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四十章 把酒黄昏后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91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日子就这样不紧不慢的流淌着,篮雪傲回去了,逸冰回来了,反复之间,唯一不同的只有多了一个苏睿而已,每天清晨醒来都能见到那家伙在那精神抖擞的打拳,身手矫捷,是个练家子。偶尔也会和恩心“切磋”一下剑法,但两人都不在一个层次上,简直就是鸡同鸭讲。

今苏睿终于回去好好办公了,恩心像往常一样,在荷塘边的亭子里拨弄着自己的琴弦。一曲弹罢,见逸冰一脸沉思的站在自己身后。

“逸冰,怎么啦?”

“公子所料不假,那人真是来赴约了。”

说完递上一封信,明黄的颜色,那是皇家专用的信纸。恩心拆开,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只有短短的一句话:把酒黄昏后。

他果真是来了,说的也是,再过两个月就是秋天了,再等这荷塘美景就是明年了。难怪最近篮雪傲和苏睿都好忙的样子,现在想来大概是被他有意支开的。没想到他对这水云间掌握的还挺清楚的。既来之则安之,自己可要好好准备一下,迎接他的大驾光临啊。

第二天一早,恩心就安排了下去,然后自己坐在望月阁的窗前焚香抚琴,顺便望着外面的青石小路。直到在路的那头见到一人一骑往这边赶来,拐了一个弯终于见到正面了,朴实的衣衫,很难和朝堂上那明黄的身影重合起来。见到此景,恩心决定弹一曲来映衬一下。

漫漫长路远冷冷幽梦清

水里一片清静

可笑我在独行要找天边的星

有我美梦作伴不怕伶仃

冷眼看世间情

万水千山独行找我登天路径

让我实现一生的抱负

摘下梦中满天星

崎岖里的少年

抬头来向青天深处笑一声

我要发誓把美丽拥抱

摘下闪闪满天星

俗世翩翩少年歌一曲

把心声写给青山听

漫漫长路远冷冷幽梦清

雪里一片清静

可笑我在独行要找天边的星

有我美梦作伴不怕伶仃

冷眼看世间情

万水千山独行找我登天路径

——来自《摘下满天星》

弹唱间,恩心知道他听到了,因为此时他停了下来正在那倾听。甚至还环顾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恩心知道他看不到自己,那条蜿蜒的青石路被两旁高大的垂柳把视线挡的严严实实,只有再转两个弯才能豁然开朗看到自己水云间的大门,这会儿也只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一曲弹罢,恩心就站起来,靠着窗,饶有兴趣的等着那人来到自家的门前。那神情颇有些等猎物上钩的感觉。

看到他见到自己水云间的惊讶,也看到他打马踌躇的样子。看样子,自己要主动一些了。吩咐逸冰前去门前迎接一下,当然是假装不经意间看到。不一会儿就见逸冰按照自己的交代有礼的上前询问,然后是请客进门,再接下来就是等自己上场了。

“公子,那位贵客已经到了。”

“他真是放心啊,一个人也不带。”

“想来这次是秘密出宫的。随从应该是有,但不会轻易现身。”

“那我们下去会会我这位特别的贵客吧。你让李叔他们好好伺候着,别怠慢了,我马上就下去。”

“是。”

恩心对着镜子整了一下自己的仪表,然后自信的笑了笑便翩然的下了楼。

一脚刚踏进客厅,就见皇甫轩正端着茶杯望着自己。

“今日风和日丽,不想却是贵客临门,鹤舞有失远迎。”

“出门在外还鹤舞公子不必多礼。黄某久闻鹤舞的水云间雅致非常,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皇公子过奖过奖,希望鹤舞的偏院小宅也还能入你的眼。”

“何止是入眼,简直就是喜欢的紧啊。”

“那鹤舞不胜荣幸。”

“刚来时,听到有人在弹唱,听声音应该是鹤舞公子吧?”

