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三十五章 圣前失礼,软禁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0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一曲弹罢,恩心站了起来,施了一礼,对皇上说:“不愧是如雷贯耳的鸣凤琴,琴音美妙之极。皇上得此珍宝,真是好福气啊!”

“若鹤舞公子喜欢,朕就割爱于你,你认为如何?”此言一出,立马引起几个臣子的议论。恩心哀叹,这不是明摆着把自己推dao了风口浪尖上吗?也不知道这皇帝在打什么鬼主意。

“有道是,君子不夺人所爱,况且,御新国的人都知道此琴已是皇上的一部分了,怎能轻易赠与他人?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昔日有人宝剑赠英雄传为美谈,今天朕就不能宝琴赠英雄吗?”

“宝剑赠英雄,那是皇上是真正的英雄,担当了此名,而鹤舞只是一泛泛之辈担当不起‘英雄’二字。”

“那什么样的人才能担当‘英雄’二字呢?”

“能修身、齐家、治国、以平天下者。”

“鹤舞,你有这个本事,我想把你留在身边,你可有意见?”

“我可以拒绝吗?”

“为什么?我不认为你视名利为粪土,不然你不会如此高调的卖自己的画。”

“鹤舞当然不会那么清高,我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毕竟如此肆意的生活不是年年都有机会享受到的。皇上身边贤臣何其多,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不是吗?”

“你真是放肆!”

“因为深知皇上仁厚,鹤舞才敢直言以对。”

“好一个仁厚啊!朕不强人所难,既然你不能为我所用,你也不能为别的君王所用,否则朕会杀了你。”

“皇上可还记得:上不愧先祖,下不愧子民。龙吟剑不饮无辜之血,不砍忠良贤臣。”

“你?”

“做千古明君是要忍俗人不能忍,如此几句话就让皇上如此动怒,鹤舞真是很奇怪,万民景仰的皇帝怎会是这般。”

“鹤舞,你的嘴巴太不识好歹了。”

“其实皇上若不那么固执,今天会是一个很好的宴会。可是皇上偏偏想把世上的好东西都往自己的口袋里塞,不觉的贪心了些吗?”

也许恩心真的过份了,世上还没有哪个人敢这样对皇上说话的。可是恩心一时有些愤恨,如果不是这个人,自己现在可以好好的爱一场,安心的过着自己的生活,可就因为他的一己之私,把自己置于这般田地。他却在那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一看形势有些失控,夏文书连忙站起来道:“皇上,鹤舞公子,一时情绪失控,还请皇上莫怪。”

“情绪失控?我看他对朕有意见啊。”

恩心知道自己不能再义气用事下去,否则后果将会很严重。只好服软道:“鹤舞今天圣前失礼,还请皇上宽恕。”

“算了,既然你连恩心皇后的‘上不愧先祖,下不愧子民。龙吟剑不饮无辜之血,不砍忠良贤臣’的话都搬出来,朕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吧。”

“谢皇上。”

走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时,恩心不忘朝夏文书感激一笑。下来一想,自己这次真的是鲁莽了,毕竟对皇甫轩还是有怨的啊,不然恩心一定会淡然处之。好在座上都是有素质的人,不然明天的街头巷尾不知又被传成什么样子了。

巡视了一下座上各位的表情:林雅瑟用颇为赞赏的眼神看着自己,仿佛自己是他的爱徒;那位神秘的国师,一脸高深莫测的盯着自己;林贵妃用好奇的眼神瞄着自己;公主用略微崇拜的眼神笑望着自己;夏文书一如既往的雷打不动的坐在那里;皇上却是一脸的若有所思,恩心又一次成了动物园的大熊猫被众人好奇的观赏。

但警觉心让自己知道,除了那两个壁画小姐,自己的身份被大家怀疑了。也是啊,哪个的年龄都比自己大,自己的那点心思怎能瞒过那群老狐狸的法眼?可是,拜托各位可不可以不要那么聪明啊!让自己这会儿像个傻瓜似的坐在这里。

宴会终于在林雅瑟的巧妙救场下,算是圆满的结束了。恩心打算随着众人出宫门,刚离座没一会儿,就听皇上发话道:“鹤舞公子远道而来,今天就住在宫内吧。何总管,给鹤舞公子找间雅致的院落,别怠慢了。”

恩心暗想,这是不是变相的软禁啊?但自己不能乱了阵脚,想到宫门外面的逸冰还在等着自己,就赶紧对皇上说:“皇上的盛情款待鹤舞感激不尽,但能否待鹤舞告知自己的随从一声,以免家人担忧。”

“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和林贵妃离席了。还真拽啊,恩心满脸的不屑。刚抬起头,看到国师一脸兴味的望着自己,恩心也不再掩饰,走上前,行礼道:“鹤舞见过国师。”

“恩心娘娘不要再折刹与我了。”

“国师果然好眼力,不知国师怎么猜到的?”

