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五十九章 名不虚传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28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这一路上一行五人随意的走着,有城镇的地方就好好休息两天,补充些用品,没城镇的时侯就露宿野外。好在恩心一切准备的充足,这野外的生活也是过的有滋有味。吟诗作画、探讨人生、拜访名山大川,没有了让人忧心的事情,心宽体胖,林雅瑟原本有些憔悴的面容渐渐的红润了起来,显得更年轻了。就这样兜兜转转的走了一个多月,终于在年关前到达了贞恩城。

马车一进入城门,就被眼尖的守卫看到了,意外的是他们的大总管怎么当起马夫来了,而且还一副神情愉快的模样,但又不敢多问,只好去通知自己的队长。正在附近巡逻的惊云一听当家的回来了,一边让一个护卫去碧落居通知一下大家,一边赶紧去城门迎接。

现在已是年关,城内商来商往的人多的不得了。尽管当初恩心很有先见之明的加宽了街道,现在自己这大马车走在里面还是有些寸步难行。一旁的林雅瑟隔着车窗往外面瞧去,赞赏的对恩心说:

“丫头真是没让老夫失望,这哪里还有一点当初林坡镇衰败的样子啊,欣欣向荣的热闹非凡啊。”

“谢谢爷爷夸奖,不过当初恩心真是花了很多心思的,如今看这光景啊,真是一点儿也没有白操心啊,一切都值了。”

“听雪傲说,这一整条的主街都是你的产业。”

“确切的说,是这一整个城都是孙女的产业,只不过别的地方出租,这里我亲自经营罢了。爷爷,孙女的家底还是不错的吧?给你养老绝对是没有问题。”

“我倒没有怀疑过,不过,作为城主,自己被困在这街上寸步难行,你打算怎么办啊?”

“呵呵,让爷爷见笑了。今天人多的是有点失控了,不过不会让爷爷等太久的,你看我的护卫不是来维持秩序了吗?”

顺着恩心手指的方向,林雅瑟看到一队同色衣服的人训练有素的朝这边赶来,沿途还不忘疏通街道和维护秩序,快捷有效,等到他们来到自己的马车前,街道又恢复顺畅。一个貌似头领的人,对着马车恭敬有礼的作揖道:

“公子回来了?”

“嗯,惊云今天做的不错,你的属下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了。现在继续忙你的吧,年关了,人多,这段时间可能要多辛苦些了。晚上公子我在碧落居摆宴,记得早点回来。”

“是,那惊云告退。”

干脆利落,真是来去一阵风啊。

“这个人恩心是怎么揽为己用的?”

“说来还是个惊险刺激的故事呢,一次来贞恩城督建,为了抄近路,一不小心误入他的贼窝,不过我看他们不像普通的山贼,就把他们收为己用了。”

“他是军人出身?”

“爷爷好眼力,他们都是在上次战乱中被抛弃的士兵。”

“你很会用人。”

“其实这是常理的事情,如果生活还过的去,谁会喜欢去做山贼过那种刀口舔血的日子呢?他们都是被政权抛弃的人,既然皇上无暇顾及,那就由恩心来代劳好了,这也算是应了当初在大殿上的承若。”

林雅瑟望着旁边恢复了城主身份的恩心,那可是和一路上照顾两个老头的孙女有着天壤之别啊,对未来的日子还真有些期待呢。

当马车再次停下的时侯,诸葛老头大嗓门的喊道:“哎呀,终于到家喽。雅瑟,你看这就是孙女的府邸,怎么样,不逊于你的林府吧?”

林雅瑟下了车,站在府门前,看了一下,点头说道:

“简约而不简单,大气又不奢华,很有风格。”

“呵呵,爷爷能喜欢,恩心真是荣幸之至呢。”

这时,牧涯带着李叔等人已经在门口候着了,看见自己的主子一行五人还在讨论府邸的问题,也不好意思打搅。还是逸冰在一旁轻声说道:

“公子,我看老爷子有些累了,要不大家先进去吧?”

“你看,我光顾着站在这里显摆了,一时忘形了。老爷子们,赶了一个月的路,也都累了,先进去梳洗休息一下吧。想参观我的府邸以后有的是时间。”

林雅瑟进了大门,不觉惊叹,真是大的有些离谱啊,这可比自己京城的府邸大多了。不过这里的地不比京城的寸土寸金,又不要钱,再大也不心疼银子。

这回府里的人提前得到消息,他们的主子很牛的把名扬天下的林泰斗请来了,还认了爷爷,这回碧落居想不热闹都很难了。

晚宴上,是林雅瑟第一次全接触这府里的人,听诸葛老头说这些全是恩心一路收下的人,而且个个都有些本事。逸冰和翰笙这一个多月的接触已经很熟了,至于那位叫惊云的护卫队长今天在大街上也是见过一面的,其余的人现在算是第一次打照面了。不过以林雅瑟多年看人的眼光来评估,这些人还真是各有千秋,单看很一般,但被恩心放在那个合适的位置上以后,就不一样了,难怪孙女常说,世上没有所谓的废人,只有放错了位置的人才。

