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四十六章 火烧水云间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441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恩心最近很忙,忙得甚至忘了今夕是何夕。等到自己终于闲下来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十五岁了,离那个敏感的十八岁还有三年。

年末年初的时候那个牧涯真的帮自己减轻了许多不必要的应酬,让自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基于这一点,恩心对他真得很满意。但前车之鉴,自己还是不敢放心的去用他,这算不算是对他的雪藏呢?有时候也在不经意间看到他略显哀怨的表情,但自己不是一个人,总的对那些跟随自己的人负责,不能因为一时心软而害了大家,虽然这样一厢情愿的想法不一定就是对的,但自己真的范不起那个错误。

贞恩城现在离自己的目标又进了一步,看着自己亲手打造的王国,每次站在那个城头都有着无比的自豪感,虽比不上君临天下的威武,但那些欣欣向荣的景象和对生活充满了希望的人们,让自己真真切切的感到自己是真正被依赖和需要着的。

现在的鹤舞将慢慢的淡出人们的生活,就像当年的恩心慢慢的淡出单文镇,淡出御新国一样,自己又将以另一个全新的身份活跃在这贞恩城里。皇甫轩也罢,夏文书也罢,都会慢慢的接受这样的结局的,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现在又是一年春草绿了,李叔他们又开始忙起了自己的屋后产业,从外回来的恩心又开始一个人无所事事了。今天三人去了城里办事情,恩心一个人在荷塘边溜达了一圈后准备回自己的望月阁,路过牧涯的房前时感觉有什么不对劲。想了半天才明白过来,自己今天貌似好半天都没见到他了,平时不管怎样,只要自己在水云间他都会来和自己打声招呼顺便两人下下棋。有些疑惑,过去轻轻的敲了敲他的房门,半天也没见有人反映,难道外出了?可马车被李叔他们用了,自己的黑骑士还在马棚里啊。觉得不可能,就索性推门进去了。当恩心见到房内的情形时非常庆幸自己这个时候进来了。

牧涯此刻正躺在床上,额头已是大汗淋漓了。恩心探手摸了一下,那烫手的温度让恩心很是自责。毕竟是自己府上的人,尽然让自己忽略自此。他此刻大概是不清醒的,眉头紧皱好似很痛苦,恩心按照前世自己照顾生病小朋友的方法,打来一盆水,把拧干的湿毛巾放在牧涯的额头上。摸了摸汗湿的里衣,以防病情加重,恩心也不管什么男女之别,心无旁骛的给他换上干的衣服。也许是平时对他有些内疚,恩心从未如此正面的打量过他。身高比自己矮一些,大概也就一米七四的样子,但在文人里也算是玉树临风了。皮肤和自己一样白,长相也许在自己见过的人里面算不上怎么突出,但他是那种前世人们常说的阴柔美的男子,还是挺耐看的。他很聪慧,近十年的官场熏陶让他有着旁人没有的嗅觉和机敏,可这种聪慧让自己多多少少很忌讳的吧。见过他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样子,感觉浮夸的不真实。就像一棵墙头草,不知道下一刻他会倒向哪一边。

可能自己坐在床边太久了,也许是现在舒服了一些,牧涯终于睁开了那双狐狸眼,恹恹的没有了往日的精光,表情看起来极其可怜。

“牧涯,现在感觉怎么样?好些没?”

“现在感觉好多了,鹤舞公子怎么在这里?”

“今天没见到你,就过来看看,结果看到你病了,身体不舒服怎么都不吭一声呢?万一有个什么的,那该怎么办?”

“公子是在为我担心吗?我以为自己被彻底忽略了呢。”

“为什么这样想呢?我只是最近有些忙,还请牧涯不要太在意。”

“呵呵,也许你将我带进水云间是为我好,但在这里我却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

“你不喜欢这里?很意外呢,我以为每一个人都和我一样喜欢这里呢。看样子我是过于一厢情愿了。既然这样我也不说什么了,那等你找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就和我说,看我能不能帮的上什么忙。”

“那就多谢鹤舞公子了,牧涯现在有些累了,还请公子先回吧,免得传染给你。”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李叔他们也该回来了,一会儿我让他给你熬些清淡的小米粥。”

“那有劳公子了。”

“嗯,现在还是春寒料峭的时候,虽然阳光不错,但还是注意照顾好自己,有什么需要不要客气,一定要记得和我说噢。”

牧涯没再说什么,直到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才眼睛有些湿润的闭上了。自己刚才说了气话,以为他总会适当的安慰两句并试图挽留一下,可什么都没有,象是巴不得自己赶紧走人似的。呵呵,自己在这幻想着什么呀,以为他那么温柔的照顾自己,多多少少是在乎自己的吧,其实什么都不是吧。现在还厚着脸皮赖着这里有什么意义呢?

