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七十一章 无情的岁月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2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在恩心让自己的属下们忙起来的时侯,自己又窝进了青云阁,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时,蓝雪傲也忙完了手边的事情来到了碧落居,两人又开始享受起了二人世界,而府里的各位也都很有默契的不再来打扰。

恩心此刻懒懒的躺在蓝雪傲的怀里,顺便把玩着他的头发。望着面前这位爱人的侧脸,恩心真是有些感慨,自己在慢慢长大,可他却在慢慢变老,虽然身子还是那样挺拔,怀抱也还是那么宽阔温暖,但常年的奔波,两鬓已经开始有些灰白了。不同于前世这还是个黄金年龄,这个年代,男人到了四十就是不惑,而五十就该知天命了。想到这里,恩心的心里真是难过啊。现在终于明白当初雪傲为什么对自己的年龄那么耿耿于怀了,因为这是一道始终无法跨越的鸿沟。两位爷爷也快是花甲之年了,所以才在这个时侯放任于山水之间吧,毕竟他们的日子并不会太多了。

蓝雪傲望着怀里的恩心有些慵懒的样子,曾经的女孩已经退去了青涩,开始越来越像一个女人了,就算穿上男装也掩饰不了那种风韵,而自己又有多少时间陪着她呢?虽然两人年龄差的那么多,算起来自己都可以做她的父亲了,但自己从来没有把她当作女儿来爱过,因为她聪明的让周围的人都忽略了她的年龄。真希望她永远是十四岁,而自己也永远是三十四岁,自己可以保护她,而她也可以那么放心的依赖自己,一直那样该多好啊。可岁月不会永远厚待自己,这和天争来的缘分总是要有离别的时侯。真是有些不甘心,但又能怎么样呢?自己的能力也只能如此了。有时侯放手也不是什么坏事,在她还青春年少的时侯,就让自己独自守候吧。

两人都这样想着岁月的无情,也许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和世俗斗争,却怎么也斗争不过那如刀的岁月,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啊。沉寂过后,恩心想说点什么,就找个话题说:

“雪傲,柳红杏现在怎么样啊?”

“怎么突然提起她来啦?”

“总算是一位故人啊,好多年了,突然想起她来。她现在也早该嫁人了吧?那么美艳的女子,不知谁有福气娶到她。”

“她没有嫁人。”

“为什么?因为眼界太高吗?这么拖着不就老了吗?”

“不是,因为上天也很喜欢她,把她带走了,就在你离开单文镇的第二年的春天。”

恩心没再说话,实在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说,嗓子有些哽咽。前段时间还想起溯河的画舫呢,没想到伊人早逝,嫁于东风了。那时候夜宴的惊鸿,两人的翩翩起舞都化作梦了。

平复了好长时间才问:

“怎么回事?自杀、情杀还是病逝?”

“自杀。”

“因为皇甫轩还是夏文书?”

“为什么这样问?”

“一个那么骄傲而又美丽的女人自杀,大多是看不开‘情爱’二字,你是她的老板,剩下的能被她看上眼的莫非这两个人了。”

“以为你把男人看的很透彻,没想到连女人也是,是因为夏文书。”

“因为被无情的拒绝还是不堪羞辱?”

“因为文书娶了公主,她生无可恋。”

“男人不是可以娶三妻四妾的吗?”

“若文书娶的是别家的小姐还好说,娶了皇帝心爱的妹妹,就连娶小的机会也没了,更别说是青楼女子了,红杏就是看透这一点才会那样的。”

“她可真傻,世上不仅仅只有夏文书一个优秀的男人啊,为何就这样轻易的结束了自己的性命呢,那该让多少爱她的男子伤心啊。可惜,从此人间又少了一位绝世佳人。”

“如果她能有你看的那么明白就好了。可惜世人不是愚就是痴,谁又能说谁呢?感情的世界里真的很难说谁对谁错,站在哪个位置都是身不由己。”

“是啊,问世间情为何物,总教人生死相许。公主没错,她也只是为了守护自己的爱情;夏文书没错,红杏只是不是他爱的女子;红杏也没错,她只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为什么爱情里总会出现三角关系呢?没人知道,其实有时候爱情只是两个人的事情吗?紧密的插不进任何一点东西。”

“其实这些,要说玄奥也是难懂,要说简单也不难,一切只是当局者迷。”

“你说的很对。那青莲和苏睿呢?”

