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六十章 守株待兔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24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某天冬日的下午,诸葛玄机来到自己隔壁林雅瑟的小院,喊道:

“雅瑟老儿,我们杀两局吧?”

“好啊,我正有此意呢。来我的书房吧,正烧着炭火,很暖和的。”

摆上棋盘,分兵布阵,你一子我一棋的对弈起来。当然,手上忙碌嘴上也不闲着。

“我说雅瑟啊,这段时间还习惯吗?”

“我现在是随遇而安,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

“怎么又重新活回到你十几岁的光景啦?”

“可不是嘛,心无烦事天地宽。今天怎么没有见到我们的孙女啊?”

“她呀,又去茶楼消遣去了,顺便抓兔子。”

“呵呵,她的消息来源不仅仅是茶楼吧?”

“嗯,她有专门的情报收集人员,茶楼的八卦是用来参考的。这几天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那只兔子。”

“她会不会低估了司徒酝谋?那个家伙可比郝连纳极难缠多了。”

“嗯,我也提醒过她,那就看她自己怎么掌握了。每次看到那丫头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我就回想起我们当年呼风唤雨的时侯,也是这般神气啊。”

“是啊,大家都年轻过,也被别人崇拜过、羡慕过,那时候其实是很享受那种感觉的。不过现在活了大半辈子了,可能是看的多了,反而一切都淡了。”

“可不是嘛,三十多年前的单文镇一聚,那几个人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啊,后来各为君主谋臣。现如今,走的走,散的散,就是留下的我们也都老喽。”

“都被人叫爷爷了,能不老吗?”

“谁敢说两位老啊,孙女我跟他急。”话音刚落,两人就见恩心心情舒畅的从外面回来了。

“呦,孙女回来啦。今天的兔子抓的怎么样啊?”

“呵呵,今天收成不错,还真让我逮到一只又肥又大的兔子。”

“这只又肥又大的兔子你打算怎么处理啊?是烹了还是煮了?或者煎炸?”

“这还用说,难得美味,当然是小火慢炖喽。”

“遇上你,那只兔子该倒霉了,这比煎炸还痛苦。”

“看爷爷说的,我有那么凶神恶煞吗?”

“当然没有,不过有时侯看着无害的笑面虎比什么都可怕。”

“雅瑟老儿说的对,有时候越看似没有杀伤力的人越是可怕。”

“你们是在说你们自己吗?”

“嘿嘿!基本上我们三人算是一类人,这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没有几把刷子,就想笑傲三国,等于是做梦。”

“那孙女对两位叱诧风云的人物当年的丰功伟绩可是相当好奇呢,要不说几件来听听?”

“没什么好奇的,这些路你也要走一遭的,自己慢慢去体会吧。”

“先睹为快不行吗?”

“丫头,不管什么事情还是带点未知的神秘感比较好,如果十多岁的时候就预先知道自己的将来会得到什么,那你还会怎样安排自己的人生?尽情地放纵,叫嚣着生命?还是得过且过的混日子?”

“是啊,雅瑟说的没错。激情的不断匮乏,是因为懂得了太多;处世的日渐圆滑,也是因为懂得了太多。这在你还年轻的时侯可不是什么好事哦,偶尔有些棱角还是比较可爱的。”

“林爷爷年轻的时侯也栽过跟头,也出过糗。但如今常常被记起的不是那些骄傲的成绩,也不是那些歌功颂德,而是那些那些跌倒后爬起来的喜悦。不过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就算曾经怎样的叱诧风云,结局还不是一堆黄土?”

“爷爷。虽说历史的政坛,就像是喜新厌旧的江湖。掌声和鲜花,终有时效;荣耀和成就,总会被人遗忘。许多年后,人们会忘记这个大陆这段时间所经历的一切。但也请相信,穷极大家毕生的时间,也不会忘记,诸葛玄机和林雅瑟在这些年,带给人们怎样的感悟,带给后世之人怎样的鼓舞。”

“算了,雅瑟老儿我们就不多提当年的事情了,还是谈谈眼前的吧。恩心呐,说说这次抓兔子的过程吧?”

“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今天只是意外的碰到。但进了我的地盘,那就得听我的了。”

“对此人的印象怎样?”

“这算是第二次见面,虽然事隔多年,但还是能一眼认出来的。他身上有着和我相同的特质,虽然表面看起来很慵懒的一个人,但眼神非常清澈,我想慵懒只是假象,就如同刚才爷爷说的那样,是只披着羊皮的狼。”

“这和我当年的情报很吻合,应该是他没错。这个人很少外出的,这次能到你的城里来观摩,看样子你的贞恩城真是闻名远播啊。”

“如果纯粹是来观摩也就算了,我索性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就如爷爷刚才说的,这次能亲临我贞恩城,目的恐怕没那么单纯,怕他有什么动作。”

“恩心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不过凡事都有意外,这个司徒酝谋一向不按常理出招的。”

“如果有意外更好了。爷爷对他的了解也只有这些吗?”

