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四十九章 如此大年夜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535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今天是御新国传统的大年夜,一早碧落居就热闹的鸡飞狗跳的,这还要从李叔说起。

话说李叔为了给今年这么有意义的日子举办一个热闹非凡的晚宴,一早就和复生二人去府后的牲畜棚抓鸡抓鸭,宰牛杀猪的,可事与愿违,在打开外面的木门后,复生不小心将拴着几个木门的铁锁给拉下来了,这样可好,棚里的鸡鸭鹅还有猪牛羊都从敞着的门里跑了出来,重获自由的动物们兴奋的一路高歌,沿着府后面的偏门进了碧落居。如此这般,让好好的雅致的府邸变成了动物园。李叔看到两人无法改变现状了,又不敢惊动主子,只好硬着头皮去找逸冰大主管。

逸冰在万事面前不管多么难得事情都会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这下可好,看着面前一脸忏悔的李叔和复生,还有满院子的动物,也是难得的一副无语问苍天的无奈。没办法只好发动翰笙与惊云等人来将那些小家伙们重新归回原位。平时的大老爷们如今拿这些会飞会跑的家禽也是一副没辙的样子。等到恩心一早从楼上下来看到的就是满院子的鸡鸭鹅和一群手忙脚乱的下属,那幅笨拙的样子还真是难得一见啊。但恶趣味只能在心里嘀咕一下,表面上还是要一脸严肃的问:

“谁能告诉主子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正在忙碌的大家一听到主子貌似生气地样子,都很有默契的站在那里,还你望着我,我望着你的互相打哑语。

“没人愿意说?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那好,逸冰,你这个大总管来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回公子,原本厨房那边想今天做些丰盛的晚餐,可因为意外就成了这样了。”

“那你们就这样打算徒手的将它们一个个逮回去?我记得鸭子是可以慢慢赶的,李叔你养了这么久没有什么好的经验吗?还是因为急晕了而忘记拉?”

不看一群人恍然大悟的样子,又道:“在午饭之前赶紧把我这个府里恢复到原来的样子,逸冰,你跟我出去一趟。”说完潇洒的披上披风出了府,留下一群面面相觑的众人。

恩心首先去了城外的贞恩村,见村外的大门上已经早早的贴上了福字。进了大门,见每家都是年味十足的样子。村里认识恩心的人都纷纷上前打招呼,还有更热情的要恩心留下一起吃年夜饭,被恩心婉言拒绝了。

回来的路上,外面积雪有些深,还飘着小雪,但恩心的心却异常的温热。转过头看向旁边的逸冰,说:

“看样子今年的除夕都很热闹啊,我们碧落居也不能太过于冷清啊。你们都偷偷排练了些什么节目啊?”

“节目?大家最近都很忙,大概会让公子有些失望了。”

“那就临场发挥吧,虽然你们都是没有什么幽默细胞的人,但没办法,主子我就是喜欢热闹。”

“既然这样,那我想大家不会让主子失望的。”

“那我很期待呢。”

“接下来公子还打算去哪里?”

“哪也不去,我们两人策马去城外溜溜吧。”

说完两人去了城外的山坡旁,恩心停马望着远处广袤的沙地,问身边的逸冰。

“这个地方的尽头是哪个国家啊?”

“是朝阳国,另一边的尽头就是玄鸣国了。”

“这两个国家的国君都是人在中年,那他们可有比较中意的接班人啊?”

“玄鸣国有一位王子,在民间风评不错,当年的单文镇商货展,他可是代表自己国家参加了地,公子可还有印象?”

“有些印象,当时他的年龄也就二十岁的样子,算来现在该有二十五岁左右了。他娶妻了吗?”

“公子好记性,那位王子今年尚未娶正室,不知公子为何有如此一问?”

“有时候有能力的人就未必有野心,那他国内可有足以匹配的女子?”

