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三十一章 生财之道及逸冰归来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40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第二天一早,恩心头也不回的策马离开了京城。没了来时的紧迫,这回家的路显的格外轻松。

待自己回到水云间,李叔、复生和云峰见到自己都激动的差点哭了。这回恩心没有再取笑他们,安慰了两句,就回屋梳洗去了。唉!还是自己家里好啊,不管是躺着还是睡着都是自在的不得了。把自己从京城带的小礼物给几人分了一下,恩心就打算睡个昏天暗地的。

第二天一早在公鸡的打鸣声中醒来,恩心有着从未有过的满足感。梳洗完毕来到饭厅,看着满桌自己喜欢的食物,毫不客气的猛剁,看的一旁的复生以为自己的主子一个月没吃东西了呢?于是就好奇的问:

“主子,你这是去参加婚宴,又不是赈灾,怎么把你饿成这个样子啊?”

“唉!一言难尽啊。这说是婚宴,还不如说是皇帝的个人秀,大家都在那吹捧,哪有功夫吃东西啊。再说那厨子手艺也不如李叔啊。”

“不对呀,皇帝嫁妹,抄刀的可都是御厨唉。”

“御厨怎么拉,都是死板硬套的做法,哪有我们水云间别具一格。”

看着复生似懂非懂的傻样,恩心顿觉心情超好。接着问一旁的云峰:

“云峰,你最近的家具生意怎么样啊?”

“启禀公子,最近都忙着荷塘的事情了,后来打了几套,不过卖的不错。”

“你的客户群都是些什么人啊?”

“普通的家庭啊。”

“笨!普通的家庭能挣多少钱啊?况且他们赚钱也不容易,我们也不好给价啊。要做就做的奢华一点,卖给有钱人,这样咱们宰的也不心疼。懂了吗?”

一旁的复生和李叔听着连连点头,举双手支持,云峰也觉得主意不错。

“李叔,今年荷塘的收成怎样啊?”

“比去年少了一些。不过今年的菜地和屋后的家禽猪肉卖的还不错。”

“你们平时都把这些东西卖给谁拉?”

“按公子的说法卖给各大酒楼了。还别说,我们水云间现在城内颇有名气呢。酒楼都喜欢我们的东西。我们也很轻松,这可沾了公子的光呢。”

“是吗?云峰,你算算,我们这些加起来现在收了多少银子?”

“从年初到现在,去了成本,赚了纹银四百二十两。”

“那你的家具做起来,到年底总共能赚多少?”

“下半年主要收入是肉蛋和家具,如果按公子做奢华家具的话,大概能赚够一千两银子。”

“这么少啊!”

旁边三人看自家主子还嫌少,都一脸的黑线。

“云峰,你们平时都把家具卖到哪个家具行啊?”

“就是进城的第一家。”

“我记得那家的装饰不怎么样,寒酸。改天你换一家高档点的,做一些精美奢华的家具,按照我当初卖《夏荷图》的方法,卖它个天价。”

“啊?可公子的画确实是世上少有,而我的手艺还是差了一些的。”

“不用担心,你只管买些好材料和漆,图样我会画给你们的,但要保证雕刻功夫好。我要让我水云间出的东西个个都是精品、独一无二。”

三人又是一脸崇拜的望着自己的主子,让恩心很是受用。

吃过早饭,三人都忙碌去了。恩心回到书房,看着书桌上逸冰写来的信,看来一切都很顺利。虽然信上没说,恩心还是知道,以曲曲一万两银子去建一座城池,是困难了些。自己手上现在还有两万多两银子,也大概是杯水车薪。当务之急,就是要赚钱。虽说要卖天价家具,自己还是要想些物有所值的点子,让别人心甘情愿的花大钱来买。另外,自己的字画也是不错的生财之道。

铺开图纸,回忆着自己在这个世界见到的各种家具。有篮雪傲别院奢华款式的,有夏文书临溯居朴雅风格的,有宴会上贵气不凡的,还有前世网上卖价数十万的红木家私,种种款式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不知该怎样下笔。

突然想到前世包装精美的礼品,这些礼品一般很少自己买来用,都是花了大价钱去送礼的。时代不同,腐败却无处不在的。自己也许可以以此为突破口,做一些昂贵的家私。这样想着,大笔一挥,一款不凡的家私就跃然纸上,还是一整套的。画笔细腻的连花纹都清清楚楚。叫来云峰,将图纸给他。让他无论如何在一个月内给自己赶制出来。

接下来在等待中度过,窗外秋雨绵绵,荷塘败落的叶子无精打采的躇在那里。恩心灵感突现,赶忙铺上纸,深呼一口气,挥洒起来。一柱香的时间后,一幅《秋荷图》跃然纸上。旁边题诗曰:

竹坞无尘水槛清,

相思迢递隔重城。

秋阴不散霜飞晚,

留得枯荷听雨声。

(注:此诗来自于李商隐的《宿骆氏亭寄怀崔雍崔兖》)

