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六十一章 司徒酝谋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412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当三人合计完后的第二天,爷孙几人就开始了行动。最后考虑到林雅瑟的出走风波还没有平息,只好让诸葛玄机一个人出马了。

话说,茶楼三层靠窗的位置,某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楼下的人群,一旁的林雅瑟有些看不过去的说:

“你这样盯梢不辛苦吗?你那些负责跑腿的伙计呢?”

“既然是钓鱼,还是亲手抓的才有意思。”

“你在享受其中的乐趣啊,我还担心累着你呢。”

谈笑间,目标出现。恩心转过头对诸葛玄机说:

“爷爷,轮到你出马喽。”

“小意思,我去去就回。”

两人看着诸葛老儿大摇大摆的下了楼,然后再大摇大摆的和司徒酝谋来个迎面撞,虽然司徒酝谋的功夫不错,不喜让人近身,但遇到诸葛玄机还是小巫见大巫了,被其狠狠的撞了一下,这回那个懒散的人终于有些惊讶的开始正眼瞧向撞他的人,不看则已,脸上一时惊喜连连。看样子,诸葛玄机真如他自己说的那样,外人都把他当神似的贡着,也只有恩心不知好歹。

距离太远,听不见他们到底说了什么,但司徒酝谋的态度绝对可以用恭敬非常来形容。诸葛玄机也没怎么摆架子,还一副很熟的样子,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恩心看一切进展顺利,想着该自己出场了。走到只有一道屏风相隔的另一个雅间,静候某人到来,而林雅瑟则坐在原位,两个雅间中间只隔了一个屏风,谈话可以听的一清二楚。两人刚准备妥当,就听到诸葛玄机的嗓门:

“老夫有很久没见到你了,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碰到,真是缘分啊。”

“酝谋不知老师在此,今天能在大街上遇见真是幸运。”

“说的也是啊,我有个孙子在这里,今天正好爷孙俩约了来此地喝茶,路上就让我碰上你了。择日不如撞日,都是年轻人,今天老夫就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名师出高徒,想来老师的孙子也是不可估量的人物,酝谋还真是万分好奇。”

“不要给他戴那么高的帽子,一个娃娃,和你相比还差些火候呢。”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当两人进了雅间时,恩心已经早早的站在那里,一副恭候多时的样子。

“爷爷,你怎么才来啊?让孙儿好等。”

“呵呵,路上遇到一个熟人,所以就给耽搁了。来,孙儿,爷爷给你介绍一个大人物。这位就是朝阳国的亲王司徒酝谋。”

“年尧见过亲王,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年尧公子客气了,出门在外哪里讲那么多规矩。况且你是老师的家人,咱俩年龄相差不多,彼此不要那么见外才好,年尧以后就叫我酝谋吧,即亲切又上口。”

真是高手啊,一上来就是笑脸相迎,还那么会套近乎,既然他那么放得开,自己也不能显得太小家子气,不然该给爷爷丢脸了。

“既然酝谋这么说了,那年尧也就不客气了。不过以后酝谋再来这贞恩城可以随时来找我,年尧在这也有一些产业,大部分时间是耗在这里的。”

“那是一定。”

一旁的诸葛老头见两人像拉大锯似的在那里扯来扯去的,半天没进入主题,就在旁边有些不耐的说:

“好了,别站在在那里扯皮了,坐下来好好聊吧,站在那里不累啊?老头我可比不上你们年轻人。”

听爷爷在那边貌似发飙的样子,恩心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说实在的,这样的官方语言说的自己的牙都疼了。装作很听话的坐下,见酝谋也是二话没说的乖乖坐下,暗叹爷爷的震慑力可真强啊。

当两人坐定,恩心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对方,一副无害的模样,却意外的让人印象深刻,难道又是气场的原因?与郝连纳极和皇甫轩不同,经历了他的父皇和皇兄两代,这个人的修为已经很老练了。虽然好似很不在乎,但明眼人还是能看出那精明眼神里包藏的野心,就像一只慵懒的狮子,侧卧一旁看着周围的局势,一旦时机有利就会毫不犹豫的反扑上去,让你尸骨无存。

当然在自己不经意的打量他的时侯,对面的那个家伙同时也在打量自己。没有了懒散的神情,眉宇间很真诚,一切看起来自然的没有挑剔。越是这样,恩心的防备心越大,但好在自己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两人就这样“友好”的面对着。一旁的诸葛老头很有兴趣的在两人之间扫描,然后开口道:

“我说酝谋啊,这都年关了,你怎么还在外面晃啊,不是早该回国准备年庆吗?”