“听说他比较中意一大将军的女儿。”

“看样子,这人是有些野心的,婚姻都被他当作筹码了,再加上自己的能力,也许离自己的皇位不远了。那朝阳国呢?”

“朝阳国虽然王子也是颇多,但没有什么有能耐的。倒是一位亲王的能力很是卓越。”

“那位亲王我也是打过照面的,现在该是有三十五岁左右。想当年的商货展,说不定是未来三国君王的提前会面呢。看样子,以后要打交道的人都是有些棘手。皇甫轩我是交过手的,另外两个不知道怎么样?”

“公子打算有意的去结交?”

“如果可以,我是不喜欢和皇室的人有什么牵连的,但贞恩城未来的问题终是逃避不了的,还是早作些打算为好。”

两人就这样望着四面荒沙的地方,沉默良久。不久的将来这里会是什么一番状况,谁又知道呢?

下午等二人回到碧落居,大门外已经挂上了年节(类似于现在的中国节),连门口的石头狮子上都被美容了一下,进了府门,发现这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清静,仿佛早上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正在整理客厅的复生见公子回来了,赶紧讨好的跑了过来。

“公子,你可回来了。刚才铺里的各掌柜都快把咱们的碧落居的门槛都踏平了。”

“后来呢?这会儿我可是一个人没见到啊。”

“呵呵,那当然。早被牧涯给忽悠走了。”正说着,牧涯就从屋里走了出来。

“公子,回来啦。”

“嗯,你今天辛苦了。”

“还好,不过虽然是些掌柜,但可比玄武城的那些大佬们难对付多了,一个个比狐狸还精明。”

“呵呵,难得见你也有服软的时候,那我这贞恩商号有了那些精明的掌柜的,未来可是前景一片大好啊。”

“公子还真会往好的想。”

“难道不是吗?公子我高看你,如果对手太弱怎么能显示出你的强悍呢。”

“那牧涯在这里谢主龙恩了。”

“哈哈,不要那么客气。对了,这屋里现在都准备的怎么样啦?”

“一切都妥当了,就等着晚上开宴了。”

“那好,我们去看看去。”

晚上,外面华灯初上,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已经接连不断的想起了。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鞭炮炸开的味道。偌大的碧落居虽然只有八个人,但跑来跑去的各位还是把府里映衬得很热闹。忙了一整天终于可以开席了,恩心有些忍不住的提前去了主饭厅。

嗬!好家伙,那么多的菜式,都可以开个满汉全席了。待恩心坐定,一群人都陆陆续续的进来了,坐下之前都不忘夸李叔今天的成果,把那位大叔乐得眼睛都快没了。

动筷之前,恩心不忘感谢各位这一年的辛劳,率先站起来,举杯对在座的各位说道:

“这第一杯酒算是公子我敬大家的吧。也算是前世修来的福气,才能在今生遇到各位。这一路走来,辛酸开心我也就不多说了。未来的路还很远,我希望各位仍能相互扶持,不离不弃的走下去。也希望年年的年夜饭都能和大家一起吃。来,为了未来为了大家自己,干杯!”

接着八只青花酒杯清脆的碰撞,开启了晚宴的序幕。当然美酒佳肴之外还需要一些东西来尽兴才够热闹。恩心晃着酒杯一脸算计的望着身边得意忘形的家伙们。

“我说,今天那么难得的日子是不是来点节目助助兴啊?”

“公子有什么好的提议吗?”逸冰一脸配合的应和道。

“那大总管说呢?”

“那就每人轮流表演一个吧,最精彩的一个人可以获得公子礼物一个,至于是什么礼物嘛,就有赢了的人说了算吧,公子觉得这个提议怎样?”

“逸冰提议甚好,各位看呢?”见没人有什么异议,那就又道: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就从复生开始吧,然后按照顺序轮流下来。”

复生没想到自己是第一个,还没准备好呢,大家也不介意在那等他一会儿。憋了半天,复生才用求救的眼神望着恩心,问:

“主子,什么表演都可以吗?”

