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六十九章 鸡鸣狗盗之徒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39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自从恩心在云霄阁事件中尝到甜头后,每天雷打不动的去自己的产业里去转悠。一方面为了查看业绩,另一方面也顺便挖掘一下人才。现在什么对自己最重要,当然是人才喽。《天下无贼》里的李叔不是曾经说过一句很经典的类是于这样的话吗。

看主子最近勤于事务,小狐狸很是惭愧啊。没想到主子大白天的去逛青楼,去青楼吧还顺便给自己解决了麻烦。晚上回来还给自己上了一次政治课,大意是,赚钱可以,如果给她整出个什么命案,绝对饶不了自己。钱要赚,但人情也要舍得给。唉!有这样的老板,自己这个做下属的非常没有成就感啊。这不,今天又去了自己的赌坊,千万又别给抓了自己的小辫子,那样子,自己都不想活了。自己在这边挡着,翰笙和惊云他们也在偷偷的整顿自己的下属,看样子,平时偷懒的不只自己一个啊。

有没有人来告诉自己这是赌坊而不是谁家的府邸,看这金壁辉煌的样子,你以为是在建拉斯维加斯啊。这只狐狸真是舍得花自己的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看样子,自己平时是太过于纵容了,这次一定要狠狠的整顿一番,老虎不发威,这群兔崽子还真是上天了。

带着一肚子的火气,恩心进了这名叫金指赌坊的大门。这大堂比云霄阁还夸张,几十张牌桌有序的排列着,中间还有一个大转盘。里面的人那叫作水泄不通,吆喝声都快把恩心的耳朵给震聋了。好在这贞恩城以商人居多,赌起钱来那是眼睛都不眨一下。好吧,看在你们是在给我送银子的分上,我忍了。

走了一圈,恩心就有些累了。老实说,自己对赌博这东西实在是提不起兴趣,看着那色子在那里转来转去的,眼睛都花了。不过看那些或输或赢的大悲大喜,还真是人生百态全都能在这里看到。曾经自己跟郝连纳极说过,人生有时候就是一次豪赌,他还有些怀疑,真应该让他来这里看看。

感悟完毕,恩心准备打道回府了,人不可能总是那么幸运的每天都有惊喜,明天再来吧。刚起身,有人撞了自己一下,虽然很轻,但敏感的恩心还是知道自己遭到扒手了。没有动声色,而是不经意的望了一眼刚才的那个人,一个书生,不会吧,这年头,强盗都进化到雅盗的行列拉,那你也该学一下人家楚留香啊。摸了摸,自己的怀里的千两银票已不翼而飞了,还真是有些身手啊。好在刚才自己没有沉迷于那些赌博了,又加上自己天性敏感,才被自己发现,若换了别人,一定是神不知鬼不觉。挺有意思的一个人,恩心不打算打草惊蛇,而是选择旁观一段时间,至于那银子嘛,不久还会回到自己怀里的,不急。

古有孟尝君门下的鸡鸣狗盗之辈救其于为难之中,可见,人才没有大小之分,只有可用不可用之分。这位仁兄,不好意思,恩心看中你了,你就乖乖就擒吧。

牧涯看到自己的主子一脸遇到猎物的高兴样子,不禁为某个人哀悼了。可心又提起来了,难道这回自己的赌坊也出状况拉?天哪,自己不会那么倒霉吧?

第二天,恩心很准时的去金指赌坊报道了,为了引人上钩,还特意穿的很贵气,一看就是有钱人的派头。在赌坊内看了好一圈,很确信那位仁兄还没有来。心里不禁嘀咕道:那位兄弟不会是知足常乐的人,出手一次然后歇半年吧,你怎么能这样呢,做贼也要有些野心啊,那么容易满足怎么行呢。都等半天了,还不见人来,看样子这次自己的银子算是打水漂了,有去无回。

虽然对那位仁兄很是有好感,但人家不来了,还是再换一个。俗话说,一鸟在手好过二鸟在林啊。想这里都是富的流油的人,浑水摸鱼的扒手一定不止那一位,还是再来挖掘一下吧,说不定能遇到更大的。正在人群中扫描的恩心,突然看到了一双芊芊玉指正伸向某一个赌徒的衣兜里,又是一个雅盗啊,看那双漂亮的手,就知道人也不丑。视线望上移去,当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恩心真是大喜啊,这不是等了半天的仁兄嘛。奇怪啊,那个赌徒看起来挺穷的样子,自己这个一看就是有钱人不来偷,干嘛去偷一个没油水可捞的人啊,笨!

不过,很快恩心就推翻了刚才自己的话,因为她看到雅盗从那个人兜里掏出好几张一千的银票,还真看不出来啊,那人竟然是有钱的主。这个盗贼不仅是手法快,眼神也非常好啊,自己这下更中意了。

在见他偷了六个人的时候,恩心想着自己该上去搭讪了,不然一会儿他走了,自己上哪里找他去。在那双手准备伸进第七个人的口袋时,恩心一把抓住了他的人手,轻声说道:

“兄弟,你太嚣张了,还是适可而止比较好。”

那位雅盗没有惊讶而是轻笑的说:

“我还以为你的耐心很好呢,看到这就看不下去了?”

