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六十四章 君臣之间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41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回到小院的恩心有些庆幸,虽然今天把自己置于了一个并不太安全和舒服的位置,但和那如同牢笼的后宫相比,实在是好太多了,起码还有一半的自由,起码还能保全自己的爱情。

当蓝雪傲进来时看到的就是眉眼有着些许笑意的恩心,走过去,习惯的搂着她,把头放在恩心的肩窝处,闻着自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冷香,疑惑的问:

“今天的摊牌谈判很顺利吗?”

“嗯,出了一口怨气还顺便捞了点好处。”

“你还真是胆大,那个高高在上的人,在你的眼里竟然平凡至此,你是他的克星吗?”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样看他的,但我不喜欢他这是事实,真的不想为他将自己委屈至此,也真的不想辜负你的一片深情。”

“谢谢你为我们彼此做的努力,不过未来的事情还真难说呢,这次皇上太好说话了一点,以后还是万分小心为妙啊,没有真正共事过,你不知道他的可怕。”

“嗯,我也有这样的感觉,可能今天我将他逼得太紧了,他才有些不甘的松口答应的吧。真不明白,后宫那么多佳丽,干嘛死抓着这个自己又不喜欢的女人。”

“呵呵,他有他的骄傲,这次来你的地盘真是委屈大了,先被你的爷爷们训斥,又被你炮轰,他还能这样保持风度已经不容易了。”

“我怎么听你像在幸灾乐祸啊?”

“偷偷告诉你,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光是我,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吧,难得见他吃瘪的样子。好在你们三个都是相当有水准的人,他才不会觉得那么没有面子,若是换了别人,早就人头落地了。”

“哈哈,真是一群恶劣的人。对了,他有几个妃子?现在有皇子没?既然要为人臣子了,也要对其了解一二啊。”

“他有六个妃子,都是官宦小姐,其中一个贵妃,也就是你见过的那位林贵妃,现在暂代管后宫。公主有两位,但暂无皇子。”

“才六个妃子?不是说他近几年年年娶亲吗?”

“没那么夸张,皇上当年十六岁在战乱中仓促继位,当时还没有太子妃。继位后国事不断,周边局势又很不稳定,所以就一直拖着。其实大臣对此颇有微词,但不敢冒犯龙颜,也都是偷偷的给皇上物色人选。巧的是那年单文镇一面恩心就被国师钦点为皇后人选,皇上并没有拒绝,而是很坦然的接受了,从此小娘娘的故事人尽皆知,既然有了真命天女的皇后人选,大臣们当然不会再无趣的提什么大婚了。”

“那和他娶妃有什么直接关系吗?外界都传皇上艳福不浅,后宫佳丽三千。”

“皇上是一个有些洁辟的人,当年他很早就去书院了,读书时,大家都逛过青楼,连文书都去了,唯独他没去过。刚开始还以为这个太子好面子不愿屈尊,后来相交多年了才知道原因。而且他对女子的要求很高,虽然他的妃子不多,但个个都是才貌出众数一数二的。”

“可惜,再好的女子他不喜欢还不是一样。不过这样也好,没有争宠,少了冤案。”

“你小看她们了,尽管皇上没有专宠谁,但女人窝里斗的天性还是不会改的,特别是那些自诩有些才貌的女人。两年前,宫里就有一个妃子无端蹊跷的死了,还有两个被宠幸过的侍女。”

“真是金枝欲孽啊。这样的环境,皇甫轩还一脸赏赐的说我不是好歹,他没看到那里不比朝堂安全多少吗?不过作为一个帝王,这些都不会放在心上吧,死了一个妃子,自有千万的女人愿意补上那个空缺,他从来不缺少宠幸的对象。不过,六个妃子,怎么只有两个公主呢?”

“大概是很少被宠幸吧,或者是皇上不愿她们给自己生孩子。”

“为什么?皇室不是一直信封传承皇室血脉吗?”

“有一次喝得有些醉的他说过类似于这样一句话,大意是,只想让自己喜欢的女子为自己生儿育女。”

“他这样偏激的执着不累吗?一方面为了皇权娶几个有价值而自己不喜欢的女子,一方面又渴望自己所爱之人的孩子。”

“不,作为男人,我能理解他的想法。其实一万个美人在怀不如一个自己爱的。做一个君王不辛苦,但要做一个流芳百世的君王就非常辛苦了。”

“听你的言词,你对他在某一方面还挺欣赏的,这就是你们男人间的友谊吗?前一刻可以为了事业拼的你死我活,下一刻又可以在一起喝酒聊天。”

“你看的也很透彻啊。不管怎么样,作为一个君王他把这个国家在短短不到九年的时间里治理成这样子,也是不容易的。我不能为了一点儿女情长而抹煞他的丰功伟绩,这是不厚道的。”

“能被你欣赏,看来他还是有很多的优点的,未来御新国在你、夏文书和他这个铁三角的努力下一定会更好的。不过你说了他那么多的好话,不怕我移情别恋吗?”

