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七十二章 似曾相识凤归来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3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春去秋来,时光荏苒。在这个轩辕第九年里,恩心的事业又上升了一个新的台阶。本着狡兔三窟的原则,开始在三国不同的领域渗透,当然也信守当年对蓝雪傲的诺言,在商场上不与其为敌,就算狭路相逢也是绕道而行。就这样看着自己商业版图在不断的扩大,恩心有着无限的骄傲和自信。也许人不是生而就有抱负的,但当你有了信念和执着,一切在路上也就慢慢的水到渠成了。

郝连纳极和司徒酝谋的动机越来越明显了,甚至到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地步,一时三国风云变化。而这时皇甫轩也有些坐不住了,一道密旨送到了恩心的书桌上。

恩心有些阴郁的看着密旨上的内容,想到,这个皇帝真是会算计,还想一家独大呢。世上怎么有那么好的事情,若大陆能统一,早在一千多年前就统一了,还用得着你们这些后辈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发动一次又一次的战争吗?另外,你也太看得起恩心了,还真以为真命天女是万能的啊?

恩心把密旨随意的仍在书桌上,来到窗前,外面又是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季节了,再过不了几个月自己就是十八岁了,该来的终究会来的。自己不会去阻止郝连纳极和司徒酝谋的阴谋,因为纵观大陆,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互相制约。除了他俩,别的人都太弱了,根本不是皇甫轩的对手,那样战争又是免不了的事情,自己决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毕竟当年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感觉太震撼了,直到如今一切还历历在目。

可是已经答应了做他的谋士,就该为其效劳,除非找到更有效的拒绝理由。而那个最好的办法就是亮出自己真命天女的身份,这个不在皇权范围内的身份,尽管这多多少少有些中了皇甫轩的圈套,但非常时期也只有铤而走险了。不过现在想这些还有些为时过早,好在皇甫轩没有给自己确定的日期,那就再拖上一拖吧,直到那两位夺位成功。看着这外面的局势,也不需要等太久,顶多还有三个月,年后就一切可见分晓了。

心里有了定夺,就找来逸冰,让大家来自己的书房,有要事相商。很快,碧落居的全部人员都到齐了,恩心环视着这些陪着自己一路走来了的下属兼伙伴,把那道密旨给他们一一传阅后,开口道:

“事情就是这样,我现在不打算插手,等到尘埃落定后若皇甫轩追究,那我就亮出自己的身份,那时候,日子可能就没有现在那么安稳了,你们有什么想法吗?”

一群人都保持沉默,但敏锐的恩心还是有些意外的在大家的脸上看到了兴奋而不是难过。真是一群野心勃勃的家伙啊,说不定他们早就等着这一天了,一直以为给他们安稳的生活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现在看来,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试想有几个能力卓越的男子甘愿平庸呢,乘风破浪才是他们的天性。

时间在恩心沉默的反应中流逝,和预期设想的一样,在年后没多久,朝阳国和玄鸣国就变天了,司徒酝谋和郝连纳极先后登基,从此开始了大陆的另一番角逐。这是势均力敌的战争,是三个男人之间能力的较量。

恩心在书房里推敲着,这第一步棋到底谁的胜算大一些。按隐藏的能力,司徒酝谋略胜一筹,他见识的太多,对问题也看的够远;按忍辱负重,郝连纳极略胜一筹,这个人的抗压和忍力非常可怕,比不上勾践的卧薪尝胆,但也大差不差;按真正的君王战术,还是皇甫轩略胜一筹,毕竟他已经当了九年的皇帝,虽然中间有很多众臣协助,但其成长的也很快,最主要的是,他是最年轻的一个,只要没有意外,他绝对是走的最远的一个。这样的三个人,统治着整个大陆,那暗淘汹涌是免不了的了。

其实潜意识里自己还是偏向皇甫轩的,尽管不喜欢,但还是给他间接找了两个强有力的对手,因为只有与高手过招,才能让他真正的成长,变得强大。这也算是对得起爷爷、文书和雪傲了,毕竟他们是这样的尊重和偏爱皇甫轩。望着窗外明媚的春guang,自己已经十八岁了呢,不久,那第二道密旨就会送到自己的书桌上吧。

当春天过了一半,恩心毫无意外的见到了那道明黄的信笺,望着一旁的蓝雪傲,对方也在望着她。没有语言,也没有伤感,坐在铜镜前,让他给自己梳头发,就像成年礼那样。这是蓝雪傲第二次为这个女子梳妆更衣,当然也是最后一次了。还是那套白衣红带、珍珠头饰和额前的一点兰花,但时隔四年以后,感觉却不一样了,当她站起身回眸,雍容华贵中透着沉着冷静,就连蓝雪傲都有些不敢直视了。

“好看吗?”

