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三十九章 水云间趣事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23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回到水云间还没休息两天,恩心就开始着手装修事项。定好初步方案就督促李叔等人准备材料和工匠。三人看这次主子是铁了心的要精修,以为主子要在此扎根了,别提有多高兴了,忙的那叫一个起劲。

这样忙了大概近半个月的时间,终于大功告成。房子还是那房子,没有多一瓦也没有少一砖,但感觉就是不一样了。各个空着的厢房都被整理的井井有条,除了篮雪傲、逸冰、翰笙和给苏睿预留的房间外,还专门布置了一间优雅不失贵气的房间,不知道主子是给谁准备的。

忙过了这段时间,现在恩心正躺在自己装饰一新的卧房临窗的软塌上午睡。朦胧中,感觉有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心下有些纳闷,水云间除了逸冰可以随意进出自己的房间,别人都是要事先允许才准进的。可逸冰不是去林坡镇督建了吗?没那么快回来啊。脑子开始运转思考的时侯,好不容易培养的瞌睡虫也就没有了。睁开眼,看见篮雪傲一脸好笑的望着自己。

恩心没有起身,只是保持者原来的姿势,篮雪傲就顺势的蹲在她的旁边,习惯性的拔了她的簪子,用那双稍显粗糙的手,温柔的抚mo着恩心的脸颊。然后食指沿着恩心光洁的额头到秀挺的鼻子然后是玫红的嘴唇,最后在那纤细的脖子。恩心没有拒绝,两人就这样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时光,深情相望,一切尽在不言中。恩心感觉这一刻就像时间停止了一样,如果不是篮雪傲突然抱起自己。

被轻轻的放在那张大床上,然后雪傲自己也躺在一边,从后面搂着恩心,两人就这样相拥而卧。恩心像只猫一样窝在篮雪傲的怀里,慵懒的问:

“怎么这会儿过来拉?事情都忙完了吗?”

“都差不多了,怎么都不等我,一个人跑回来了?”

“你好不容易回去一趟,也该好好歇息整顿一番才是。况且我自己可以很好的照顾自己。”

“有时侯依赖一下我不好吗?”

“我怕依赖成了习惯,一旦上瘾了就不容易诫掉了。”

“不是说好活在当下吗?以后也许我没机会宠你了,你也没机会依赖我了。”

“我们为什么每天都像在过最后一天一样呢?雪傲,你后悔吗?爱的那么辛苦。”

“为什么要说后悔?这种随时会失去的感觉让我每天都在想着怎么好好爱你,把最好的给你,因为怕有一天自己没有那个福气给你我的所有,所以没有时间后悔。”

恩心不想让他再说了,这样会觉得自己无比的残忍,转过身伸出手把他抱在自己怀里,柔声的说:“不要再说了。我知道那种很折磨人也让人发狂的感觉。不过你放心,我好在争取了时间,我们还有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呢。”

“这次京城觐见,我已经听说了,有惊无险。不过,他这是不是放虎归山?”

“我有那么勇猛可怕吗?这是国师给我的承若,我有四年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

“真好,那我还有四年可以留在你的身边。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你这水云间怎么一个月不见整个焕然一新拉?”

“觉得怎么样?”

“你的眼光一向独特,很不错。”

“那可不,我可是花了很多心思精修的。”

“哦?那么用心,有什么喜事吗?”

“我曾邀请一个人来我这里做客。”

“那他的身份想必一定很尊贵。”

“嗯,在御新国没有人比他还尊贵了。”

“这样好吗?把自己暴露在他的面前。”

“躲避不是办法,况且那只会加深他的怀疑。大方的迎上去,才是最有效的办法。”

“这样玩游戏很危险。”

“我知道,但他对我有戒备之心,如果不解除这种戒备,我们都会很危险。”

“可惜我束手无策,只能干瞪眼着急。”

“你什么都不要做,这样就很好。我喜欢你躺在我身边的感觉,很安心。”

两人都不再说话,就这样相拥而眠。渐渐的就剩下轻轻的酣睡声和外面柳树上知了欢鸣。

第二天一早,恩心和篮雪傲还在院子里练剑,就见苏睿抬着他的家当浩浩荡荡的搬了进来。两人默契的对望了一眼,此人还真是积极啊。

进进出出折腾了半天,等一切都搞定,苏睿臭美的转了一圈又一圈。嘴上还不停的念叨:“我的家具真合适啊,简直和这水云间绝配。雪傲,你说是不是?”

“还好,没你说的那么夸张。”

“称赞两句你会掉块肉哦,我可是花了半个月的时间精心挑选的。”

“只是偶尔住两天,你那么大动干戈的干嘛?”