“闲来无事弹点小曲,自娱自乐罢了。”

“我听到歌中唱到‘有我美梦作伴不怕伶仃,冷眼看世间情’,鹤舞真是脱俗啊。”

“脱俗?鹤舞也是‘要发誓把美丽拥抱,摘下闪闪满天星’的俗人罢了,让皇公子见笑了。”

“我以为今天会有幸见到水云间的女主人,怎样清一色的男人?”

“皇公子真会开玩笑,鹤舞如今还是孑然一身,哪来的女主人啊。难道皇公子有心介绍与我不成?”

“那日秉烛夜谈不是说,你的心独属一人吗?”

“是啊,人总有想要却总也得不到的东西,包括感情。”

“能让鹤舞公子如此朝思暮想,想必那位女子一定不凡。”

“也没什么,只是情人眼里出美人罢了。”

“世人皆爱美人,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难道鹤舞不是这样想的吗?”

“我不是英雄。对于我来说,爱情不关乎年龄、样貌、家世和性别。爱就爱了,还想那么多干什么呢?等到那个时侯还要去想什么得失,那一定不是真正的爱情。”

“你的观点很特别,特别是对于你这样一个样貌、才学不凡的人来说。”

“样貌、才学,那只是世人厚爱而给予我的,鹤舞本身也不过普普通通的人一个。”

“你不知道过份的谦虚有时侯是一种骄傲吗?”

“呵呵,说得有礼。皇公子这一路走来舟车劳顿的,想来有些累的了吧,要不鹤舞先安排歇息一下?”

“好,还请鹤舞公子前面带路。”

“那这边请。”

“这是鹤舞住的小院吗?亭台楼阁还挺雅致的。”

“皇公子喜欢就好。皇公子,您觉得这间厢房怎样,还满意吗?”

“雅致不失贵气,很好。”

“那皇公子就先歇息片刻,我去前面吩咐下人准备点酒菜,一会再见。”

见鹤舞出去,皇甫轩这才仔细打量这个小院,环境不错,空气中还弥漫着莲香。庭院里种着一些在御花园里没见过的花草,生机怏然。两院相隔的墙壁上满满的爬山虎,那望月阁的屋檐上还吊着小小的铜铃,风一吹,满目的碧绿和悦耳的铃声,感觉很是美妙。这个鹤舞还真是个会寻找生活乐趣的人啊。

自己住的这间厢房,就在望月阁的旁边,一面双开的大窗子临着院子里的花圃,可以望见对面那面绿墙。屋里光线很好,文房四宝、琴棋书画一一俱全,琴旁还有一个躺椅。不远一个木架上还放着一盆开的正艳的盆栽。床铺上的绣品典雅大气,就是以一个皇帝的眼光来说也是名贵不凡的,床上还放着几套叠好的衣服,都是自己的尺码。看样子也是一早就准备好的,真是细心。

晚些时候,恩心来叫皇甫轩前厅用膳。走近房门,见他正坐在床上一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想必是有些累了。

“有些疲惫吗?那午餐后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了,可能有些日子没有骑那么长时间的马了,一时有些吃不消。”

“需要我帮你按摩一下吗?”

“怎么,鹤舞公子还有这一手啊,这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啊?”

“只是个小技巧罢了,不过效果不错哦。”

“那就让我感受一下?”

恩心没再说话,走上前,凭着前世给院长婆婆按摩的记忆,给皇甫轩按摩起来。力道不轻不重,皇甫轩觉得很受用,扭过头看向鹤舞,见他神情温柔,像是在回忆着什么。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边还有一丝浅笑。氛围很安静,两人就这样静静的,一个坐着一个站着,沉醉在各自的世界里。

午饭是安排在小院的偏厅里,回廊外凉风习习。饭菜不多,简单的四菜一汤,但个个都很精致,另外还有一壶清酒。

“鹤舞,你的厨子的手艺赶上我的御厨了。这是我吃的菜式最少,却饭吃的最多的一次。”

“合你的胃口就好。有时候菜不在多,而在吃的人的心情。”

“说得有理,经过饭前你的按摩和这酒足饭饱,我现在真是神清气爽啊。”

“那鹤舞带皇上参观一下我的水云间可好?”

