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四十四章 苏睿的烦恼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76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一早,恩心对着镜子,拿发簪竖起自己的头发,蓝雪傲从门外进来走到她的身后,赞道:

“真是男装女装两相宜,没见过比你更适合的了。”

“是吗?那哪一个更好一些?”

“不好说,独处的时侯喜欢你的女装,温和娴静;在外的时侯更乐意见到你的男装扮相,潇洒儒雅。”

恩心没再说什么,记得前世有个大美人叫林青霞,有人说:她穿上女装就是最美丽的女人;穿上男装就是最靓的男人。这点自己在《笑傲江湖》和《东邪西毒》里可是见识过的。不过和她相比,自己的男装缺少点英气,女装缺少点柔美,但都是没有棱角,这也许是自己的个人特色吧。美人迟暮,对于容颜,没有不老的神话,只有不老的精神,这一直是恩心坚信的,所以庆幸自己没有什么绝世的容颜。

梳洗完毕,两人用完早餐就直奔苏睿的府邸,那个骗吃骗喝的家伙难得大方的请自己去他那里做客,这样的机会怎能错过呢?

苏睿也许不是特别文雅的人,但奇怪的是对于雅的事物却非常偏爱,比如说那清风阁,比如那青莲姑娘,比如说这苏府,里面的格局真是雅到极致了,让恩心叹为观止。

没有见到传说中的妻妾成群,只是一壶酒,三只杯子。于是乎,三人在苏睿湖边雅致的亭子里,谈天说地,不亦乐乎。

“苏呆子,你的事情终于忙完了?”

“蓝狐狸,不要说我了,你也不是一样。不过也奇怪,前段日子皇上那么急着让我办的事情,这会儿完成了,也没见到有多么大的响动。”

“上面交代的事情,你去完成就行了,想那么多干嘛?”

“说的是这样没错,但据可靠消息,我们的圣上最近心情不错,朝堂上的人都看得出来。你说前一段时间他干嘛去了,那么高兴。”

“你什么时侯关心起皇上的行踪啦?那是你管的了的吗?”

“明白上面的动向我们下面也好办事啊。官场不比你们商场,你是老大,什么都是你说了算。”

“皇上高兴不好吗?总比生气让人来的安心些吧?”

“我觉得和他的秘密出行有关,剩下的就是鹤舞老弟的宝盒锦上添花了。”

“呵呵,是吗?那真是鹤舞我的荣幸了。”

“还有一件事情比较奇怪。”

“什么?”

“那就是皇上撤销了寻找小娘娘的告示。你说是已经找到了?还是已经放弃了呢?”

“我们俩怎么知道,在朝堂上混得貌似只有你一个人吧。”

“呵呵,是这样没错啦。只是让你们帮忙分析一下嘛。”

“那苏城主希望是哪一种呢?”

“我当然希望是第一种喽。宫里女人虽多但聪明的没一个,要辅佐圣上,那也得有两把刷子才是。”

“鹤舞觉得此话诧异,宫里的那些妃子若不够聪明,怎能在那样复杂的环境下立足呢?”

“那些小聪明能成什么大事?历来这样的小聪明后宫里还少吗?”

“那若是第二种呢?”

“那实在是可惜了。”

“苏城主见过小娘娘吗?听说长得有些丑,皇上并不喜欢。”

“我是没见过,但老师见过。听说也是气质绝佳的人,老师的眼光那么高,他都说好了,那能差到哪里去?”

“可太聪明的女人会让男人有些消受不起,毕竟在那样的女人面前会很没有优越感。”

“可皇上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这样的人放在宫里贡着就可以了,又能安抚民心,又能辅佐我朝,不是一举两得吗?”

“若那个女人不愿意和那么多的妃子共侍一夫呢?有才气的人都很骄傲的。”

“啊?那有可能是我们的皇上被人家嫌弃了吗?太不可思议了。”

“谁知道呢?不是所有的女人都想当皇后的。如果她真的有心,老老实实的待在单文镇不就好了,反正到了时间皇上就会娶她进门。可她跑了,说明是无心于后宫的。”

“鹤舞老弟分析的有理。看样子,两个人都没有那个意思,御新国是要少了一段佳话喽。可惜了,难得出现了一位真命天女。”

“没什么可惜的,万事顺其自然吧,很快大家就会淡忘此事的。不久以后,又会出现一位贤德的皇后。”

“贤德皇后不稀罕,只是多少有些遗憾。”

“你担心什么,皇上都不着急,你在这瞎操心又有什么用呢?”

“食君之禄,忠臣之事啊。”

“没想到你那么忧国忧民啊?真是看不出来。”

“蓝狐狸,你出了会泼人凉水,还会做什么?”

“当然是还会赚钱喽,这可是我的强项。”

“要说赚钱,最近可是出了一个热门的事情。贞恩城你们知道吗?原本我以为是和小娘娘有关,后来发现不是的。那城里的人大多是无家可归被人收留的,所以称为贞恩之城。不过我对那个背后神秘的城主倒是挺好奇的。”

“那个新城我当然知道,我在那设了很多的店铺,现在生意很好,也赚了不少钱。等那城彻底完工了,我就在那里建一个别院,买个整条街来扩大我的生意。不管那个神秘人是谁,这对我们商人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鹤舞也觉得那是个善举。既给了别人生存的地方又可以方便三国贸易,很好啊。不过那个三不管的地方现在很引人注目吗?”

“是啊,连皇上都关注了。听说那新城规划的很好,未来前景可观。照这样下去,又是被三国抢夺的肥肉。”

“那些商人岂不是又要遭殃了?”