这个晚宴很热闹温馨,饭菜也异常的可口。虽然刚开始大家都有些害怕这两个德高望重的人,有些拘禁,但被诸葛老头虎虎的一闹,大家也就放开了,一顿饭吃了一个多时辰才结束。晚上回到自己与诸葛老头挨着的院子,透过书房的窗子望着这三不管地带上空的月亮,心情平静的脱俗。自己最终还是放手了,但却一点也不后悔。就像恩心说的那样,未来就让他们折腾去吧。殊不知,林雅瑟是放下了,但京城里早就是一锅粥了。

当他的门生在他‘谢绝会客’的牌子挂了一周终于取下以后,来到林府探望他老人家,却被告之已是人去楼空。一时之间京城像炸了花一样被传得的沸沸扬扬。皇甫轩为了找回自己的老师,无限延长了婚期,还派了大批人马去寻找。不过他们千算万算没有想到几人是随意游玩的,所以始终没和那些追兵碰上面。不过事情总有知道的时侯,第二天,恩心带着自家的两位老爷子去自己的茶楼喝茶,就听到这么一个劲爆的消息。

“爷爷,我这算不算大逆不道啊?竟敢绑架皇上的老师,御新国的泰斗。”

“呵呵,你怕了?”

“哪能啊?孙子请爷爷来自家做客,还需要禀告皇上不成,那皇上管的也太宽了。不过他倒是很聪明的利用这次事件,来无限延长自己的婚期,真是个见缝就钻的家伙。”

“没有一点应变能力怎么能当皇帝呢?”

“没想到这次请爷爷来我这做客,倒是成全了那个家伙,想想心里都郁闷。”

“呵呵,你怎么就见不得他好呢?你们上辈子有仇吗?”

“没办法,就是看他不顺眼。不过,爷爷现在心情很好呢。虽然离开了,到底还是关心的吧?”

“要说彻底的抛弃哪有那么容易啊?抛开君臣的关系,他也算是我一手带大的,就像我的孩子一样。”

“天下父母心,我理解爷爷的感受。那需要给他报个平安吗?”

“还是再等等吧,让他这段时间好好反省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好。你不是也喜欢匕首和蜜糖同施的办法吗?”

“呵呵,说的也是。”

“不过说来,你这贞恩城商来商往的,消息还是挺灵通齐全的,整个大陆的小道消息一应俱全。”

“这就是为什么孙女我喜欢来这里消遣的原因之一。不但如此,我还在这里认识了郝连纳极。”

“应该不是偶然交上的吧?”

“爷爷真是厉害,一部分是有意结交的,以年尧的身份。”

“刚才还有人曝料说鹤舞公子没死,你打算怎么去圆这个话题啊?”

“顺其自然吧,只要鹤舞不出现,这些小道消息很快就会烟消云散的。”

“以不变迎万变?接下来恩心打算还用老办法守株待兔?比如说司徒酝谋。”

“这有什么不可?我的贞恩城现在如此规模一定会让很多人慕名而来的,遇上他也不奇怪,我就在这里请君入瓮了。”

“你还真是机关算尽。”

“哪有,这是懒人用的懒办法。虽然耗些时间,但非常有效。爷爷觉得司徒酝谋会是未来的国君吗?”

“你又猜到什么啦?”

“也没什么,只是把三国未来的君王提前排了一下,发现司徒酝谋和郝连纳极两人的可能性很大。就不觉的回想起当年单文镇的一幕。”

“你分析的也是我早些年推敲过的。”

“所以当年单文镇的那两方代表是爷爷有意邀请的吗?”

“有些成分在里面。”

“爷爷你好厉害啊,果然名不虚传。原来恩心思考了那么久的事情老人家几年前就看透了。”

“不要那么说,以你的阅历和年龄能分析到如此已经相当了不得了,就连夏文书也略输你一筹,更别说皇甫轩了。”

“听爷爷的口气,若皇甫轩不是皇帝的话,还不如蓝雪傲和夏文书呢。”

“此言差矣,雪傲和文书虽然有才但终究只能做个商人和臣子,作为君王是缺些魄力和胆识的。皇甫轩虽然才华不是最出众的,但他会用人,也很能克制,这在君王里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一个国家不是只要君王英武就万事大吉了,怎样把一个国家整合管理好才是正道。”

恩心听了林爷爷的话,觉得皇甫轩有些类似于前世的刘邦,但就某方面来说比刘邦稍微好一些,当然他也不会去娶像吕后那样强悍的女人。虽然也知道林爷爷是在有意推崇自己的学生,但恩心也知道那是实话,想来可能真的是自己的偏见忽略了那个皇帝拥有的优点,也许试着去了解他也不是什么坏事。

望着恩心有些软化的态度,林雅瑟觉得真是不虚此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