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六十七章 男女之间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37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当李叔把酒菜都准备妥当了,一行人也毫不忌讳的开始了拼酒,可怜的小狐狸真是英雄气短,几杯清酒下肚,已经不省人事了,看的恩心哈哈大笑。李叔和复生有些醉了,脚步东倒西歪的去给各位倒酒,云峰在一边又唱又跳,最强悍的还是翰笙和惊云,那哪是人啊,简直就是酒桶。

等到恩心已经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的时候,那两人还在拼,一副不比出个酒王誓不罢休的样子。恩心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头开始有些懵了,准备起身回房,可是刚站起来,就一阵天旋地转的,慌忙间拉住了旁边的人,但还是倒下了,感觉有人接住了自己的身子,怀抱很安心,就不再多想的睡过去了。

睡梦中的恩心感觉有人在抚mo自己的脸,很温柔,像是蓝雪傲。原来那家伙回来拉,想着就伸出手抓住了那双手,把它放在自己的头边枕着,来回的磨蹭。睁开有些朦胧的眼睛,可惜面前的人有些看不清,但周身很熟悉,想来是蓝雪傲没错。索性伸出另一只手抚mo了那人的面颊,喃喃道:

“雪傲,你回来拉?这次可真快呢。”

说完和平时一样,把他拉到了自己的床上,见他仍然没有动作,只好自己主动的压上去,点了点他的鼻子,然后吻了下去,缠mian着。不过朦胧中恩心有些奇怪的是,雪傲的皮肤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光滑拉。

第二天宿醉的恩心从头疼欲裂中醒来,看样子,人还真是不能贪杯啊,昨天算是尽兴了,今天倒是要难受了。昨天好像雪傲回来了,可奇怪的是床边怎么没有人呢?两人有同时起床的习惯,如果自己没起来,他也会一直懒着不起的。要不是旁边有人睡过的痕迹,还以为昨天是做chun梦了呢。转念一想,不对啊,蓝雪傲几天前刚走,临行前还对自己说,一个月后回来。想到这里,心里猛地一惊,那昨天的那个人是谁啊?

就算是见过再大的世面,终归是个女子,对这种事情还是有些慌乱的,在卧室里一边走来走去一边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到底是谁?还是用一一排除法吧。昨天小狐狸喝醉了,李叔、复生和云峰也是东倒西歪了,况且能搂着自己的人一定比自己高也很有臂力,那就剩下三人了,可翰笙和惊云当时还在拼酒,应当没注意到自己醉了,这么一想,结果呼之欲出。在碧落居里能给自己安心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蓝雪傲,因为他是自己最早接触也是很懂自己的人;第二个就是逸冰,他是第一个发现自己女儿身的人,潜意识了和他说的知心话也多一些。

这下可好,自己酒后乱xing了,这又不是女尊社会,可以当作露水因缘。怎么办呢?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可是自己的良心会有些不安。可换句话说,就算挑明了又怎样呢?是让他还是让自己负责?自己现在的身份本来就够惹眼的,再被自己整出什么乱子的话,干脆拿块豆腐撞死算了。

可是,逸冰,这次真的对不起了,主子我只好装回鸵鸟了。转念一想,自己为什么要觉得抱歉呢?这是男人的世界啊,这本来就是男人占便宜,女人吃亏的事情,自己都没哀怨了,干嘛还要替他叫屈啊,真是好心过了头。以他的武功当时想推开自己应该很容易的吧,但他没有,反而将错就错,那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既然是错误,那就不要再想那么多了,还是下去吃早饭吧,磨蹭的太久,反而容易让人起疑。

想通了,就如往常一样的下楼来到饭厅,见大家都已到齐,就等自己了。环视了一下,除了自己宿醉严重外,其余一觉之后都是精神饱满,不禁深深的体会到男女真是有别啊。

见主子揉着太阳穴很是难受的样子,小狐狸有些担忧的问:

“主子宿醉很严重吗?”

“是啊,昨天大概喝得太多了,今天一早起来头疼欲裂的,还真是难受。”

“那让李叔给你做些醒酒汤吧?”

“也好,李叔一会儿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看主子脸色不太好,昨天没睡好吧?”

“感觉睡的挺沉的,不过好像有做梦什么的。大概休息一天就好了,今天我就不出门了,一会儿你们各忙各的去吧,有什么情况回来再商讨。”

“是。”

恩心没再说什么,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上楼了。席间,逸冰很沉默,没有说一句话,也许大家都习惯了大总管的惜字如金,但恩心就是知道,他今天和往常不一样。至于原因大概也只有自己和他才知道。

回到书房,窝在书桌后的椅子里,一点作画写字的心情都没有,只是望着窗外发呆。直到听到敲门声,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朝门口望去,见小狐狸端着貌似醒酒汤的东西进来了。

“李叔的速度有够快的啊。”

“这有什么,为主子做事还能慢了?”

