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五十五章 风云再起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0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蓝雪傲秘密归来没几天,就暗中开始整顿自己的产业。其力度之大,手段之狠。将原本错综复杂的蓝家给强硬的简单化了。当一切告一段落,外界传出蓝雪傲死里逃生的消息后,已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三国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好像不久前的暗涛汹涌只是假相。

今天的茶楼格外的热闹,恩心坐在这里听的最多的还是蓝雪傲的名字。

“你知道蓝雪傲死里逃生了吗?”

“现在整个大陆谁不知道啊,老实说,他还真有本事,那么恶劣的环境都能活着回来,真是不简单啊。”

“可不是吗,听说蓝家很多乘机揩油的人,下场都很惨呢。要说这次,蓝雪傲可是铁了心发愤图强了,以后这整个大陆就是他的商业王国了。”

“不过,这朝阳国该倒霉了。”

“是啊,惹上这样一个有仇必报的主,能好受吗?”

“你说这次是谁帮他脱困的啊?貌似其余两国的皇帝都没插手。”

“听说是个很神秘的人,此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蓝雪傲从别人眼皮子底下救走的。”

“想来也是,不然谁会有那么大的能耐啊?”

“你说我们整个大陆奇人还真多,每年都会冒出一两个。”

剩下的也就不用听也能猜出来是些不着边的八卦了,恩心听着有些好笑,自己活得平凡却在别人的嘴里成了传奇。出了茶楼,享受这个初冬难得的阳光,一路晃悠悠的回去了。

到了自己的碧落居,看见李叔正和一个人在府门口争吵。走近一看,这不是走了几个月都没见人影的玄机老人自己的爷爷吗?只不过现在的装扮实在是可以当丐帮的长老了。

“爷爷,你怎么混成这个样子啊?”

一旁的李叔见自己的主子叫眼前的乞丐爷爷,一下子就懵了。

“乖孙子,我这一路游山玩水的,好久没洗澡了,被人当作叫化子打发了。”

“你还好意思说,那么多钱都被你糟蹋光拉,你是怎么花的?”

“也没怎么花,一路救济完了。”

恩心一听,也不再说什么了,赶紧对一旁的李叔说:

“李叔,这是公子我的爷爷,也就是你们的老爷子,赶紧吩咐下去,把我旁边的院子收拾收拾,再给老爷子准备些换洗的衣服。”

“是,公子。”一听是自己的老爷子,哪还敢怠慢,一路小跑的去后面准备了。

“我说爷爷,孙子以为你忘了来贞恩城的路怎么走了呢。”

“呵呵,这不回来了吗?你的下人都是一板一眼的人,真是没情趣。”

“少来,我们赶紧进去吧。一会儿让厨房给你准备点吃的,你再好好休息一下。”

“还是孙子疼我老头子。不过你还别说,这一路走来,你的贞恩城的名声可不小啊,风评也不错,孙子很能干啊。”

“不能干,入的了你老人家的眼吗?”

“那道也是,我诸葛玄机的孙子怎能比别人差呢?”

晚饭的时候,梳洗一新的诸葛玄机和恩心来到饭厅,今天的人可以说是历史最齐的一次,因为蓝雪傲也在。在座的各位有几个只知道主子认了一个爷爷,这可是第一次见到本尊。所以都好奇的打量起来,这老人身上看不到贵气,一副平易近人的乐和相,但眉宇间很有智慧。

“好了,既然今天大家都在,我就隆重的介绍一下我的爷爷诸葛玄机,以后也是这府上的老爷子。不过对于老爷子的真实身份还希望大家能够保密,都记住了吗?”

“是,公子。”

“好,那现在开饭吧。爷爷就坐在这里吧,这是一家之主的位置。”

“那我岂不是占了你的位置?”

“你的我的有什么区别吗?”

“孙子可真够大方的,那老头我也不跟你客气了。我说,孙子,你的厨师水平不错啊,要是知道这菜那么好吃,我就早些回来了。”

“爷爷会不会也些过份啊?难道这菜比孙子我还重要?”

“呵呵,这两者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我说雪傲啊,你的蓝府这次整顿的可真够狠的啊。”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老爷子,老爷子这一路走来应该也有不少心得吧?”

“心得倒是算不上,但怪事倒是见了不少。”

“爷爷,什么怪事啊,说来听听?”

“这御新国的皇帝找到了恩心小娘娘,还准备明年大婚呢。”

席上的人都震惊的你望着我,我看着你的。

“爷爷,那这样岂不是很好。”

“好个屁!这是阴谋。我看那小皇帝要倒霉了。”

“啊?不会吧。说不定皇帝喜欢那女子,却怕别人不同意,索性就以这个幌子来掩人耳目。”

“如果是这样也就不是什么怪事了。怪就怪在,那女孩不但和恩心小娘娘长得很像,还能瞒过国师,这不是很奇怪吗?一般皇后的人选都要过国师那一关的。”

“若是别人的阴谋,那又是为什么呢?总该有目的吧?”