“红白的颜色很适合你,不管是在你十岁、十四岁还是今天的十八岁。”

“那就让它做我的战衣吧,我会一直穿着这样的装束直到我死去。”

蓝雪傲听了这句话,知道这是她对自己变相的承若。毕竟这身衣服是自己亲手给她准备的,那以后的日子还是由自己来准备吧。自此以后,恩心的衣橱里除了那身凤袍和这红白的衣服,再无它色,而这身装扮也成了她永存的形象被后世无数次的谈起。

恩心出了清风阁,碧落居的人们看到自己主子这身女子的装扮,除了逸冰外个个都惊呆了,不知道是惊艳的还是因为不适应。看到大家的反应,恩心挑眉的笑了笑,说道:

“你们要习惯主子我现在的样子,因为以后我会一直这样以女装的形式出现在众人面前。逸冰,京城的府邸准备的怎么样啦?”

“回主子,已经准备妥当。不知是大家全部迁移还是只去一部分?”

“不用那么劳师动众的,就你和翰笙跟着我去就行了,其余的留在城里看家,如果事情顺利,我们在夏天就可以回来了。对了,两位爷爷已经回到京城了吗?”

“翰笙昨天接到的消息,他们现在还在路上,不过等主子到了京城,他们也该到了。”

“那就好,我们明天就出发。牧涯、惊云还有云帆,我不在的这段日子,这碧落居就辛苦你们了。”

“主子请放心,一定不辱使命。”

“好,等我京城回来,大家的日子就没那么轻松了,乘这段日子还没什么特殊情况,主子就给你们放几天假期,不要太累着了。”

“谢主子体恤。”

“不过云帆,你不要因为太闲老是去招惹人家美虹,若你真的喜欢,主子我可以给你们牵个红线,若你没那个意思,也请不要随便招惹人家,免得给我惹出什么乱子。”

听到主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些,再看看周围的人都是一脸好笑的望着自己,云帆的脸有些挂不住了。还是逸冰看不过去的出来圆了一下场,说:

“主子明天就要离开一段时间了,今天还是大家一起聚一聚吧?”

“也好,保不准惊云的酒瘾又犯了,主子今天就让你喝个痛快。你可是我们府上的酒王啊,这点爱好,主子还是很乐意成全的。”

听主子这么一说,惊云也不客气,爽快的接受了。云帆和牧涯都有些不忿,在一旁嘀咕着主子偏心,那虽说是嘀咕,可恩心还是耳尖的听到了,伸出芊芊玉指,分别在二人的脑袋上弹了一下,好在这两人个子都比自己矮一点,所以动作看起来非常和谐,这更让两人更郁闷了,心想,你一个女人没事长那么高干嘛,这不明摆着浪费衣料吗?

虽然,自己的主子变成了女主人,但一向善于调动气氛的恩心还是把晚宴整的热热闹闹,一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为了明天旅途不那么辛苦,恩心没有喝很多,只是看着下属在一边热热闹闹。

第二天一早,天才蒙蒙亮,四人就出发了。回头望了一眼,薄雾里的碧落居和贞恩城,翻身上马,往京城的方向策马而去。

几天后在清晨的宫门口,一身白衣腰系红带过于高挑的女子,在守门的士兵面前亮出了那块传说中龙凤玉,震惊的门卫队长等人跪倒一片,急忙向正在早朝的皇上通报。

一如几年前的面圣,只不过今天自己不再是一介布衣,而是身份尊贵的真命天女。通报的声音刚落,恩心就大步的跨进了大殿的门,这次新老朋友齐聚一堂,其中还有多年未见的陈军扬大将军,只是年近五十的他早生白发。无视百官的频频回眸和好奇,恩心神情淡然的走过大殿两排百官间的过道,对那位坐在高高的龙椅上的皇甫轩微微行礼道:

“贞恩心见过吾皇。”

见到恢复女装的恩心,缓缓的朝自己走来,皇甫轩竟然有着微微的紧张,但碍于朝堂之上,只好不动声色的问道:

“恩心娘娘好久不见,不知今天来此所谓何事?”

“来还回这龙凤玉。”说着,便将那块玉佩双手奉上。

“为什么?”

虽然早有心里准备,但此时还是震惊的问。这时不止皇上,连朝堂上的百官也都彻底震惊了,一时安静的朝堂喧哗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