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六十二章 元宵灯会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4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时光荏苒,转眼又是大年夜了,有了老人的碧落居比任何时侯都热闹,那晚大家没有尊卑的醉倒一大片。也是这晚,一向给下人发放红包的恩心,今年难得的收到两个爷爷给的所谓的压岁钱,这时候恩心才会感觉到自己其实还是个孩子。这种感觉很怀念,记得上一次拿到压岁钱还是在临溯居的时侯,那时候李伯还在呢,不过现在自己又多了两个爷爷,自己的人生感觉真是越来越圆满了,这不就是前世一直渴望的所谓的亲人吗?

第二天恩心一觉醒来后,看着床头蓝雪傲早先给自己准备的腰带,那十七道的花纹告示着自己,真是实实在在的进入了十七岁,这在前世被称为雨季的年纪,只是不知道这雨是和汗水有关还是和泪水有关。

年后不久,为了映衬两位爷爷的心情,也为了贞恩城新的一年有个好的开始,恩心让逸冰和翰笙在贞恩城举办了了空前浩大的灯会,谜语、诗会、灯展一应俱全。此举吸引了八方来客,也包括近来被自己抛到脑后的皇甫轩。

事实上,自从林雅瑟出走事件之后没多久,皇甫轩就大概猜到具体的动向了,但为了延期那个被人设计的大婚,却迟迟未来迎接。而这次,也是乘着春节朝堂假期秘密出行的,陪同的还有蓝雪傲、夏文书和国师。

话说灯会的那天,恩心孝顺的陪着自己的两位爷爷来逛灯会,逸冰和翰笙则像两个保镖似的跟在后面。一路上虽然人来人往的很是拥挤,但几人还是有说有笑的边走边聊。元宵节的灯会作为故事中才子佳人相遇必不可少的桥段,今天也让恩心感受了一回,但不是欢愉而是满头的黑线,特别是旁边的爷爷和随从笑的肆无忌惮一脸欠扁的时候。

这还要从刚才出来没多久的时候说起,不知是城内哪个府邸的小姐相中了陪同爷爷逛灯会的恩心,不但以手帕相赠,还胆大的报了自己的闺名和八字,把恩心给惊的彻底成了木头一根,这还不算最糟糕,最糟糕的是周围有心没胆的小姐们,看有人大胆的表白了,都有样学样的给了恩心手帕和八字,恩心那是预哭无泪沮丧到极点。而自己的爷爷们则很有面子的在一旁哈哈大笑,还一边赞叹自己的孙子艳福不浅。看老爷子带头了,两个小子们也放肆起来,恩心捧着一堆所谓的定情物品,真有股去撞墙的冲动。

好在曾经经历过一次,小小的闹剧风波过后,恩心快速调整好心态,几人继续沿途看热闹。见前面不远的地方聚集了很多人,凑热闹的几人也跟着挤了过去,人太多,没法挤到前排去,问了旁边的人,才知道有位才子连猜中八道题目,被看灯展的人们惊为天人。因为大家都知道,如果连猜中十题,贞恩城被人传送已久的神秘城主会亲自接见他,这也是本次灯会最大的彩头。恩心听完别人的讲解,有些疑惑的望向自己的爷爷们,见两位也是一脸惊讶的样子。毕竟这些题目可是囊括了三个人的智慧,竟然被一个年轻人连猜对八道,这让眼高于顶的几人非常没有成就感,同时对那位年轻人也是好奇的不得了。忍不住的靠着自己人多硬是挤到了前排去看个究竟。

五人好不容易挤进去,可当看到人群中间的几人时,都有些呆若木鸡,想再退回去,可是还是被眼尖的某人看到了。站在人群中间的不是别人,正是秘密来此的皇甫轩等人,而那位被惊为天人的就是御新国第一才子夏文书。两波人都有些惊讶,就这样在这元宵灯会上对望着,一时周围的人群仿佛都被淡去了,就剩下几人,表情最明显的就是恩心,因为她没想到这一天来得那么突然,还是在自己毫无准备的情况下。

最后夏文书的猜谜没有再继续下去,既然见到了比城主更重要的人,那接下来也没什么意思了,无视周围一阵惋惜的声音,一行人离开了灯会现场去了蓝雪傲的别院。

此时书房里安静的真能听到一根针掉地的声音,没人开口,偶尔外面腾空的烟火打破了寂静,照亮了书房内每人的表情,一旦烟花散尽,一切又恢复如初。实在看不下去了,始作俑者林雅瑟先开了金口:

“没想到今天大家能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可赞文书的学识又更进一步了。”

“老师过奖了,文书还差的远呢。”

“不用那么谦虚,在这方面你是我最出色的门生。接下来说说你们此次来此的目的吧?我不认为你们是想念为师了,想接我回去。貌似皇上的大婚事情还没解决呢,我怎么能现身呢?”