“难说,不过现在三国战事刚平息不久,应该不会再为一个小城而打动干戈,怎么想都不合算啊。”

“那现在大家议论的重点是什么啊?”

“还不是那位城主,越是神秘的事情越是能引起大家的好奇心。”

“那如果城主的身份大白于天下了,不就没什么好议论的了吗?”

“也许吧,八卦总是一时一时的,过了这个劲说不定也就没什么了。”

“鹤舞从进门开始就发现大哥今天情绪有些低落,不知所谓何事啊?”

“哎!不提也罢。老师门下的学生大部分都进了朝堂,除了这只狐狸外。要说老师最得意的学生有三个,鹤舞你知道是哪三个吗?”

“鹤舞不太清楚,大哥说来听听?”

“这三个人就是皇上、夏文书和蓝雪傲。一个是君王,一个是下任的宰相人选还有一个是未来整个大陆的首富,你说这能不让老师得意吗?”

“就名气来说,可以说是得意门生。但林雅瑟是和何许人也,他会那么看中那些吗?”

“老师当然是谁都看重了,但同样是一个老师教的,却差那么多。最近的事情可真是乱啊。”

“怎么了苏呆子,朝堂让你很郁闷吗?以前在书院的时侯,那不是你一直追逐的梦想吗?”

“那时候单纯的只想找一个舞台来施展自己毕生的抱负,理所当然的就入朝为官了。可是现实和理想总是有着很大的差距,事实是,朝堂里除了理想还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去应付,真是劳心劳肺的啊。”

“大哥还是想开点的好,朝堂是辛苦很多,不过每个位置都有其难处,就算雪傲也是。说句不好听的话,也许今天他是首富,可能哪一天也会因为什么原因而变得身无分文。世事无常,也就是如此。”

“不是吧,蓝狐狸那么精明,他怎么会有那一天?”

“只是打个比方而已。不过历来的官场都一样,就大哥的智慧也是如鱼得水的。更重要的是,当今的圣上英明、年轻有为,这朝堂之上你的未来也是大有前途。这样一想,我不知道大哥还有什么郁闷的。最主要的是,你已经在官场生根了,不可能像我一样说走就走。”

“鹤舞说的也是很在理的。只不过这两天的很多事情让自己钻了牛角尖,现在被你们这样一说,反而轻松了很多。难怪世人都说知音难求,想我苏睿府上妻妾成群,幕僚也有不少,但能体会我心情一二的还是两位。遇见你们是我的荣幸,来,为我们的相遇干杯!”

见苏睿又有些活力了,两人也不再客气的一饮而尽。接下来没人再去谈国事,很八卦的家长里短,氛围也轻松了很多,直到日幕时分两人才告辞回到水云间。

回去的路上。

“雪傲,我就奇怪苏睿怎么会请我们喝酒呢,原来是有心事啊,可具体为何他也不说,你知道是什么吗?”

“可能最近情场、官场两不顺吧。青莲姑娘最近无故的远离他,官场上还不小心得罪了小人,被人在皇上面前参了一本。”

“老实说他对青莲姑娘半真半假,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至于皇帝,他大可不必担心。前一段时间,皇甫轩来水云间,我可是特意带他逛了玄武城。当时他对苏睿的成绩那是赞不绝口的,没道理被一个本子动摇。”

“话说的没错,不过苏睿是个很小心的人,从不会给人落下把柄。这次不是疏忽了,而是有人故意给他穿小鞋。”

“为什么?他虽说也是林雅瑟先生的学生,但只是一个城主,在朝堂上也没什么多大分量啊?”

“只因风liu惹得祸。早些年惹了一桩风liu帐,只是那时候少年轻狂也没怎么在意。可后来那位女子入了宫做了妃子,就铁了心要报复。加上那女子的家庭背景比较雄厚,所以这次苏呆子是踢到铁板上了。”

“哈哈!前段时间还和我吹嘘自己的风liu史,这下可好,自打耳光。难怪今天拐弯抹角的也不肯说出实情,想是怕在我面前丢了面子。那事情严重吗?能不能摆平?”

“不好说,除了这位女子,他也得罪了些权贵,看样子是有苦头吃了。不过你放心,就像你说的那样,皇上只想给他一个教训,不会真把他怎么样的。毕竟他是皇上的心腹,是花了很大功夫培养起来的。”

“你这一说我就放心了,老实说在这玄武城他真没少帮我,虽然有一部分是因为你的嘱托,但我还是蛮感激他的,不希望他阴沟里翻船,那比让他死还难受,其实也是个很骄傲的人啊。”

“你把他看的很透,难怪他视你为知己。”

“也许在某些方面我们比较相似。好了,说完他,你呢?皇上这次没有为难你吧?”

“现在才记得关心我?”

“少来,我的关心是放在心里的,不过还是要你嘴上确认一下。”

“嗯,这句话听着顺耳多了。皇上不会将我怎么样,御新国有近一半的财富都掌握在我的手里,如果我垮了,那对这个国家的经济命脉是个巨大损失。”

“自信是好的,但还是万事小心。”

“怕我像苏睿一样倒霉?”

“有了苏睿这个先例,还是小心的好。你的生意遍布三国,不同于皇甫轩,那两个君王可不是吃素的。”

“好,我听恩心的,以后做事再多一个心眼。”

“乖,真听话。”

“喂,你刚才说什么?小丫头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叫我小丫头?你是老头子吗?”

恩心笑着在前面策马狂奔,蓝雪傲在后面猛追,嘴上还不停的念叨。一追一赶和着笑声消失在日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