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三十六章 秉烛夜谈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2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在恩心正“享受”软禁生活的时侯,何总管正在御花园的亭子里向皇甫轩报告鹤舞公子的近况。

“何总管,最近鹤舞公子那里怎么样啊?”

“启禀皇上,鹤舞公子这两天均是足不出户,除了刚去的那一天弹了一次鸣凤琴外,就再也没有动过了,每天也只是看看书,连话都很少说。”

“他这是怎么回事啊?那天御花园不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吗?怎么现在却小心起来了。”

“奴才认为,鹤舞公子不太适应宫里的生活。”

“为什么?”

“前两天见人还是风姿卓越的,刚没过两天人就瘦了一圈,虽然显得仙风道骨的,但还是让人看着有些难过。”

“你是说这只鹤不适合待在皇宫里?”

“奴才不知。”

“那朕道是要去看看他到底瘦成什么样了。明天还要带着他去祈福,让老百姓见了还以为朕虐待了他呢。”

何总管没走多久,皇甫轩正准备起驾鹤舞住处,意外的看见国师站在自己的后面。

“国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皇上将鹤舞公子软禁在宫里太久了。”

“软禁?我只是看得起他,请他在宫里住两天,有什么不妥吗?为什么林雅瑟、夏文书和国师你都三番五次的来找朕,平时国事都没见你们那么用心。一个小小的鹤舞竟然让你们操心至此,是不是有些过了?”

“因为他对于皇上来说是特别的。”

“特别?整个御新国除了恩心皇后是朕命中注定的特别外,还有什么人能担当‘特别’二字?”

“天机不可泄露,皇上还是一切随缘吧。”

“国师,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只是对此人皇上还是要顺其自然的好,切忌莫要强求,至于为什么,有一天皇上会明白的。”

晚上,恩心住的小院内,黑黑的,只有书房一点烛光。此时恩心正斜躺在一榻上,表情很恬淡,有些消瘦的脸上一点也没有什么不适应的神情,此刻她正沉醉在御新国的历史里,忘了时间,也忘了地方。

御新国的历史上确实出现过几位旷世明君,各有成就,但唯一相同的就是都有一位贤能的皇后,看样子,他们就是国师所说的真命天女了。放下书,恩心托着腮在那沉思。自己会成就皇甫轩为旷世明君吗?

皇甫轩进来的时侯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温润的灯光下,一个人懒懒的斜躺在榻上,托着腮在沉思,神情专注,自己站在门边很久了都没有发现。很不高兴这种被人忽视的感觉,就假装咳嗽了一声,以引起某人的注意。

恩心终于在神游太空中回过神来,见到门边那明黄的影子,有些诧异,但也很无奈的站起身来,整了整衣服,行礼道:“不知皇上深夜临驾,鹤舞有失远迎,还请皇上莫怪。”

“鹤舞公子好雅兴啊,那么晚了还秉烛夜读?”

“皇上为国事日夜操劳,不也没有休息吗?”

“鹤舞公子,不知怎么回事,你总是给朕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们以前见过吗?”

“皇上不比凡人,若鹤舞见过,一定印象深刻。实不相瞒,今天大殿上是鹤舞第一次目睹龙颜。”

“是吗?说的也是,鹤舞公子也是气质不凡,若朕见过没道理一点印象没有。鹤舞公子有些消瘦啊,难道朕的侍人没有好好照顾你吗?”

“皇上多虑了,鹤舞一直是清瘦之人,可能这两天没有出去晒晒太阳,脸色有些苍白罢了。”

“为什么不出去走走?朕的御花园难道还入不了鹤舞公子的眼吗?”

“和这无关,只是鹤舞这两日看书入迷,忘了时间。几日足不出户这也是常有的事情。”

虽嘴上说着,恩心这心里还一直在打着鼓,这皇上深更半夜不睡觉来自己这里找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自己都这么低调了,难道他还不满意?这皇甫轩虽只比自己高了几公分,但站在自己面前的气势还是让恩心有些吃不消的,难道那身龙袍的效果就那么明显?

皇甫轩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虽姿态恭敬,但表情却有些不以为然,虽然他自认为掩饰的很好。今天早朝后,让人意外的是,林雅瑟、国师、夏文书都来找过自己,说一定要善待此人,不然自己有一天一定会后悔。连御新国三个德高望重的人都来进言了,这个人真有那么大的能耐?还是自己没有发现?

