自己的心一样。

恩心突然想回水云间了。想着李叔可口的饭菜,想着复生有些傻气的样子,想着云峰偶尔臭屁的样子,想着翰笙担忧的样子,还有不论什么时候回头都能见到的逸冰的身影。这里不属于自己,唯一一个爱自己的人却被自己害的那么痛苦。黑夜,一个白色的身影显的那么单薄和无助。

回到客栈,已过了掌灯的时间。不理会小二一脸的不耐烦,径直进了自己的房间。收拾了一下行礼,想着,明天就回家吧。以后京城从此与自己无关了,这一走算是彻底的告别了。从此没有贞恩心,只有鹤舞公子。只是,篮雪傲,对不起了。

人说:爱情就像杯子里的茶水,刚沏上的时候,颜色翠绿,味道香浓,让人不忍放手。换过几次水之后,就会发现,味道越来越淡,最后会毫不犹豫地到了去,明天又换上不同的茶。篮雪傲,但愿你能早点想明白,然后换上一杯新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