“他的消息根本不好挖,本人也掩藏的很深,这样不知底细的对手还真是棘手。”

“这么有挑战的人物啊?”

“你很兴奋?是不是棋逢对手啊?”

“不是,听爷爷刚才的说法,这人还蛮有意思的,我很好奇他的功力为何如此深厚,忍不住想去会会他。”

“也好,能不能加上我们两个老头啊?”

“爷爷,小辈过招,你参合进来不好吧?毕竟不是一个档次的啊,你们在一边看热闹就好。”

此时,走在贞恩城大街上的司徒酝谋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战。

合计后的第二天,恩心早早的出门了。临走前,还强烈的拒绝了诸葛爷爷一心跟来的要求,毕竟这两位老人家在三国的贵族圈里面还是很面熟的,一不小心穿帮了怎么办?

来到茶楼三楼自己的专座,虽然手里悠闲的晃着茶杯,但两只眼睛却像扫描仪似的在楼下街道的人群里来回穿梭。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让恩心锁定了目标。

那是个穿着黑色长衫的男子,奇怪的是,这样冷色调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一点也不显得诡异冰冷,反而在这个冬天让人很温暖,真是奇怪的感觉啊。没有目标的懒散的走在大街上,不过在这么拥挤的街道,却没让任何人碰到他,一个不要任何人近身的人警惕性一定很高。这次想像上次郝连纳极那样轻易接触,恐怕有些困难了。不过这次没有像昨天一样来茶楼喝茶,而是去了不远自己的酒楼。要不要跟过去呢?恩心有些为难。左思右想之后,还是叫了一个跑腿的替自己去打探消息,本尊仍是雷打不动的坐在那里。

这个司徒酝谋应该不是独自一人来到这里的,可为什么附近都没有见到可疑地人呢?难道隐藏的太好,自己都觉察不到?不管怎样,这一天算是无功而返。不过,契而不舍,第二天,恩心一如既往的来到老位置守株待兔,虽然不知道几率有多大。

不过,还真是凡事都有意外,这次又见到了司徒酝谋,同样的衣着,同样的表情。若说一次是意外,那两次是巧合,这第三次该怎么解释呢?分析来分析去以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此人是故意的。

连续三天都在这贞恩城的主街晃荡,而且进出的都是自己的产业。看样子,他和自己一样是在等彼此。只是他对这城主不甚了解,而自己之前却对他有一面之缘,敌明我暗,这一切对自己很有利呢?想到这里,就忍不住心情大好,一路哼着小调回去了。

刚进了碧落居就直奔爷爷的小院,两人此时没有玩下棋那种智力游戏了,而是在府里的大花园切磋剑法,这让恩心意外的跌破了一地的玻璃碎片。这两个老人也太深藏不露了吧,他们还会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啊?看来两人不仅仅是有两把刷子,可能有几十把也说不定。

出于礼貌,没有打断两人的兴致,只等到两人酣畅淋漓的结束,恩心才拿着汗巾走上前去,有些敬佩的说道:

“不知两位爷爷的剑法那么高超呢,那以后恩心可要多多请教了,难得有这样提高自己的机会。”

“你爷爷我们会的东西可多了,就怕你学不完呢。”

“一天学一点,总有一天会学完的,你们可不要小瞧了我哦。”

“孙女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是不是和那只兔子有关啊?”

“爷爷真厉害,一猜就中。今天我才琢磨透这只兔子为什么来我的地盘了。”

“为什么呢?”

“因为和我一样好奇啊。他这几天一直在我的铺子里转,大概也想守株待兔,殊不知,已经被我盯上了。”

“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给他设套啊?”

“还没有想好,当然最好是他心甘情愿的。老实说,既然想结交,开头还是做的轻松漂亮点,这样才不会有芥蒂,以后会相处的比较久。”

“嗯,就长远考虑,你的想法是对的。不过,那样有些困难。”

“那就制造一次偶然吧,当然前提是能瞒过他的耳目。”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和上次郝连纳极不同,那次刚开始纯粹是意外,没有预谋的。这次就不一样了,人为的总是有些痕迹的。”

“那难道让我大方的去认识?”

“也不需要,起码他认识我们两个老头子,顺水人情,爷爷我们帮你搭个线,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那恩心就谢谢两位爷爷了。”

“不用太客气,你要给我们养老嘛,怎么说也要付出一点的。明天,我们一起再去会会那个披着羊皮的小狼吧。”

看着两位狡诈的神情,恩心在一旁为司徒酝谋哀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