恩心体贴的点点头,但让大家意外的是,他没有唱歌也没有跳舞,而是拿了一把扫帚舞了起来,你还别说舞的像模像样的,就象已经长在他的手上似的。看样子什么熟能生巧不是吹的啊。表演完毕,恩心带头热烈的鼓了掌,复生受到鼓舞也是一脸高兴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接下来就是李叔了,受了复生的启发,干脆现起了自己的绝活——耍刀。老实说,李叔的刀工那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那招式和花样让在座的各位眼花缭乱。最后可想而知,掌声那叫一个热烈。一时晚宴进入高潮,大家的情绪也是一路高涨。

第三个是云峰,根据前两个的经验,恩心琢磨着他该玩雕刻了。果不其然,云峰拿起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刀,顺手拿起一块小木头,不一会儿一个可爱的小猪就被雕刻出来了,真不愧是长期和猪打交道的人,真是栩栩如生。顺利通过的云峰松了一口气,坐下等着看别人的好戏。

第四个是小狐狸,这家伙今天彻底的雅趣,唱了一首歌,居然是五年前恩心在皇上面前和柳红杏一起表演的《花好月圆》。老实说,他的音质很好,唱得也很陶醉,还一边拿筷子敲击碟碗来打节奏。座上的人都很惊讶,只有逸冰在期间偷偷的打量了一下恩心。一曲完毕,几人都鼓掌叫好,恩心也没扫兴的拍起手来。

小狐狸过后就是惊云了,那家伙言语不多,但做起事来那是雷厉风行。见轮到自己了,也不含糊,利索的占了起来,表演了一套军中的拳法,打的钢劲有力,一点也不输于苏睿。

轮番着就到了翰笙,没有舞枪弄棒,而是用自己的手作为乐器吹了一首曲子,听起来有些陌生,像是山间小调,手指灵活而娴熟,想来是曾经隐居生活中经常用来排解心情的。老实说这声音很打动恩心,因为前世的榆林也这样给自己吹过曲子,那个人不但会这个还会吹口哨,张嘴就来,那份随意劲现在还记忆犹新。吹完一曲,还用一声拉长的哨响来作为结尾,让几人意外之余也赞不绝口。

最后的就是逸冰了,看他那个样子,大概是没什么新意的,因为恩心对他太了解了。果不其然,他舞了一套剑法,大概是为了映衬今天的气氛吧,今天和往日有些不同,特别有观赏性,招式漂亮的没话说。

大家都表演晚了,然后云峰无事生非的起哄,一定要主子也表演一个。话一出,得到全场的响应,想来有人也想看自己笑话啊。不过,今天大家都高兴,自己也不介意娱乐一回。一手拿起酒杯,一手拿着筷子,摇头晃脑,低沉的唱道:

有过多少往事,

仿佛就在昨天,

有过多少朋友,

仿佛就在身边。

也曾心意沉沉,

相逢是苦是甜,

如今举杯祝愿,

好人都一生平安。

谁能与我同醉,

相知年年岁岁,

咫尺天涯皆有缘,

此情温暖心间。

唱完了,恩心有些醉了,一手托着自己的头,用慵懒的声音问大家:

“大家觉得今天的节目除了主子我的外,谁的最意外、最特别、最能打动人啊?”

接下来是一番激烈的讨论,好像竞选国家总统似的。后来举手表决,牧涯和翰笙的票数一样多,没办法只好并列第一名。

“说吧,两人有什么新年愿望,只要在合理范围之内,公子我都痛快的答应。”

奇怪的是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沉默。恩心开玩笑的问道:

“不是什么不好意思的要求吧?那好,就偷偷的趴在我耳边说,我保证替你们保守秘密。”事后,恩心很为这句话后悔,因为真的不小心被自己言中了。小狐狸一脸诡异的趴在自己耳边,轻声的说道:“公子,我的要求很简单哦,不用你花一分银子。”

恩心下意识的问道:“那是什么啊?”

