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七章 溯河画舫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53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昨晚的夜宴对于恩心来说有些虎头蛇尾,只记得上了马车没多久,就昏昏沉沉的睡去,连怎么回到自己房间的都不知道。

一早醒来,还觉得有些困,可李伯已在外面扯着嗓子喊吃早饭,只好有些无奈的爬起来。洗漱完毕来到饭厅,文书哥已经神清气爽的坐在了饭桌边。问了声早安,坐下,拿起筷子。

老实说,夏家的家教还挺严。这么早,别家孩子还在被窝里吧,自己就要起来做功课。除了来的第一天睡过懒觉外,其余的日子懒觉都与自己绝缘。本想,好不容易变成了小孩,可以轻松放纵好好享受一番童年该有的乐趣,不想遇上了夏文书这个外柔内严的家伙。秉着他在学堂的习惯,端起为人师表的架子,一点也不懂得什么叫怜香惜玉。还记得昨天赴宴的途中和夏文书说的话:

“恩心,这段时间思绪理的差不多了吧?”言下之意不言而喻,恩心只得硬着头皮说道:

“嗯。不过文书哥,我的刺绣和琴棋画都没怎么系统学过。现在开始还来得及吗?”

抬起眼皮,夏文书盯着恩心看了一会儿,疑惑的问:

“咦?怎么没有学过?你的家庭条件不是还算富裕吗?”

“这和家庭富裕没关,只是父亲大人一直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好在母亲也是书香门第出生,我现在所学都是母亲闲暇的时候教的。至于刺绣还没来得及教我,她就去世了。”

“你的父亲也没什么错,整个大陆很多家庭的想法都是这样的。这个时代的女子精通琴棋书画的并不多。所以,十岁的你能够出口成诗才会让我们大大的惊讶。但夏家不一样,不论男女都很优秀,这不是逼迫成的,而是在一种氛围熏陶下浑然天成。当然,你现在既然是夏家的小姐,就要撇下以前的想法从头开始。我看你最近一直很勤勉,涉猎的范围很广,字写的也不错,想来你的母亲也是很用心在教的。和同龄人的孩子相比,你已经优秀太多。剩下的就循序渐进的来,回去我再慢慢的教你。”

“谢谢文书哥。”

“不要谢的太早。我教过的学生都知道我是出了名的严师,到时候可别喊累啊。”

“没关系,严师出高徒嘛。”

“你能理解就好,那我们就从明天开始吧。”

“啊?·······”

正沉浸在回忆里,就听夏文书说:

“恩心,昨晚我根据你的基础编了适合你的读书目录。放在书房里,一会记得去看。另外,下午溯河画舫你也去,到时候别忘了准备。”

“哥哥,我可不可以不去啊?”

“昨天的晚宴都去了,今天没道理缺席,况且你又没有什么事。放心,今天不会让你无聊的打瞌睡。”

看来昨天自己的样子他都看见了,那干嘛还装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啊,还不如篮雪傲那只狐狸呢,哼!

回到书房,确实在书桌上看到了文书哥说的新编目录,封面上还写着‘恩心专用目录’几个字。翻看了一下,浅而易懂,最后几页墨迹貌似还没干的样子,看到这里,恩心又开始感动的一塌糊涂。昨晚回来都那么晚了,自己都困的不行,他还挑灯夜战的给自己编目录,大概一夜没睡吧,虽然今天的精神看起来依然很好。想想一早自己还因瞌睡没睡好小小的抱怨过,真是惭愧啊!

自我检讨一番后,开始今天的功课,争取晚上的时候让文书哥刮目相看。

吃过午饭,李伯就开始帮恩心梳洗打扮,等着下午溯河画舫的精彩表演。一回生二回熟,有了昨天的经验,今天花费的时间格外少。除了换了浅粉色的衣服和鞋子,其余的都和昨天一样。

本来嘛,一个小孩子,又不是什么名姬,没有非得让她惊艳的义务。好在恩心皮肤白,整体感觉清爽明朗,还不错。

来到溯河边的时候,恩心的嘴巴都可以塞下一颗煮鸡蛋了。谁能告诉自己,这只是一条河,而不是江。也太宽了吧,该比得上前世的长江了。不,比长江还宽。唉!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好像什么都是大一号的,恍然觉得前世的拥挤只是一个传说。

下了车,随着文书哥上了画舫。还是昨天的那些老面孔,只是多了几个女子,想来是给柳红杏伴奏的。环视了四周,没发现柳红杏的丽影,暗忖,她不是非得特效才出场吧。

船仓、甲板上三三两两的文人在那拿着酒杯交谈着什么。文书哥去向老师等人打招呼,留下恩心一人在那无所事事的在画舫上闲逛。

站在甲板上,吹着河风,柔柔软软的,像情人的手。看着对岸隐隐约约远山的影子,阳光下,河面波光凌领,像点点的碎金,此地此景很容易让人放松。

恩心坐在画舫宽宽的栏杆上,让脚悬空在河面上,享受着来异世界后,难得的愉悦。不觉哼出了前世的歌曲:

