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七十七章 城主的形象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7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午后和爷爷聊完宫里的事情以后,恩心就独自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心情有些烦躁的躺在书房的软塌上,望着窗外阳光明媚的景色,恩心有些想念碧落居了。真希望此时身边站着的是逸冰或者小狐狸,而不是一板一眼机械似的侍女。哀叹了两下,随手拿起一本书翻看起来。但也是‘眼在字里行间,心在九霄云外’。

今天被云妃试探了,两次都有些落于下风。爷爷和玉恬都让自己小心宫里,可是‘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就算朝堂上自己那么义正严词的说了自己不愿为后的话,但真正有几个人会当真呢?或许有人人为是哗众取宠,也许有人会以为是欲擒故纵,也许更有人认为这是什么阴谋的前兆。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有人相信自己这个天外来客无心后位。既然这样,她们有所行动也是很正常吧,可现在自己还没有过多的时间陪她们玩这种无聊而又残忍的游戏。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离开是唯一的方法,虽然会别人说自己临阵脱逃,但做大事的人何必拘于小节呢。

第二天,玉恬邀请恩心去夏府做客,听她的语气皇上是默许了的。那自己也就不客气了,支开了随从的侍女,只身随着公主去了夏府,而提前接到通知的逸冰和翰笙已经在宫门口等着了。去了夏府,祭拜了夏家列祖列宗后,恩心留书给皇甫轩,然后主仆三人策马远去回到了自己的地盘。

当皇甫轩看到何总管交给自己的信时,脸上没有表情。何总管看着皇上一脸平静、无动于衷的样子,无法揣摩圣意,还真是有些心惊胆颤。

信上只有龙飞凤舞的‘谢谢’两个字,皇甫轩现在没有愤怒,只是有些无奈的接受了事实。其实早上在玉恬来找自己的时侯,自己就算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但还是默许了。因为宫里最近有些不平静,自己在这里待了二十多年,一点的风吹草动都逃不过自己的耳目。如果再继续下去,毫无疑问,这个女子将会成为后宫的靶子。虽然她聪明绝顶,但还是过于善良,是斗不过这明里暗里的诡计的。为了保护她,也只好让其离开了。就算这样会放虎归山,也会引起三国的争执,但能者胜出,自己是不会输的的。既然囚禁不成,那就让她心甘情愿的回来吧。

在回贞恩城的路上,恩心听了太多关于自己的传闻。看样子自己的三重身份都彻底的曝光了,以后也没什么遮遮掩掩的了,那就光明正大的以贞恩心的名字站在世人面前吧。

当三人策马来到城门口,眼尖的护卫赶紧去通报了惊云。进了城门,这条宽敞的主街再一次被人给堵塞了,因为没人会放过这瞻仰传奇人物的机会。恩心有些无奈的看着那一双双好似镁光灯的眼睛,虽然早已做好了这种准备,但真是遇上了,还是非常的不习惯啊。

等到惊云带着人马赶到,并疏散开人群后,恩心朝仍未离去的众人有礼的挥了挥手后就往自己的碧落居前行了。

望着碧落居的大门,感叹,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不过刚下马,就见诸葛爷爷就笑呵呵的从门里走了出来:

“丫头,这次进宫感觉怎么样?就算准了你会急不可待的回来,老头我就先行在家里等你了。”

“爷爷,你这次倒是赶得挺快的,我还以为你老人家又会去游山玩水的耽搁一两个月呢。”

“刚游玩回来没多久,哪会又去?还不是担心这里有变,赶回来给你收拾烂摊子啊。”

“爷爷对孙女真好。”

“少在那里灌迷汤了,你看看你。浑身是土的,这城主第一次露脸,竟然这幅尊容,也太丢我的脸了,还不回屋好好洗漱一下。”

“千里迢迢的风餐露宿能不这样吗?况且哪里丢人了,就算有些尘土也掩饰不住我的风华绝代啊。”

站在门口迎接主子归来的众人,看着主子一身脏兮兮的模样还大言不惭的说出这样的话,真是无语问苍天。不过这边,爷孙俩进了府,还不依不饶的在那里斗嘴。

“好了,自恋也要有个限度啊,我和你林爷爷都没你这样厚脸皮,也不知道你是跟谁学得。”

“这叫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

“好了,就知道贫嘴,爷爷不跟你扯了。好歹你现在是个女子,怎么说也要顾及一下你自己的气质和形象啊。”

“气质和形象是装给别人看的,在自己人面前就不用了。”

“你还真是一个异类啊!现在满城风雨的,我看你怎么去收拾。”

“这消息传得也太快了吧?不过有我这名人当城主,贞恩城的生意一定会更火爆。虽然多少有些困扰和不便,但赚得最多的还是我啊。”

“怎么说啊?”

