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三十二章 篮雪傲的心思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24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在逸冰休息两天后,恩心让他陪自己进城看一下自己的两件得意之作。

那幅《秋荷图》已经叫价到七万两,可家私才叫价三万,提升的速度有些慢啊。人们都舍得花那么多的银子去买幅字画收藏,却舍不得花点银子让自己享受,真是奇怪的有钱人,和前世的价值观差很多啊。不过能有十万两银子也是不错的,这得一个普通的商人奋斗多久才赚得回来啊。心下这样想着,也就平衡了。

待自己刚回到水云间,一杯茶还没喝到嘴呢,就见书画斋的小二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了。说是一京城的商人出价十五万两买了自己的那幅《秋荷图》,但前提条件是要见鹤舞公子一面。这消息也太劲爆了,恩心本来已经做好拿十万两的准备了,好家伙这一件就打破了记录,有银子不赚是傻子,不就见一面嘛,又不会掉一块肉。如此想着,就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仪表,随着小二进了城。当然,贪心是要付出代价的。

来到书画斋,老板见到自己,连忙迎了出来。进了门,竟然看见苏睿热烙的朝自己走来。

“苏城主,大手笔啊。竟然花如此价格买小弟的这幅《秋荷图》。”

“小老弟不要言之过早啊,要说这次买家可不是我,我哪里有那么大的身家?上次的《夏荷图》还是老弟有意相赠,才让我占了便宜啊。”

“那不知这次的买家是?”

“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说完,转过身,对身后的人道:“雪傲,这就是我常和你提起的鹤舞公子,也是那幅《夏荷图》和这《秋荷图》的作者。”

恩心在苏睿转过身的刹那,感觉自己的血液瞬间凝固了。篮雪傲正端着茶杯坐在苏睿身后的那张客椅上,此刻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眼里有惊喜也有恨。恩心知道,自己这次再也不会有机会幸运的躲过这一劫了。

两人对一旁苏睿的喋喋不休充耳不闻,就这样望着彼此。后来还是恩心打破僵局,走上前去作揖道:“篮大老板,好久不见,最近安好?”

话刚说完,就见一旁的苏睿一脸茫然的看着两人,道:“感情我介绍了半天,你们竟然认识?”

“是啊,鹤舞早些年和篮大老板有些交情,不过后来有好些日子没见了。”

“鹤舞公子,现在过的有滋有润的,如果不是篮某今天拜访,大概都不记得篮某是何人了吧?”

“篮大老板说的过于严重了,鹤舞也只是在玄武城安家没多久,只是还没来得及告知而已。”

“既然这样,那我们可要好好培养一下感情,不然又要生疏了。听说鹤舞的水云间很是雅致,能不能让篮某在那里住个几天?”

“那有什么不可以,别是几天,几十天也没问题啊。”

“那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接着两人告辞了苏睿,佯装感情深厚的一同离开去了恩心的水云间。

回去的路上,两人策马追逐。一前一后,都没有说一句话。

到了水云间,吩咐李叔在自己的院子收拾一件上等的厢房后,就带着篮雪傲来到了自己的望月阁书房。

关上门,不再伪装,瘫在一旁的躺椅上,有气无力的问:“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知道吗?自从你离开后,我拼命的扩张生意,满大陆的找你,三个国家你以前说过的有可能的地名都找过了,可没想到,你却在离我那么近的地方。从你的《夏荷图》开始,我就开始注意了,只是真正确定还是上次夏文书的婚礼上,你搀扶我的时侯。”

“那时候你不是喝醉了吗?”

“你不知道吗?很多人虽然醉了,但脑子却非常清醒。”

“今天见到了,有什么感想吗?是不是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

“原本看到你留下的那封信我恨不得吃了你,但找了那么久也没有消息,我有些急了,也不再那么恨你了,就是希望老天让自己赶快找到你。”

“你有何必如此呢?把自己折磨成那样,你是纯粹想让我内疚吗?”

“是,就是要你内疚。凭什么我那么痛苦,你却在这里享受生活?”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直到吃晚饭的时侯。晚饭,恩心破天荒没有和大家一起,而是让李叔单独做了些饭菜放在了望月阁楼下的偏厅里。

“恩心,你的厨子手艺不错,赶上皇上的御厨了。”

“吃过的人都这么说。”

“虽然一人在外,你也不会亏待自己啊。”

“生活就应该学会适时的享受,哪像有些傻瓜宁愿吊死在一棵树上,忘了还有整片森林。”

“你怎知道他是傻呢?只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晚饭后,一起下盘棋?”

“好,让我见识一下,你这一年多进步的怎样了。”

“一定让你刮目相看。”

“你确定你的牛皮没有被自己吹破?”

