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五章 解惑单文镇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6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塔尖舞者》刚发表,损友就开始念叨:就是一篇清水文,过于平淡了点,能不能加点刺激的桥段啊。

好吧,我承认。情节是不够跌宕起伏,人物不够风生水起。可是那些嚣张、狂傲、我行我素的热血英雄、大侠我实在虚构不出来,因为自认自己还是太过普通了。

我想写的只不过是:品质纯正,办事踏实,勤奋,并有坚毅的品格,然后一步步走来,在那五光十色的政治、名利的染缸里浸泡许久,却仍然可以保有一颗单纯而挚诚的心。整个国家,满世的旷墓,只有她始终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想要什么,从不随波逐流,从不放任,安稳幸福的让人嫉妒。我要得就是这样,虽特别的平凡,可也平凡的特别。

总觉得,精英毕竟是金字塔顶尖的少数人,而基层的才是我们普通的大众。

不管怎样,还是谢谢各位对本书的捧场。如有建议和意见也请随时保持联络。

——訾相

一大早,恩心还在给花木浇水,就见镇长乐颠颠的跑来报喜。气喘吁吁的说,文书哥的四个学生被鸿雅书院录取了,这是历来都没有的好事。晚上镇上庆功,请夏文书和恩心务必参加。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走人,说是还要通知其他的宾客。看镇长每次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样子,恩心有些怀疑,难道这个镇子的领导只是他一个光杆司令?

回过神后不禁郁闷,既然是为文书哥和学生办的庆功宴,晚上这顿饭是非吃不可了。正在想着,就见李伯乐呵呵的走过来,后面还有慢悠悠的夏公子。问了半天,才听文书哥无奈的解释,原来为了晚上赴宴,李伯强烈要求给恩心好好打扮打扮,万不能失了夏家小姐的身份。

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夏文书一把拉住,示意她不要拒绝李伯的一番好意。再看看李伯,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实在不忍心拒绝他老人家,恩心只好松口,随其上街置办些衣服。

自从上次添置物品后就没再去外面转转,真是做到大家闺秀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有谁知自己这些日子的辛苦呢,今天就权当给自己放一天假,松懈一下紧绷的神经吧。想通了,随即心情愉悦的随两人出了门。

单文镇的街道异常的热闹,再过几天就是商货展,各商家的货品也比前些日子丰富许多,琳琅满目的很是惹眼。不过恩心意外的是,一路上竟然有很多人向自己打招呼,让她总有些明星出行的感觉,想来是前些日子在素雅斋的际遇被人过度夸大宣扬所致。人说,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真是一点也不错。

来到单文镇最好的衣店——丽衣坊,夏文书就让恩心不要客气的随便挑选。丽衣坊的老板一见三人进来就忙迎了上来,态度好的一塌糊涂。一会儿夸恩心长得漂亮,一会儿又夸她有才气,反正马屁拍的啪啪响。想到这可能是生意人的本能,恩心也就没太在意。本来嘛,这些奉承的话听听就算了,逢场作戏,是真是假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传言真是属实,这丽衣坊的衣服、鞋袜款式确实好看,衣料也非常考究。凭着感觉挑了几件素雅的款式,看一旁文书哥也是连连点头的样子,就敲定下来,让李伯去付钱。出了门,恩心随口一问,才知道,丽衣坊和素雅斋的大东家都是一个人,传言中的首富——篮雪傲,总算是理解那店主热情过火的态度。

买完衣服,又兜兜转转的耗了些时间,一行人去了附近的酒楼吃午饭。因为之前住过驿站,驿站里也有类似于酒楼的吃饭场所,所以恩心对酒楼还算有些了解。刚进门,就见掌柜的迎了上来。恩心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会这酒楼也是篮家的产业吧?抬头望向文书哥,好像感应到她的疑问,只见他点了点头,眉宇间还夹杂着古怪的笑容。想想刚刚丽衣坊老板的态度,恩心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真是担心这顿饭会让自己消化不良。不过,这次好像有些多虑。掌柜的领着三人去了楼上临街的雅间,客套两句后就告辞了。

乘李伯点菜的空档,恩心望了望楼下的车水马龙。发现单文镇居民的生活的还挺悠闲滋润的,除了那个整天看起来从早忙到晚的镇长。

等菜的空档,恩心决定找点轻松的话题活跃一下气氛。就随口说:

“感觉单文镇的人生活的很悠闲呐!”