“皇上?”

“呵呵,一时忘形了,还请皇公子见晾。”

“算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走吧,带我参观一下你的宝地。”

在恩心带着皇甫轩前面后面转了个遍后。

“鹤舞,你这水云间的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相差甚远啊。”

“呵呵,让皇公子见笑了,我的这几个下人都是闲不住的庄稼把式,平时干起农活来特别起劲,一闲暇下来就浑身不舒服,老在我面前叽叽咕咕,我这当主子的也实在是烦了,也就让他们自己折腾去了,不过有段时间比较夸张,鸡鸭鹅满院子飞,我是彻底怒了,他们才收敛一些没有热心过度把这整成农庄,结果就是你看到的现在这副模样了。”

“哈哈,你对你的下人真是好脾气啊,不过为什么对我却是一副有仇的样子?”

“呵呵,皇公子还记得御花园的事情啊?人总有糊涂的时候,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一定会和颜悦色而不是圣前失礼了。”

“那样我今天也不会来这里了,也许这就是人们说得缘分吧,只是我们结缘的形式有些激烈。”

“我们去荷塘怎么样?现在真是采莲的好时候。”

“好啊,我还没采过莲呢,想来也别有一番乐趣。”

说着两人就解下栓在荷塘边柳树下的小船,恩心划着小船两人向莲花深处划去。皇甫轩坐在小船的这一头,望着对面用心划船的恩心。看来他的心情也很好,一脸笑容的望着自己,那笑容在波光凌凌的荷塘里显的有些忽明忽暗。

“皇公子,你看。这些菱角很嫩,你吃过吗?”

“好像很少吃,上次的记忆还是小的时候。”

“那我剥一个给你。”说完,剥了一个白白嫩嫩的菱角递到他的面前。皇甫轩有些迟疑的接了过来,放进了嘴里。

“很甜,对不对?”

“嗯,味道不错。”

“我刚来这里的时候,自己还比较穷,只买了一个小院还是荒芜了的。那个时候这个荷塘帮了我很大忙,这里的莲蓬、莲藕、菱角还有鱼虾让我卖了不少钱,那年的冬天也过的格外的幸福。”

“鹤舞很容易满足呢。你的歌很好听,唱个小曲来听听吧。”

“你想听什么歌?”

“今天天气很好,唱点柔美的吧。”

远远地见你在夕阳那端

打着一朵细花纸伞

晚风将你的长发飘散

半掩去酡红的脸庞

我仿佛是一叶疲惫的归帆

摇摇晃晃划向你高张的臂弯

苍穹有急切的呼唤在回响

亲亲别后是否仍无恙

来吧让我们携手共行

追逐夕阳的步履

走在林间的小径

漂过清清小溪

那儿有一座小小蜗居

等待着我们踏着夕职归去

“这是一首唱给某个女子的情歌?”

“算是情歌吧,能和所爱的人如此,不是一种幸福吗?”

“这也许是你这种人追寻的幸福吧,至于我,那是奢侈。”

“幸福无处不在,就看你愿不愿意去把握。”

“有时候你潇洒的让我嫉妒。”

“可天下最让人嫉妒的却是你啊。你拥有很多人梦寐以求的荣华富贵和权利。”

“这就是你说的换位思考吗?”

“嗯,很多问题换个角度就会有意外的收获或者不一样的看法,特别作为一个帝王。”

“你总不忘时刻给我说教。”

“这是朋友的忠告。我都没有和你要学费,你还意见那么多。”

“这就是你的把酒黄昏后?”

“重要的不是酒,而是这里难得的静谧可以让你无限放松,就当偷一次懒,没有早朝,没有江山,把时间真正留给自己来支配,养精蓄锐然后等待下一此的较量。”

至荷塘泛舟、月下把酒言欢后,这晚的皇甫轩睡的格外的沉,梦里除了淡淡的荷香,什么都没有。第二天清晨在公鸡打鸣声中醒来,窗外阳光明媚,又是一个值得期待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