然后盖上‘鹤舞’的印章,晾干,挂起,满意的来回欣赏起来。可惜少了逸冰的点评,不知道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家具做好了,准备上漆。云峰来请恩心过去点评一下。来到屋后的大木屋,入眼的就是已经做好的整套家具,走近一瞧,真是费了不少功夫,那纹路雕刻的一点木屑都看不出来,刀功真厉害。看着云峰调好的红漆,刷在木板上的效果,深红中透着亮光。不错,点头让云峰开始上漆。第一层后效果就有些显现出来了,接着第二层,第三层,越到最后,光泽度越好,待大功告成就等着风干了。

等过了几天,恩心再去看的时候,一整套家具已经摆放整齐的在那等着自己检阅了。感觉很好,当初的设想效果都达到了,接下来就等着识货的人掏银子了。不过在此之前,自己要打一下广告才行。

让云峰给自己刚作的《秋荷图》拿到上次竞卖的书画斋,以相同的方法竞价。不出所料,此画刚一挂出,又是掀起轩然大波,顿时满城的街头巷尾都在议论。由复生每次赶集带回来的消息,可以肯定广告效果不错,自己的家私可以出手了。

到了城里最大最高档的的家私行,不小心透露了一下自己有一套得意之作想要出手,老板一听,人前人后的跟着自己,求着自己把那套家私放在自己的铺子里。恩心实在没办法,最后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但条件也是必须竞价卖出。老板服务周到的派了几个大货车宝贝似的小心翼翼的拉去了自己的铺子,放在了最好的位置,打出了鹤舞的旗子,一时之间,玄武城内出现了两件奢侈品,而作者都是鹤舞公子。

从此不管外面怎样的沸沸扬扬,恩心只是在自己的水云间喝茶、弹琴、舞剑。当然经常也有不少商家来自家门前寻宝,都让云峰客气的打发了。再又送走了一批人后,云峰很是无奈的来到恩心的书房。

“主子,外面都快炸开了锅了,你倒好,一个人躲在这里喝茶,跟个没事人似的。”

“能有什么事啊?我就等着收银子就好,管他们怎么折腾呢。”

“现在你的那幅画已经叫价五万两了,那个苏城主还是一门心思的想要,但这次我看是没希望了。”

“为什么啊?”

“那些买家抬价都不长眼的,还有很多京城里来得,才不管什么城主呢。”

“那岂不是很好,我要赚翻了。家具那边怎么样啊?”

“也是人满为患啊,现叫价到两万两。”

“你说着两样东西,公子我能赚多少钱?”

“保守估计在十万两左右。”

“有点少。那套家私我可是花了不少功夫的,那种款式目前御新国还没有。放眼真个大陆都是仅此一家,绝无分号。那套图纸一会拿去烧了。”

“什么?那多可惜啊!”

“没什么可惜的,我卖的就是独一无二。把这句话带给那个老板,让他自己掂量一下。”

“是,公子。”

真是有些怀念逸冰在的日子,说不定能给自己一些好的建议。不好啊,自己有些依赖他了。人们常说,说曹操曹操到,还真不是说假的。下午的时候,就见到风尘仆仆的逸冰站在自己的面前,一脸的灰尘掩不住看见自己的喜悦,恩心有种想走上前抱住他的冲动,但被理智制止了。两人就着样,隔着五步的距离两两相望着。

晚饭的桌上很热闹,李叔又是忙着烧了一桌子好菜。逸冰瘦了些,但还是很精神。晚饭也吃的很多,乐得李叔在一旁拼命的夹菜。

饭后,恩心书房,两人在对弈。

“逸冰,最近瘦了不少,那边很辛苦吧?”

“还好,一切都按照公子的设想在顺利的进行,现在一切已步入轨道,翰笙在那边督建,我就先回来看看大家。”

“银子现在还有吗?不用太苛刻。公子我现在又想到了生财之道,咱们有钱了。”

“我听云峰说了,公子真有办法。那么短的时间内又把玄武城沸腾了。”

“我也就适合呆在这个地方。去了一趟京城被打击了,在那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感觉真是渺小。”

“事情办的不是很顺利吗?”

“很顺利,只是见到了老熟人有些感慨罢了。突然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了。其实皇帝缺个女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如果公子能如此想也是好的,毕竟背负太多会有些辛苦。若是能开心,放弃贞恩心三个字又如何?”

“就像你放弃过去从头来过一样吗?”

“公子能做到吗?”

“不好说,你曾说过,皇帝和皇后有时候是老百姓的信仰。如果随着时间推移,这个信仰淡去了,一切还好说;反之,一切就有些麻烦了。皇上也是懂得这个道理的,这就是尽管他喜欢别的女人,却让我为皇后的原因。”

“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呢?你只是一个人,没必要为天下着想那么多。如果一个国家只能靠牺牲一个女人的幸福才可以的话,我看那个皇帝也不要做了。”

“不要那么激动。一切尚未有定论,那个皇帝不是个草包,我希望有一天他能想明白这一点。”

“如果他一直想不明白呢?”

“我会让他想明白的,不惜一切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