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五十四章 蓝雪傲脱困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38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自从恩心身边跟了诸葛玄机那个老头以后,做起事情来真是顺风顺水啊。别看他平时一副老顽童的样子,那只是在恩心面前才会这样,遇到强悍的对手他可是比任何人更强悍。

当逸冰和翰笙知道面前这位不起眼的老头就是传说中的玄机老人时,可以说个个瞠目结舌,佩服之余,以前的成见也烟消云散了。因为恩心打算给他养老,尊称他为爷爷,那恩心的随从们自然而然就都称呼他为老爷子了。

酒足饭饱的日子过了几天后,老爷子终于肯帮自己的孙女,当然在外面都叫孙子的。几人开个小圆桌会议,讨论起救人计划。

“我说乖孙子啊,你准备堂而皇之的要人呢?还是秘密行动啊?”

“我说爷爷,我现在不需要那么高调,当然是能不惊起什么动静更好喽。”

“那真是可惜了,难得我要大干一番。”

“说的好听,你又是想看热闹吧?你真是不厚道,连你孙子的好戏都看。”

“呵呵,知我者孙子也。你不打算给那些人一些教训?爷爷可不认为你是那么大度的人。”

“要制裁也用不着我动手,等雪傲出来,一定会有所行动的。”

“你就那么相信你男人的能力?”

“首富是当假的吗?”

“好吧,我们这次温柔点,救了人就拍拍屁股走人。”

“那爷爷的办法是?”

“乖孙子,你知道到底是谁囚禁了你的男人吗?”

老实说,刚开始老头一口一句‘你的男人’,真让恩心一万分个不习惯,但叫的多了,也就习惯默认了。

“三个王子中的一位。”

“不愧是我诸葛玄机的孙子啊,分析问题立竿见影。外人都在猜测,要不是当今的皇帝要不就是那个司徒酝谋,猜到王子的你是第一人。”

“有时侯越是不可能的人嫌疑越大。”

“不错,这朝阳国的几个王子都是草包,但他们的老子可是个精明之人。”

“这样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分散在皇宫和司徒亲王府,从而拖延了雪傲停留在朝阳国的日子,那三国的局势就看的更清楚。”

“分析的头头是道。现在三国也就那个皇甫轩弱势一些,其余两人都是不可小窥。虽然这朝阳国的王子能力差一些,但还是有几个能力不错的孙子。”

“啊?我以为那个司徒酝谋胜算比较大呢。”

“那也不是没道理,也就一半一半吧。”

“变数太多,难怪这朝阳国的君主来这么一招。大概是想评估一下局势,看自己的孙子胜算有多大。”

“嗯,初衷是这样的,所以他也在寻找那位传说中的真命天女,也就是你。”

“不会吧,他的孙子才多大啊?”

“大孙子和你差不多。”

“我还真是抢手啊。”

“可不是嘛。”

“那现在我们从哪个王子着手?”

“二王子。”

“为什么?”

“你刚刚不是说最不可能的人嫌疑最大吗?这个二王子,相对于他的兄弟是最不得君王喜欢的。”

“此人为人如何?”

“虽平庸,但人不坏。”

“那还好办。我们是混进他的王府还是怎样?”

“先打听好人藏在什么地方,然后直接偷渡,连招呼都不用打。”

“嗯,有道理。不知道这二王子有哪些别院?”

“京城有三处,城外还有一处。”

“那就先去城外的探个虚实。”

“不可。”

“为什么?”

“打草惊蛇就不好了,咱们还是四管齐下。”

“可我没办法同时调动那么多人啊,要是我的地盘还差不多。”

“你傻啊,为什么要亲自去啊?先偷偷在这王府放个风声,说某某在街上看到蓝雪傲了,然后看那二王子的反应,这样哪个别院有动静,就是哪个。”

“对啊,我怎么给忘了呢。那爷爷准备调用你的人手?”

“我一个老头哪来的人手啊?”

“你在这那么熟,总认识几个乞丐吧?”

“嘿嘿,一点就透,聪明!”

“那我们什么时侯行动啊?”

“就今晚呗,小心夜长梦多。”

“好,逸冰、翰笙,我们今晚行动。”

“是,公子。”

“你这小家伙很会用人,这两人虽然有些面瘫,但还是有些本事的。”

“爷爷,人家只是不苟言笑,你别老是面瘫面瘫的说,多难听啊。”

“呦,就说两句你就心疼啦,女大不中留啊。”

一边的恩心主仆三人一脸的黑线。

话说下午,几个乞丐不小心说漏了嘴,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傍晚,城内的一处别院就有了小小的动静,但好景不长就恢复了。晚上一行四人穿着夜行衣,就偷偷进了这处别院。意外的是守卫的人很少,大概是比较放心此处。按照傍晚动静的方向,几人来到别院深处的一个偏院,里面亮着灯,窗前的剪影是那么的熟悉。

