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七十五章 玉恬公主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6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在恩心小姐进宫面圣,说出那些大逆不道的话后的第二天的朝堂上,众臣将皇上的大婚再一次提到国家大事的议程,一时间群臣激昂。而难得的是林雅瑟、夏文书、陈军扬却始终保持沉默。皇甫轩望着下面那些平时要多低调就多低调,想让他们多说两句都很难的臣子,现在一个个废话多的可以去打口水仗了,而那几个平时直言的几位,今天却意外的一句不吭。不知道是在看自己的笑话,还是不想再为难自己,反正不管哪一个都让自己很不爽。

有些愤怒的下朝后,皇甫轩就去了小院,郁闷的是,自己都下朝了,那个女人还没起床,她也太舒服了点吧,以为这是来养老,还是怎么的。气归气,最终也没有扰人好梦,有些泄气的走人了。

约莫着人走了,恩心才慢腾腾的从床上起来,奇怪的是衣服早已穿戴整齐。下了床,没有惊动外面的侍女,自己洗漱一番后,就准备出院子去看自己的爷爷。刚一出门,就见外面的侍女都一副失职诚惶诚恐的跪在院子里,恩心没怎么问,只是挥手让她们起身,就径直的去了御花园。半路拦住了一个太监,打探了一下爷爷住的地方,原来就在御花园另一边的小院,还真的挺方便的,没想到这个皇帝考虑的还算周到。

带着有些愉悦的心情穿过御花园,但好心情没有维持多久,因为此刻她看到了一幅大煞风景的画面。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一个刺眼的明黄色的身影站在那里,怀里还有一个美人。这让恩心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真是郁闷。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退回小院,一会儿再去吧,想着就不着痕迹的悄悄转身原路返回。

待重新回到小院,那些侍女还跪在那里,恩心有些奇怪,不是早让她们起来了吗?正纳闷呢,就听一个女子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接着恩心就见到公主从里面走了出来。

“宫里侍女不守规矩,还望皇嫂不要介意。”

恩心千算万算,没算到第一个来自己小院的会是公主。想必是因为文书哥吧,好歹自己是夏文书名义上的妹妹,算来她还是自己的大嫂呢;当然还有一部分是自己不想承认的,那就是自己也算是她名义上的大嫂。真是混乱的一个关系啊,真不知道怎么称呼才好,还是直呼称谓吧。

“公主客气了,原本我也不是很在意这些。已经跪了好一会儿了,也算是惩罚过了,现在还是让大家起来吧。”

“既然皇嫂都不是很在意了,玉恬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你们都起来吧,以后都好好的给我伺候着,再怠慢了,小心自己的脑袋。”

一群人微微嗦嗦的站了起来,低着头悄悄的离开了。恩心望着眼前这个比自己起码矮了15公分而面相恬美的女子,有些暗叹,不管是什么样的人,想要在宫里生活下去,都锻炼了不少本事啊,想这宫里不止她一位公主,偏偏她能名扬御新国,不可不说其手段了得,不然也不会将夏文书吃的死死的。真是又一次见识到了人不可貌相的典范,还是小心应付才好。

“好了,玉恬公主不要生气了,这和你的气质可是一点而也不配哦。你看这外面太阳有些大,还是进屋再说吧。”

待两人坐下来,喝上品质上乘的好茶,也开始了今天谈话的主题。

“不知公主今天大驾所谓何事呢?”

在恩心问出这句话的时侯,见公主并没有接腔,而是在明目张胆的打量自己。暗想,当时自己是鹤舞公子的时侯,她可没那么大胆啊。既然自己也是女人也道没什么,就让她看个够吧。索性端起茶慢慢的品了起来,大方的给她打量。大概自己有些促狭的表情,那位举世无双的公主终于意识到自己过于失礼了,有些脸红的端起茶杯掩饰。当然,这些都没有逃过恩心的眼睛,初步估量,这个公主还算可以,心机是有一些,但无伤大雅,要不夏文书也不会接受。既然这样,那开点小玩笑也没什么吧,谁让自己太无聊,喜欢看人家暴跳如雷、手忙脚乱、面红耳赤呢?

“恩心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不然公主为何看的如此专心?”

“呃?没。只是很难想像你和鹤舞公子是同一个人。”

“这样啊,真有些遗憾,我还以为你对恩心很有兴趣呢?”