“牛皮?能厚过你的脸皮吗?”

“小丫头个子渐长,嘴皮子也磨练的有够水准了。”

“和你相比如何?”

“还欠些火候。”

饭后书房的棋盘边,一局过后。

“篮雪傲,你输了。”

“你的成长速度真没让我失望。恩心,假以时日如果你愿意的话,御新国将会是另一番景象。”

“这话太高看我了,我只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国家大事不在我的兴趣范围之内。”

“那岂不是可惜了?”

“有什么可惜的。你也是能力卓越之人,也不是只愿意沉沦商海还不愿意接触政治吗?”

再过两局后。

“恩心,你连输两局。”

“甘拜下风,输在你的手里我一点也不觉得丢脸。”

“哦?这算是高看我吗?”

“难道你这首富是当假的吗?”

“那道不是,只是你认输的太干脆我有些不适应。”

“人还是识时务点为好。”

篮雪傲看了眼懒懒的躺在椅子里的恩心,雪白的衣在烛光的映照下散发着温和的光,整个人看起来像只波斯猫。忍不住探身上前,拔了她的簪子,由着一头黑发流泻下来,衬着白白的皮肤,嘴唇有着淡淡的光泽,竟然有着一丝的风情。

待恩心回过神来的时侯,发现自己面前一张放大了的篮雪傲的脸,接着是唇上软软的触感,还有点淡淡的晚饭时清酒的味道,恩心有些晕了。

等到自己再六神归位的时侯,篮雪傲已经离开了。留下自己一个人傻傻的坐在那里。刚才自己没有推开,没有拒绝甚至还有些陶醉,自己一定是疯了。

发簪被篮雪傲拿走了,披头散发的恩心,来到自己的卧房拿起另一支簪子,准备挽起自己的头发,望着镜子,里那张脸色潮红的人是自己吗?那眼神竟然还有些妩媚。这就是传说中万能的化妆品,爱情吗?

一个人躺在床上,恩心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不知道明天该如何去面对那人。殊不知,当晚,篮雪傲像只偷了腥的猫,一晚好梦。

第二天,恩心踌躇了半天还是开门走了出去,楼下篮雪傲正在练剑。索性拿起自己的剑走下楼去,与他对练了起来。想着昨晚自己被这只狐狸偷袭,恩心更是毫不客气起来。待两人收起剑的时侯都有些气喘吁吁。

“恩心的剑法好有杀伤力啊?看样子也是花了不少功夫啊。不过这样很好,对练起来比较过瘾。”

“没办法,人在江湖飘,那点花拳绣腿那行啊。不过,没想到,你的剑法还有藏私的地方啊,刚才很多招式以前你可没教过我。”

“冤枉,那是你自己离开了,我还没来得及教你而已。想学吗?现在也来的急哦。”

“我是不会客气了。可问题是,篮大老板的生意不做了吗?”

“生意当然是要做的,但忙了一年多了,还不让我休息一段时间吗?况且,如果什么都让老板事事亲历亲为的话,那我花钱雇人是来干什么吃的?”

恩心郁闷的望着一脸狂傲的狐狸,之前怎会觉得他可怜呢。一定是当晚的月色太好,都是月亮惹得祸。

就这样,蓝狐狸一住就是半个月,天天和恩心二人下棋、弹琴、舞剑,偶尔吃下恩心的豆腐,占点小便宜,日子过的好不快活。直到京城的十万火急把他召了回去。

临走之时,望月阁的书房。

“雪傲,在你走之前,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说吧。别说一件,十件都没问题。”

“我的行踪现在也只有你知道,我不管以后会不会被其他人发现,但在此之前希望你能替我保密。”

“这个没问题,只是需要收点保密费。”

“保密费?我这水云间全部家当加到一起还不如你篮家的九牛一毛。”

“要得不是实物,是这个。”

说完,不等恩心有所反应,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狠狠的吻了下去,没有之前的蜻蜓点水,而是深深的舌吻。直到恩心有些喘不过气,才放开她的唇。

“恩心,听着,今天的话我只说一次,希望你能明白记住了。喜欢你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你也不要因为不能给我回应而有所内疚。就算有一天因为皇命不得不进宫,那时候也许会有些痛苦,但我甘之若醴。只要能看到你,就这样很好,所以不要再试图离开,那样我还会天涯海角的找到你。”

说完,放开恩心,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站在阁楼的窗前,看着篮雪傲翻身上马,策马离去,恩心止不住的泪流满面,心想,自己何德何能让这样的男子爱着。

知道身后,逸冰就站在那里。恩心没有回头,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这种只有恋爱中女人才有的伤感的样子。就这样站着,直到天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