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五十七章 拨开迷雾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4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在见林雅瑟的当天,恩心就被林雅瑟那个爷爷热情的留住了,恩心也没拒绝,反正能省下一笔银子,何乐而不为呢?

爷孙俩好吃好喝的在林府过了大半个月,三人相处的也很愉快。不过好日子没多久,皇甫轩要来探望自己的老师,没办法两人只好先溜。虽然林雅瑟对恩心不见皇帝一面颇有微辞,但最终还是尊重的没有为难。

待两人重新回到客栈没两天,闲的发慌的两人准备去茶楼喝茶顺便听些八卦。刚一坐定,八卦就扑面而来,把爷孙俩惊得一跳。

“听说没?咱们皇上要大婚了。”

“是啊,连告示都贴出来了。”

“这次咱们总算是有皇后了。”

“不是早就有了吗?这次只不过是结婚。”

“不过这两人也是波波折折的够久了。”

“可不是嘛,听说现在恩心小娘娘很抢手,连其余两国都想要你,咱皇上为了防止夜长梦多,就把大婚的日期提前了。”

“不过可惜没有赶上国师预算的最佳日期。”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非常时期非常对待嘛。不过这皇帝大婚,怎么说也要普天同庆吧,这回京城又热闹了。”

“是啊,我还没见过恩心娘娘呢,听大家传得那么神奇,心里真是有些好奇啊。”

“别着急,这日子不是快了吗?”

实在听不下去的两人直奔林雅瑟的府邸去兴师问罪,这次连通报也免了,直接进入书房。

“林雅瑟,你这个老儿竟敢阴奉阳为。”

话音刚落,诸葛老儿就发现不对劲了,环视一下,竟意外的看到书房还有几人,除了蓝雪傲、夏文书、国师外,竟然还有皇甫轩。见到此景,诸葛玄机有些担忧的望着恩心。对方此时表情平静,不知道在想什么。双方就这样静静的僵持着,直到林雅瑟打破这令人窒息的平静。

“既然大家今天撞见了,那就不要再隐瞒了,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鹤舞见过各位,同时恭喜皇上即将大婚。”

林雅瑟、诸葛玄机、蓝雪傲都用惊讶的眼神望着恩心,而那位被注目的人却视而不见。

“原来鹤舞公子安然无恙,朕真是心感安慰啊。不知鹤舞最近在哪里高就?”

“皇上说笑了,鹤舞现在一介布衣谈什么高就啊。道是这次来京城赶上皇上的喜酒,鹤舞真是深感荣幸啊。不过鹤舞好像打扰到各位正事了,这就告退。”说完拉着爷爷就打算走人。这时林雅瑟大喝一声:

“这就是你所说的大方面对?”

“林先生这样耍着人很好玩吗?抱歉,鹤舞不打算奉陪各位。”

“你知道要和皇上大婚的人是谁吗?”

“那和鹤舞无关,我只知道你没有信守承若,枉我叫你一声爷爷。”

“你在怨我?”

“不,我是恨你。”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后面的诸葛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对林雅瑟说:“你这次的玩笑有些过份了,恕我不能帮你什么。”

“你也认为一切是我所为?”

“不管是不是你,其实你是可以制止的,但你什么都没有做,这和帮凶有什么区别?还有,说实话,你这个小皇帝根本配不上那个恩心小娘娘,娶了别人也好。”

说完也不看那皇甫轩发怒的脸色,扬长而去。

“老师,此人是谁,怎么如此嚣张?”

“他是你父王生前的好友,他有足够的资格在你面前嚣张。皇上可否向老夫解释一下,你这又是走的哪一步棋啊?”

“朕看中一位官宦家的小姐,想娶其为妃。”

“那为什么外界传言你要大婚,还是和恩心娘娘?”

“我也有些怀疑,会不会是礼部弄错了。”

“你认为可能吗?这消息已经正式发出,皇上想给万民一个怎么的交代?难道要立那位女子为后?”

“怎么可能,充其量只能为妃,怎能贵为皇后。”

“那皇上接下来有何打算?”

“离大婚还有两个月,赶紧去找恩心,这样一切就好办了。”

“难怪刚才有人说皇上配不上恩心,这话一点也没错,你会为自己如今的行为付出惨痛代价的。”

“老师为什么要这么说?”

“老师现在有些不舒服,你们都下去吧,让我一个人好好静一静。”

出门时,蓝雪傲和夏文书有些担忧的望着自己的老师,可什么也说不出来。

恩心回到客栈,心情平复下来,想到自己刚才的行为,着实有些鲁莽。现在回想一下,自己大概真是错怪林雅瑟了。回头看了眼一旁默不吭声的爷爷,轻声说道:

“爷爷难得安静呢,这样一点都不适合你。”

“孙女现在还生气吗?”