“人人都知道真命天女是皇权以外的存在,不会有人拿我怎么样的。所以这个城和他们是安全的,这样就会更放心的把事业重心放到我的城里来,那样我不是获利更多吗?”

“凡事都有意外。”

“但事在人为啊。”

“那你干嘛很没形象的一路逃了回来?”

“什么逃啊?说的真不好听。那是皇甫轩默许的,不然你以为我会那么轻松的就回来啦?”

“他就那么放心把你放了?你要知道,现在你可是个香饽饽啊,有去无回的道理他不懂吗?我当时怎么就选了这样一个笨小子呢?”

“爷爷,不管他是怎么想的,这次我都要谢谢他。至于笨这个说法嘛,还是为时尚早,他也许算到了下一步棋。”

“哦?孙女好像对他有些改观。”

望着爷爷一脸八卦的表情,恩心真是无语。

“虽然我承认,自己是不怎么喜欢他。但客观上,我还是不会抹杀他的一些功绩的。公与私,孙女还是分得清的。”

“真没劲,老头子还以为你们有什么进展了呢?我想抱孙子啊。”

“爷爷!”

看着孙女有些不高兴的脸,诸葛老头有些郁闷的闭了嘴。只好转头对逸冰和翰笙说:

“你们这一路也辛苦了,都下去休息吧。明天大家一起商讨一下接下来的对策。”

“是,老爷子。”见爷爷那么威严的表情,恩心忍不住的说:

“爷爷,你好酷哦。”

“是吗?是不是很有魅力啊?”

“是啊,不愧是御新国当年的国师啊。你刚才说的商讨,是不是形势有些严峻啊?”

“山雨欲来风满楼。”

“真是有挑战性。”

“行了,你也该去打理一下自己了,蓬头垢面的。”

听爷爷三番五次的提起自己的形象,难道真的差到连一向不怎么注重仪表的爷爷都看不下去了吗?回屋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的样子,还好啊,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啊,这就奇怪了。

泡了个美美的花瓣澡,梳洗完毕,来到自己的衣橱,在打开的一霎那,恩心有些眼酸起来,满目的红白,除此没有别的颜色。衣服都是和成年礼上的款式相仿,但每件刺绣和花纹又都不一样,一看就是花了很多心思的。衣柜上方,陈列着很多珍珠饰品,也有些宝石的,但颜色都是罕见的银色。衣柜下方,放了很多双绣花鞋,白的、红的,间隔着排列。看着这些精心准备的东西,想着蓝雪傲又是以怎样的心情来为自己准备的,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

穿戴完毕,学着蓝雪傲,在自己的额头点画了兰花,站起身又恢复成了那个睿智优雅的女子。窗外已是夏日的景象了,不知道自己复建水云间的事进行的怎么样了,等建好了,一定带大家故地重游一番,那时候,李叔他们一定高兴坏了。

正想着,就见云帆推门进来了。见主子正疑问的望着自己,反而有些无措的不知该说些什么了。见他这幅样子,恩心没有取笑,只是轻声的问:

“是不是开饭了?”

“嗯,大家都在等着呢。”

“哦,那我们就赶紧下去吧,还真是有些饿了呢。有些日子没有尝到李叔的手艺了,真是想的慌。”

云帆望着身边的主子,为什么她的女装的样子和男装的时侯差那么多啊,害的自己都有些拘禁。

来到饭厅,看到爷爷对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捋了捋自己的小胡子对恩心说:

“还是这样甚好,这身衣服很衬你。”

“爷爷,你老人家什么时侯那么计较我的衣着啦?”

“因为你现在不同于往日了,这个时侯的你,要更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不是爷爷迂腐,而是世道就是这样,该摆架子的时侯就不要客气,对谦卑的人要比人家更谦卑,但对高傲的人要比他更高傲,这才是真命天女。”

“恩心总算明白爷爷的一番苦心了。”

“虽然这些繁文缛节让人很厌烦,但一旦运用的像长在自己身上的时侯,你就习惯了。就像你林爷爷一样,曾经他也是对这些很排斥的,你看现在还不一样轻车熟路吗?”

“放心,爷爷。我会继续好好完善自己的,做一个你骄傲的孙女。”

“骄傲那倒是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一个好的开始会让你以后的路轻松很多。慢慢来,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爷爷相信你一定做的很好,就像你常说的,一切水到渠成。”

饭厅的众人看着爷孙俩的谈话,见到诸葛老爷子难得的正经,没有人插嘴,因为大家都知道,一切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