玉恬一脸黑线,明明穿着女装,却用鹤舞公子的风liu倜傥的语气说话,不知道的还以为被鬼上身了呢。

“有些兴趣也是正常的,在这个大陆,对你没有兴趣的人还真找不到几个。”

“这算是恭维吗?”

“你在乎这些吗?你的事情,我多多少少从文书哪里知道了一些,从小就不简单,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像是一个孩子能做的,要不是前有林老师的先例,我还真以为你是仙人下凡呢。”

“可不是嘛,我是真命天女,这些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不过在我小的时侯。公主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啊,那个时侯文书哥可是对你很向往呢,不过你们也很有缘,才子佳人终成眷属。”

“是吗,我道是没听他说起过,还以为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呢。”

“哦?难得公主也有不确定的时侯,不过你也该想到,以文书哥的骄傲,若不是有心,他会轻易因为皇权而屈服吗?男人不是要看他的甜言蜜语,而是要看他的实际行动。”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一定要有原因吗?我不是在皇宫里长大的,我做的每一件事只看心情,不怎么问目的。若你非需要一个理由,那我也可以告诉你,不是因为你是什么公主,仅仅是因为你嫁的那个男人是我的大哥。作为他唯一的家人,我希望他能幸福,这也是对夏家的承若。”

“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

“文书哥是个冷淡的人,他可能不会什么热情的表示,但这样细水长流的你们会走的更远。”

不管眼前这个女子在人前是怎样的光鲜亮丽,脱去了华服,也只是一个渴望爱的女子,既然两人已经结婚,那自己给这个慢热的婚姻加一把柴,也没什么不好吧。毕竟这公主已经26岁了,在这个年代已经不年轻了。

“皇嫂在外面这么多年一定见识不少吧?”

“如果可以,我希望公主能叫我恩心。”

“可这不太合规矩,你现在就算一百个不愿意,一切也是板钉上的事情了。”

“此话怎讲?”

“昨天朝堂上的一切转眼就传遍了整个京城,那传遍大陆也是不久的事情了。”

“这是皇上默许的吧?顺便将内容改动了一下,是吗?”

“我不太清楚。”

“你真该和你的夫君学一学说谎话的技巧,你的表情把你出卖的一干二净。”

“你会怪皇兄吗?”

“那些有用吗?我不喜欢和他说废话,还是行动快一些。”

“你又要做什么?”

“你在担心什么?今天你来不是来传话的吗?”

“你怎么知道?”

“猜得。同时也是给你皇兄做说客的,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今天主要是替文书传话的,他说,他们几个会保持中立,不会让你为难,这是唯一能为你做的了。至于替皇兄说情,那是我的私心,毕竟那是我的哥哥。”

“我知道了,也不会怪你的,人之常情嘛。换作是我,若文书哥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会毫不犹豫的为他着想的。”

“你能理解就好,我也不便多待了,另外,这宫里不像宫外,恩心还是小心的好。”

“多谢大嫂关心,恩心记住了。若大嫂哪天闲暇可以去我的城池去游玩,包吃包住哦。”

“真的吗?”有些好笑的看着如此尊贵的人露出那样惊喜的表情,说道:

“当然,好歹大家是亲戚,我不会那么小气的。”

“我真想去看看你一手缔造的王国,经常听文书骄傲的提起,一直好奇的不得了。”

“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啦,只能算还好。”

“以前听大家提起过你的水云间,可惜后来烧了。”

“没关系,我会再建一座的。等建好了,你再去看看,保证是一摸一样。”

“那还真是有些期待呢。”

“最快今年夏末就可以完成了,到时候我写信给你。”

“好。那礼尚往来,过两天去我府上玩吧,皇兄一定没有意见。”

“好啊,这宫里真是没有意思透了。”

“其实我感觉还好,可能是你这样常年各处游历喜爱自由才会待不住。”

“是这样没错,你一会儿要回宫里的住处吗?我爷爷离你们远不远?”

“不远,离得很近。我来的时侯,师徒两人在下棋呢。这会儿该杀完一盘了吧。”

“那我们一起走吧,顺便看看爷爷去。”

“好,一会儿大家就在我那用午饭。”

两人像认识了很久的姐妹俩,相携着去了林雅瑟的小院。当刚杀完一盘棋的两人见到恩心和公主一副关系很好的同时进来时,夏文书有些意外的起身迎接,而林雅瑟只是捋了捋胡子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