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三十七章 禅佛寺祈福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第二天一早,恩心穿着觐见的那身衣服随着皇上还有众臣去城外的禅佛寺祈福。皇上出行,永远是热闹非凡,路两边被围观的人群挤的水泄不通。恩心骑在马上,温和的望着人群。听到不时还有人在议论自己:

“那个一身白衣的就是鹤舞公子呀,好相貌啊!”

“和夏驸马有些相似呢。”

“性格看起来很好的样子耶。”

就当是走红地毯了,恩心大方的让众人观赏,反正熊猫也做了好几回了,不差这一次。

正在自我调侃,就见到旁边士兵正在赶几个孩子。没有大人带着,有一个小家伙过于好奇误闯了仪仗队,疑似他哥哥的一个男孩忙不迭的来拉他,结果重心不稳,三个孩子都摔倒在地。士兵有些为难,又不能扰了圣驾,只好强制性的想把人拖出去。孩子太小不懂事,看来了几个当兵的,还拿着刀剑,吓得哭了起来,一时有些骚乱。恩心没有官品,所以走的比较靠后,看见这个样子,怕那几个当兵的伤了孩子,只好将马停在他们旁边问:“怎么回事?”

见是皇上御请的鹤舞公子,一行人也不敢怠慢,恭敬的说:“打扰鹤舞公子了,只是几个不懂事的孩子。”

恩心看着那几个哭花了一张脸的小孩,怜悯之心顿起。翻身下马,用折扇挡开了士兵的剑,蹲下来好言相劝道:“好了,没事的,别哭了。这边人太多了,跟着哥哥回家去吧,以后没事不要乱跑,父母找不到你们该着急了。”

那位小哥哥见恩心态度和蔼,很好相处的样子,就斗胆的说:“鹤舞公子,我弟弟的脚崴了,不能走了。你就让官爷通融一下吧。”

恩心朝着那个小家伙的脚看了一下,确实有些红肿。想来那位小哥哥的力气太小也抱不动他,就索性一把抱起小家伙,也不在乎弄脏了自己的白袍,穿过人群把他轻放在街边一家店铺门前的台阶上,有礼的对周围的人道:“还劳烦各位街坊代鹤舞照顾一下这三位孩子,帮他们找到他们的父母,鹤舞这里先谢过了。”

恩心刚说完,一掌柜的满脸紧张的道:“哎呀,鹤舞公子何必这么客气呢?我们承受不起啊。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他们的,公子安心去祈福吧。”

恩心谢过后,掸了掸身上的灰尘,翻身上马,赶上了仪仗队。殊不知这一小小的插曲已被人报告给了皇甫轩,轿子里的皇帝又是一脸的若有所思。

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终于来到了城外的到了禅佛寺,这是恩心两世以来第一次看到那么大的寺庙,只见那映在绿树丛中的寺院,杏黄色的院墙,青灰色的殿脊,苍绿色的参天古木,全都沐浴在玫瑰红的朝霞之中,颇为壮观。突然想起前世一寺庙的对联“听来暮鼓晨钟,声声觉悟;对此禅灯宝像,面面圆光。”真是很不一样啊。

走到寺庙门口,惊叹:迎接仪式可真隆重啊,众多僧侣排成了两条长龙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内殿,一位年约花甲的住持一脸恭敬的迎了出来,并相告,一切都准备就绪,只等皇上祈福了。

接下来的祈福仪式,形式也是和历朝历代的一样,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想来只是每年的例行公事,不过那位皇帝却是一脸的真诚,举手之间很是到位,连磕头都是掷地有声,让一旁的恩心看着也有几分动容。

仪式结束,众人去后厢房稍作歇息。恩心闲来无事就一人去了后院。寺庙这后面的院子也不小,宁静空旷,更显得院中的几棵菩提树硕大无比。虽然已是年月已久,但它们还是那么挺拔苍翠。周围的环境很清幽,不觉念到: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

万籁此皆寂,惟闻钟磬音。

——来自《题破山寺后禅院》

“好一个‘万籁此皆寂,惟闻钟磬音’啊!鹤舞公子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才学出众啊。”

恩心回头,竟见住持陪同皇上等人来此小坐,恩心悲哀的想,怎么躲怎么还是多不过人家的五指山啊。见众人皆用赞赏的目光盯着自己,恩心只好上前恭敬行礼道:“住持过奖了。”

“鹤舞公子你是朕的客人,不必如此多礼。此诗意境很好,非常适合这幽静的禅院,‘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更是点睛之笔。”

“鹤舞谢皇上夸奖。”

“老纳觉得此诗颇有些禅理,不知鹤舞施主对禅有什么看法?”