恩心回到自己的房间感觉心里闷闷的,原来那个家伙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水云间啊。虽然平时不敢放手去用,可真要走人了,还是有些可惜的。算了,也不能强人所难,所谓强扭的瓜不甜。走了也好,省得两人这样别扭又尴尬,相处得辛苦。

最近蓝雪傲和苏睿都很少来自己这里了,大概是新的一年要忙得事情太多了吧。环视着自己苦心经营了近三年的地方,不禁感慨良多。现在水云间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因为都被自己以不同的方式投资到贞恩城里去了,这些内情除了逸冰没有一个人知道。因为不久的将来这里将会是空壳一个,那时候自己人去楼空,关于鹤舞的神话也将到此结束。虽然有一点点惋惜,但人生总是这样,能舍才能得。这也算是自己人生旅途中一道逝去的美丽风景吧。

窗外已经夕阳西下了,不知道牧涯的身体怎么样了,还是下去看看吧,这样自己也安心点。礼貌的敲了一下门,然后推门进去。床边的柜子上有一个空了的碗,看样子胃口还可以。看着沉睡中的人,摸了一下额头,好像已经退烧了,明天再休息一天大概就能痊愈了。顺便替他掖了掖被子,然后放心的离开了。此次恩心和牧涯都没想到,这次意外的误会提前加快了恩心的计划。

剩下的日子恩心和往常一样,但和牧涯的关系好像更隔阂了。虽然表面上一切照旧,但两人自己心知肚明的知道一切是不一样了。五月的时候,水云间又变得风情万种起来。恩心带着李叔三人去城里逛街,原本打算叫上牧涯的,但他却阴阳怪气的拒绝了,没做他想,四人就去了城里。可当几人高高兴兴的回来时,看到了惊天动地的一幕——火烧水云间,曾经那么雅致的地方现在整个被大火包围,而更让恩心等人意外的是,牧涯一脸狂躁的对着大火狂笑,那个样子像个疯子,像个不顾一切的报复的疯子,手里还拿着一个油罐,真相不言而喻。云峰和李叔与复生三人彻底的怒了,自己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家,却被人毫不犹豫地一把火给烧了,想到以后又要无家可归,三人一起拼了命似的把牧涯往死里打。

恩心站在不远的地方,就这样毫无反应的看着暴怒的三人和那个不知悔改,还用挑衅的眼神望着自己的牧涯。奇怪的是没有心痛,而是意外于牧涯的反应,就算再不喜欢水云间也不至于把它烧了啊?看着被打得奄奄一息的人,恩心才从思绪中反应过来,忙上前制止道:

“云峰,你们快住手!”

说完就强硬的拉开云峰死死勒住牧涯脖子的手。看着主子生气了,三人才恨恨的推开了牧涯,去到已经变得断壁残垣的水云间面前号啕大哭。恩心没有去劝慰他们,就让他们发泄一下吧,顺便悼念一下那逝去的日子。最难办的还是眼前这位,自己真是有些搞不明白了,他到底是想干什么呢?想不通,只好无奈的问:

“牧涯,能说说你这样做的理由吗?”

“哈哈,鹤舞公子你可真是冷静啊,在我烧了你心爱的水云间的时候,还能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问我。”

“若我失控,你就会高兴吗?”