“你忘了,娘娘是我钦点的,对于自己认准的人不管事隔多年,我都会记得。”

“那恩心能不能请教,当初国师为什么编出那套谎言来堵天下悠悠之口?”

“娘娘为什么认为那是我编造的谎言而不是事实呢?”

“什么都是国师一个人在说,不是吗?”

“娘娘过奖了,你可知道作为一国的天象师,如果悟错天机就是死路一条?我怎么会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

“可是我不想当什么皇后。难道真名天女只有一人吗?有没有可能还另有其人?”

“很不幸,只有你一人。”

“怎么可能?皇上的女人那么多。国家没有皇后其实没什么区别吧?一个后宫的女人能有多大的能耐?”

“因为你注定了不平凡。历来的皇帝遇见真名天女的几率并不多,在此之前,已经有几百年没有出现过了。所以皇上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的。”

“尽管他不喜欢我,也要娶我吗?”

“喜欢只是时间问题。”

“现在有多少人知道我的身份?皇上知道吗?”

“知道你身份的人你心里大概也有些名目了,但皇上现在只是疑惑你和恩心娘娘有些相似,但还没有确定。”

“你曾经说我十八岁进宫合适,那接下来四年我是自由的吗?”

“是的,你有四年的时间去经营自己的王国。”

“那恩心谢过国师了,也谢谢国师今天能替我一解谜团。”

“如果可以,还请不要拒绝皇上。”

“为什么?我答应十八岁入主后宫,可没答应要爱他。他有那么多女人爱他,不缺恩心这一份。”

“算了,以后你们自己慢慢经营吧。这段在宫里的日子还请安心,不要想太多。”

看着国师离去的背影,恩心知道自己真是逃不掉了,好在自己还有四年,也算知足了。

走到宫门口,看见逸冰站在那里等着自己,旁边还有篮雪傲。见自己终于出来了,两人一脸释然的笑,由着两人朝自己走过来,恩心站在那没有动。

“主子,你终于出来拉,我们回客栈吧。”

还是篮雪傲细心,看出了什么,问道:“恩心,怎么拉?”

“对不起,我今天回不去了,皇上留我住在宫里,我是来知会你们一声的。”

“主子,皇上要软禁你吗?”

“不是,可能过两天陪着去祈福吧,放心我会出来的,我向你们保证,这也是国师向我保证的。”

“恩心,不要难过,我们在外面等你回来。”

“嗯,雪傲,你也不要太为我操心,好好在家陪陪你的家人吧。”

恩心进了宫门,留恋的回头看了一眼,看见逸冰少有无助的脸和篮雪傲担忧的神情,恩心觉得自己该知足了,世上还有如此多的人在等着自己回去呢,自己一定要不负众望。

随着何总管来到宫里一幽静的小院,环境很好,挨着御花园。

“鹤舞公子先在这里住下吧,有什么需要和老奴知会一声,皇上说,这宫里公子可以随便逛。”

“那有劳何总管了。”

“鹤舞公子不要客气,公子先休息会吧,老奴告退。”

环视了一下院子,还不错,还有两个侍从给自己使唤。卧房里放着几身衣服,都是自己的尺寸,看样子,皇上想的挺周到的吗?书房的窗前放着那把鸣凤琴,恩心知道自己是不能拒绝了,这真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啊。算了,就当借来用用吧,等自己走了,还放在这就是了。轻拨一下,让自己放松了心情,唱起那首自己最爱的《笑红尘》:

红尘多可笑

痴情最无聊

目空一切也好

此生未了

心却已无所扰

只想换得半世逍遥

醒时对人笑

梦中全忘掉

叹天黑得太早

来生难料

爱恨一笔勾销

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

风再冷不想逃

花再美也不想要

任我飘摇

天越高心越小

不问因果有多少

独自醉倒

今天哭明天笑

不求有人能明了

一身骄傲

歌在唱舞在跳

长夜漫漫不觉晓将快乐寻找

——来自《笑红尘》

恩心觉得在这深宫之中让人感觉寂寞,无从排解的心情也只能靠着一把琴来舒解了。真不知道,这漫漫的后宫生活那些女人怎么能忍受的了,自己真是一天都不想待啊。

现在自己学乖了,除了这小院,恩心哪也不去,更没有踏进御花园半步,虽然内心跟火烧得似的,但还是忍住了。琴也不弹了,整天窝在书房里看书。真正过上了软禁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