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六十八章 云霄阁双魁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78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最近恩心有些乌龙的被人提亲,这要在以前,还不把李叔他们给高兴坏了,但现在知道主子是女儿身了,他们怎么高兴的起来。好在逸冰、翰笙等人很能干,没出两天就给摆平了。现在恩心过着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的美好生活。这不,都日上三杆了,某人才慢腾腾的从床上爬起来。

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自己卧室的推窗,外面阳光甚好,照在湖面上还真是波光盈盈啊,几年前有些模糊的记忆在此刻触景生情了。那时候的溯河的河水多清澈啊,还有那画舫,里面也是水袖飘飘香气袭人啊,一转眼就是七年了,真是岁月如飞刀,它刀刀催人老啊,那时候的林爷爷还是一风度翩翩的雅士呢,夏文书意气风发,蓝雪傲也没有今天这样的沧桑感,柳红杏惊艳的让很多人移不开眼,而如今她也出了霓虹楼,不知去哪了,是不是嫁给商人妇了呢?

轻轻的叹了口气,想着多年以后,自己也会变成老太婆,真是有些不敢再想了。其实人活了四十年也就够了吧,那时候容颜还在,就算逝去,也会留下美好的回忆。前世不是有人说:生命不在于其长度而在于宽度,那自己到底在担心什么呢?还是好好的享受生活吧。外面天气不错,应该出去转转,说不定能被自己遇上什么好事情呢。

想到就做,赶紧去换衣服。衣服刚拿到手又开始小犯愁了,自从自己的身高停止生长以后,身体就开始向S形发展了。按道理说,作为女子是件高兴的事情,但现在每次穿上束腰长衫时都要裹胸,真是麻烦啊。长时间这样下去可对自己的身体可不太好啊,还是找个机会恢复女装吧。

最后换上了一件宽松的月白色长袍,拿着折扇就潇洒的出门了。穿过花园的时候,见李叔他们在除草,就打了声招呼,说中午自己不回来吃午饭了。

恩心见街上人来人往的,个个都很匆忙的样子,唯独自己悠闲的像个游手好闲的执侉子弟,就差手边没提一个鸟笼了。这个时候去哪里打发时间呢,茶楼还是算了,最近没什么娱乐八卦供自己消遣。正在琢磨呢,就听旁边一路人说道:

“兄弟我先行告辞了,晚上云霄阁我做东,咱们一起喝个花酒。”

云霄阁?那不是自己开的青楼吗?这和赌场、钱庄一起都是小狐狸在打理,自己还从来没去看过呢,要不今天就去那里好了。自从上次灯会被小姐们给盯上了还上门提亲后,恩心一直都小心谨慎,这次也不例外,毕竟青楼的女子有时候更难打发。

来到云霄阁最大的那家总部门前,上下左右的打量了一下,嗯,不错,虽是青楼,道也雅致,想必小狐狸借鉴了苏睿的清风阁。刚评估完毕,就见一个小丫环带着自己进去了。不错嘛,还知道将书童换成丫鬟,没有照搬全抄。

进了大厅,真是热闹,没想到大白天的这里生意就那么好。和外面不同,这里面可真是纸醉金迷啊,想来小狐狸为了多赚银子,也砸了不少血本。随便找了一个空位就坐了下来,要了一壶茶,乖乖,竟然还是收现银的,一壶茶一两银子,看样子不管你找不找姑娘,这一两银子都是要掏的,那狐狸还真敢要,不过想到这钱到时候还是要回到自己的腰包,心里就平衡了许多。

品了一口茶,味道还不错。看了一下周围,这些姑娘你还别说,个个长得还算水灵,也不知道那只狐狸从哪里拐来的。当初自己只给了他银子和地盘,剩下的什么都没插手过,能经营成这样,也算是很能干的了,物有所值,自己那水云间也算是没白烧。

这前台是光鲜亮丽的没错,不知道这后面怎么样。可能是前世小说什么的看多了,总觉得这青楼里面也是不怎么干净的。以去方便为借口,恩心打算去里面转转。

里面亭台楼阁,一应俱全,环境也很好,现在没人,也看不出什么来,正准备转身,就听到两个小姑娘的声音朝这边过来了。恩心赶紧一转,靠在一假山后面躲了起来。想到自己这个大老板来自己的地盘还要偷偷摸摸的,心里非常就郁闷。

“你说为什么美虹姑娘长得那么漂亮却那么心狠呢?”

“最毒美人心你不知道吗?再说了,那个叫幽兰的女子原是个官宦家的小姐,长得又那么出尘,美虹能不打压一下吗,一旦幽兰做了花魁就没她好果子吃了。”

“幽兰看起来很善良的样子,不会那么绝情吧?”

“善良是在一个安稳的环境来说的,现在她不狠起来就没命了。这也说不上什么好与坏,大家都只不过想活着而已。”

“也许,我们做丫鬟的比她们稍微好一些,虽然长得不漂亮,但也不会有美貌不在的恐惧。”

“是啊,就如同那些后宫的娘娘们一样,虽然在外面也是光鲜亮丽的,在宫里还不是斗的你死我活的?听说,前不久玄鸣国有两个妃子又里奇死亡了。”

“还真是有些悲哀。”

声音逐渐远去了,恩心有些意外两个丫鬟也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过连这妃子里奇死亡她们都知道,看来这青楼还真是情报的最佳来源地啊。不过现在总算明白那些皇帝为什么喜欢微服出巡了,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听到真正的事实。既然这样,那就去会会那个美虹和幽兰吧。

回到前厅,叫来倒茶的小二,询问道:

“小二哥,你们这云霄阁最漂亮的姑娘是谁啊?”