听到林雅瑟有些嘲讽的语气,那些门生都再没人吭声了,恩心看到平时都呼风唤雨的几人现在都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有些不忍,只好出声圆场道:

“好了,爷爷别生气了。今天好不容易元宵节,大家不要把气氛搞得那么不愉快,有话还是好好说吧。”

听到恩心在为大家求情,蓝雪傲和夏文书都用感激的眼神望着她,国师虽没那么明显,但也还好,唯独那个皇甫轩,一副死鸭子嘴硬的样子,让恩心对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点点好感,又轰然倒塌了。

林雅瑟此时也将大家各自的表情尽收眼底,对皇甫轩的态度倒也不怎么在意,大概是见得多了,麻木了。但诸葛玄机看不过去了,一嗓子吼起来,把一屋子的人都吓了一跳,包括他们的皇帝。

“皇甫轩,不管你在别人面前怎么拽,可在我诸葛玄机面前也只不过小屁孩一个,我纵横三国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有你这样对自己的老师的吗?没有雅瑟,别说你了,就连你的先父也是靠边站,你还在那边拽的不行了,告诉你,若是脱了龙袍,你什么也不是。”

也许诸葛玄机的话太狠了,这对于一个帝王无疑是当头一棒,从小深宫了受宠之极的皇子,何时被人这样给过脸色?虽然吼的太大声,但恩心却觉得很过瘾,心里还暗暗的为自己的爷爷拍手喝彩。看了一眼周围皇甫轩的臣子,他的臣子都用有些忧心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君王,这次皇上是丢脸丢到自己的臣子面前了,他会不会一怒之下杀人灭口啊,恩心恶劣的想。

林雅瑟知道自己的老友在为自己叫屈,但什么事情都适可而止的好,不然皇甫轩真恼了,那对大家都不好。但自己又不好出面,无奈,只好用眼神示意恩心再次出来圆场。恩心接到信息,有些无语,虽然自己还很想见到那位皇帝吃瘪的样子,但现在的情形再恶化下去,可能就没发收场了。没办法,只好出马喽。磨蹭到诸葛玄机面前,替他老人家拍了拍后背,温柔的劝道:

“爷爷别太生气了,气坏了身子,孙儿会心疼的。不管是谁,成长的过程总会难免范些错误的,但也请相信,人都有自知之明的,知错就改善莫大焉,给别人一点机会吧。您当年不也是这样跌跌撞撞走过来的吗?”

诸葛老头听了恩心的一番软言细语,刚才的火气消了一大半,冷静下来也发现刚才没给这个小皇帝面子,让他在自己的臣子面前有些挂不住了,但自己老人家又不好意思去道歉,只好掩饰的哼了一声。恩心也知道某个老头好面子,只能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继续圆场道:

“皇上,今天我爷爷的话说的有些重了,还请你不要见外。可能大家有些误会,今天不妨乘现在心平气和的说清楚吧?”

皇甫轩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既然人家那么辛苦的给自己台阶下了,还是配合的说一下吧。

“鹤舞公子多虑了,诸葛老先生是我的前辈,能对晚辈的我说几句忠言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这次秘密前来,一方面是来看望老师和前辈,另一方面也是来体察一下民情。”

“皇上真是爱民如子啊,大过年的还不忘体恤民情,这真是万民之福啊。”

皇甫轩再迟钝也听得出来这鹤舞公子的讽刺之言,但此刻也不好发作,只好有些郁闷的说:“哪里,作为皇帝,百姓就是自己的责任,不管愿不愿意这些都要背在肩上的。”

“是啊,江山坐在百姓的身上。希望皇上十年后,二十年后甚至更远的将来都还能记得今天你所说的话,这样你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好皇帝了,那时候不用你说,万民都会景仰朝拜你的。”

“照你说,朕的路还很远啊?”

“是啊,路漫漫其修远兮,君当上下而求索。”

林雅瑟和诸葛玄机有些意外的望着恩心,眼睁睁的看着她把自己的台词先说了去,但听到最后一句语重心长的话,两人都沉默了,也许这才才是对君王来说最重要的一句话,也是对活在人世间的每一个人最重要的一句话。

蓝雪傲和夏文书都一脸感慨的望着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女孩,如今已经如此婉约不失大气了,只是不知道这对她来说是福还是祸。窗外又是礼花满天了,热闹的元宵灯会就要落幕了,但这小小书房里的故事才真正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