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六章 群英荟萃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7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恩心和夏文书来到宴会地点,刚下马车,就见我们忙碌的镇长大人像见到救星似的跑了过来。

“哎呀,夏公子、恩心小姐,你们怎么才来啊?大人们都等急啦!”

“咦?大家都到了么?不是戌时才开宴的吗?”

“我也不清楚,反正就剩下你们二位了。赶紧的吧!”

恩心打量了一下周围,有不少守卫不苟言笑的立在那里,看这阵势还真是让人有些心慌。

一路随文书哥向大厅走去,从外望去,大厅内灯火通明。门外的侍女见有客人进来,有序的排成两排,躬身行礼。

这时只听厅内有人朗声道:

“可是文书到拉?”

听此声,夏文书赶紧加快脚步走上前,作揖道:

“学生夏文书,见过老师和各位大人。”

恩心抬头,见说话的正是坐在主位上的中年文士,想来就是大名鼎鼎的鸿雅书院的院长——林雅瑟,还没来得及细看,就感觉自己的衣袖被文书哥轻扯了一下。赶忙回过神来,上前一步行礼,道:

“恩心,见过各位大人。”

音落,刚刚还有些热闹的大厅立马静了下来。没人说话,恩心也不敢起身,半蹲在那里特别难受。

就在恩心快坚持不住的时候,才听林雅瑟朗声道:

“果然孺子可教,起来吧。不要拘谨,快坐。”

二人道完谢,随侍女来到一边的位置坐下。落座时,不经意间扫了大厅一眼,发现大家都用一种饶有兴趣的眼光望着自己,让恩心陡然有种自己成了动物园猴子的错觉。

可能大家的表情太过于露骨,落座的夏文书乘整理衣衫的空挡安慰似的拍了拍恩心的手。

人一到齐,宴会正式开始。不能免俗的由大领导说几句开场白,林雅瑟的声音很好听,抑扬顿挫的非常有节奏感。乘着大家都在用心倾听的缝隙,恩心开始仔细的打量这些御新国所谓的大腕们。

听刚才介绍,坐在林雅瑟左手边的应该分别是户部尚书林芝菘、翰林院大学士罗上陵;右手边的分别是篮家大东家篮雪傲、文书哥和自己。其余再往下面排的就是素雅斋单文镇的掌柜、镇长和今年单文镇入选鸿雅书院的四个学生。看样子,这些都是林雅瑟的学生。没想到的是,文书哥在林先生心目中的位置那么高。

恩心本着现在没人注意她,拼命仔细的观察,争取把每个人的脾性摸个一二,以便一会儿的周旋。

一眼望过去,清一色的男人。几人中,林芝菘、罗上陵可能是官场混久了,本性隐藏的滴水不漏,表面看起来都是一副谦虚谨慎样子。而那位御新国首富代言人篮雪傲却很有意思,人说,无奸不成商。按道理说,商人都会把自己这一面很好的收敛起来才是。可这位仁兄倒好,一脸的狐狸算计,唯恐天下人不知道似的。不知道这是他自己打造的明星脸还是过份的自信,反正给人一种很矛盾的感觉。可能是自己的眼神太过于热烈,被那个感觉敏锐的家伙逮个正着。只见他猛然回过头来望着自己,一脸的狐狸笑,还顺带挑了挑眉,绝对有调戏的嫌疑。恩心只好装无辜的对他笑笑,一边心里诽谤他残害国家幼苗,连小孩子都调戏,一边当着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望着前面的林雅瑟。

客套话说完,终于可以开宴了。老实说,这宴会的饭也不是那么好吃的。下次如果还有有机会,一定要在来之前吃点东西,不然真的会饿晕。况且这个身体正在长个子,经不起饿。

既然是宴会,千篇一律的少不了歌舞。琴声刚响起,一阵香风扑面而来,袅袅舞姿楚楚动人。美酒佳肴、仙乐佳人,这些大老们真是会享受啊!

男人们从政治到文学,在从文学到政治。从头到尾,没自己什么事。恩心也乐得清闲,权当是壁花小姐来着。可能是老天看不惯自己太过于舒服,等舞姬们下台后,就把自己高高的晾在了台面上,而带头人竟然是篮雪傲。

“最近,恩师的得意之作《新荷图》,终于等来了绝妙好句,是匹配恩师大作的上选。恩心小姐,今天能不能将上次在素雅斋的所说的两句诗,在各位大人面前再吟诵一遍?”

