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五十八章 山水之间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31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在逸冰和翰笙到达京城的两天后,五人驾着一辆朴实无华的大马车就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在贞恩城享有无上荣光的逸冰和翰笙理所当然的沦为了马夫,但能为大陆鼎鼎有名的三个人赶马车,那也是甘之若醴。

出了京城的大门,林雅瑟回头望了一眼。恩心打趣的说:

“林爷爷就算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我可没打算再把你送回去。”

“你想挟持啊?”

“干嘛说得那么难听啊,你是自愿上我这贼船的,对吧,诸葛爷爷?”

“嘿嘿!有理。雅瑟,既然都出来了,就不要想那么多了。敞开心好好游玩一番吧,这整个大陆,除了那御新国的京城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去拜访的地方呢。”

“是啊,林爷爷,这次我们也不看地图,凭着感觉走,就图一个随意,你看怎么样?”

“嗯,很好。平时我们的任何事情都想着目的性,这次就彻底放弃‘目的’二字,玩的随兴。”

出了城门不久,恩心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上好茶叶,给两位老人泡了杯热茶,再摆上一个棋盘,两个老头就热热闹闹的厮杀起来。当一盘棋定下输赢的时候,马车已经离开京城大概近六十里地了。恩心让前面赶车的两人将马车停一个背风的地方,就着手开始煮东西了。有了很多次旅途的经验,这些在逸冰两人手里真的是小菜一碟。拿出车架下面的铁锅,架起火堆就开始煮肉汤和米饭。恩心望着车里的两个老人一脸未尽兴的样子,就安慰说:

“等一会吃完饭,两位再厮杀一盘。现在就不要那么心急,不然一会儿我煮了东西,你们又没有心思吃了。”

“好了,孙女,那你快点煮啊,我喝了那么多茶水,肚子真的好饿啊,就算有什么好招式也想不起来了。”

“我说诸葛老儿,明明是你自己棋术太差,还在那里厚脸皮的找理由。”

“我说雅瑟啊,你这人说话真的不厚道。吃完饭我两再来一盘,看我不把你杀的片甲不留。”

“你那么厉害啊,我好害怕哦。”

看两人又开始逗嘴了,恩心识趣的走出马车,来到逸冰和翰笙的面前。

“怎么样拉?肉汤一定要炖的久点,林爷爷的身体刚恢复,还需要细心的调理。”

“逸冰知道。公子,这两个人怎么跟传说中的不一样啊?”

“呵呵,他们也只是在我这孙女面前才会这样,在别人面前可是另一幅模样。不过这次让你们两个来替我赶马车真是太屈才了,但公子我真的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了。”

“公子说什么话呢,翰笙可一点也不觉得屈才。这里面的两人可是大陆的两个宝啊,能替他们赶车,我们深感荣幸。”

“是啊,还请公子不要自责。”

“那我就放心了,一会儿肉汤煮好了,再烫点青菜和我带的清酒,大家喝点暖暖身子。”

在一顿营养而又简单的午饭过后,两个老人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厮杀,而恩心却躺在一边午睡了。等到自己一觉醒来,两人还在为最后的胜负在那绞尽脑汁的冥思苦想。恩心瞄了两眼,看样子这局没有输赢,可能是个平局。掀开车厢的拉窗,外面竟然飘起了小雪,天色也已经是傍晚了。不知道前面是什么方向,有没有村落和城镇。

悄悄的出了车厢,看到逸冰他们所坐的位置,还好是自己让云峰和李叔他们定制的马车,驾车的位置加了挡风雨的挡板,现在赶车也没那么辛苦。

“逸冰,你能确定我们现在哪个位置吗?”

“这是离京城往南大约一百三十里的地方,若是一直走大概离我们的贞恩城越远。”

“那中间折个弯吧。这附近有城镇和村落吗?”

“在两个时辰以前我们刚经过了一个镇子,再往前可能就没有了。”

“那有没有避风的山坳什么的?”

“有一个小山包,露宿还是可以的,况且马车上的棉被很充足,就算是下雪也不碍事。”

“那好,今晚就在那里露宿吧。”

就这样马车又走了大概二十里地,在一个小山包附近停下了。此时俩位老人又开始了新的一局,恩心想他们没那么快结束,就让逸冰先做晚餐,自己和翰笙去附近看了一下地形。

这附近除了一个山包和几个大树外,真的什么都没有。站在小山顶上,可以看见方圆百里的景象,四周皆是一马平川的大平原,还有一条蜿蜒的大路伸向远方。看样子,这个土包也是后天形成的。附近没有可隐蔽的地方,不会有偷袭,应该是很安全的。看完安全性两人就开始找最佳避风的地方,转了不下三圈,才选了一个比较凹的,三面背风的地方。

晚饭后,把马车安顿好,就让逸冰搭起了帐篷。找来干草垫在一个还算干燥的地上,上面铺一块薄木板,那是放在车顶上以备急需用的,再铺上褥子,就是很好的睡觉场所了。林雅瑟和诸葛玄机很好奇的往那所谓的帐篷里瞅了一眼,都连连赞叹恩心考虑的周到,对自己的随从也是那么用心。