“是啊,这也该是那皇帝的劫数。”

“能破吗?”

“解铃还需系铃人。”

“爷爷不会是让我出面吧,你以为那个时候会有人相信吗?”

“所以要从长计议。”

“爷爷,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关心皇甫轩,他既然身为一国之君,就该有面对各种阴谋的觉悟,没有历练哪能成长?他不能永远躲在那些大臣的庇佑之下。”

“孙子对他很有成见?”

“我承认自己无法喜欢他,因为他的有些做法我无法苟同。就拿雪傲的这件事情来说吧,虽然基于一个国家很多时候不该贸然行事,但他若处理妥当一定会有转机的,可他顾虑过多,这让他失去了一个朋友同时也注定了要错过雪傲未来对他的支持。一个君王连自己小小的子民都保护不了,怎能靠他保这御新国的万里江山?”

“孙子说的有道理,那这次我们作壁上观,不插手就是了。”

“爷爷不是说有许多怪事吗?除了这件,还有呢?”

“还有就是朝阳国的二王子囚禁蓝雪傲被暴露,畏罪自杀了。”

“一个可怜的替罪羊。”

“孙子又知道?”

“这是那朝阳国的皇帝早就计划好的,事情一旦失败就拿这个二王子开刀,反正是自己不喜欢的儿子,死了也不心疼,同时也算对外界有些交代。”

“是啊,这个皇帝有够狠的,不过当权者没办法,很多时候要懂得取舍。”

“但拿自己孩子的命去做代价未免太狠心了点,有这样的当权者不是老百姓的福气,根基也不会坐的太稳。”

“那孙儿认为什么样的帝王才算是万世千秋的呢?”

“以仁爱治理天下的人。让别人心甘情愿的臣服比逼迫的臣服要忠心的多。”

“嗯,有道理。那你认为三个国君哪个更有这方面的潜质?”

“其余两国的国君我没有接触过,唯一比较熟悉的也就是皇甫轩了,所以没有可比性。但就传闻而言,皇甫轩稍微好一些。”

“尽管这样,你也不愿意去辅佐他?”

“孙儿无心权术。”

“唉,有时候你狠下心来也是六亲不认的。”

“爷爷这是说哪里的话呢?我把自己身边的人看的比自己都重要,而且我也发誓保他们周全。”

“可你从来不去考虑皇甫轩。”

“那个皇帝需要我去操心吗?他的那些大臣又不是吃素的。”

“可他是你的责任。”

“我没听错吧,爷爷?在朝阳国的时候,你可没那么好心的替他说话,为什么现在反而转了性子?”

“这就是另一件事了,这御新国的林雅瑟是我的知交好友,早些年也是对我有恩的,现在重病缠身,托福我一定要帮他保御新国。”

“林雅瑟病了?雪傲,这是真的吗?”

“对,这是半年前的事情了,病来如山倒。”

“那对御新国岂不是影响很大?现在外面还没有什么风声传出来,是不是皇帝封锁消息了?”

“是啊,御新国有大半的官员都是出自林雅瑟的门下,这也为皇帝巩固自己的势利帮了很大的忙,现在这个泰斗要去了,人心难免涣散,局势有些不稳啊。”

“所以那皇帝才急病乱投医的娶那位假冒的娘娘?雪傲你说这是谁出的主意?”

“还不知道,在京城的时候我也打听过,一点消息也没有。”

“那夏文书和苏睿那里也没有任何消息吗?”

“都问过了,大家都猜不出皇上的想法。”

“他们大概也知道那是假娘娘吧?”

“是啊,可是没人阻止的了。”

“看样子那国师也是帮凶,想逼出真正的小娘娘。爷爷,我说的对不对?”

“孙子,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聪明啊?他们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难道这不是爷爷你出的馊主意?”

“哪能啊?好歹你是我孙子,我怎么能替外人来算计你呢?”

“这可就难说了,说不定你最近太无聊了,想找点好戏看呢?”

“呵呵,可惜好戏没看成,还被你嫌弃了。”

“你这个老头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平静的日子就让你那么难受吗?你知道把钱救济给穷人,为什么不能给他们一个安定的环境?”

“孙子,不管你信不信,这是大势所趋。其实早点完成何不是对那些百姓好呢?这样拖延着才会出大乱子呢。”

“那就让历史重新洗牌吧,能者上庸者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