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七十八章 逃跑的新娘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59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回城后的第三天,恩心窝在书房里,望着手里的这块龙凤玉,自己最终还是没将这个东西交还给皇甫轩呢。这种羁绊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不过自己现在还真没时间在这里想这些有的没的事情。昨天大家在一起把局势分析了一番,在听说天女出逃后,三国都蠢蠢欲动起来。特别在这个时侯,自己回来的动静还那么大,看样子,不久的将来,这贞恩城就成了三国关注的焦点了,而自己,毫无意外的将成为焦点中的焦点。好在,三国是各为其主,不是统一战线上,否则,还真得分身法术才行了。

想的太多,头有些疼,若雪傲在就好了,就可以靠在他怀里让他替自己揉揉。有些叹息的靠在椅背上,自己揉了揉眉心。忽然,感觉自己的肩上多了两只手在给自己按摩,很温柔也很舒服,惊喜的转过头,却看见小狐狸站在自己身后。

“很失望吗?因为我不是蓝雪傲。”

“不,只是有些意外。”

“虽然你不说,但还是很有压力呢。”

“又不是小孩子玩游戏,有压力是很正常的。”

“牧涯知道那是不可避免的,但还请注意自己的身体,主子不是一个人呢。”

“嗯,小狐狸,谢谢你。”

“真矫情,一点儿都不像你。”

“有你们在身边真好呢。你不知道,在宫里的时侯,看着那些一板一眼的侍女,真的很想念和你们斗嘴的感觉啊。人还是生活的有生气才好,不要像木头似的。”

“现在想到我们的好啦,以前你可是不屑一顾的很呐。”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主子这间歇性忘事的毛病又范了啊,真该让云帆给你瞧瞧。”

“呵呵,还是不用了,云帆也是很忙的。再说了,做主子的怎么说也要体恤下属啊。”

“你就知道体恤别人,怎么就不体恤一下我呢,最近都快把我累死了。”

“我知道我的商号生意好,但也不至于给你这小老板累成这个样子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最近云霄阁来了一个很棘手的人,她是玄鸣国冯尚书的女儿。”

“什么?尚书的女儿怎么论落到我的青楼里来了?”

“纯粹是一个意外,这位冯小姐是因为逃婚才来到这里的,逃婚的路上遇到了一些意外,所以很落魄,最后在城外不远的地方被外出的惊云发现了正昏迷中的她。没地方安顿,只好塞到我的云霄阁了,没想到梳洗打扮后,竟然很漂亮,一下子被人传了出去,这下可好,云霄阁天天人满为患,都要一睹芳颜。”

“很漂亮?有幽兰、美虹漂亮吗?”

“并驾齐驱,只不过毕竟是尚书的小姐。气质出众些。”

“为什么逃婚?”

“理由和主子差不多。”

“又是皇宫?看样子,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皇宫的啊,有这样的女子为伴,自己也不算什么异类嘛。你确信关于此女的底细都打听清楚了?”

“万无一失,否则也不会向主子报告。”

“那你安排个时间,让我见她一面。”

“是,我马上就去安排。”

“那最近真是辛苦你了,等忙完这一段,主子我给你放两天假,让你好好休息一下。”

“谢主子,不过可以换成别的奖赏吗?”

“你想换成什么啊?不会又是一个吻吧?”

“怎么,不行吗?”

“你可以考虑要些更实惠的东西,主子绝对不会小气的。”

“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实惠的东西。”

看着小狐狸一脸认真的样子,真像一个要糖吃的小孩,恩心真是有些不知说什么。不过,这样僵持下去也不好,既然是小孩,还是哄一哄比较好。索性站起来,把小狐狸拉到自己面前,用手抚mo了一下那有些薄的嘴唇,然后就很认真的吻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和前两次不同,这次恩心很温柔,也很用心。没有想到和蓝雪傲对比的感觉,也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反正这个吻持续了很久,久到两个人都有些气喘吁吁的,才放开了紧紧抓住彼此的手。恩心不知道此时要不要说两句调侃一下,还是很轻松的撇开话题。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站了好一会儿,直到恩心想到什么摸了摸小狐狸的头,某人才有些恼怒的回过神来,瞪了眼始作俑者的主子,然后有些落荒的走人。望着有些落荒而逃的小狐狸,恩心有些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向了窗外。

思绪再次回到刚才牧涯说的那位逃婚的小姐身上,真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呢。这个女人很聪明嘛,知道往自己的贞恩城跑,难道就笃定自己会帮她吗?千里迢迢的,也不怕自己没命来,或者有来无回。难道自己名声好的赶上观音菩萨啦?让她拼了命的往自己这里跑?

