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六十六章 真命天女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9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春日的阳光很温暖,刚起床的恩心披头散发的站在窗前,望着院里有些朦胧的绿色,春天的到来好像每年都差不多,不过,看春人的心情却是年年不同。

自从皇甫轩一行来到自己这贞恩城以后,自己在碧落居的的真正身份也算是彻底曝光了。虽说之前已有几人知道了,但很多时候也是私下里说一下,但台面上还是公子公子的叫。现在可好了,连一向迟钝的李叔等人都开始疑惑了,再遮遮掩掩的也就没必要了,索性把自己府中的人聚集到一起,把话说个清楚。

这初春的后花园除了冬青还真没有别的绿色,好在今天没有风,阳光也很温暖。恩心也没怎么说过多的铺垫,而是直奔主题,说道:

“最近主子我忙的都有些不着家了,大家应该很疑惑吧?今天我也不隐瞒,就实话实说好了,我呢就是人们传说中的恩心小娘娘,也就是大陆人常说的真命天女。”

这话说完,基本上大家都还算平静,除了李叔、复生和云峰。三人惊的差点把自己后花园的亭子都给掀起来。意外啊,几人跟在主子身边那么多年怎么都没发现,他们亲爱的主子原来是女儿身!更离谱的她竟然是大陆人人争抢的真命天女。天哪,太难消化拉。看到旁边几位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还用谁让你们笨呢的神情望着三位,李叔的老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好了,也别太难为情了,当然也不要怪主子故意隐瞒。原先不打算告诉你们,是因为希望大家能过着普通点的生活,不要和我卷进那些是是非非里面。”

“主子,复生是个粗人,也说不好逸冰他们那一套一套的,虽然普通的日子是很安全,但既然主子已经在这是是非非里面了,我们当然会毫不犹豫的追随的,虽然很多时候可能会拖你的后腿,但请不要抛开我们。”

“复生,谁说你是粗人了,这不是说得一套一套的吗?主子我都没话反驳了。”

“那是主子熏陶的。”

“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唉!有时候属下太聪明做主子的真没有成就感啊!”

牧涯看着主子在那边懒懒的晒着太阳还一边故作姿态的发牢骚,有些不爽的问:

“主子,这次皇帝前来是打算接你回宫?”

“小狐狸,不要臭着一张脸嘛,主子我难得今天心情不错。”

“主子跑题了。”

“真没有幽默天赋,没意思。”

看着一脸黑线的众人,恩心也不好再跑题了,就继续道:

“哦,刚才的问题啊,皇帝倒是想接我回宫,不过那也得有本事接我才行。既然几年前,我能拍拍屁股走人,就没打算那么轻易的回去。”

“那皇上就那么好说话?”

“呵呵,当然不是。我们可是有交易的,而且对双方都还算合理的交易。我答应做他的谋士,辅佐他的江山,但前提是不入后宫。”

“听起来还算双赢的局面,但逸冰还是感觉哪里有些不妥。”

“你的感觉没有错,这只是拖延战术而已。其实在很多方面对我是很不利的,若我做了他的谋士,就等于失去了一半的自由,而且终生不能嫁人,不能有自己的子童。”

“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这样他才会相信我,才会觉得我是安全的。其实大陆的谋士大多都是这样的,你们没发现我的两个爷爷都是一个人吗?”

“这样太不公平了。”

“没所谓公平与否,这个世界上就是因为这些被牺牲的人才成就了高高在上的皇权。”

“翰笙不明白,主子不是真命天女吗?天女是在皇权之外的啊?”

“我也听蓝雪傲说过,但只有坐上凤位的天女才会享有那种特权,所以,皇甫轩一直很担心我会被别人所用,主子才逼不得已出此下策。”

“可怎么和我听说的不一样呢?”

“翰笙,你打听到了什么吗?”

“我打探到的消息说,真命天女一旦身份被认定,她就享有无上的特权,也不在皇权之内,根本没有凤位这个要求。”

“你这消息从哪里来的?”

“是郝连纳极亲口说的。”

“他又来这里了?”

“没有,还是上次来的时候,在和他的管家闲聊的时候说的。那位管家很有学识,好像也是个谋士。”

“那就没错了。奇怪,难道皇甫轩不知道吗?为什么还要让我做他的杀手锏呢?难道是诓我的?”