前两天在大殿上初次见到他就感觉很特别,明明只是一介布衣,却神情淡然的像走在自己的庭院,面对众权贵,腰杆也是挺的笔直,没有一点卑躬屈膝的感觉,好像天生就是俯视芸芸众生似的。所以自己就金口一开的请他参加御花园的御宴,还把自己心爱的鸣凤琴借他一用。边弹边唱的神情很潇洒,让人觉得百看不厌。可是后来却不识好歹,说的那些话真是让人生气,恨不得杀了他。但事后想想,他的话其实是让自己有些动容的,虽然也让人有些不愉快,但就是能感觉到那是发自肺腑的话。这些话是群臣平时怎么都不敢说的,因为自己是皇上,掌握着他们的生死大权,不管什么时侯,他们的话都是奉承和小心翼翼的,有时侯,真的觉得自己是孤家寡人一个啊。

就这样两人各怀心事的站在那里,直到皇甫轩率先开口:

“告诉朕,你现在看的什么书,让自己那么入迷。”

“《御新国史志》。”

“看完了,有什么感想吗?”

“正在思考,皇上就来了。”

“那我岂不是来的不是时侯,打扰到你了?”

“那倒没有。”

“你觉得皇上好吗?”

“不好吗?历来的皇权有多少人为其牺牲啊。”

“可有时侯朕并不感觉有多么快乐。”

“高处不胜寒,自古英雄皆寂寞。”

“寂寞?朕前有殿前群臣,后有爱妾嫔妃,怎么会寂寞呢?”

“可他们的话有几句是说到皇上心坎里的呢?群臣奉承你是因为想要你给的荣华富贵;嫔妃奉承你是想要你的宠幸,他们的目的只是因为你是皇上。若脱了这身龙袍,你也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个时候还有人对你好,那才是真心。”

“你的话可真是犀利啊。”

“皇上今晚想听的不就是真心话吗?”

“为什么不愿意入朝为官?朕可以给你更好的。”

“若鹤舞也成了你的殿前群臣中的一员,那皇上再也听不到鹤舞的真心话了。”

“那就冲着你的这句话,朕就不再勉强于你了。明天你随朕一起去祈福吧,结束后你就可以离开了。”

“谢皇上成全。”

“有空的时侯我可以去你的水云间做客吗?”

“鹤舞荣幸之至。”

“那你觉得什么时侯去合适啊?”

“随时恭候大驾,不过若想欣赏水云间的美景还是春末夏初的时侯比较妥当。”

“为何?”

“那时候才有欣欣向荣的景象,才别有一番把酒黄昏后的酣畅。”

“把酒黄昏后,鹤舞很是会享受生活呢?”

“适当的享受一番人世风光有什么不可?皇上也不要太过操劳,劳逸结合,有时间可以去民间走走,纵情于山水之间,与民同乐。”

“嗯,不错。听着就觉得生活很美好。你有一种不能言说的感染力。”

“那鹤舞希望给周边的人感染的都是一些快乐,而非痛苦。”

“那包括朕吗?”

“当然,龙颜大悦才是万民之福啊。”

“你明明是一个男子却有着女子的细腻,很奇怪。”

“其实潇洒大气不是男子专有,女子也可以,就看在遇到什么事情上;当然温柔细腻也不是女子独有,男子也可以有的,只是看是在对什么样的人身上。”

“那如此一说,鹤舞的温柔细腻是独属于某一个人喽?”

“独属鹤舞所爱之人的身上。”

“那位女子该是何等幸运,能独享鹤舞的一份温柔。可惜生在帝王家,这是很奢侈的事情,朕必须要保证后宫雨露均占。”

“那皇上想必有些辛苦,虽说一碗水端平,可怎能端的平呢?一不小心,不是这边多了就是那边少了。”

“所以鹤舞很聪明的只选择一个?”

“不是聪明与否的道理,而是鹤舞只有一颗心,分开了也就不完整了。”

“感情怎能做到绝对的专一?也许刚开始的初衷是这样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都会发生变化,一直执意追求的也会慢慢的松动。”

“所谓世事无常,皇上言之有理。”

“有机会去你的水云间把酒言欢,希望那个时侯,你也能像今晚一样敞开心扉只当我是朋友而不是一个帝王。”

“水云间只有知己,没有其它。”

“好,我拭目以待。明天祈福,鹤舞公子早些歇息吧。”

“鹤舞躬送皇上。”

待那个明黄的身影在院门外消失后,恩心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这算不算是最完美的结局呢?没有针锋相对,只是心平气和的交流。不管怎样,自己暂时算是自由了,轻松的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