都到了这地步,推脱已不可能,说不定这是早就预定好的,不然大人物的聚会怎肯让自己这小孩子来参加。难怪前一段时间那么平静,原来就是等着今天这一招——请君入瓮啊。

算了,即来之则安之。

起身走上前,行礼。然后说:

“篮大当家谬赞了,本是两句不成文的小诗,哪能入的了各位大人的眼。”

“恩心小姐不要太过谦虚,篮大当家一向眼高,连他都夸了,想必一定不俗。大家对这能和《新荷图》匹配的诗句很是好奇啊,但说无妨。”说话的是翰林院大学士罗上陵。

骑虎难下,看样子这次免不了要借杨万里他老人家的诗来一用。

“那恩心这里就献丑了。这首诗名叫《小池》,全诗是这样的:

泉眼无声惜细流,

树荫照水弄轻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

早有蜻蜓立上头。”

刚念完,就听林雅瑟在那边拍手赞好:

“雪傲说得没错,‘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确很称我的《新荷图》。不过前面两句‘泉眼无声惜细流,树荫照水弄轻柔。’也是妙哉啊!恩心小姐,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才华,将来一定是让无数文人折腰啊,哈哈!”

老师说完,下面学生也是在那里不知是真是假一副赞不绝口的样子。这个时候自己该说两句,不然别人还真以为自己目无尊长。

“林先生过奖了。读书人,偶尔做好一首诗很容易,最难的是,像林先生这样作一辈子好诗。相比先生的高才,恩心还差的远呢。”

好了,高帽子也戴了,场面话也说了,该见好就收的放过自己吧。大概这回老天在打瞌睡,根本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

酒过三旬,有人提议让篮雪傲把自己产业下的霓虹楼的头牌柳红杏姑娘请过来助兴。提议一出,满场呼应,刚刚还是意兴阑珊的气氛陡然高涨,看那些文人眼冒星星的样子,想来这位柳姑娘大概是梦中情人似的人物。

早就该请过来了,纵观整个大厅在座的,除了自己没有一个女人,当然如果自己算是女人的话。

篮大当家也是很有效率的说,从提议到柳姑娘到场总共没花到半柱香的时间。恩心很难不怀疑,他是不是早就有预谋的。

和很多小说的桥段一样,美女出场总是先要有特别的氛围烘托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犹抱琵琶半遮面。出场快有十分钟了,恩心还是没见到人长得什么样,不知道是不是美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正在心痒好奇之际,总算听到柳小姐开了金口。声音还不错,但和夜莺相比还是差的很远。但愿脸蛋能弥补其不足。

“小女子柳红杏见过各位大人,大人万福。”

边说边向在座的各位致意,望向这边时,恩心敏锐的发现柳小姐有明显的诧异。看向旁边的夏文书,夏公子一副稳如泰山的样子,恩心自以为是柳小姐曾倾慕夏文书的文才风流。毕竟这样的故事古往今来数不胜数,也没做它想。

遗憾的是柳小姐蒙着面纱,长相还是没见到。想来,在座的都是见过的,所以都能接受这种雾里看花朦胧的美。

接下来是献艺,不知道曲名叫什么,但听起来有点类似于古装片的主题曲。旋律优美流畅缠绵,当然也很是催眠。算来,现在该是亥时快三更天了吧。宴会什么时候能结束啊!不知道小孩子这个时候要上床睡觉吗?

瞌睡上来了,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打呵欠,眼睛红红的还要硬装淑女,好困哪!旁边的夏文书一点都不顾虑自己,一个人在那悠然自得的享受着。

正在辛苦煎熬的时候,突然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颗大大红红的苹果。精神一震,望周围瞄了两眼。就见只隔着夏文书的篮大当家,一脸看自家小狗的表情瞅着自己,还一边示意自己将口水擦擦。恩心彻底无语,红着脸赶紧忙不迭的用手帕擦了擦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暗忖真是丢脸丢到外太空去了。

不过,被这一吓,瞌睡是跑了大半了。振作精神继续看节目。顺手拿起苹果啃了两口,又示威的朝篮狐狸望了一眼,哼,我是小孩我怕谁。篮狐狸可能没见到预期的效果,摸了摸鼻子意兴阑珊的转过头去了。

这回老天总算是收到自己的祷告,柳姑娘表演完毕。华丽谢幕的时候,见可大家仍然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就许诺明天在溯河画舫继续为在座的各位演奏。然后华丽转身,在众人的目光中袅袅而去,勾走无数心魂。

暗叹此女手段高明,见好就收,分寸拿捏到位,想来也是个长袖善舞之人。都说,戏子无情,婊子无义,在这样的时代,能撑起一片天,被如此多的人记得想也不是付出了很多代价的。

结束了,大家互相招呼着告辞了,各回各自的福地别院,期待明天的溯河画舫。

和文书哥一起告辞了众人,坐上马车回两人的临溯居。

回望,曲终人散后,一弯新月凉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