等到了子夜,灯熄灭了也不见附近有人走动,想来现在很安全。恩心悄悄的来到窗前,轻重不一的敲了三下,那是自己和蓝雪傲的暗号。声音刚落,就听到里面有动静,原来他还没睡。窗子很费力的被打开了,蓝雪傲披头散发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恩心取下面巾借着月光看着他,很憔悴,但那双望着自己的眼睛比星星还亮。窗里窗外两人就这样望着,要不是一旁的老头推了一下,两人都不知道望到什么时侯。

“雪傲,现在没有时间和你说清楚,快跟我离开。”

蓝雪傲什么也没有问,刚准备动身又想起什么,随即抬了一下有些无力的手,原来被人下了药,让他四肢无力,难怪看管的那么松。还好翰笙的力气很大,一句话没说背起他就走。就这样一行五人悄悄的离开了,离开的过程意料中的顺利。等几人急匆匆的回到客栈,不敢耽误,收拾完行李连夜离开了朝阳国。

在回贞恩城的路上,蓝雪傲有些疑惑的问恩心:

“恩心,你怎么知道我被囚禁了?”

“朝阳国的国君为了试探其余两国的动态,故意让人将你囚禁。还好玄鸣国的王子和我有些交情,知道我俩关系不浅,就透露给我了,加上你迟迟未归,我想着你该是出事了。”

“没想到第一个来救我的竟然是你。”

“你早该想到的,我说过,不惜一切代价保你周全。对了,你怎么会在朝阳国二王子的别院?”

“我这次去朝阳国是为了一批大买卖,当我来到那里才意识到是个陷进,但那时候已经太迟了,当我醒来就已经在那个别院了。还被人下了药,浑身无力。真是阴沟里翻船啊。”

“不,这是早就预谋好的事情。你该感到荣幸的是,自己成了三国间接较量的探路石。”

“我蓝雪傲岂是那种被人随意摆布的人?”

“所以,这朝阳国的国君该后悔招惹你了,真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

“恩心在那里说风凉话?”

“蓝大当家的不要误会我们公子,为了救你,她抛开了一切,差点命都没了。”

“翰笙不要太在意,雪傲是在和我开玩笑呢,你还当真啊?”

“是啊,人家小两口逗嘴,你这个木头插什么话啊?没眼色。”

蓝雪傲听到这老头有些傲慢的语气,有些疑惑的望着恩心。

“呵呵,忘了和你介绍,这是我认的爷爷诸葛玄机。”

“诸葛玄机?不知前辈在此,蓝雪傲失礼了,还望诸葛前辈不要介意。”

“你是我孙女看中的人,虽然我一百个不愿意,还是接受你。可你我年龄差的不是很多,你就和他们一样叫我老爷子好了。”

“是。”

“你这次因祸得福,回去后可以乘机清理一下自己身边的人,忠心与否一幕了然。”

“老爷子说得极是。”

“算了,关于具体的局势问题,留着你们小两口回去慢慢说吧。我说孙女啊,我们还有多久才到你的大本营啊?我这把老骨头都可要被颠散喽。”

“爷爷,再忍忍啊,大概还要半个月。要不这样吧,我们目标明显,可爷爷不会有人怀疑的,我给你雇辆豪华点的马车,再给你充足的路费,你一路游山玩水的慢慢走,你看怎么样啊?”

“还是乖孙女想的周到,那就这样办吧。年龄大了,可不能像你们这样折腾了,我还想颐养天年呢。”

主意打定,一行人在前面不远的镇子上给老爷子安排妥当后,四人继续马不停蹄的往回赶,终于比预期的时间提前了两天到达。这次蓝雪傲没有回自己的别院,而是住进了恩心的碧落居。

几天后,恩心和蓝雪傲坐在青云阁的书房里里谈起最近的情况。

“雪傲,最近你那边的生意怎么样?有没有人乘机捞油水?”

“当然有,不但有还很多。还有那些妻妾们,个个跟我死了似的,拼命的往自己手了捞好处,看着都让人心寒。”

“树倒猢狲散,人之常情。最起码,她们没有踩你一脚。但那些掌柜的就不好说了吧?”

“是啊,这才短短的两个月,就乌烟瘴气成这样,要是我再不回来,我蓝家的家业算是断送了。”

“雪傲没有给自己定个接班人吗?”

“这次事件比较突然,我还没来得及安排。”

“那现在心里有谱没?”

“我有三个儿子,老大比较安守本分,老二太精明,老三比较沉稳。商场上安守本分并不好,太精明的人不会给自己的兄弟留余地,权衡一二,老三比较适合。”

“你考虑的很周全,老三今年多大了?”

“十一岁。”

“还太小,不过你不用那么着急,这次大难不死,以后谁再想动你就很难了。我看你以后至少能活到八十岁,这剩下的近四十年够你栽培一个合格的接班人了。”

“你总是会变着法儿来安慰我,这次我欠了你一个大人情呢,救命之恩让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大恩不言谢,况且我们俩还需要这样吗?”

“你知道吗?当我听到那熟悉的敲击声,有多激动。怕是幻觉,拼了命的往窗边移动,看到你,我觉得自己终于又活过来了。”

说完还不忘紧紧的搂着恩心,恩心也安心的让他这样抱着自己。一切终于都有惊无险的过去了,能这让相互依偎,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