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五十章 玄鸣国王子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5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轩辕八年,也就是在恩心十六岁的春天,遇见了这样一个人。

那天恩心照例如往常一样,去贞恩城主街自己开的茶楼喝茶,三楼靠窗的位置视觉极佳,可以把街上附近的情况一览无余。就见茶楼不远的地方聚集了一些人,确切的说是一群看热闹的人。恩心刚开始没太在意,因为这三国交界的地方从来不缺少热闹的,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可让她意外的是,这群人迟迟没有散去,看样子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啊。

叫了小二过来,问道:“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回公子,好像是几个商人在那边起了什么争执吧,都好长时间了。至于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明了。”

“好了,你下去吧。”

待小二走开,恩心又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人群中站着三个人,两个中年人和一个老年人。显而易见,是二比一的争执了。奇怪的是,都有一盏茶的功夫了,为什么惊云还没有派人来调节呢?难道最近闹事的人很多,人手调不开?算了,想那么多,黄花菜都凉了,还是自己这个城主过去看一下吧。

恩心径直朝出事地点走去,望人群内瞅了一眼,情况和自己猜想的差不多,不过争执越见激烈了。两个中年人像是御新国的人,但很是得理不饶人。至于那个老汉看起来像哪个府上的管家,从衣着来看不是御新国而是玄鸣国的人。恩心对这个老汉很有好感,因为尽管那两个中年人在那边无理取闹,但此刻他仍然一副好脾气的样子,不急不燥的和别人解释道歉。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不想招惹麻烦,那态度绝对是见过世面的。

算了,既然他不想招惹麻烦,那自己就做个顺水人情吧。这样想着就朝人群里的两个中年人喊道:“既然这位老伯态度如此诚恳,还望两位壮士得饶人处且饶人啊。这贞恩城的街道虽宽,但大家都挡在这里,让后面的马车怎么过去啊?”

众人一听有人替那位老伯说话了,都好奇的朝那位说话的人望去,一个白衣翩翩温文尔雅的的公子,就自觉的让出一条道来。可那两个中年人不忿气了,粗声说到:“这位公子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可知道我们从御新国偏远的山区赶到这里多么不容易,这些稀有山货是我们村上的人辛辛苦苦积攒了很久的东西,就被这老头给撞到旁边的水池子里去了,你说道歉有用吗?”

恩心没有急着接话,而是用敏锐的眼光观察了一下,确信那两个中年人说的是实话。此时又重新打量了一下那位老头,五十岁左右,看起来瘦削,却能将两位中年壮汉给撞到,看样子是武林高手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那两个人无理取闹呢。思量了一下,走上前来到两人面前轻声好言相劝道:

“两位壮士的遭遇我也深表同情,但你们这样会造成城里其他人的困扰。一旦被护卫队发现,你们就会被列入拒绝往来的黑名单,以后就不能在这里卖你们的山货了。还是拿了索赔的银子快点离开这里吧。”两人一听这位年轻公子的话,也惊讶于贞恩城还有这样的规矩,但想到以后还要来这里卖山货,也就没那么大火气了,拿了老头索赔的还算丰富的银子,瞪了老头一眼,扬长而去了。

恩心见肇事者都走了,就对围观的人说:“好了,大家都散去吧。别堵着后面人的道了。”人群都散去了,街道又恢复了往日的宽敞。恩心也打算回府,和几人商量一下关于城规的问题,刚要转身,就听那位老伯喊住了自己。

“小公子请留步。”

“老伯还有什么事吗?”

“噢,没事。只是多谢公子今天好言相劝。”

“老伯不用太客气,我也是顺路,举手之劳。我也只是受这城名的熏陶,做了该做的事情而已。若没有其他的事情,那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中午回到自己的府上,午饭的时侯当着大家的面将今天的事情说了一遍,顺便分析了一下新城还存在的一些问题。

“今天的事情我发现几个问题:一,我们新城的护卫队有些失职,在事情发生那么长时间后,还不见有人来这里调节一下。让那些看热闹的人把街道堵的水泄不通,后面的人出不去,前面的人进不来;二,我们应该明确一下我们的城规,把它贴在城门外,让往来的客商都能清楚,来到这里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不要随便的闹事,否则我们也不是吃素的。”

“属下今天有些失职,请公子责罚。”

“惊云,我要听的不是这些,而是真正的理由。别的地方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有家商号的别院发生了命案。”

“进展怎么样?有眉目没?”

