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七十章 主子的铁腕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4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自从楚云帆来到了碧落居,恩心对这个神偷兼郎中可以说是绝对的物尽其用。把楚云帆累的都忘了自由是什么滋味了。

首先的第一天,让他给府里的各位把脉检查一下身体状况,接下来就是马不停蹄的去贞恩城坐诊,给生病的村名们治病,这些云帆都无话可说,可是好不容易坐诊完毕回到府里,却又被告知,主子在城里的黄金地段给自己开了一家很大的医馆,让自己去打理。不看逸冰等人节哀顺变的表情,愤怒之余直冲到某人的书房,连门也不敲直闯了进去。

书房里,恩心披头散发的慵懒的躺在窗边的软塌上,手里还拿着本书,正在很认真的看着,见到怒气匆匆闯进来的云帆,也不惊讶,只是微笑着静静的看着他。这下可好了,暴拳打在了棉花上,一点响应都没有,云帆有些泄气的走了进去,靠在软塌边的墙上有些有气无力的问道:

“你就不能让我休息两天吗?”

“你是个懒散惯了的人,一旦闲下来就会想东想西,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你要学会怎样让自己充实起来,一旦你习惯了忙碌的生活,就算我让你休息你也未必肯呢。”

“你真是会算计。”

“做我的人就要这样。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太累着的,劳逸结合的道理我是相当明白的。况且开医馆也是为了大家方便,人吃五谷杂粮,谁没有个小病小灾的。我见识过你的医术,很厉害,比宫廷的御医还高上一筹,以你的聪明,假以时日定会称为第一神医的。”

“我才不会在乎那些虚名呢。”

“呵呵,其实你也是个有抱负的人呢。只是苦于找不到发挥的机会,所以就靠偷盗来发泄,平衡一下心情。”

“你还真是会透视别人的心思啊。”

“现在还怨我这样没日没夜的使唤你吗?”

“算了,不跟你这女子一般见识。”

“呦,我们云帆还有些小脾气呢,你和牧涯还真是有些相似啊。”

“别把我和那只狐狸相提并论,他哪里如我,就知道靠一张嘴皮子。”

“好了,不说你们两个了。我给你开了一家医馆,这只是开始,不久的将来,这贞恩城里还会出现第二家、第三家,那时候你要多辛苦一些了,至于招什么样的郎中,你自己看着办吧,你的眼力我很相信。若打理上有什么问题,就找逸冰和牧涯来帮忙。我不需要什么孤独英雄,我要的是一个合作的团队。”

“云帆明白,我有两个不错的人选,他们和我有些交情,主子要见见他们吗?”

“不用了,你自己的属下,你自己看着办吧。你对现在住的院子还满意吗?”

“不错,有你这样会享受的主子,怎么会差到哪去。”

“喜欢就好,我可不希望你哪天再抱怨,说我虐待你。”

“我只不过今天气不过才说了两句而已,哪有抱怨?是你小肚鸡肠的想多了。”

“还说没抱怨,这会儿又对我这个主子挑三拣四的了。”

看着云帆有些郁闷的脸,恩心知道不能再这样逗他了,他和狐狸可不一样,要是一怒之下拍拍屁股走人,那自己还不是吃亏吃大啦。这可是自己府里花的成本最大的一个人,整整一千两呢,当然小狐狸烧的水云间不算的话。

“好了,我们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绕来绕去了,这段日子确实让你累了些,你这两天先休息整顿一下吧,顺便可以和你的属下合计一下医馆未来的发展方向。”

“是,那云帆告退了。”

看着云帆出了门。恩心也开始打理一下自己,准备出门了。她知道最近自己的动作有些大,让府里的人个个人心惶惶的,但自己只当作没看见,松懈了很久的人是该紧绷起来了,可不能让他们这样下去。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既然跟了自己就应该时刻保持最佳状态。

看着主子又精神抖擞的出门了,云峰想,该不会是哪位又要倒霉了吧,最近牧涯和刚来不久的云帆都被主子折腾的够呛,也不知道这回轮到谁了。

今天,恩心没有去青楼也没有去赌坊,而是去了茶楼,照例三楼靠窗的位置。街道上的行人一如既往的多,好像一年四季都没有少过。还好护卫队还算尽职,秩序一直维护的不错。由于最近拿了牧涯开刀,其余的几人自己没打算去深究,因为杀鸡儆猴的效果已经达到了,没必要做的太过,聪明如他们,应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从这次也该明白,主子不是个摆设,适当的时侯是很强硬的。

