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四章 三国鼎力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62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晚饭的时间,恩心刚进饭厅就见夏文书和李伯在低声说着什么,见自己进来很默契的岔开了话题,闲聊起今天的见闻。

恩心佯装没看见,打了声招呼就径直走到自己的位置。李伯的手艺真不是盖的,四菜一汤都很可口。正吃的起劲,就听夏文书放下了筷子,慢悠悠的说:

“丫头,吃完饭来我书房一趟,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说一下。”

说完也不等恩心问问是什么事,就潇洒走人。转过头望向李伯,他老人家挤眉弄眼的,装作很忙的样子,把小姑娘一个人晾在饭厅。无奈的长叹一口气,磨磨蹭蹭的去了书房。

进了书房却见夏文书悠哉的品着香茗,一脸的享受。见恩心来了,招呼她过来,指了指旁边刚沏的茶,大有准备长聊的样子。

老实说,恩心有些没底。到底是自己占了别人的身体,有点心虚,怕露了马脚。无意识的端起茶,品了两口,心里嘀咕,看样子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埋了。

“恩心,觉得这茶味道怎么样?”

正在酝酿的恩心没想到夏文书会有此一问,虽然内心翻江倒海,但脑子已经开始飞速运转。通过今天的观察,细心的恩心发现,夏文书这个人对这些雅士的东西要求很高,没道理喝粗茶的,想来这茶也是极品。想到这里,就故作很是享受的闭着眼慢慢回味,然后学着夏文书慢悠悠的口气说:

“嗯,好茶,令人回味无穷!想必时隔三日仍是口有余香。”

看着恩心有模有样的学着自己的语气,夏公子不禁宠腻一笑,开始了正题。殊不知,刚刚那一会儿,某姑娘心里像悬着一块大石头般的惊心。暗暗松了一口气,真怕夏文书和自己探讨茶经,那就没那么好糊弄了。

“恩心,今天这些话本来昨天就该跟你说的。可是那时候看你初来乍到,舟车劳顿的,就没来得及说。我不问你为什么放弃京城的将军府,选择留在这小小的单文镇,但既然现在留了下来,那以后就是一家人,你我也以兄妹相称,什么都不要太客气。看你也是富裕家庭出来的,知书达理,应该读了不少书,不知以后有什么打算?”

这问题还真是来了,还好刚才酝酿了台词,就有条不紊的说:

“既然文书哥这样说,恩心也不再推辞了。可是关于以后具体的事项我还没来得及细细思考,能不能等我想好了再给哥哥答复呢?”

看恩心态度诚恳,联想到她双亲刚去世不久,也不再说什么。两人各品着香茗,有着短暂的沉默。好像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夏文书恍然,然后对着恩心说:

“今天买的文房四宝你还喜欢吗?”

“那不是哥哥买来自己用的吗?”

“原本是这样的,现在送给你吧。没事的时侯可以练练字什么的,功课可不能荒废了。”

“那学生这里谢谢先生了。”

咦?夏文书还在纳闷怎么回事,转念一想,刚才自己的语气可不是像先生吗?不禁无奈的笑笑,自己中毒颇深啊。站起来摸摸恩心的头,说:

“时侯不早了,早些休息去吧。对了,小妹很能干呐,院子里的花草修剪的不错哦。”

恩心没再说什么,只是甜甜的一笑,然后告辞,抱着文房四宝回到自己的闺房。等关上门,虚脱一般,无力的坐在桌边,思绪万千。

深知,今天虽然侥幸的拖延了时间,那是因为自己还之是个孩子,父母又刚刚去世,夏文书怜惜自己,没再多说。可以后怎么办呢?不会梳头,可以理解为以前都是丫鬟打理,慢慢学习还不迟。可这个岁数该会的刺绣、琴棋书画自己可是一窍不通啊!看着绣篮里的物品,真是无语问苍天。

恩心不知道,在自己苦恼的时侯,离他不远的夏文书也是想法多多。从今天接触来看,恩心很聪慧,这不是普通家的女孩能做到的。知道她原也是个小姐,但总觉得哪里不一样。虽然夏家人优秀是正常的,但晚饭的时侯听李伯说了上午闲聊时的话,惊讶于十岁孩子观点的精辟,那是自认自己十岁都无法做到的。加上在素雅斋的表现,不让人多想都难。自己也不知道,过于优秀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到底是好是坏。唯一庆幸的是她没有美貌,不然真的很难保证她的周全,尽管她是大将军带来的人。

两人各怀心事的想了一晚,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第二天清晨,当恩心起床后,夏文书一早的去了学堂。听说是和几个颇有名望的文人在批改昨天的考卷,开始筛选有资格去鸿雅书院的学生。