“暂定为情杀,还在进一步处理中。”

“那你可要着手多方面撒网,我不希望有什么冤案发生。为防止今天的事情再次发生,还是每条街固守几个人吧,这样就算有什么事情,也不需要一窝蜂的都去了。”

“惊云遵命。”

“那接下来你和逸冰、翰笙把城规的事情办理一下吧。我们要蜜糖和刀子一起使用,才不会让别有有机可乘。”

接下来的事情都进行的很顺利,以后的日子再也没有什么闹事的人了,贞恩城的城规之严闻名于三国,这是后话。

恩心原本以为这只是个小插曲罢了,没怎么放在心上。但让大家意外的是,因为此事牵扯了一个大人物,还是恩心一直想会会的人物。

有一天恩心和逸冰一起去茶楼喝茶,平时雅静的三楼今天竟然还有一位早到的客人。能舍得进这三楼雅间的人一定非富即贵。恩心略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一眼,一个灰袍的青年男子。如不是空荡的三楼就他一个人,恩心一定不会注意他,这个人很低调,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沉稳。在恩心和逸冰进来的那一瞬,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仍然休闲的喝着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恩心的观察力非常准,对面那个人不简单。索性也挑了一个同样临窗的位置,与那人只隔着一张桌子,面对面,以便于观察。逸冰能领会到主子的心思,所以这会儿什么话也不说。就这样三个人的茶间,安静的很。

恩心很确定自己见过此人,因为有着强烈的似曾相识的感觉。很久了,恩心以为他会喝完茶走人。但事实是,在两壶茶以后他还坐在那里,看样子是在等什么人。果然,在沉闷的气氛维持的有些过于长久的时侯,看他动了一下,大概是他等的人已经到了。

见到来人,恩心不得不感慨世界真小啊。来人不是别人,就是不久前和自己有一面之缘的那位老伯。看样子,这位年轻人就是他的主子了。

和恩心一样,见到在场的另外两人中竟然有一位自己认识的人时,老伯微愣后,上前打了招呼。

“老朽真是和这位公子有缘啊,竟然再次见到。”

“是啊,贞恩城真小。”

两人客套间,恩心见那位公子终于肯正眼看自己了,不过眼神里有着评估的意味。真是很严谨的主子啊,连自己的随从认识的人都要把关。恩心没有躲闪,而是大方的用真诚的眼神迎了上去,两人间的交锋这才算真正开始。

后来可能因为什么事情,两人就急急的离开了,老伯临走前还不忘客套一番,真是训练有素啊。可惜自始自终恩心都没能和他的主子说上一句话,不过他们不会那么快离开吧,来日方长。

回到自己的青云阁,恩心一句话不说的靠在窗边,望着外面的人工湖发呆。一旁的逸冰忍不住的问:“那位公子不是一般人吧?”

“嗯,我很确信那位疑似他管家的老伯是玄鸣国的人,那他应该也是,虽然穿着分不出国界的儒袍,但身上有一股气势。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强烈,我是一定见过他的,把我见过的为数不多的玄鸣国人过滤一下,那只有一个可能。”

“什么?”

“他就是我在单文镇见过的那位王子。”

“不会那么巧吧?这不正和主子的意吗?那主子为何有些犹豫?”

“因为我不明白他来我贞恩城的真正用意是什么?另外,这个人很小心,不是那么容易结交的。”

“也许那位老伯是个突破口。”

“他的主子可不一定允许呢?今天他审视了我一番,不知道结论如何?”

“那我们需要主动吗?”

“算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是耐着性子再等等吧,要放长线钓大鱼。好在今天打过照面了,知道了他的身份那就好办多了。”

“那我先派人偷偷察访一下他们此次的大概目的吧?先摸摸底。”

“好,凡事小心点,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逸冰明白。”

“顺便把这位王子的相关信息给我找来。”

“是。”

窗外湖面上冒出了铜钱大小的荷叶,阳光也不错,真是春意盎然啊。玄鸣国的王子,幸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