“回老师的话,今年酝谋没打算回国过年。”

“为什么?朝阳国少了你这个能干的亲王,那还不让你的大皇兄忙死啊。”

“老师说的哪里话啊,皇兄不是还有几个儿子嘛,我的这几个皇侄还是很尽职的。”

诸葛老头听这酝谋亲王睁着眼睛说瞎话,也没说什么,只是不屑的哼了一声,恩心见亲王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赶紧打圆场说:

“爷爷,既然酝谋都那么信任自己的皇侄,我想一切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难得他能出来放松一下,你也别瞎操心了。”

“我说孙子啊,既然你这样说,干脆你请酝谋今年在你的府上过年算了。”

恩心一听爷爷不怀好意的提议,瞪着眼睛望过去,心想这也太劲爆了吧,那我的身份曝光还不是迟早的事情,需要这样吗?可能自己的反应太大了,对方推脱道:

“老师不用麻烦年尧了,我在这贞恩城也有府邸的。”

“哦?酝谋的动作真是迅速啊,要知道在这贞恩城附近建府邸可没有那么容易,怕是这城刚建好你就开始动手自己的府邸了吧?”

“不瞒老师,确实很早之前就准备了。”

“那你是对自己有信心还是对这个城主有信心呢?”

“两者兼而有之,不过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城主的信心更大些。”

“咦?年尧有些不明白了,既然是素未谋面,那就是没什么了解喽,酝谋怎么会对此人有信心呢?”

“了解一个人不一定非要亲眼见到他不可,有时侯从一些事情和细节上就可以窥上一二。”

“酝谋说的非常有道理,孙子啊,你要多学着点。”

“爷爷教训的是。那酝谋这次来城里是为了打理自己的产业顺便见上城主一面吗?可城主从未在世人面前露过面,你打算怎么去见他啊?”

“年尧还真看出我的目的了,实不相瞒,我确实有这个想法。但就如年尧说的一样,至今还没能见上这城主一面,不免有些可惜。”

“没什么可惜的,听老头子的一句话,顺其自然你会有意外的收获。”

司徒酝谋何等聪明的人,怎么会听不出诸葛老头话里的玄机,但也领会的没有明问。而是说道:

“老师说的在理。”

“对了,你的府邸在什么位置啊?以后我不在贞恩城,你们年轻人也可以多走动走动。”

“城北的云渺山庄。”

“啊?原来云渺山庄是酝谋的啊,难怪建的那么宏伟,我还以为是首富蓝雪傲的另一处别院呢?”

“年尧过奖了,比气势和城主的碧落居相差甚远呐。”

“明明是不同风格怎么能拿来比呢?只能说是各有千秋。”

听完,酝谋有些微愣的望着面前的年轻人,因为刚开始看在他是诸葛玄机孙子的面上,自己给些薄面和他相交。所以刚开始也没有怎么在意他,不过交谈了一段时间以后,敏锐的发现,这个年轻的公子可不像自己之前想的那样简单,虽然在诸葛玄机面前看不出什么,但还是能感觉出有什么不一样。想来也不无可能,诸葛玄机一向眼高于顶,却在介绍自己的孙子时透着骄傲,也许自己这次自己看走眼了,对方也是个表里不一的人,好在现在发现也不晚,最起码在贞恩城的这段日子里还是可以好好利用的去了解他。不管他如何,就冲着他是诸葛玄机孙子这一点,自己也是不会吃亏的。那些世外高人一向对别人小气,却对自己的人可以掏心掏肺。当然如果他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那自己这段时间也不会那么无聊了,顺便可以补上没有见到城主的遗憾。一切还是来日方长好了。