“一个吻。”

恩心刚喝进嘴的酒就着样毫无形象的被喷了出来,惊吓之余还呛到了自己。旁边逸冰赶忙过来给自己拍拍后背,恩心很无奈的想,今天是不是被别人算计了?然后很小心的问一边的翰笙:“你的愿望呢”

“希望公子今晚能陪我守夜。”

“为什么?”

“这是我年年的习惯,不过今年想与公子一起迎接轩辕八年。”

听了两人耳语的愿望,恩心望着周围其他的人,除了逸冰,大多一脸好奇的盯着这边。可恩心知道,不管怎样,今晚自己是逃不了,有些忏悔今天的无聊举动了。

晚宴后,情绪仍然高涨的几人都去放烟花了,恩心一人靠在院子里的亭子里,望着天上繁星似的烟花发呆。各自回屋后,恩心在书房等着那只小狐狸。没让自己等很久,大概十几分钟以后,牧涯就来了。

“今天我的愿望让你有些为难吗?”

“老实说是有些,这样说你会不会考虑换一个呢?”

“不打算。”

“你可真是不体贴啊。”

“我知道论体贴我连蓝雪傲的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可我不打算像逸冰那样只是陪在你身边,我总要争取点什么。”

“你还真适合去经商,一点都不让自己吃亏。好吧,是让我吻你吗?”

“不是,当然是男子主动比较好。”

“那好,除了嘴唇。。。。”

恩心还没说完,就感觉一个温软的唇吻上了自己的,以前没有比较,现在发现还是有些不一样的,虽然也是竭尽温柔,但总觉得少了一些感觉。另外,这家伙的吻技很生涩,看样子练的太少,这样想着,恩心一把抱过小狐狸,换了一下位置,自己重新吻了下去。直到两人气喘吁吁的松开,恩心才一脸无辜的说:“这才是真正的吻,你的技术还有待改善。”

看到小狐狸一脸通红,狐狸眼圆睁的样子,恩心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拍拍那位深受打击的某人,就自顾自的去了翰笙那里,准备陪他守夜。

守夜的时间也不是很长,本来大家都疯到很晚了,在过一两个时辰也就天亮了。两人喝着茶,下着棋,日子也不算太难熬。翰笙现在比以前变了很多,虽仍是那个粗犷的样子,但眉宇间又多了一分智慧,大概是和逸冰相处久了,也许是阅历改变了他。总之,他现在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这种魅力和容貌、身材没有关系。

“翰笙的棋艺进步了好多,刚才那步棋设计巧妙,差点被你吃掉。”

“最后还是被公子眼尖的发现了。”

“你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现在连这些都进步的神速,假以时日你会成为人中豪杰的,不知道那个时候我这个小庙还能不能留的住你。”

“公子严重了,我是死契之人,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出头之日的,承蒙公子看得起,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舞台来施展自己所长,翰笙这一辈子都会誓死效忠的。”

“不要说得那么夸张,我不需要你们任何一个人为我去死,一旦有什么万一,你们首先要做的就是保全自己的性命,明白吗?”

“公子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为什么,只是觉得自己是一条命,你们的也是,都该好好珍惜的。”

“有仁厚之心,难怪国师说你是母仪天下的不二人选。”

“连你也知道了,那这碧落居还有谁不知道啊?”

“大概也就李叔他们三人。”

“人糊涂点不好吗?为什么拆穿?”

“只是想让公子明白,我们是心甘情愿站在你这边的,所以到时候还请不要一个人去冒险。”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放心,我把自己的命看的很重要呢,不会随便抛下你们不管的。这是你今晚的主要目的吗?”

“公子明鉴。”

望着灯下这一脸认真的人,恩心觉得眼睛有些酸涩,自己真是幸运啊,遇到他们。未来不管是三国还是整个世界,自己也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