“呵呵,信奉‘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你会吗?就算有那一天也不会改变我的爱情。”

“你又进了死胡同。不过这样的你比早上好多了。”

“在某些方面来说,脱了龙袍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而已。所以有时候说些幼稚的话,我们也就当没听见。”

“你们还真替他考虑,他就是这样被你们宠出来的,还有林爷爷也是相当纵容他的。好歹也是二十五岁的人了,虽然比你们小,但和我相比,他很老了。”

“哈哈,你在吃醋啊?还真可爱。不过这是有原因的,他的母妃也就是皇太后去世的早,先皇又忙于国事,他是老师一手带大了,我们这些也是从小都把他当作自己弟弟来疼的。直到他登上大宝,我们才意识到他真的长大了。”

“那时候是不是有种自家孩子长大的自豪感啊?”

“你又知道啊?”

“看你对自己的儿子都没那么好,真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

“不过,自从君臣有别后,我们就很少像以前一样相处了,无形中中间隔了一道墙。我还好,不在朝堂上与其共事,可文书和苏睿就没那么好命了。”

“不是还有国师吗?”

“国师是特别的,他不在皇权之内。”

“啊?还有这样的特权啊?”

“他是保当朝江山的神一样的人物,和真命天女一样,是天赐的。”

“什么?天女也有这样的特权吗?皇上也不能拿其怎么样吗?”

“按道理是这样的,不过那是天女接管凤位之后才有的特权。”

“如果没有凤位,那这特权不就是等于虚设的吗?真是的,我还以为自己若是有了那种特权,起码能保住自己和周边人的性命呢,又是我多想了。”

“很抱歉,有几百年没有出现天女了,具体的很多事项我也不是很清楚。”

“没关系,来日方长,我再慢慢找吧。你看,除了多了一个雇主外,以后我还和以前一样。这比我们原先料想的要好太多了,也许未来真的会掌握在我们自己手里也不一定呢。”

“嗯,希望如此。”

“对了,我爷爷在御新国除了是泰斗皇帝的老师外,还有什么别的职务吗?”

“老师的名望不需要什么职位,不过诸葛老先生道是先皇的国师,不过自从先皇去世后,他就隐姓埋名了。不过,当年他们俩可是响彻三国啊。”

“什么?太劲爆了,那我这个爷爷的国师一定当的不称职,怎么在御新国都没怎么听过啊?”

“我也是那晚在诸葛先生骂了皇上以后,听老师说的,当时皇上的反应不比你好多少。这是御新国的秘密。”

“秘密?”

“诸葛先生一辈子逍遥惯了,不喜欢朝堂的生活,但先皇一直很赏识他,就破例让他做了隐身的国师,以至于当时大家都知道有位国师大人,但很少见到的原因。”

“那国师有选皇后的特权,为什么谁不选,偏偏选了林爷爷的最爱?”

“那是皇上的坚持,老师也是先一步退出的。”

“怎么越来越复杂拉?林爷爷为那位皇帝付出如此之多是为何呢?不惜放弃自己的爱情。”

“因为救命之恩。当年林家有难,还是太子的先皇死命的保了老师一家。”

“那就难怪了,可诸葛爷爷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当年老位老师在云游的时候结识的,关系非常好,虽然诸葛先生名盛誉三国,但还是为了老友答应了先皇做国师的要求。”

“两位真是高山流水似的知音啊。当年先皇留下了几位皇子啊?”

“三位,皇上是诸葛先生钦定的。”

“难怪爷爷那晚那么嚣张的说出那些话,原来也是有原因的啊。不过,既然有三位王子,怎么现在不见一位啊?”

“征战沙场死了一位,病逝了一位。”

“这些都是事实吗?没有蹊跷?”

“前面那位真的是战死的,但后面那位是有玄机的。”

“是谋权篡位的牺牲品吗?”

“可以这么说。他比皇上大六岁,当年皇帝继位的时候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若不是我们这一帮人护着,早就遭遇不测了。”

“那现在皇上身边除了那两国的君王岂不是一点威胁性都没有了?你们处理的可真干净。”

“除了你的事情我私心的隐瞒了外,其余的我会毫不犹豫的帮他的。”

“雪傲,这才是你的真心话。虽然爱着我,却时刻对他心存愧疚。所以,就算上次被囚禁他无情的没有来救你,你也毫无怨言,是这样的吗?”

“恩心,我没办法让自己的良心太过于安心,可也不愿意错过这一生最爱的你,所以我甘愿受些责罚,那样心里会好过些。”

“你这样何必呢,若他有一天原谅了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你是不是愿意为他肝脑涂地?算了,你们的事情我也不愿意多说什么,就大的范围来说,你做的很对,换做是我,也会这样的。”

两人今天的谈论到此为止了,其实恩心还有一句话没有问,那就是,若有一天真的到了选择的时候,你是不是会像林爷爷当年一样,先一步退出呢?然后留下终身的遗憾在晚年追悔悼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