“是啊,你从来不给我证明的机会,在我想痛改前非报答你的知遇之恩的时候。你可以把自己的信任给水云间的每一个人,却独独赁奢给我分毫。半年了,我就这样白白的浪费着自己的光阴,幻想着你肯接受我。可是我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在我试着向你摊牌的时候,你连试图挽留都不曾有过,我到底算是什么呢?我要走了,既然大家都认为我不是好人,那我就小人做到底吧,我要报复你,这样起码你还能记得我,就算是因为恨也好。”

看着歇斯底里的牧涯,恩心有些释然,也许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没有掩饰和隐藏。其实这样的他反而让恩心有些动心,并诚心接受,虽然这代价大了一些。伸出手搂住因为激动而摇摇欲坠的人,任他发泄似的抓住自己,趴在自己怀里痛苦大哭。这样的情形让恩心有些性别颠倒的错觉,就像一位男子搂着失意的女子一样。

“你这样又何苦呢?报复我会让你开心一些吗?可我怎么发现你更痛苦了呢?”

“痛苦?你怎么不认为我是乐极生悲呢?”

“是吗?那刚刚你为什么不还手?由着他们把你打成这副模样?”

“我手无缚鸡之力。”

“那你现在把我拽的那么紧干嘛?这力道都可以杀死一头牛了。”

牧涯没有因为恩心的玩笑而放手,反而死死的搂住了恩心,抓的更紧了。

“不要哭了好吗?你看,你一把火烧了我的全部家当我都没哭呢,你这个始作俑者怎么哭个不停啊。”

“你为什么不难过?这是你的得意之作,以为你会发狂呢。”

“会有些失望吗?”

“现在才悲哀的发现我对你一点都不了解。”

“想了解我,你以后有的是时间,而这次我也会给你机会来了解我的。”

“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要不然怎么样呢?把你送官吃牢饭?那谁来赔偿我的损失呢?”

“那你想怎么样?”

“用你一辈子的衷心来还我吧,虽然也不一定能还清我的损失,但我想给我们彼此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有没有人说你很会做生意啊,不去经商简直是太浪费了。”

“很多啊,你是第六个,说不定以后还会有更多的人这样说。”

“有个疑问。”

“什么?”

“鹤舞是女子吗?”

恩心有些惊讶,但也没打算隐瞒。

“你是怎么发现的?既然知道还这样搂着我不会觉得失礼吗?”

“在我喜欢上你的时候。这种机会以后不会有了吧,既然这样还管他什么失礼与否?”

“牧涯,收回你的感情。你知道,我不会给你任何回应的。”

“未来谁知道呢?喜欢你是一回事,但也请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这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啊。是啊,都说不会让我为难,但你可知道,在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让我为难了。”

“那也对不起了,我不打算收回我的感情。”

“知道我为什么不敢用你吗?因为你太聪明,聪明的让用你的人没有归属感。”

“我不会背叛你的,永远不会。”

“好,我信你这一次。”

恩心最后也没推开牧涯,任牧涯把自己月牙白的长衫给揉的跟抹布似的。后来想到还有三个家伙被晾在一边,才轻轻的推开牧涯,来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三人面前。

“好了,主子我都没哭,你们哭个什么劲啊?”

“公子,我们又没有家了。”

“怕什么,有公子在就有你们的家。行了,此处既然已经变成了废墟,咱们就去别的地方吧。那里一样可以种菜养鸡,还可以卖家具。”

“公子说的那是什么地方啊?”

“贞恩城,那里是公子我的产业。”

“啊?公子你好厉害啊,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那位神秘人物啊?”

“呵呵,不要太崇拜,未来还有许多事情呢,大家赶紧擦干眼泪,准备一下就出发吧。至于牧涯,你们以后不要太多怨言,虽然方法极端了些,但也是间接帮了我的忙。以后没有水云间没有鹤舞公子,大家以全新的身份去过全新的生活,都记住了吗?”

“是,公子。”

看着又振奋起来的三人,恩心满意的笑了起来。回头望着有些难为情地牧涯,喊道:

“牧涯,走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随着这把火一起烟消云散吧,未来以全新的面貌站在我身边吧。”

“是。”

“那大家出发吧。”

第二天,当苏睿来到水云间的时候,见到的就是眼前一片还冒着烟的废墟,而里面的人却不知去向。一时之间,关于鹤舞公子神秘失踪的消息传遍各国,但时过境迁,渐渐的一切都像投入湖心的石子,涟漪过后一切又归于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