忙完了外面,恩心把两位爷爷暂时请到帐篷里小坐一会儿,自己就开始着手收拾晚上两个长辈休息的地方了。车厢很大,横着躺三四个人绝对没有问题。将棋盘、矮桌和一些杂乱的东西先放在外面,上下各铺上厚厚的褥子,关紧拉窗。一切准备就绪,就叫爷爷们上来休息了。看外面也不早了,索性也回到自己的帐篷休息去了。

等到第二天恩心走出帐篷,外面已经是银装素裹了,白茫茫的一片。翰笙已经在那边清理车前的积雪,逸冰在另一边准备早饭,两个老爷子也是兴致极高的在那山包顶上极目远望,还一边互相说着什么,很开心的样子。看样子就自己懒了些,那么晚才爬起来。用逸冰煮的热水擦了把脸后就朝山包顶上走去。

“两位老人家昨天休息的可好啊?”

“好,就是诸葛老儿的呼噜声太大了点。”

“雅瑟老儿你说什么呢?我睡觉从来不打呼噜。一定是你的错觉。”

“呵呵,诸葛爷爷别生气了,你没看出来林爷爷是逗你开玩笑的吗?你呀,这辈子老是拿别人开涮,这次遇到克星了吧?”

“我说孙女啊,爷爷我就不指望你对我好的多点了,但起码你一碗水端平吧,我怎么瞧着你帮着林老头多一些呢?”

“哈哈,那一定是爷爷的错觉。爷爷你看,这一马平川的雪白真是壮观啊,这在城里可是很难遇到的。”

“那是,城里房子多,那里能看到这样的纯白啊。”

见终于转移了某老头的注意力,恩心向林雅瑟挤眉弄眼一番。然后看向这雪原感叹道:

“每次见到这样的场景,恩心就觉得人真的很渺小。走在这个茫茫的雪原里,也只不过是一个黑点吧。”

“是啊,不管你多么的叱咤风云,终究不过是历史的尘埃。”

“所以啊,凡事不要那么较真,何必呢?”

“那诸葛老头为何昨天还为一盘棋和我拼死拼活呢?”

“这是生活的小乐趣,不然旅途岂不是很无聊?”

“诸葛爷爷真会找乐子。我看逸冰的早饭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还是下去吃饭吧。这里风景虽美,站久了身体还是会吃不消的。”

听恩心这么一说,两人也就乖乖的跟着下去了。早餐做的挺丰盛,肉粥、煎饼还有咸鸭蛋,饱餐一顿后几人又开始上路了。今天两人都没下棋,隔着窗帘望着外面的景色。因为积雪,马车走得很慢,恩心怕两位太无聊,就提议道:

“现在外面风景正好,可惜有些冷。咱们温点清酒,再来点坚果什么的,玩个小节目,怎么样?”

“孙女这个提议好,不知道来点什么彩头呢?”

“林爷爷觉得什么彩头比较好呢?”

“我看既然是娱乐就轻松一点吧,随便什么都行。”

“好,这车里只有一个棋盘,一局定输赢。只有三人,分组有些困难,那就抓阄吧。三个纸条,分别写上我们三人的名字,抓到谁,就和谁对手。万一不小心抓到自己,我们重新洗牌再来一次,怎么样?”

“好,就着样吧。”

等恩心拿到纸条,打开一看,林雅瑟。这个对手很强硬啊,看样子自己的胜算很小。诸葛爷爷抓的是恩心,乐得跟什么似的,明摆着把自己看扁了。而林爷爷毫无疑问的是诸葛玄机。恩心嘀咕着,这次是非输不可了。

局势一边倒,恩心惨败,两个老家伙在那边很有面子的感觉良好,也不考虑一下他们吃的盐比自己吃的米还多。算了,愿赌服输,那就来个自己的专长,唱个小曲抒发一下情绪吧。想着就拿起旁边的琴,对两位爷爷说:

“那孙女献丑了,就应景的唱个小曲吧,打发一下沿途的寂寥。”

说完,习惯的拨了一下琴弦,唱道:

真情像草原广阔

层层风雨不能阻隔

总有云开日出时候

万丈阳光照亮你我

真情像梅花开遍

冷冷冰雪不能掩没

就在最冷

枝头绽放

看见春天走向你我

雪花飘飘北风啸啸

天地一片苍茫

一剪寒梅

傲立雪中

只为伊人飘香

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此情长留

心间

——来自《一剪梅》

一曲弹罢,放下琴,看见林雅瑟笑眯眯的望着自己。还很感慨的说:

“好一个‘爱我所爱无怨无悔,此情长留心间’啊!”

“林老头想起旧情人了?”

“你在说什么呢?”

“我可没瞎说啊,这句话很是你的真实写照啊。”

“呵呵。恩心觉得能幸运的爱一个值得自己终生去爱的人也是一种幸福呢,这种幸福让自己的余生回味无穷。”

“恩心也是有感而发吗?”

“是啊,爱我所爱无怨无悔。爷爷你看,外面的雪停了呢,我还看到阳光的影子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