“生谁的气呢?林雅瑟根本没有错,自己刚才只是气糊涂了,才说出那么残忍的话。”

“那你打算去道歉?”

“为何不?我不想让自己有遗憾。虽然现在仍有些抵触,但作为晚辈,这是应该的。”

“那我们晚上再去吧,想来雅瑟不会说出你的身份的。”

晚上,林雅瑟的书房里。

看着对面态度诚恳的恩心,林雅瑟有些酸涩。这个女孩子也许真的被人无形的逼迫了太久吧,如今的皇甫轩只是把她当作一个挡箭牌,一点真心都没有,难怪她会如此的抵触,也许真的是自己自私了。

“恩心,外界的传言是有阴谋的。明明只是娶一个普通的妃子,礼部的告示却被换上了大婚。我知道这样有些替自己开脱,但相信我没有逼迫你的意思。”

“恩心明白,也谢谢爷爷今天没有当众拆穿我的身份,请原谅恩心今天的无理。”

说完,跪下来给林雅瑟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这也是她生平第一次磕头。林雅瑟望着面前这个在皇上面前都高扬着头的骄傲的孩子,现在跪在自己面前,眼眶湿润了。

“丫头,起来吧,我们没必要如此。也许真是爷爷自私了,以为那个位置你会坐的如鱼得水,却没考虑过你愿不愿意坐。既然你不肯在他们面前承认自己的身份,那爷爷也不逼你。一切你看着办吧。这次是皇甫轩自己范的低级错误,就让他自己去承担吧,我们不能一辈子都为他着想,而忽略了他该承担的责任。”

“谢谢爷爷的理解。其实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是一国之君的为人,皇后倒是次要的。所以,皇上能娶自己喜欢的女子为后,也没什么不可以。”

“那这次你能心平气和的去喝他的喜酒?”

“为何不能?就算是有一天蓝雪傲大婚,我也能心平气和的去喝他的喜酒。这是喜事,不是吗?况且,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在相爱的时候全心付出,不爱的时候就潇洒退出,哪需要什么纠缠不清?再说,我和皇甫轩根本没有交集过,谈这些不是多余吗?”

“你倒是看的很清楚,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恩心打算回贞恩城,林爷爷会和孙女一起回去过年吗?”

“这样甚好,我还没亲眼见过孙女的杰作呢。反正京城少了我还不是照转,也操劳一辈子了,现在也学学诸葛老儿放松放松。”

“爷爷能这样想真好,世间的事情何其多,都背在自己一个人身上是很累的。现在该是你门生的天下了,就放手让他们干吧,毕竟将来是他们的时代。”

“嗯,那我以后就跟着孙女混了,你记得给我养老啊。”

“爷爷你放心,孙女我别的本事没有,要说给你养老,就是十个也没有问题。”

“哦?你那么富裕,那我可是什么都不用带了,直接去个人好了。”

“那有什么问题,我的碧落居什么没有。那爷爷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对啊对啊,雅瑟如果也去贞恩城,那老头我的日子就好过了,好歹有个伴。你是不知道,她的那个碧落居里的人个个忙的整天不见人影,老头我连个说话的都没有。”

“爷爷,哪有那么夸张啊,是你挑剔好不好。一会儿说我这个属下面瘫,一会儿又说那个家仆没分寸,纯粹是找茬。另外,你是府里的老爷子,连我都让你三分,谁还敢跟你顶嘴啊。”

“雅瑟,听听,这是孙女该说的话吗?难道是我惯坏了?”

“我说诸葛老儿,你是越活越回去了,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啊?放心,以后有我陪你,就不会无聊了。”

“哈哈,这以后的日子想想就痛快啊。孙女啊,这次回去,我们慢慢走,反正时间多得是,再绕个弯,沿途顺便观赏一下风景。”

“那恩心就听爷爷的。要不我们晚两天再走吧,这两天林爷爷先修生养息一下,毕竟是冬天,旅途上还是有些辛苦的。另外,我的随从这会儿也快到京城了,以后沿途有他们保护,恩心也放心些。”

“丫头是不是早就想好让我去你的地盘过年啊?”

“呵呵,是啊,没想到中间还绕了一个弯子。好在,一切按计划进行,爷爷就放心的在我的地盘待一段时间吧。不想什么责任,不想国事,纯粹以一个老人的身份去自己的孙女那里度假。”

“好,这次我把什么都放下,和孙女、老友去游山玩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