“惊云觉得,那个皇帝什么都知道,他这样做,是因为他知道主子不清楚其中的奥秘,借此来套住你。毕竟这是皇家的秘密,一般的人哪里知道,就算林老爷子也未必清楚。还有,大陆有几百年没有出现过天女了,这次难得出现了一位,三国这样的动作也没什么意外的。”

“惊云分析的有道理,将事情前前后后这么一对比,还真是这样的。原本以为我的对手是皇甫轩,这下可好,三个国君,真是够我受的了。”

“主子也不要太过于担心,就算有什么难坎,亮出自己的真正身份就可以了,没有人敢把天女怎么样的,除非他想亡国。”

“没那么严重吧?”

“虽然史书没有记载,但民间一直有个传说。天女是神派下来的,一旦遭遇不测,惹了天怒,那个国家就会灭亡。一千多年前出现过一位天女,当时整个大陆还不止三个国家,有六个之多。六国为了争抢天女也是明里暗里的较量,后来天女相中了原来玄鸣国的君主,本来一切都该尘埃落地的,但有三国的君王不忿气,将其强行带走,被带走的天女被囚禁,状况很凄惨,愤怒之余来到城楼上,对天起誓,要这三国永远从这大陆上消失,然后纵身跳下了城楼。后来六国的战争开始了,又加上那三个国家天灾不断,后来真的从大陆永远的消失了。”

“怎么史书上没有记载这位天女?”

“主子,历史是有两个人来写的,一个是皇帝的史官,一个是老百姓的悠悠之口。”

“逸冰的这句话非常的精辟,百姓才是头上的天,他们能把你扶上王位,同样也能把你从王位上拉下来。若翰笙刚才的话均是属实,那大家就安全了,我也不用整天担心了。”

“让主子为属下们担忧,这是做属下的失职。”

“不,你们都做的很好,我很满意。好了,今天既然话都说开了,大家以后就不要叫我公子了,改口叫主子吧。”

“是。”

“最近有司徒酝谋的消息吗?”

“他在元宵节前就离开了,但没有回朝阳国。”

“看样子,他也要行动了。纳极那边呢?有动静吗?”

“仍按兵不动,但有些小动作。”

“他这是在慢慢瓦解,真是个有耐心的家伙。最后还有皇甫轩,回到京城有什么异样没?”

“暂时还没有,可能最近积压的折子太多,还没抽过来时间。”

“那我们也不要有什么动作,一切静观其变吧。李叔啊,今天天气不错,你去准备点现成的酒菜,我们今天尽兴的喝几杯。”

“这没问题,很快就准备好。”说完拽着复生和云峰就离开了。

“呵呵,李叔真是去哪都拽着那两个家伙。”

“这样也好,我看他和那两个小家伙对我们的谈话有些消化不良。”

“他们都是思想单纯的人,这些明争暗斗真的不适合他们。”

“主子准备把他们永远护在自己的羽翼下吗?”

“既然我有这个能力,为何不呢?他们和你们不一样,你们都是想干一番事业的人,平淡的生活根本不适合你们热血的性子。但他们甘于平淡,对外面复杂的局势一窍不通,基本上没有什么自保能力。”

“主子考虑的很周全。”

“最主要的是,主外你们是绝对没问题的,但主内嘛,我就不敢恭维了,所以还是家里家外明确分工才好。一会儿你们陪主子我喝几杯,最近大脑高速运转的应付那些大老们,我都快崩溃了,乘今天一定要好好放松一下。”

“没问题,我也有段日子没有安下心来喝李叔酿的清酒了,还真想的慌。”

“惊云,我以前都不知道你是海量啊,而且酒瘾还挺大的。”

“呵呵,让主子笑话了。”

“哪里,男儿豪爽有什么错呢?像小狐狸这样两杯倒的才奇怪呢。”

听完这句话,某只狐狸暴走,还不忘挽回面子的大声说道:

“好,今天我一定要和你拼酒,不醉不归。”

“呵呵,主子我可是女子,这样没有可比性,不让你和惊云比了,就是和翰笙比,保管你也是有来无回。现在承认自己酒量差还来得及哦,到时候别说主子我欺负你。”

不知道是恩心的话太好笑了还是牧涯的表情太逗了,旁边三人很没形象的在那狂笑,很难想象,不久前还都一副正经八百的样子在那里讨论国家大事。这种轻松的氛围让恩心很是享受,边悠闲的喝着茶边好笑的看着小狐狸有些暴怒的表情,怕他气晕了,一会儿喝酒没意思,就像拍小狗似的,拍了拍他的头,安慰了几句。

不过恩心彻底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酒宴最郁闷的不是小狐狸,而是自己,当然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