在酝谋心思打转的时侯,恩心也能感受到他的变化,这人还真不能小瞧,尽管今天现场有爷爷在一边帮自己掩饰,让自己看起来简单点,但是金子总是掩不住本身的光芒的,恩心有些自恋的想。

诸葛玄机有些郁闷坏了,现在有些羡慕隔壁的林雅瑟了。想了想自己还是先行离场,让他们自己折腾吧。想着就有些难受的:

“孙子啊,爷爷有些不舒服,先出去一下,你们俩先聊着,一会儿你记得做东咱们一起去酒楼喝点小酒。”说完,也不给恩心说话的机会,一溜烟的出去了。恩心有些无奈的看着爷爷远去的身影,看样子,这回真要自己来小心应付了。

理了理思绪,转而向酝谋说:“让亲王见笑了,我爷爷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

“没关系,年龄大了,总是这样的,也许我们老了,还不如诸葛先生呢。”

跑到隔壁的诸葛老头一听这两个小兔崽子在那边拿自己开涮,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看的林雅瑟一脸的好笑,但也不敢笑的太大声,怕隔壁的两个人精听到了。

“年尧刚才听爷爷的口气,酝谋平时好像很少出来游历的样子。”

“是不经常。不是因为忙而是本人有些懒散,喜欢窝在自己的府里。”

“看样子,王府里的美娇娘让酝谋兄陶醉的很呐。”

“贤弟说笑了,要说美娇娘,那是御新国的特产啊,听说御新国的君王年年都要娶妃的,早些年去那游历时也是见识过的。”

“皇帝娶妃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吗?三国哪个君王没有三宫六院啊?难道亲王信奉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好个‘一生一世一双人’啊,若遇上情投意合的也未尝不可,其实女人多了并不见得就幸福,那也只是做给别人看的显摆。”

“没想到亲王也是性情中人,被你爱上的女子该是何等的幸福。”

“贤弟确定那是幸福而不是不幸?”

“也许世俗不一定会接受,特别你还是一位亲王的时侯。但只要那位女子和你感到幸福不就好了?其实要说爱情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情,没必要整的那么复杂。”

“贤弟倒是说的洒脱,不知贤弟有遇上这样的女子吗?”

“和你一样,也有身不由己的时侯。但在能相爱的时侯好好的去爱,就算有一天逝去了也不会后悔,至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那若是那位女子已经被许了人呢?”

“看情况楼,若是她心仪的对象那就没什么好争的了,若是被逼无奈,你又心有不甘,那还是勇敢的将其救出水深火热中吧,然后双宿双fei,羡煞旁人。”

“可救与不救是个问题。”

“看样子,你的感情还不够深。既然这样,你还是早早的放弃吧,这样不牢固的感情是经不起折腾的。”

“贤弟说的可真干脆啊。”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那酝谋这下记住了,定会抱得美人归。”

“那年尧在这里拭目以待,也祝酝谋早日凯旋而归。”

“那希望借贤弟吉言。一会儿我还有事情,诸葛先生的提议可能要缓缓了,要不改日吧,为表歉意,酝谋做东,到时候不醉不归。”

“好说,那年尧这里就不远送了,慢走。”

“告辞,后会有期。”

待司徒酝谋走后,林雅瑟两个老人走了进来。

“我说孙女啊,你们这分明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明里说的是爱情、美人,暗喻的却是江山、皇位。”

“有何不可,就算我今天不说,就能抹去他的野心吗?既然是你我皆知的事情就没必要隐瞒了。爷爷,从刚才的谈话,觉得此人能神担重任吗?”

“勉强够格,主要是朝阳国没有更适合的人选了。”

“既然现在其余两国的下一位君王已经浮出水面,那这一代的历史可算是真正的开始了。”

而一旁的恩心没有说话,只是望着那个黑色的身影走出自己的视线,消失在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