其实这两天自己思考很多,这贞恩城需要完善的地方还有太多太多,窝在自己的府邸什么都不知道,以为一切已趋于完美,可一旦走出去,深入到里面,才会发现,这个光鲜亮丽的城池存在着太多的问题,一旦有什么意外,还真是不堪一击的很。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加固,让它固若金汤。

不过除了这,还有一件事情让自己很头疼,自从开始整顿以后,府里人人自危,做事小心谨慎,生怕惹恼了自己。又不是洪水猛兽,至于这样吗?不过这种氛围还真是让人难以忍受,既然始作俑者是自己,还是自己去挑明吧。哎!主子做到自己这份上还真是够憋屈的。

付了茶钱刚准备走人,就发现一楼的大堂出现了骚乱,看样子,今天不可避免的又要为自己的下属收拾烂摊子了。闹事的人是一个莽汉,理直气壮的吼着,说自己的点心里竟然有苍蝇。恩心没有急着走上前,而是在一旁评估,此人是在吃霸王餐还是真正自己茶楼的点心有问题。不过看到一旁掌柜的有些心虚的表情,恩心也不用去猜就知道事情是自己最不愿看到的那样。

看样子,若要平复此事还需从那位莽汉身上着手了。拨开围观的人,来到莽汉的茶桌边,仔细看了眼那盘点心,谢天谢地,还好不是点心的问题,因为那苍蝇一看就是刚死不久的。就客气的对那位莽汉说:“这位兄台不要急着发火,这点心一看就知道是早上做好的,可这苍蝇却是刚死不久,应该不是点心的问题。不过遇到这样的情况却是挺倒人胃口的,我看还是让掌柜的给你重新换上一盘吧。”

“你是谁?什么时侯轮到你说话啦?”

“呵呵,我也只是一个茶客,这家茶楼基本上是我每天必来的地方,今天来只是要看个清楚,我也不想让自己每天吃的点心有苍蝇啊,还好,点心没有问题,我也不用担心过去吃的东西不干净了。”

莽汉见这位书生说的有理,自己也不是什么不讲理的人,口气略微松了一点,转头对一旁的掌柜的说:“还站着干嘛,赶紧给本大爷重新换上一碟。”

听莽汉的不怎么追究了,掌柜的赶忙让小二重新上了一壶茶和一碟点心,事情就这样算是过去了。可恩心的心里还不是很舒服,今天自己走运,这位莽汉虽看起来是个粗人,但也是个明事理的人,若是换上一个无赖,那自己的茶楼声誉岂不是毁了?看那掌柜今日的表情,这样的事情一定有发生过,但他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真是不敢苟同,还有那点心的卫生一定也有问题。

自己的这些属下平时都在干什么啊?自己主子经常光顾的茶楼卫生都给整成这样,那别的地方岂不是一团糟?没有直接回去兴师问罪,而是有去了别的茶楼、酒楼去看了一下。都是表面光鲜,那厨房真是惨不忍睹,偷偷的从厨房里溜出来以后,恩心已是满肚子的火了。

晚上的餐桌上和这几天一样,弥漫着低气压。恩心如往常一样的慢条斯文的吃着饭,待大家都吃的差不多的时侯,才缓缓的放下筷子,语重心长的说:

“我知道,最近我处理事情的方式让你有些不舒服,但我不会道歉,更不会到此为止,相反,我还要加大力度。大概今天我外出发生的事情你们也多少知道了些,为什么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呢?我要的是固若金汤的帝国,而不是不堪一击的豆腐渣。任何事情如果没有面面俱到,你想走的顺走的远,谈何容易。逸冰,从明天开始,对我名下的茶楼、酒楼、客栈的卫生进行重新整顿,那些对突发事件没有应对能力的人要么降级要么扫地出门。”

“是,主子。”

“你们也听好了,既然我将事情交给你们打理,那是我对你们的信任,不要自己给这份信任打了折扣。剩下的我也不多说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当然也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若有什么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也不要死撑着,尽管来找我。若我也解决不了,大家再讨论决定。”

“是。”

“那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回去好好消化我今天所说的话,有什么疑问就来我的书房,我恭候大驾。”

说完,恩心就率先离座了,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这天晚上,恩心在书房里陆陆续续的见了自己的属下,大家心平气和的也谈了很多,等到快凌晨的时侯,几根蜡烛都烧尽了,一切才结束。恩心望着有些鱼肚白的天空,揉了揉有些疲倦的眉心,心里有些释然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