风吹云动天不动

水对船移岸不移

刀切莲藕丝不断

山高水远情不离

雨绵绵情依依

多少故事在心里

雾夜烟雨蒙蒙唱神州

百年巧合化今情

善恶皆会得报应

祸福自然有天理

梨园桩桩丝线牵

万事悠悠当自理

雨绵绵情依依

多少故事在心里

雾夜烟雨蒙蒙唱神州

百年巧合化今情

——改自《烟雨唱扬州》

也许唱的太投入,恩心不再去苦恼怎样在这个异世界里活下去,也不去烦恼是否会被卷入政治斗争,更不去想会有怎样的未来。只是投入的唱着,这一刻只属于自己。

当然也不知道自己的歌声迎来了多少人的驻足,自己现在被多少双眼睛看着,那天真烂漫的纯真又是怎样的耀眼。此时此景,也许这就是人常说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魅力。

抒情完,仰天长叹,碧空如洗。想着文书哥一会找不到自己该着急了,准备赶紧跳下来。抬头,发现岸边、船上都是人。自己可悲的又一次成了焦点,而且还是光天化日之下。

一时,借口、说辞在脑子里快速运转。

可惜,没有足够的时间。夏文书已经走到恩心面前,伸出手把她抱了下来,带到那群大腕的旁边。感觉船在加速,耳边的风大了许多,吹起了淡粉的裙角。

进了船房,柳红杏已经摆开了架势。这次算是真正见到本尊,没让人意外,美的让人惊为天人。静静的坐在那里,宛如一副预说还羞的画。

看自己进来,起身,袅袅的走到自己面前,含笑的问:

“妹妹刚刚唱的歌真好听,不知道歌名叫什么?”

恩心想过会被任何一个人问,没想到头来却是柳红杏。

“哦,是跟父母跑商的时候听人唱的,母亲很喜欢,就把其稍做改动修整后教我。怎么,红杏姐姐也很喜欢吗?”恩心眨了眨眼,一脸天真的问。

“是啊,这些年虽填歌写词良多,可能触动心弦的却无一首。今天见妹妹在船头怡然自得潇洒得模样,到底是年轻啊,真是让我羡慕呢。”说完,眉宇间浮起的淡淡忧愁惹人怜爱。

“那只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的天真罢了,相比与此,我倒是更羡慕红杏姐姐的花容月貌之姿和成熟婉约的气质呢。”想起红尘里的纷纷扰扰,戏子的酸甜苦辣,恩心不着痕迹的安慰道。

“哎呀,妹妹一张嘴可真甜。夏公子,你这回而可是捡到宝喽。”

“那可不,自从恩心来了,我的临溯居可是热闹不少啊。”说着还摸摸恩心的头,一幅兄妹相亲相爱天伦图样。

既然来到画舫,众人接下来就开始了文人雅士千百年来不厌其烦的吟诗作画听曲。

老实说,恩心虽不太感兴趣但也不讨厌。不愧是鸿雅书院出来的,个个都有两把刷子。门生有才,做老师的当然有面子。林雅瑟一直捋着自己漂亮的小胡子,在那边一脸的骄傲。

除了是孩子的恩心没有参加外,输的人都要惩罚的。至于惩罚嘛,由老师说了算。

让恩心意外的是篮狐狸竟然会武功,第一轮输的时候,一套剑法舞得如行云流水,潇洒之极。第二次输的时候笛子独奏,那笛子和上次素雅斋赠送给自己的一摸一样。第三轮又输了,周边的人都拿他打趣。林雅瑟也在一边连连摇头,说自己很没面子,问他怎么补救。

篮雪傲一脸的招牌狐狸笑,很无耻的说,自己只是商人,今天把看家的那点墨水都挤了出来,现在实在是再也拿不出更好的。

旁边的人还瞧他不够糗,打趣的说,你可以自己去找个有本事的搭档帮你映衬一下,前提是人家愿意才行。说完还不忘向柳红杏处瞄两眼,意图非常明显。

想来,大家以为篮雪傲是柳红杏的大老板,人家不会扫了他面子才是,也算是个合理的提议。

恩心原本想着篮狐狸都快三十岁的人了,抓耳挠腮的样子一定搞笑。不想,那厮脸皮够厚,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站起来,朝这边走过来,看样子准备采用刚刚大家的建议。

但意外的是,他没走到柳红杏旁边,而是转个弯走到自己面前,向自己伸出邀请的手。他的举动不仅恩心诧异,连在座的都在纳闷,不知道他准备干嘛。

两人就这种姿势僵持了好一会儿。最后,深知老狐狸是不达目誓不罢休,实在拗不过,恩心只好把自己的小手放在他的大掌上,站了起来。瞄了两人的身高,怎么看怎么不搭调,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就算他想出丑也不要拉着自己啊。

把疑问用眼神抛给他,只见他俯身过来说:

“我来伴奏,你把刚才的歌再唱一遍。拜托帮下忙,不要让我今天输的太难看。”

没有管他话的真假,反正现在骑虎难下,唱就唱吧。

琴声响起,听那熟悉的旋律,恩心惊讶于篮雪傲的好记性,开始随着琴声缓缓而唱。奇异的是两人配合的相当契合,像是合作了许久的老搭档。众人都被这一大一小两人的表演深深的吸引,除了若有所思的夏文书外。

曲毕,掌声热烈。恩心激动的差点像前世登台的演员,准备深深鞠个躬,来个完美谢幕,还好被篮雪傲及时拍肩膀的动作给拉了回来,不然就真的糗大。

多年后,年老的篮雪傲回忆起这触动心弦的一幕,总是怅然。感叹:我生君未生,君生我亦老。恨不与君同生时,日日与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