“恩心观察力很强嘛!单文镇共有八百户,近万人,大户人家居多。”

“一个镇子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大户人家呢?难道此地有什么特别之处?”

“嗯,特别的地方在于这里出了很多名人雅士。现在御新国大名鼎鼎的林雅瑟、翰林院大学士罗上陵、户部尚书林芝菘、还有世代书香门第的夏家。除了夏家住处偏僻,其余的人在单文镇都有府第和别院。”

啊?原来一个小小的镇子就有那么多的名人,难怪那镇长整天忙的跟陀螺似的,这可是谁也得罪不起的啊!

“除此之外,还有单文镇的地理位置很好。你从关外回来也知道,这是去三国交界的必经之路。当然,溯河的水路贸易也是其重要的原因之一,单文镇是溯河沿途最大的货运码头。因此,篮家也不惜血本的在这里建了别院和大量的商铺。另外,单文镇每年还会举行商货展,除了林坡镇外,这是三国物品最齐的聚集地了。有如此的天时地利人和,单文镇的人怎能不悠闲呢?说是御新国最富裕的小镇,那是一点也不为过的。”

听完这些话,恩心彻底无语,这还真像前世的上海啊!只是小了一些罢了。

“文书哥,既然那么好的地理位置,为什么还是一个镇子?不是该大力扩建成大的县城吗?”

“你有所不知,位置虽好,但总归是贸易场所。虽说鼎盛的时侯能达到近几十万人,但都是流动性的。你看这里的酒肆、客栈多的都快比上京城了,可真正的住户并不是很多。御新国关于镇、县、城的规划是按户数和人口订的。虽说单文镇人口接近县的人数,但因为是御新国第一镇,所以人多点也无可厚非。”

“我前两天看了单文镇的地图,感觉布局很奇怪呢。”

“单文镇的布局有些像钱币,外圆内方。外面是各大户的府第、别院和庄园,里面是横竖四条均长的街道,看地图又有点像平时用的竹编的筛子。”

“四条长街的尽头就是入口,而且还是八个入口?”

“不错,生意上有迎四面八方来客的意思。”

恩心暗忖,这个空间的古人真是有智慧啊!从一个小镇的布局就可见一斑。根本就是现代城市规划的样本嘛。都是外围住人,内部商务。

见小二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的上菜,恩心就不再说什么。刚才逛了那么久,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对着桌上的食物两眼放着绿光。殊不知,在自己一心一意的与饭菜做斗争的时侯,夏文书又是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

酒足饭饱后,等一行人再慢腾腾回到临溯居时,已经快日落西山,而恩心也该赶紧准备准备粉墨登场。

这个时代的女子出门赴宴讲究多多,又是焚香又是沐浴。看着李伯忙进忙出,恩心知道他是铁了心让自己艳压群芳。可问题是,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至于这样隆重的折腾吗?虽说今天赴宴的都可能是传说中的风云人物,自己一个小屁孩跟着凑什么热闹啊!李伯无视于恩心的哀怨,又是烧水又是熨衣的,忙里忙外、不亦乐乎。

泡在温暖的木桶里,恩心生平第一次享受到了传说中的花瓣浴,话说这也是原夏家少夫人的最爱。可能是逛街太累了,昏昏沉沉的想睡觉,对那什么庆功宴也变得兴致缺缺起来。

美人出浴,睁着惺忪的睡眼,透着镜子看着李伯给自己的头发梳过来梳过去,折腾了半天,恨不得能梳出朵花来。犹豫来,犹豫去,拖延到最后,到了时间紧迫关头,最终在恩心的强烈要求下,辫了两根麻花辫,然后用丝带盘起来固定在两侧,才算解决了头顶大事。

没有理会一边嚷嚷的李伯,顺手挑了一件珍珠白的衣裙,外加一条浅桃红的裙带及同系列的绣花鞋。末了,李伯在自己额头点了花形的朱砂,挂上玉佩,带上手绢,左转右转看没什么不妥之后,才算大功告成的放过恩心。

还没暗松一口气,缓过神来就被李伯拉着一路小跑的向公子献宝。

今天的夏文书一改往日的朴素路线,让人眼前一亮。月牙白的长衫、玉饰、折扇,一副翩翩佳公子形象。两人就这样互相打量了一番,彼此都满意的点点头,携手出门。

当然,既然是赴宴,绝对是不能徒步过去的,那有失文人礼仪。门外的马车已恭候多时,坐上马车,朝李伯甜甜的挥手告别,两人向宴会地点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