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七十四章 各自的心思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7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站在这鸣凤殿,恩心有些无语的想,皇甫轩这是摆了自己一道。但上有政策,自己下有对策。转过身,按照原路返回,来到自己曾经住过的小院,对紧跟身后的何总管说:

“何总管,这里没人住吧?”

“回恩心小姐,这里自从住过鹤舞公子以后,皇上再也没让别人住过。”

“是吗?那我就住在这里了。”

听恩心小姐这么一说,何总管还真有一些为难,皇上三声五令的让自己把恩心小姐带进鸣凤殿,这下可好,人家不领情,还非要住进这个有些特别的小院。

“何总管,你现在就回去向皇上复命吧,相信我,皇上不会为难你的。”

听恩心这么一说,何总管有些纳闷,正疑问,却见恩心小姐做了一个潇洒的打开折扇的动作,一下子有些浆糊的脑子清明起来了,原来如此,难怪有些面熟,其实是一个人啊。真是不简单的一个奇女子,舍弃天女的身份,用男儿的身份同样也能闻名于三国。鹤舞公子就是恩心小娘娘,这样皇上的异常反应就可以理解了。既然是小两口的事情,自己也没必要再坚持什么,等安排妥当了,还是赶紧回去复命,皇上该等急了吧。

见何总管刚才还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这会儿却健步如飞的离开了,真是一个奇怪的人。这个小院自己住过几天,你还别说,真有些感情。里面很干净,看来很勤于打扫。窗外,小院的风景不错,不尤让恩心想起了水云间那雅致的小院。想着现在逸冰和翰笙在自己京城的别院里又该着急了吧。自己这个主子真是不让他们省心啊,身份特殊,人也很特殊。这次会在这里住多久?和上次一样,是几天?还是更多呢?可是自己已经答应了碧落居的家人,要在夏天赶回去呢,真是有些无奈啊。

晚春了,该开的花都竞相开放了,空气弥漫着许多不知名花朵的香气,让人心旷神怡的不由的就放轻松了,没想到这皇宫里也有这样的地方。算了,想那么多又有什么用呢,既来之则安之。索性什么也不想的靠在窗边,闭着眼享受着轻轻微风吹拂脸颊的感觉,就像靠在曾经的望月阁。

等皇甫轩听到何总管的报告后赶到小院,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在春guang明媚的窗前,一个白衣女子就这样安然的靠在那里,如镜花水月,而穿着明黄龙袍的自己还真和这氛围有些格格不入呢。最终还是没有忍心破坏那和谐的画面,而是悄悄的退回到了御花园。

其实今早自己宣布退朝后,并没有急着离去,而是去了后面的偏殿,以为老师怎么也会带着她来见自己,没想到,她却在大殿上和陈将军叙起旧来。好不容易告一段落,又开始数落起自己的不是,听了那些话,其实自己也是有些惭愧的,毕竟她没说错,在很多时候,自己以一个帝王的姿态,自私冷酷的对着他人,总以为这是为江山社稷考虑,其实也是一种借口吧。所以,在最后听到她要出宫的时候,就赶紧让身边的太监去挽留,虽然方法用的不怎么高明,好在老师很支持。

御花园自己刻意安排了同样的场景,可惜只看到了她的一脸不屑。和上次不一样,这次她放的很开,开的自始自终都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一向众人焦点的尊贵身份,怎能容忍她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忽视?可是郁闷、生气又有什么用呢?就算自己气死也不会对她有什么影响吧。好似这皇宫里是个火坑,她是一刻钟都待不下,又说着要走的话。要是平时,自己大概早就一怒之下给她几个大板了,可正如她说得那样,她有无上的特权,那是皇权以外的人。这样怎么都不是的感觉快把自己给逼疯了,但却一点办法没有。无奈再次挽留,怕她在这陌生的环境里有些不适应,也为了不让她无聊,还将老师、文书也留了下来。最后再三叮嘱何总管给她安排最好的地方,意思也就不言而喻了,但最后还是如自己想的那样,她拒绝的干脆。

愁的跟什么似的自己来到她住的小院,却意外的看到那个罪魁祸首正一脸惬意的享受者春guang。枉自己费心尽力的怕她无聊,她怎么会让自己无聊呢,又不是第一天才认识她。这是个不管在什么地方都能找到生活乐趣的人。变换着不同的身份在人间穿梭,却每一个都是闻名遐尔。想着诸葛先生曾经很肯定的对自己说,自己配不上他的孙女,如今看来,自己还真是呢,若自己没了那身龙袍,让自己赤手空拳的去打拼,不管哪个身份,恐怕都比不上她的一半吧。在这样的女人面前,身为男人的自己是没多少优越感的。想到这里,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皇上有心事?”