“住持高看鹤舞了,鹤舞只是一凡夫俗子,吃五谷杂粮,受尘世的万事纠缠,悟禅,那真是肤浅的很呐。”

“那此诗何以得来?”

“只是心随境转罢了。所处的环境改变,心态也随之而变,由此影响个人的情绪。至于修行之人要做的心如止水,以平常心看待世间的悲欢离合、成败得失,不以物喜、不以己忧。则是差之很远的。”

“不以物喜、不以己忧?”

“就是住持禅理面的忘我境界啊。”

“老纳今天真是受教颇深。”

“鹤舞不敢。”

住持这边是安静了,可皇上又来凑热闹了。

“呵呵,既然今天大家在禅院一聚,鹤舞就为这禅佛寺题一句话吧。”

“皇上不要折杀鹤舞了,有皇上等高人在此,岂能让鹤舞放肆。至于题诗一事还是劳烦各位大人吧。”

“不妨,这题诗大家都是年年有份的,可鹤舞公子明天就要离京了,还是留下些纪念吧。”林雅瑟也插了一脚。

“既然林泰斗都发话了,鹤舞公子还是不要再推辞了。”国师也很无聊。

见众人赶鸭子上架,一副自己不做诗就不会放过自己的样子,无奈,明天就要离京了,还是不要再生什么事端了。就来两句前世寺庙的一些对联吧,应该很应景应情。

“那鹤舞恭敬不如从命了。”说完就在院内来回走着,故作苦思状。

“有了,‘开口便笑,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大肚能容,容天容地,与己何所不容’。”

“好句啊!真是千古绝句啊。做大事者就应该有这样的胸襟气魄。”

众人在那边吹捧的天花乱坠,恩心这边惭愧之极。当然是绝世好句,只是不是原创,是剽窃罢了。不敢去深究皇上的眼神,只是祈求上天赶紧结束这让人窒息的场面。还好,这次老天长眼了,众人没再为难,心满意足的一起离开去用斋饭了。

这个小插曲后,用了素斋,又是自由活动时间。恩心就乘机逛了一下,这禅佛寺是信教徒和御新人朝拜的圣地。络绎不绝的朝拜者赶到这里,香烟常年缭绕不绝。抬头望庙顶,令人眼花缭乱。那一个个佛爷凸起的脸也宛如夏季夜空数不清的星斗,它们神态各异,千姿百态。庙里大殿的佛像大小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神qing动作千姿百态。有的咬牙切齿,怒目而视;有的朱唇微启,面带微笑;有的盘膝而坐,双手合十;有的金鸡独立,手舞钢鞭;有的眼睛半闭,手持经卷。真是传神啊!

傍晚时分,众人才躬送皇上离开,禅佛寺远离了喧嚣,又重新归于平静。远远的望去,这座古老的寺庙在朦胧夜雾的笼罩下,像一幅飘在浮云上面的剪影一般,显得分外沉寂肃穆。这是第一次祈福留给恩心的最后的记忆。

回到宫里的小院,今晚是最后一夜了吧。想着水云间的大家,恩心带着幸福入眠。而此时的夏府书房,夏文书一人独坐在书桌前,虽手持圣贤书,却有些心神恍惚。

明天,她就要离开了吧,以后再见说不定又是多年以后了。当她潇洒从容的站在朝堂之上时,夏文书的心是不平静的。虽表面风平浪静,但只有自己知道,内心已是波涛汹涌。人们都说她的气质和自己颇有些相似,那是因为她把自己刻在脑子里了吗?

虽说要放弃,还是有些在意的啊。她圣前失礼,自己忍不住第一时间上前说情;她被软禁,自己还是情不自禁的去找皇上说情。虽然明白,国师和老师不会放任不管,自己还是管不住自己的脚。

两年了,当年的娇憨的女孩陡然成了翩翩少年郎,她一定经历了很多吧。篮雪傲千山万水的找她,老天终不负有心人让他抱得美人归了,这是连皇上都没有的荣幸啊。这半年,偶尔见到他,心情愉悦,虽然嘴上不说,自己还是猜到了。这个世上能影响他至此的只有贞恩心一人,不是吗?

不过,更可悲的还是皇上吧,见面却不相识。他脑海里的小皇后还是那个可爱的女孩,怎能让他接受自己面前的鹤舞就是他的真名天女呢?好在他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有时侯无知也是很可怜的,特别是看在这群明白人眼里。

她有着过于自己的才华,又有着不输雪傲的本事,未来会被她搅得怎样一个翻天覆地呢?夏文书很是期待。尽管那女孩一直自诩渴望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