听这话,大概自己关注他,他老大一直都是知道的啊,那还在眼皮子底下这样偷来偷去的,不会又是一个爱现的人吧。看着那张很欠扁的脸,恩心狠狠的把他拉出了赌坊,坐到了茶楼里。一杯茶下肚,火气终于消停了。然后平静的望着他说:

“我的一千两银子呢?”

“呵呵,不好意思,被我花了。”

“花了?除非你去喝花酒了,不然怎么就一晚上就花了。”

“你猜的没错,就是去喝花酒了,为了见美虹姑娘,我可是千金散去啊。”

“是吗?没想到你还是一痴情的种子呢。”

“我这一辈子就爱两样东西。”

“金钱和美人。”

“聪明。”

“拜托,一点都不难猜的答案。你爱美人,是专指某一个美人还是世上所有的美人啊?”

“有区别吗?”

“区别可大了,前者是痴情,后者是滥情。”

“呵呵,真是一张不饶人的嘴啊。昨天我就看到你了,别人都在孤注一掷,你却在一边站着,说是看热闹吧,那双眼睛却又过于深邃了。”

“所以,你就来偷我的钱,引起我的注意?”

“是啊,奇怪的是,你明知道是我偷的,却不声张,我以为你是怕了呢。”

“为什么你会这样想呢?赌坊里可是有护卫把守的哦。”

“这是事后才知道的,所以第二天我又去了,准备碰碰运气。意外的是看见你在人群里搜寻着什么。”

“所以就开始偷那位不可貌相的商人,见我没有反应,就变本加厉的继续。”

“你猜的八九不离十。”

“如果我一直不制止,你是不是打算继续偷下去啊?”

“那有什么意思呢,原本打算偷完第七个就打算收手的,然后想办法接近你的。”

“你倒是不隐瞒,对我有兴趣?”

“有一点。”

“你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有没有想过有一天安定下来呢?”

“为什么要这样问?”

“我想要一个伙伴。”

“那不好意思,楚云帆没想过安定下来。”

“哦,那下次来贞恩城来‘笑尘居’来找我喝酒吧。”

“你不试图挽留一下吗?”

“我知道自由对于某些人来说比生命还重要。”

“但有时候过度的自由会有些空虚呢。”

“呵呵,你像一只风筝,又想自由的翱翔,又想有根线牵引着你。”

“奇怪,只是一面,你怎么能那么了解我呢?”

“因为在某一方面我们是一类的人啊,看到你那方面的特质,就像在照镜子。”

“原来是这样。”

“老实说,长着一张书生的脸,你一点也不像偷盗的人呢。”

“那是因为偷东西不是我的主业,只是我的一个爱好而已。”

“那你的爱好可真是特别,让我猜猜你的主业,幕僚?先生?还是郎中?”

“有点靠谱,继续猜。”

“是郎中吧?”

“你还真会猜,为什么这样认为呢?”

“没有理由,只是希望你是郎中而已。”

“这样也行?”

“为何不行,反正结果是对的,干嘛那么在乎过程雅不雅观呢。”

“很少有人能将这两样联系在一起。”

“因为我是特别的,你信不信?”

“信,凭你女伴男装就能看出来。”

“呵呵,你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眼神很锐利啊,什么都瞒不过你。”

“偷你的银票时我就知道了。”

“这没什么奇怪的,你是郎中嘛,对人的身体构造比一般的人清楚。”

“你把我的底细探的一清二楚,能不能告诉我小姐你的芳名啊?”

“你确定要知道吗?这可是一个麻烦。”

“你越这样说,我越是想知道。”

“小女子姓念,名恩心。”

“还真是来头不小啊,这个名字在这个大陆被太多人提起了,想不知道都很难。”

“传闻多少离奇了点,其实本人没什么。”

“我刚才的话可以收回吗?”

“什么?”

“你不是缺少一个伙伴吗?我追随你怎么样?”

“那你的自由呢?也许我给不了你太多的金钱,也不会有什么美人。没有了这两样,追随我的你会开心吗?”

“开不开心试了不就知道了吗?”

“你以为是玩游戏吗?我可不会给你回头的机会。回去再想想吧,想好了你知道去哪里找我的。”

说完,付了茶钱就走了。楚云帆见到那么傲气的身影,真是有些无语啊。不过她说得没错,这种人生大事还是考虑清楚了再说,毕竟一旦跟随了,或者是平步青云,也可能是万水千山,更有甚者是无尽的煎熬。

恩心出了茶楼,想到刚才两人的谈话,这是个不安定的人,有些儿戏,和小狐狸不一样,自己一点儿也看不出他的认真,一个游戏人间的浪儿,也许并不适合跟随自己。

原本有些放弃的恩心,却在事情的第二天,意外的看到楚云帆带着自己的家当来到了自己的碧落居,一脸的坦然真诚。就这样,在这个春天,恩心又邂逅了一个强有力的助手,此人在以后自己的旅途中排万难,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