“苏睿为年轻的风liu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青莲最后还是离开了。嫁给了玄鸣国的一个商人,两人算是彻底没戏了。”

“其实青莲是喜欢苏睿的,虽然她在刻意隐瞒,但我还是知道。只是骄傲如她,宁愿做商人的唯一,也不和一群女人共夫。”

“是啊,这苏睿也明白,但他还是做不到为了一个女人去舍弃一个家。”

“其实青莲比红杏聪明多了,起码她还有获得幸福的机会。”

“那你呢?我同样不能娶你,也不可能为你舍弃我的一家,而你却会和我相爱,这是为什么呢?”

“我不是红杏,在乎那个名分;也不是青莲,在乎什么唯一。我要得只是一颗心,其余的都不重要。人生并不长,考虑的太多,我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也许多年以后,你会是我们大家中活得最圆满的一个。”

“什么叫圆满呢?我只知道没有什么下辈子,在这唯一的年华里,不想辜负自己的心。你看,从我们认识到现在,身边人们的命运变迁了多少啊,岁月不等人,我们不能在原地过多的停留。”

“因为那么透彻,所以你注定永远高高的站在别人的面前让人仰慕的,而她们终究有了遗憾。”

“其实转念一想,红杏虽然早逝,但她在人们的心中永远绝色;青莲虽然远走,却永远的拥有了苏睿的心。一切还不算太糟糕,不是吗?”

“这又是换位思考吗?”

“呵呵,是啊,很安慰的想法。你现在还会去单文镇吗?”

“以前常去,因为那里有你;后来常去,因为那里有关于你的回忆;再后来就很少去了,因为你已经在我身边了。现在那里变化了很多,原来你初露风华的素雅斋的老板已经在去年去世了,老镇长也退下了。文书的临溯居在一次雷电中被大火烧了。后来自从有了贞恩城,单文镇也很少那么热闹了,盛世过后,一切都变得有些冷清。”

恩心很难想象,为什么只有短短的几年却让自己有着沧海桑田的感觉。自己搬过了一个城市又一个城市,而原地的那个镇子却不复当年了。

“一切都不一样了呢?曾经的小丫头成了如今的城主;曾经你这只潇洒的狐狸变成了今天的大陆首富;曾经的翩翩文生现在快成了宰相;曾经还青涩的年轻皇帝成了现在的霸气君主。。。。。。。”

“再过些年,我们都老了,而你还年轻的耀我们的眼。”

“那时候没有爷爷疼我了,也没有人再叫我乖孙女了,而你也不会再叫我丫头了。不过我的脑海了你们永远是七年前的样子,那时候你画舫里潇洒的舞剑,文书哥在课堂了儒雅翩翩,皇甫轩在商货展上的自信满满,当然还有苏睿的厚脸皮。。。。。。。”

“我的记忆里,你也永远只有十四岁,永远是成年礼转身回眸一笑的样子。”

“呵呵,我们今天为什么这么酸啊?好像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似的,难得待在一起,还是做些开心的事情吧?”

“做什么呢?要不你弹首曲子给我听吧?”

“好啊。”

说完,恩心就起身来到窗前的鸣凤琴旁边,她不知道,当蓝雪傲见到那把琴时,眼神深邃的让人看不见表情。

昨天华山论剑今天决战京城

原来世界竟然这么小

去年你是天王今年我是至尊

谁是谁非谁又能分清

飞来飞去飞过人群飞上云霄看我多逍遥

爱来爱去今天爱你明天爱她到底谁爱我

他们说人生一场梦又何必太计较

青春正年少我应该大声笑

岁月如飞刀它刀刀催人老

再回首天荒地老

他们说人生一出戏又何必太认真

生旦净墨丑我统统扮一回

谁扮谁像谁我扮谁又像谁

别忘了下次再会

阳光,照在月牙白的长衫上,柔顺的长发遮住了小半张脸,白与黑,鲜明的耀眼。此刻她正望着自己,眼里没有一丝的杂质,温和而又深情。

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矛盾却再自然不过的人呢?有一种人,她自无心丽了眉目,然知旁人已为之颠倒,难以解脱。一对上却看得极为顺眼,果然独特的气质是一种万能豁免权。其实她是容易相熟的人,有着极为温和而悦目的笑容,然而也就是因为如此,反倒又像是和所有的人与事都隔了一层,她和所有人的关系都不错,但也仅仅是关系不错而已。她不算是个很难搞的人,只是你永远都猜不到她接下来会干嘛。因为这些迷一样的存在,让自己深陷其中,不可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