忙完自己手边的事情,帮李伯剥豆。李伯这两天心情特好,大概是有人聊天吧。话就像倒豆子似的不断,说完夏家史又说单文镇的八卦新闻,听着也挺新鲜。

彻底没事情做的时侯,就去了书房,准备给自己充点电,以防意外什么的。

这是第一次仔细的看看古代书房的样子,昨天有些紧张,没来得及看。满满的书架、宽大的书桌、几张客椅,很简单。不过古香古色、书墨飘香的感觉真的很好。墙上有几幅挂画,看起来有些年月。走近一看,有夏家的印章,应该是夏家老太爷也就是夏文书爷爷的手笔。听李伯说,夏家是书香门第,藏书丰富,虽然用汗牛充栋来形容有些夸张,但在御新国还真找不到几家,当然皇家不算。除了这个公共书房,两边厢房也各有一个书房,那是两个公子专用的,不过自己如果想看那也是没有问题的。想来真是把自己当作一家人,一点也不藏私。

看着书架边挂着一本疑似目录的书,取下来翻开一看,大多是繁体字,也有类似于现代的简体,不过不多,看着还是能勉强知道个大概,这都要归功于前世的院长婆婆。院长婆婆小时候所学的就是先生教的繁体字,那时候简化汉字还没有普及。后来教自己识文读字的时侯习惯的就用繁体字,直到榆林哥哥来才改过来。那个时侯还被嘲笑八股,什么年代了还用这样的字体。现在想来,那些所谓的八股还是帮了自己的。

在目录册里挑了名叫《地理志》和《史文选》两本书回到了自己房间。要了解这个时空的地理状况和历史背景,这是必不可少的。看样子接下来几天,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两本书啃熟了。回头一想,只拿这两本书会引起别人怀疑,就又顺手拿了几本杂书来滥竽充数。

剩下的日子,恩心的生活可以用废寝忘食来形容。但在李伯和文书哥面前又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白天该做的事情一件不少的做完,晚上加班加点。不过李伯真是善解人意,看自己这两天晚上读书很着迷,也就强制性的什么都不让自己干,真正过上了大小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不过美中不足的是,晚饭的时侯夏公子每回都会问恩心对一些书的看法,也只好硬着头皮卯足了劲的东拉西扯,竟然都被侥幸的过关。不过这样几番折腾下来,不得不感慨演戏也是个很辛苦的职业。

就这样大概躲躲藏藏的过了两周,总算是对这个时空有了比较系统的了解。

这是个三国鼎力的时代,分别是:御新国、朝阳国、玄鸣国。每个国家的土地面积都辽阔的相当于现代的中国,除此之外就是海洋和岛屿。也是根据不同的位置划分在每个国家的海域管理区内。

不过什么年代都不缺少野心家,时隔一些年头总有人想一统三国,战争总是难免的。当然结束一场战争就注定死伤无数,所以更不可能有计划生育一说。对于地多人少的国家,生育那是多多益善。但奇怪的是,那么多年过去了,统一的问题一直强势,当然也一直没能解决。

自己出现的日子恰是玄鸣国的君主挑起的统一战争,打了很多年,结果想当然的没有成功,但也让三国损失惨重,没个几十年的修生养息还真难缓过劲来。这也就意味着不管三国私下里有什么小动作,但大的战争暂时是不会有了。

分析的结果对恩心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对于生活在和平年代的自己,战争当然是没有最好喽。不同于中国古代的三国时期,恩心认为像这种互相制约的状况对老百姓会比较好。毕竟土地太辽阔了,一个君王总是有照顾不到的地方。另外,一旦出现一个暴君受苦的还是老百姓。三国鼎力,老百姓有一定的选择性,反而会比较好。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让恩心比较意外,三国交界的林坡镇竟然是三不管地带。说是镇子,面积可不小,相当于现代的一个县级市。三不管的原因是,那里是三国默认的战场。每次战争后都是被夷为平地。但占了三国交界的有利位置,贸易却是相当火爆。是每个国家对外贸易的重要通道之一。但可悲的是,鼎盛的时侯又是三国争抢的目标,因为挣来抢去也没个结果,久而久之就成了三不管地带。这是商家最喜欢的地方,因为不用交税啊。所以整个大陆有名的商号在那里都有分号。但非常时期虎口拔牙的下场是血流成河,对于权利和天下,谁会关心商人的死活呢。想来,这个身体主人的父母也是走商时不幸的卷了进来吧。

纵观整个大陆,除了御新国的君主在战争中病逝,新君是刚登基不久的年轻人外,其余两国的国君均是正当壮年,形势还是有些偏移的。

御新国除了边关外,其余的地方都犹如江南,物产富饶,这也是令历代野心家们偷窥的原因之一。不过如果这位新君能看清形势,励精图治,利用本国的优势发展的话,前景还是很可观的,况且人杰地灵,御新国也不缺能人异士。

看完《地理志》,就是《史文选》。夏家确实厉害,竟然还是没有删减的原始版,这样的绝版,对历史的评价要公正客观的多。三国历来的君王、能人轶事个个都有记载,但人物太多读起来伤神费力。粗略的看了看御新国的历史名人,至于另外两国嘛,恩心打算暂时不做考虑,以后有空再慢慢深入研究吧。

理了理思绪,恩心拿起笔,习惯地再练习一篇毛笔字。好在有前世的功底,写出十岁孩子的水平还不算太难。

最近两天,恩心已经可以试着和文书哥聊些御新国的名人轶事,旁敲侧击,也从他那里受益匪浅。初来的紧张感在适应中慢慢缓解,心里也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