“客官,要说我们云霄阁的姑娘个个都很漂亮,但最漂亮的就是美虹姑娘了,但她不轻易见客。”

“哦?除了她呢?”

“还有一个,不过”

小二还没说完,就听旁边的老鸨在那咳嗽,看样子真有猫腻啊。就故意问道:

“怎么拉?”

“哦,没什么,客官你慢慢喝茶,我忙去了。”

看到小二一溜烟的跑了,恩心有些玩味的望着那位老鸨。很年轻,顶多只有三十多岁,但看起来很精明。那架势想来曾经也是在青楼混过得,见自己在盯着她看,马上如风一样飘到自己面前来了,还不忘甩一下手绢,嗲声的说:

“唉呦,这位公子真是风度翩翩啊,不知道你看上我们这儿的哪位姑娘了,妈妈我一定给你叫来伺候着。”

真是训练有素,这可不是什么省油的主,看来自己还是要小心应付为妙。

“妈妈客气了,只是久仰这云霄阁的姑娘个个貌美如花,今天慕名而来,不知今天能否有幸见美虹姑娘一面?”

“公子可就让妈妈我为难了,我们美虹姑娘的叫价可是很高的,一般不轻易见客。”

“那有多高?妈妈开个价吧。”

“一晚上,纹银一千两。”

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什么姑娘要价那么高,这都够拿来赎身的了。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原本就是这个价,那要看了人才知道。于是也没怎么迟疑,从怀里掏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递到老鸨的手里,又询问了一下:

“还有别的要求吗?”

“公子真是大手笔,没有别的要求了,我这就领你去美虹姑娘的房间。”

什么叫见钱眼开,这回算是彻底的看清楚了,刚才还一副为难的老鸨,这会儿立马热情起来了,还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随着老鸨穿过亭台楼阁来到一个阁楼前,看样子,云霄阁对花魁的待遇还真不是普通的好啊,难怪让两个女人折腾成那样。阁楼的设施很齐全,也是雅致的很。临窗的位置坐着一位女子,和俗气的名字不同,长得真美,还有些楚楚可怜。实在想象不出她会是丫鬟口中那位心狠的人,但人不可貌相的道理恩心还是懂的。有了银子,一旁的老鸨在那边卖力的给自己介绍:

“公子,你看,这就是我们云霄阁的头牌,怎么样?是不是和你想象中的一样漂亮?”

“何止漂亮,简直就是闭月羞花啊。”

听到自己如此的夸奖,那位美虹姑娘总算肯转过脸看向自己了,没有让自己失望,正面一样很漂亮。不过,就是人傲气了点,想来这是美女的专长。看了旁边一眼,老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看样子接下来要靠自己周旋了。基于礼节,还是有礼的说道:

“晚生见过美虹姑娘。”

“公子不必多礼,来到这里还请随意。”

嗯,声音也很好听,清脆婉转。自己若真是男子,恐怕这会儿早就忘乎所以了。

“美虹卖艺不卖身,不知公子接下来想下棋还是听曲?”

“听曲吧。”

琴声响起,竟然是自己曾经给青莲弹的那首《笑红尘》的曲调,只是少了那种潇洒的感觉,虽然弹的熟练,却显的生硬。一曲弹罢,恩心有些试探的问道:

“姑娘可知这首曲子是何人所作?”

“当然是御新国鼎鼎大名的鹤舞公子了。”

“你知道这首《笑红尘》所要讲的真正含义吗?”

美虹有些疑惑的望着面前这位风度翩翩的公子,和以往的客人不同,他很干净,温文有礼,不显唐突,就算和自己聊天也是这样的随意。

“美虹不知,还请公子明示一二。”

恩心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站起来,习惯性的走到窗前,轻声的说道:

“这首曲子,洒脱超然,是鹤舞曾经写给清风阁的青莲姑娘的,是想告诉她,凡事看开点,不要执着太多,那样会让自己更痛苦。为人处事还是多一个伙伴好过多一个对手。”

“公子和鹤舞公子很熟吗?”

“有些交情,不过我跟苏睿城主倒是很熟。”

“哦,原来如此。公子刚才的话里有话呢,不过美虹记住了。”

“姑娘真是聪明,一点就透,你会因此得到好报的。今天能得见姑娘一面也算是三生有幸,希望它日能再见。”

说完,行礼告辞,像一阵风。美虹站在阁楼的窗前望着那位公子离去的潇洒背影,有些疲惫的靠在墙边,算了,自己也累了,就斗到这里吧。

晚上,美虹来到一个简陋的房间,轻声的推门进去,里面的人见到她,也没怎么讽刺,只是毫无感情的问:

“有事吗?”

“我来只是想告诉你,我不想和你争了,明天你就从这里搬出去吧。”

“为什么?”

“只是今天有位公子点醒了我。他说‘凡事看开点,不要执着太多,那样会让自己更痛苦。为人处事还是多一个伙伴好过多一个对手。’”

“他还真是一针见血,知道他是谁吗?”

“可能是鹤舞公子。”

“听说他没死,竟然是真的。”

两个斗了几年的女人终于停歇了下来,云霄阁的客来客往生意越来越好了,老鸨高兴的跟什么似的。有一天,当他们的老板牧涯来这里的时候,老鸨献宝似的告诉了他这个好消息,但失望的是,他的老板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而是亲自见了两位当家花魁,给了她们一件礼物,那是《笑红尘》的曲谱和二对稀有的耳坠,小小的信笺上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幽兰出谷,美玉如虹。

两人对望了一眼,眼眶都有些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