回头,看见林贵妃恬静的站在自己的身后,眼神里是掩不住的担忧。忍不住的想,若那人和林贵妃这样贴心的话,自己就没那么愁了吧。不过,怎么可能呢?若那样,就不是她了吧。

“皇上这样,是因为恩心皇后吗?”

“恩心皇后?你可不要这样叫她。不然她非把我的这皇宫给平了不可。人人都想要的凤位,她却不屑一顾的很,甚至把那当着牢笼。”

“皇上就为此烦恼吗?她也许是故意推脱,其实心里是很想的呢?”

“你觉得可能吗?大才子鹤舞公子、贞恩城城主、风liu富商年尧,脱去真命天女的光环,她照样把自己经营的风生水起,换做你我可以做到吗?若是别人,我也会以为那是欲擒故纵,但她确实是不屑于那个凤位。若是她有心,这三国的后宫之首,以她的身份,哪个不是措手可得。”

“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怎能做到如此?这太可怕了。皇上是因为她的才华和身份才要立她为后的吗?”

“这还不够吗?”

“感觉皇上对她很特别。”

“此话怎讲?”

“臣妾不敢说。”

“照讲无妨。”

“你会为把自己最爱的鸣凤琴送给她,特意为她留着那个小院,不管她怎么在皇上面前无礼,皇上都不追究。”

“你说的没错,这是一定要做的事情,我不能让她被那两个国家中任何一个君王得到,就算死也要死在这御新国。”

林贵妃看着有些阴郁的皇上的脸和他刚才说得那么无情的话,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这是一个帝王啊,不是一个丈夫,自己怎么能如此随意的说出刚才的那些话呢。不管是什么理由,被他盯上,都不是什么好事吧。不敢再有什么奢想,那样强悍的女人和这样阴晴不定的男人,两人都是自己招惹不起的。哥哥不止一次的提醒自己,不要在后宫兴风作浪,也不要参与任何一方的明争暗斗里,因为这个皇上比谁都清楚后宫的状况。

后宫里,林贵妃也许不是最聪明的,但却是在后宫里走得最稳的一个,除了因为她有一个洞察一切的哥哥,还有就是她自己懂得审时度世,不会妄自菲薄,所以她能终老于后宫。

晚上,恩心用过丰富的饭菜后,躺在院子里的木榻上看夜景。不同于前世乌烟瘴气的城市,这里的夜空干净的就像一块黑布,上面点缀着一些亮晶晶的星星和一个月亮。看着这样的星空,心情很容易沉寂起来。今天自从何总管把自己安排妥当后,除了伺候自己的人,外人一个也没见到。潜意识里会以为那些妃子们会来自己这里叫板,可奇怪的是一个也没有。

想着无止境的后宫斗争,不由得细细分析起来。那个林贵妃,不是什么心狠手辣的人,不见得多精明,但既然是林尚书的妹妹,多多少少对自己有些了解,不会来冒犯。但那其余的妃子呢?听雪傲说起过,里面有两个狠角色的,可惜不知道是今天见到的哪两个。能被雪傲叫做狠角色,那一定不简单,忍耐性也是不一般。自己在男人的世界里游刃有余,可在女人的世界里却是生涩的很,没办法,这是个男尊女卑的世界,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自己也没多少机会去接触啊。这一世的十八年里,自己接触认识的女子寥寥无几,还都是青楼出身。而前世,在孤儿院的二十年,也是单纯简单的。这次自己可不能阴沟里翻船啊,那就真是无语啊。正大光明的事情自己从来不会有所顾忌,最怕人家来阴的,有时候女人发起狠来,那是让人发指的头皮发麻。

今天算是就这样过去了,明天呢?后天呢?这么敏感的身份,自己实在不能不小心点,一不小心挂了,那就太冤了。那个时候不管再有多少人给自己报仇雪恨,也不希罕了。

不知道爷爷住在哪个院落,抽空还是去看看他老人家吧。至于文书嘛,那就算了,有那么一个公主在身边,还是不要多事了。

想到还有那么一个烦人的明黄身影,明天啊,真是没法让自己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