“这水云间以后会越来越热闹的,我也会跑的比较勤啊,住的舒服那是首当其冲的。况且鹤舞都说了,他看不上眼的不准搬进门,我才花了大价钱买了这一套,御新国都少有的家私。”

听着苏睿一边显摆还一边不忘抱怨,恩心只好说:“好啦,你别一副很冤枉的样子了,我平时也没怎么亏待你,还给你留了间上房,连房租都免了,包吃包住的,你还想怎样啊?做人不能太贪心。”

“没怎么样,只是嘴巴管不住想说两句而已。忙了半天好饿啊,鹤舞老弟什么时侯开饭啊?”

“看样子,你又是对准来蹭饭的吧?”

“你都大方的表示包吃包住了,我还客气什么。况且你们两一个首富一个大才子,都是家底丰厚的人,还在乎这区区一顿饭吗?不要太小气嘛。”

对此人脸皮厚的功夫恩心是彻底无语和死心了,无奈让李叔提前开饭。

三人的饭桌上,篮雪傲看着这只超级大灯泡吃的不亦乐乎的样子,真是连踢他几脚的心都有了。

“鹤舞老弟,你这次去京城有没有去蓝狐狸家府邸逛逛啊?”

“时间太赶了,还没来得及去看。怎么,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那你太可惜了,那是除了皇宫最华丽的地方了。不过最近两年蓝狐狸转性子了,不住在自己富丽堂皇的主屋了,自己在偏院建了一个很安静的小院子。你说是不是被你和夏文书感染拉?”

“不会吧?夏文书现在的府邸可是皇上钦赐的,那规模可是不容小窥的。至于我嘛,这水云间虽然地点偏僻了点,但装饰还是不错的。想来是雪傲自己吃惯了山珍海味想换换口味改吃青粥小菜了。”

“是吗?可为什么上次我进京住在他的府邸,哪里我都可以随意逛,就是他的那个破院子不让我进,你说怪不怪?”

“呵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人领域,那是不太想让别人触摸的地方。”

“就像你的望月阁?我来了那么多次,你一次都没让我进过。”

“嗯,还望苏城主见谅。”

见苏睿让恩心为难,篮雪傲终于忍不住了。

“我说苏呆子,你怎么话那么多啊?你的那些妻妾还没烦够你吗?”

“别说她们了,我现在一心只在青莲姑娘身上。”

“鹤舞都不知道改替青莲姑娘高兴还是改替你的那些妻妾悲哀呢。娶进了门不是该负责的吗?”

“我好吃好穿的贡着还不算对她们负责吗?”

“你呀,家里妻妾成群,还在外面沾花惹草。你要娶多少个才甘心啊?”

“鹤舞老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家花哪有野花香啊?人不风liu枉少年。”

“看把你美的,花丛里如鱼得水,小心那一天陷进去了而不自知。”

“陷进去?我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那某人天天挂在嘴边的青莲姑娘又是怎么一回事啊?”

“那是。。。。。哎,我说鹤舞,你今天干嘛那么针对我啊?”

“是你先聊起你的风liu史的,还一副吹嘘的模样。”

“呵呵,要说风liu史那还是篮雪傲的本事大。”

在一边观战的篮某,见苏睿有心拖自己下水,下意识的说:“这又管我什么事啊?”

“当然有你的份喽。想当年在鸿雅书院的时侯,你的绯闻最多了。就算是现在,论老婆的数量,你也是数一数二的。”

看着苏睿越说越不像话了,偷瞄了一眼旁边的恩心,见她在一边一脸看好戏的样子,篮雪傲就悔不当初、误交损友。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还提它干嘛?我都有五年没有娶亲了,可你还不是照样左拥右抱?”

“好啊,蓝狐狸,你来给我玩痴情?说,上次夏文书的喜宴上你喝的大醉,是不是又在打某个姑娘的主意拉?”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自以为瞒的了我,一个月前来玄武城的那个晚上,我去找你喝酒,隔着门缝看到你正拿着一个女子的画像在那发春。可惜距离太远,我没看清楚那画中女子长得什么模样,说不定我还认识呢。后来我们几乎喝了一个通宵,想灌醉你,套出点话来,可你的嘴巴可真紧,怎么都撬不开。”

“苏呆子,没想到你那么有偷窥的癖好。”

“呵呵,行了,今天既然都捅开了,也不要装清纯了。告诉我,是哪家的姑娘让你那么牵肠挂肚、魂不守舍的啊?”

一旁看好戏的恩心见篮雪傲有些窘,也不好再恶趣味的在那里看笑话了,索性就岔开话题说:“好了,别再那么没有营养的八卦了。一会儿饭后我们杀两盘怎么样?苏睿,如果你赢了,今晚就可以入住水云间顺便晚餐我也包了。”

“那感情好,鹤舞老弟不要输的太难看哦。”

可惜苏城主没听人说过,饭可以多吃,但话不能多讲。当晚连输三局铩羽而归。平生第一次灰溜溜的离开了水云间,直到半个月后才好意思厚着脸皮过来,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