“就你这张嘴,怎么拉,刚才吃饭的时候还心情不错,这会儿怎么又晴转多云拉?”

“你还好意思问,还不是你自己惹得祸。”

“咦?主子我又怎么拉?”

“今天有人上门给你提亲。”

“提亲?来碧落居?”

“是你在蓝大当家附近的那处别院。”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你给我好好说说。”

“还不是上次灯会被哪家小姐看上了,这不,动作还挺快,已经找上门来了。”

“是哪家小姐?”

“说来这还是大有来头呢,是城内金福商号家的小姐。”

“金福商号?在御新国的名声仅次于蓝家的那个金福?”

“是啊,我就说我们主子可真厉害。”

“行了,别再那酸我了。你既然现在来兴师问罪,是不是来龙去脉已经打探清楚了啊?”

“不敢,不过消息却是又一些。主子除了这城内主街的产业外,不是在外街也有八个日进斗金的铺子吗?”

“不错,那是我精挑细选用来掩饰身份的,那里我的名字叫年尧,是那八家商铺的东家,在城内的别院叫‘笑尘居’。”

“可是人家金福的大当家就相中了你这青年才俊和你的铺子,听说那大当家的还见过主子呢,对你甚是满意。”

“他想怎么样?吞并?”

“他是想结交,毕竟城内的人都知道你和蓝雪傲的关系不浅,背后貌似还有皇家背景。”

“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商人啊,嗅觉可真够灵的。”

“那你打算怎么样啊?”

“能怎么样?当然是能推就推喽,难不成你想让身为女人的我再去娶个女人?”

“呵呵,那道不是,不过你还真是祸国殃民啊,男的、女的都被你迷的团团转。”

“少来,耍嘴皮子也要有个限度。还有,以后和我说话不要靠的那么近。”

“这哪里叫近了,这才叫近。”

恩心无奈的看着这只狐狸窝在自己的怀里,因为身体这会儿不是很舒服也懒得推开他,这下可好,得寸进尺,那张狐狸嘴乘机在自己的嘴唇上揩油,然后还一副偷腥成功挑衅的望着自己,真是和他名字不相符的幼稚啊。

“不错嘛,技术有进步,找哪个小妞练过吧?”

“切,这还需要练吗?你教我一次,本人就照单全收了。”

“那我这老师还真不是盖的,记得去库房交点学费。”

“你。。。”

望着狐狸吃瘪的表情,恩心早上的阴郁也散去了很多,虽然都是男女的身体接触,对这只狐狸就可以轻松面对,但对逸冰却不行。

不过好日子没维持到半个时辰,恩心就又开始郁闷了,因为此时她看到逸冰正站在门口,一副进退两难的样子,看着自己和狐狸那么暧mei的搂在一起,换做谁都会这样吧。推了狐狸一把,小狐狸也看到了门口的逸冰,难得皮厚的他有些不自然的摸摸鼻子出了书房。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还是坦然面对吧?索性对着门口的那人喊道:

“逸冰,你进来吧。”见他有些别扭的站在了自己书桌前面,又道:

“怎么拉?从早饭开始就觉得你和平时不一样,也是昨天喝多了吗?”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完,恩心就敏锐的发现他的耳朵有些红了,想来一切都如自己推测的一样。既然他不开口,那自己就慢慢的等他开口吧,以自己对他的了解,他会很快的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哦,也没什么事情,只是过来看看主子的宿醉好些了没。”

“刚才牧涯给我端了醒酒汤,现在好很多了。不过他也给我带来了一个劲爆的消息。”

“什么消息?”

“我被金福商号的大当家和他的宝贝女儿看上了,今天已经进门提亲了。其实那女子你也见过的,就是上次灯会第一个给我手帕和八字的小姐。”

“这,这也太离谱了。”

“有什么离谱的,你主子我公子的扮相那是玉树临风、风liu倜傥,被人喜欢有什么奇怪吗?”

“呵呵,那风liu倜傥的主子打算去娶人家貌美如花的小姐吗?”

“怎么可能,就算娶貌美如花的女子也该娶柳红杏那样的。”

“主子,你还真是不客气啊。”

“呵呵,好说,不过作为我的大总管,你总得替主子我分忧解愁吧?”

“哪来的忧又哪来的愁呢?我看主子一副很受用的模样啊。”

“唉!若我真的是男子就好了。”

“那主子就遇不上蓝雪傲了。”

“是啊,此事古难全。人总是这样,得了权势就想要爱情,总喜欢江山美人都要,但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呢?‘舍得’二字,能被人看破其玄机的人还真是不多啊。逸冰,你看的透吗?”

没有回应,恩心也不急,一边喝着茶一边慢慢的等,比耐性,虽比不上郝连纳极,但自己也算是功力深厚了。约莫很久了,但其实也不久,刚好一盏茶的时间,恩心听到了对面逸冰的声音:

“主子请放心,逸冰看的很透彻了。”

“不愧是干大事的人,懂得取舍,你会拥有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