哎,想起来又开始头疼了。还是亲自会会那位小姐以后再作定夺吧,现在还是乘着好天气睡个美美的午觉,养精蓄锐一番。

事后的第二天一早,用过早饭后,就吩咐牧涯和惊云去云霄阁把那位冯小姐给自己带过来。既然别人对自己寄予厚望,那自己也不能太随意了点,想起诸葛爷爷说的形象和气质,就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腰杆,端正了仪态,高深了表情,高贵了气质。等那位冯小姐被带到的时侯,见到的就是这样一位女子,比传说中的还让自己震撼,心下也对自己此次的舍命一博有了希望。

恩心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所谓尚书家的小姐,容貌算得上乘,遇事沉着冷静,但不会过于尖锐,她的眼里没有敌意,但也不卑不亢,有前世女子的性格。这样的女子确实是不适合皇宫内的勾心斗角。不知怎么就是让自己陡生好感。端起一旁的刚沏好的茶,品了两口,等着冯小姐开口。既然有求于自己,当然要拿足了架子,若太热情反而会让她怀疑自己别有居心。

冯小姐望着面前这个城主一副风情云淡的模样,自己若是不先开口,她是不会主动开口的,真是一个万事小心的人呐。只好上前施礼道:

“小女子,冯素素见过念城主。”

“冯小姐不必多礼。明人不说暗话,不知小姐此次来我贞恩城所谓何事?可与逃婚一事有关?”

“素素让城主见笑了。”

“你我乃是同道之人,何来见笑一说呢?不过,你真的以为郝连纳极会放过你吗?他娶你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岂能让你轻易逃脱?”

“所以,还请城主帮忙一二。”

“这么笃定我会帮你吗?”

“就如城主刚才所说,我们是同道之人。”

“你可是一个烫手的山芋啊,若帮了你对我可是大大的不利。你也知道我现在的处境,那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又能帮你多少呢?况且,你的父亲是很乐意送你入宫的。”

“可我不想入宫,他们只看中自己的权利有没有提高,自己有没有被皇上重用,对我的幸福置之不理。那后宫根本不是人待的,那里的女人要么疯了,要么死了,要么就狠的没人性。”

“看来,你倒是看的很透彻啊?”

“因为有我姑姑的前车之鉴,她是先皇的宠妃,因为她,我们冯家才能坐到今天的位置,可是她的结局是很惨的,竟然死无葬身之地。家父不是不知道,但相比如此,权利的诱惑更大,反正他不止我这一个女儿。”

“不怕你逃脱以后,你父亲把你的姐妹再送进去吗?”

“这是冯家女子不可逃脱的命运,若她们能像我一样勇敢的逃出来,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若她们甘愿为一枚棋子,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就看她们自己的造化了。”

恩心看着这个一脸冷静的女子,越看越对自己的胃口了。她说的对,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去争取,不然也不要在一旁过多的埋怨。不过有这样新女性思想的人,在这个年代是格格不入的,幸好她遇上了自己这个懂得欣赏的人,否则还真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但若帮她,代价实在是有些大。自己不是什么大公无私的人,毕竟自己不是一个人,做事也要考虑一下跟随自己的大家,真是有些左右为难啊。环视了一下大家,都没什么表示,只除了一个人。惊云此刻木雕的脸上竟然有些紧张,不会吧,才多久,就暗生情愫啦。这样的男子一般不动情的,一旦爱上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就如蓝雪傲。想他跟随自己这么久,若能成全他的姻缘也算是对得起他了吧。算了,就为他难得的动心,自己就成全了他,不问是劫还是缘。

“要我帮你可以,但你要回答我几个问题。”

“别说几件,就是几百件,若是素素能做到的,我也会答应。”

“你不怕自己从一个火坑跳进了另一个火坑吗?”

“这世上还有比后宫更大的火坑吗?”

“好,若我帮了你,你准备怎么答谢我?”

“愿终生追随,不离不弃。”

“那我的护卫队长也救了你一次,你打算怎么答谢他呢?”

冯小姐这次没有很快的回答,而是有些疑惑的望着恩心,然后又看了眼旁边的惊云。而惊云此时却疑似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再想了一下,便斩钉截铁的说:

“若惊云队长不嫌弃,素素愿以身相许。”

“冯小姐怎么说也是尚书的千金小姐,是金枝玉叶,这样做不怕委屈了自己吗?”

“既然我选择逃婚,就不再是什么千金小姐了,而是普通的女子罢了。”

“素素都这样说,那我这个当主子的就替惊云暂且先接受了。”

说完,恩心还不忘算计的笑了一下。跟随主子多年的几人怎么看不出来,这是主子在下的套,同时也为一旁的惊云能心想事成而高兴。

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了,恩心让李叔给素素安排了一个小院,算是给那位小姐安顿下来了。晚上,青云阁的书房内,正在绘画的恩心毫无意外的看到惊云进了自己的书房。

“惊云,有事吗?”

“惊云,今天来谢谢主子的成全。”

“客套的话,就不要说那么多了。你也跟了我那么长时间,把我的贞恩城守卫的那么好,主子这点奖赏是应该的。不过,那位冯小姐可是个不好伺候的主,男人在她面前可没什么优越感哦,你确定非娶她不可吗?”

“惊云喜欢有主见的女人。”

“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也不说什么了。等事情落幕了,主子给你们整一个热热闹闹的婚礼。然后你们再生几个娃娃,那样我的碧落居就热闹喽。”

看着主子在那里一脸陶醉的勾画着未来,惊云也仍不住神往起来。窗外的满月如盘,就像团圆的月饼。